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五十三章 四德一孽(3)

第五十三章 四德一孽(3)

  “程然,我说过,只要你帮我完成一件事,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包括这《青石卷》,甚至这《青孽卷》和孽家信物青孽珠都可以给你。”

  我没有急着问他要我做什么事,而是盯着桌上的青孽珠说道:“沈先生,这珠子有些诡异,怎么说呢,这感觉太特别了。”

  “没事,你尽管说,它有什么特别。”沈老头迫不及待地追问。

  我虽然对他的急切感到诧异,但沉思一番后还是说道:“这珠子好像、好像要吃了我,刚才我有一种幻觉,这珠子好像要跃跃欲试地向我扑来,或者说,不知什么原因,它深沉得像一团死水,而我竟不由自主地往它靠近,甚至不能自拔。”说完我带着询问的目光向其他人看去。

  杨梓宜和张二狗疑惑地对我摇了摇头,说道:“我怎么没感到它有什么特别,这不过就像一个黑玛瑙而已,你是不是多疑了?”

  我征询地看向弘恩和尚,只见他眉头紧锁,满怀心事却不知该从何说起,最后双手合十,念了一声深沉的佛号。

  沈老头笑了,这笑声带着一丝莫名的欣慰,冲弘恩和尚问道:“和尚,这是你第二次见这东西,怎么不说话了?”

  “老鬼,它黑得愈发耀眼了,戾气、令人心寒的戾气,我想即使我师父活着也无法化解。”弘恩和尚说完对我解释道:“确切地说这珠子亦正亦邪,全在你一念之间,程然,这就是那婴灵了,你可想好了。”

  我没有心惊,只是感觉不可思议,暗想,沈老头好像要把它传给我,这可是烫手的山芋,我怎么敢接呢,但又不好把话说得太直接,万一我会错意就显得不好了,于是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等着沈老头解释。

  沈老头笑着说道:“确切的说这就是那诅咒,但我扔不掉!我把它丢了无数次,每次疯癫的时候都会莫名其妙地把它寻回,第二天它依然安静地被你握在手中。”

  沈老头没有停顿,看着我说道:“孩子,你可记得我说过要收你为徒?不为别的,我第一次见你就感到不可思议,因为这珠子确实对你有一种吸引,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还是那句话,你的资质比二狗好上百倍……”

  他还没说完我就笑了,我这人虽然自私,但也不忍心沈老头把这珠子传给二狗,如果现在没有杨梓宜,我可能义无反顾地接过,可是现在我放不下了,忽然对所有的一切都那么眷恋。我站起身,还是在笑,我不好推脱,看着杨梓宜竟流下泪来,我颤抖地说道:“沈先生,我这人绝不那么小气,但现在我放不下了,真的,我爱这丫头!我不想孤苦一辈子,我不想离她而去!我更不想你们所有人都为它卷了进去。”说完这番话,我还是面带歉意地微微一笑,只是杨梓宜没有忍住,她听我说话的时候一直在流泪,面若梨花、眸若星辰,最后把头深深地埋进了我的肩膀,跟着我的心脏一同颤抖。

  张二狗不解地说道:“师父,你这是何必?你只有我一个徒弟,我愿把它接下!”说完他义无反顾地把青孽珠抓起,放进了口袋。

  弘恩和尚劝道:“老家伙,宁拆十庄庙,不破一桩婚,你这么做也太……哎!”

  沈老头不以为意地笑道:“和尚,我并非让他非接下不可,你也看得出来,他俩,哎!”

  两人的叹息就像一个未曾划完的句号,说不出的迟疑。

  杨梓宜忽然抬头问道:“沈先生,我俩怎样,还请你明说。”

  沈老头焦躁地猛一跺脚,狠狠挤出四个字:“有缘无份!”

  弘恩和尚叹了一口气,佛号不断涌出。场面顿时变得尴尬。

  我笑了,说实话,我笑不出口,但我必须要笑!因为我要让杨梓宜看到,我有信心!我很坚定!我要告诉她,丫头,你信吗?我不信!

  杨梓宜也笑了,那温柔的眸子凝固在我脸上,就像一米阳光,无比温暖。她的小手用力地抓紧了我的肩膀,我知道她在说,程然,我也不信!

  杨梓宜笑着说道:“沈先生,弘恩法师,我现在想嫁人了,真的,我很累,我想让你们替我见证。”

  杨梓宜倔强的脸上难掩那一抹红润,她看着我依然在笑,但这时,我确实笑不出来了,感动得替她擦去脸上的泪痕,转头说道:“对不住了。”

  弘恩和尚面面相觑地跟沈老头对视,短暂的沉默过后,两人竟齐齐打起了哈哈,笑着说道:“算我们说错了,好吧,给你们见证就是了。”

  张二狗傻笑着说道:“大头,真有你的,我听得竟一点都不酸,呵呵,嘿嘿,嘿嘿。”

  我讪笑着算是回应,随后爽快地说道:“沈先生,我知道你要我帮你做什么事,不就是寻找传国玉玺吗,即使你不说我也要去,香格里拉,我真想去杨梓宜的梦中看看,那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沈老头冷哼一声,冲我轻笑了一下,说道:“你想不去都不可能,我都没有找到,何况是二狗。”

  看他那脸色我顿时有点不悦,借机说道:“和尚,先办正事,你把我俩遇见的古怪事跟老头顺便说说,我们出去走走,不打扰你们了,反正我对沈老头不抱任何希望,说了他也没法解释,现在我们倒不在乎了,呵呵。”

  说着我把杨梓宜拉了出来,心花怒放地哼起了小调。

  我一边摘着地上的野花一边说道:“我说丫头,幸福来得太快,你也太直接了,怎么能说嫁就嫁呢,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说完的时候我已经快速地编出了一对戒指,嬉笑地戴在了杨梓宜的无名指上。

  风吹乱了她的头发,杨梓宜轻努鼻尖,羞涩一笑。我拉着她找了一块大石,相依而坐,静静发呆。我想,戴上戒指这就算承诺了吧,我想,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想。

  风愈发得大了,跳动着,欢快着,像是一首歌谣。我们还是没有说话,只是静静聆听,默默感受。忽然好想让时光在这一刻永远地停留,无论天涯海角也不会与她擦肩而过,就像看见她在湛蓝的天空与群星闪烁,即使这姑娘不最耀眼,我想也是我心中最亮的那一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