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五十四章 四德一孽(4)

第五十四章 四德一孽(4)

  再次回来的时候,三人的气氛颇为凝重,沈老头看了我和杨梓宜一会儿,说道:“程然,我虽然懂得占卜之术,但比起元家来那也是小巫见大巫,不瞒你说,这些年我竟莫名得想见你,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越发肯定你跟这轻孽珠有脱不了的关系!但我真没想到你也有生死印,这或许就是缘分吧,我要见的居然是同一个人,真相已经离我很近了,不知我还能否知道。”说完他冲弘恩和尚一笑,继续道:“但愿我们看错了,希望这也是你们注定的缘分。”

  张二狗忽然问道:“师父,你真的也无法解释吗?”

  “不是没法解释,是解释不得,怀生死印者皆是无妄相,我怕我说了会生变。”

  弘恩和尚说道:“善哉,众生皆无妄。老鬼,怎么是个风火家人卦,既然如此,你好人做到底,替他俩再占一下姻缘。”

  “不说也罢,哎,和尚,你为什么非要逼着我说出来呢?”沈老头转过头,低声念道:“一朵鲜花镜中开,看着极好取不来,劝君休把镜花恋,卦若逢之主可怪。”

  我笑了,心里极度厌恶,我知道这是沈老头对我的告诫,但我听不进去,当着杨梓宜的面也没明说,不屑道:“沈老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要再纠缠这个话题了,刚才我听你说元家的占卜术很厉害,你不妨解释一下。”

  沈老头脸上的不快转瞬即逝,微微一笑,说道:“你们来的时候也看到那块写着‘青石居’的大石了吧?我这人所学颇杂,既有孽家一身寻穴断脉的本事,也有其他四家的一些心法,在得到《青石卷》的下半部后,总算有所梳理,略有小成,故立了这块石碑。”

  我不想听这个,笑道:“老头自谦呢还是自我恭维?”

  弘恩和尚在一旁帮腔道:“你这孩子,咋怄气了,老家伙所说不错。”

  沈老头制止了和尚对我的指责,笑道:“那我就说你想听的,这些事总要告诉你的,免得见了四家的人也不知道。”

  我和杨梓宜静静坐下,听他诉说那一段不为人知的关于中国古代帝王玄门世家的秘闻。

  “君子四德,元亨利贞,仁为首,其实这是儒家的说法,但不管怎么说,都是相通的,这元,在儒家认为是仁,在易经里就是原始、本源的意思,元者万物之始。所以,无论如何元家也是排在首位的,事实证明也是如此,元家擅长占卜预测且品行端正,仁义为先。古时候的皇帝一有什么大的决策首先想到的就是元家。道行高深的元家人不用借助外物,掐指一算就知结果如何,甚至是事情的发展细节、时间、地点。祖上所传,我没有见过,现在见到的那些占卜奇人,说实话,他们也只是略知皮毛罢了。亨为礼,亨家认为,治国须有礼,亨者万物之长,主管祭祀,通鬼神,知前事。无他不和,和就是和谐的意思。在当时,亨家的用处就是为皇帝祈福、做法,甚至是断一些无从入手的案件。这两家最为正派并且深入人心。利家怎么说呢,简单点就是利于,行为怪异,天生有一种分辨是非好坏的能力。利为义,利者万物之遂,擅阵法,通奇门遁甲、五行八卦。主战,且战无不胜。说他们怪异是因为不光重义,还爱财,且视财如命,哪里有宝物必是让利家占了先,对此趋之若鹜,富甲天下。性格上睚眦必报,但有时候又不战而退,又有时候以少胜多,用兵如神,全在一念之间,实在令人难以揣度,说实话,每一次的更朝换代也多亏了利家,青灵宗才得以保全,这也是他识时务的地方。至于贞家,直接点说就是一群疯子,善问,且无所不知,管情报,通巫术,亦正亦邪。也就是说,他们知道的比其他三家都多,传说他们能问前世今生,无济世之才却有救人之能,又可以说是一方神医。性格喜怒无常,多疑,痴迷一些匪夷所思的问题,神智癫疯。贞家功法奇特,很难大成,因为精通巫术,所以有时候为祸一方。虽然如此,皇帝最喜欢的还是他们,用他们为身边的亲信,帮他亲贤臣远小人,编织属于自己的情报网。但贞为正,正就是通正,这全靠贞家圣女的领导,传说贞家圣女是唯一一个功法大成、神智清醒的人。清心寡欲,门下虽然鱼龙混杂,但对她却唯命是从,莫敢违逆。所以在外界看来,他们是忠臣的化身,通正得很,正所谓贞者万物之成,没有他们也是万万不可的。”

  沈老头所说虽然杂乱,但我也听出了大概:元家,擅占卜预测,仁义之士。亨家,彬彬有礼,擅祭祀,通鬼神,知前事。利家,重义爱财,擅阵法,用兵如神,是非分明,识时务。贞家,通巫术,爱问,无所不知,能问前世今生,行为亦正亦邪,但也是忠臣的化身。

  沈老头润了润嗓子,继续道:“这是四德,再说我这一孽,其实孽家本身就像我一样,所学颇杂,样样不专,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寻龙断脉。我们既无元家之仁、亨家之礼、利家之义、贞家之正,且门下游手好闲,投机取巧,到最后落了这么一个‘孽’字,可孽家有万物之循的说法,四德一孽只有相辅相成才能循环往复,万物清明。其实这也可以从五行上解析,元属水、亨属土、利属金、贞属木、孽属火,只有五家相生相克才能相得益彰。”

  沈老头所说的五行虽然在杨梓宜看来颇为深涩,其实不难解释,元家万物之始,水生万物,当然属水。亨家彬彬有礼,礼仪天下,颇有些呆板之义,属土可以理解。利家重义,富甲天下,属金,毫无疑问。贞家通正痴傻,颇显木讷。孽家品行不端,焚尽一切,必是属火。

  弘恩和尚听完,双手合十,说道:“善哉,原来老鬼的门上有这么大的来头,原先我还以为你们仅是给帝王建造陵墓的呢,这下让和尚刮目相看了。”

  沈老头轻笑道:“和尚孤陋寡闻,怨不得你的,你那样理解也无不可,其实都是为了守护传国玉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