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五十五章 四德一孽(5)

第五十五章 四德一孽(5)

  张二狗问道:“师父,为什么之前你没有跟我提过这些事?”

  沈老头从怀里取出十六枚我见过的火雷符,说道:“皇帝都没了,门上的这些辉煌有什么好讲的。孩子,我一直抱着誓死化解婴灵的态度,本不想把这诅咒传给你的,让你无忧无虑,没想到又回到了几十年前师父传我青孽珠的一幕,哎,还是逃脱不了这个宿命,事已至此,孽家的火雷符对我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你也拿去吧。”

  沈老头颤颤巍巍的双手似乎在传递一种责任,而可怜的二狗只能沦为这个诅咒的牺牲品,我看得难过,努力把头别了过去。

  “程然,这《青石卷》你拿去吧,或许有用,你天资聪慧,或许能悟出不少道理。”

  “师父,我是个孤苦之人,这辈子注定没有婆娘,我想自己去找传国玉玺,不麻烦大头哥了,免得跟着我受到牵连。”

  “二狗,你这是什么话,我跟程然既然说去,那是万万不会让你一个人走的,难道你还嫌弃我这个、嫂子?”

  “我是嫌弃!大头哥、嫂子,你们还看不出来么?带上你们就是累赘,你们有什么本事自保,路途遥远,我可能要深入古墓,也可能斩妖除魔,你们懂占卜吗?你们懂阵法吗?你们能应付婴灵的反噬吗?你们不能!就连路上的开支都不能解决!”

  “放肆!二狗,他们必须要去!不为别的,因为他们有生死印,这是他们的劫数!我等了大半辈子,就是在等今天,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你知道我说出来就会折寿,这是天机!而且我也说不得!说则生变!路途虽然艰险,他们却很安全,相反,你是最危险的,有他们多少是个照应。”

  二狗的话虽然说得激愤,可我不怪他,因为我听得出他怕这次的旅途会有意外,怕我们会受到诅咒的影响,怕我们会看到他随时都可能疯癫的样子。可我必须站出来告诉他!

  “二狗,你大头哥这些年虽然没几个钱,但我和你嫂子不会给你添麻烦,这次的旅程不止是找到传国玉玺,我还想跟你嫂子探寻那个梦的意思,真的,我们不会让你孤苦一辈子的,你不止有师父,我和你嫂子都是你的亲人。”

  杨梓宜也说道:“对,二狗,你不是说我做的饭好吃么,以后我天天给你做,等这次的事情结束了,我还要给你介绍个对象,很漂亮的姑娘。”

  “大头!”二狗委屈地流下泪来,“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感觉我九死一生,我怕自己回不来!”

  弘恩和尚的念珠转得越来越快了,那一脸的慈悲落在我们心里却更显焦躁,但是又无处发泄。

  沈老头站起身,走到橱柜前把那件白金麒绣御膳坐蟒袍服取了出来,说道:“都一块带上吧,说不定会用到的,程然,这四盏长明灯你要是喜欢也可以拿去,只是现在它灭了,再也不可能点亮了,亨家造的玩意儿,只有遇见他们才可能知道长明灯的原理。”

  沈老头虽然说的简单,可我在一些书上见过关于长明灯的描述,传说长明灯出现的陵墓都是古时候的帝王重臣,陵墓一旦遭窃,发现长明灯的存在,长明灯必灭,而且他们燃烧的原料无人能知,这也是千古一迷。

  我本不想带这些东西的,没想到张二狗却来者不拒,破涕为笑道:“我师父让你带着就带着,一来做个盘缠,二来我也可以当个赌注,免得手痒了没有值钱的东西。”

  沈老头怒道:“孽家的这些本事倒让你学了个十足,你要是喜欢上婆娘那还了得!”

  张二狗嬉笑不已,悲壮的气氛变得略微欢快了些。弘恩和尚看着杨梓宜说道:“老鬼给你们的东西可都收好了,我替他提醒你们,说不定都有用到的地方。我年纪也大了,不能跟你们一块出去,丫头,我的那串念珠你可收好了,说实话,我当时送你的时候还颇为不舍,因为这是我师父在我入门那一天特意为我加持的,想想竟已过去五六十年了。”

  张二狗点头道:“是是是,嫂子啊,那确实是个好东西。”

  沈老头吃惊地盯着弘恩和尚说道:“和尚,你真的送给她了?”

  杨梓宜摘下腕上的念珠说道:“大师,我怎么会夺人所爱呢,再说这么贵重的东西跟了我这么长时间我也知足了,大师还是拿去吧。”

  “和尚既然送你就没有再要回的理由,丫头,说实话,这念珠是很贵重,可你们知道它好在何处么?”沈老头一顿,解释道:“就念珠本身而言就很不简单,它是用五眼六通做成的,这是一种不寻常的果子,蒂落后顶部有五个小孔,像五只眼睛,首尾贯穿打洞,制成佛珠,便称为‘五眼六通’,这‘五眼’是指肉眼、天眼、法眼、慧眼、佛眼五种能力,‘六通’是指神足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漏尽证通,前五通各种修炼都可达到,唯独漏尽通为佛家的境界。这是菩萨依定慧力所示现的六种无碍自在妙用。此种佛珠,含义丰富。”

  沈老头向弘恩和尚抱拳一礼,“更何况是让弘恩大师加持了数十年的念珠,没想到和尚竟这么轻易地送了人,高僧大德的慈悲心,老道敬佩!”

  弘恩和尚合十回礼,念道:“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老鬼,你这顶帽子给我戴得太高了,也罢,丫头,我再送你一件物事。”弘恩和尚说着,在宽大的袈裟里取出一支类似短棒的东西,说道:“这是我早年游历西藏密宗时一位修行高深的活佛所赠,金刚忤,亦有驱邪之用。路上若是遇见故人,替我打声招呼。”

  张二狗赶紧替杨梓宜接过,眉开眼笑道:“谢谢师叔,谢谢师叔。”

  沈老头捋着胡子欣慰而笑,说道:“程然啊,你们也不必担心路上的开支,堂堂一脉玄门世家难道还没有几个钱吗?更何况是我们孽家!再说了,二狗的祖上可是一介宰相,‘门前三步绕’这个‘闫’字还记得么?”

  “记得啊。”

  “那就好,再回去找找,我不方便明说,免得我有偷盗之嫌。”说完,沈老头快速起身,匆匆往里屋取了三张标了序号的纸团,一脸郑重地说道:“二狗,这东西我不能交给你,这姑娘比你们俩都稳健,拿好了丫头,不到万不得已万莫打开,切记、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