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五十六章 再见古宅(1)

第五十六章 再见古宅(1)

  有些事,你可能永远都不会想起,但最痛苦的是,你永远都不会忘记。

  那天杨梓宜接过纸团后,我们再无他事,由于时候不早,并没有急着回来,而是在那里逗留了一个晚上。现在想来,我觉得这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我陪着杨梓宜摘了好多的酸枣儿,欢笑地喂着二狗买来的兔子,熬到晚上,杨梓宜看着我进房,没有像原先那样抗拒,相反,无比安静。

  当我抱住这个丫头的时候,杨梓宜顺势倒在了床上,还是没有说话,她仔细盯着我看,伴随着睫毛的微颤,我心疼了,说道:“丫头,还是等我们结婚以后吧,我不想看到你这么为难。”

  “我不为难,我想永远地记住你,包括每一个表情。程然,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的,你来吧,我下定决心跟你一辈子了,希望你以后不要欺负我。”杨梓宜说着说着流下两滴深情的眼泪,可是她依然在笑!

  我努力舒展着嘴角,感动地把她的泪水吻干,说道:“丫头,我不给你任何承诺,明天就见我父母了,我想咱们结婚吧。”

  杨梓宜轻嗯一声,“随你。”随后那双柔弱的手臂紧紧搂住了我的脖子,我想,我一定要抓紧这个姑娘,如她这般,永不分离。

  一夜安好,第二天沈老头和弘恩和尚站在刻有“青石居”的大石上跟我们三人挥手,二狗满怀心事地堆出一个微笑,喊道:“师父,保重!”

  “老鬼,咱俩多久没下棋了?我不想走了,在这多住一段时间,来来来,下了几十年的残局到现在还没分个胜负,你敢跟和尚一决高下么?”

  “臭和尚,老道怎会怕你!走!”

  身后传来沈老头粗犷的笑声,直到现在我都觉得那是最爷们儿的笑,笑声中夹杂着重归自由的狂野。听得出他们那是真的高兴,就像两个没有烦恼的老小孩儿。

  路上二狗很少说话,我知道他忽然离开这么多年的师父,难免有些不舍,打趣道:“杨梓宜,你说沈老头给你的那三个纸团写的啥,要不咱先打开看看?”

  “大头哥,万万不可!这是我师父占的三个卦象,天机!随便打开会对我师父不利的。”

  杨梓宜狠狠白了我一眼,媚态横生,我嘟囔道:“说说而已,干嘛这么认真啊?”

  二狗难得笑了起来,脸上的不快转瞬即逝,眉飞色舞道:“嫂子,待会你可要见自己以后的公婆了,紧张吧?”

  杨梓宜羞涩一笑,“还好,不怎么紧张。”

  “可是我紧张,毕竟好多年没回去了,我怕二老怪罪,不行,大头哥,我也没带点东西,咱先把正事办了,到我家再看看还有什么宝物。”

  我笑着踩下油门,“好来!”

  正午,八角亭。

  这里跟原先一样,一看到村头的八角亭就格外得温馨,久违的面孔让我看着更是格外亲切。要说变化,我想也就是那些老宅纷纷地翻新为瓦房,村里多了一份富乐祥和之气。

  二狗家的祖宅还是那样,因为发生过命案,再加上二狗的大伯一家失踪多年,无人管理,现已废弃,至今无人居住。

  我停下车子,感慨道:“二狗,小时候的那些事现在想想还是历历在目,好长时间没回家了,还是那样。”

  “是啊,大头哥。河里的水还是跟原先那样响亮,不知看瓜的老头是否健在。”二狗笑着下车,“嫂子,你看好了,我给你把宝物取出来。”

  杨梓宜笑着拉住我的手,跟着二狗走了进去。

  里面杂草丛生,高高的艾草有半人高,蟋蟀不时地发出吱吱声,又添一种别样的荒凉。

  二狗看着空旷的磨盘感叹道:“我大伯也不容易,那时候要不是因为穷,他对我还是不错的。”

  不待我劝慰,张二狗快速地整理起院落来,在我和杨梓宜的帮助下,院子里的杂草不一会儿就被清理得差不多了,一眼看去无比空旷。二狗轻笑着拿出沈老头给他的十六枚火雷符,笑道:“大头哥,让你看看我的本事。”

  说着他把第一枚火雷符插在了水井旁,然后手指连动,似乎在不断地计算,过了片刻又把第二枚火雷符插了下去,样子像极了当年的沈老头,我心里暗赞,二狗的这个本事还真学了个十足。

  待十六枚火雷符全部用完,我端详了一下,心里一惊,这竟然是个阴阳八卦!二狗站在中间,掐指环视,过了好一会儿也没说一句话,眉头却越皱越深。

  我小心问道:“怎么回事?”

  “乱石相,没有宝物,地底全是石头。”

  “你确定?”

  “当然。”

  “二狗,你先停下来,可能不在院子里,我们试着进屋找找。”

  张二狗悻悻地把火雷符取出,嘟囔道:“孽家的这些本事那是最厉害的,没道理啊,难道宝物真的在屋内?”

  我没有急着进屋,暗想,沈老头来的时候特别跟我说这个“闫”字,一定有深意。头不由得往老宅的房门看去,可是看了半晌我也没看出端倪。二狗顺着我的目光走去,弯腰蹲了下来,口中念道:“门前三步绕,门前三步绕。”忽然说道:“大头哥,闫!门沿!”

  我一惊,转念一想,这才明白二狗说的门沿正是固定房门的两块古老的石头,也就是农村所说的门枕!上面还刻着一些好看的花纹。可是随即我就抓狂了,说道:“宝物要真在门枕下面我们还真麻烦了,取出这两块石头就得先把这面墙拆了,万一里面还没有,我们可就瞎折腾了。”

  “未必!”二狗说完手脚麻利地把那两扇门卸了下来,对着其中的一块石头不时地敲打,抬头冲我招呼道:“大头哥,快来帮我!”

  我一个箭步就跑了过去,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使劲推这块石头,但还是用力地帮他推了一下。我正失望地破口埋怨,压在墙底的石头怎么会这么轻易地推动!可刚张口就说不下去了,因为石头微动,铿然作响!

  再不多说,我俩卯足了劲把大石推开一道缝,顿时一片金光,刺得你张不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