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五十七章 再见古宅(2)

第五十七章 再见古宅(2)

  杨梓宜惊讶地叫出了声,“程然,金、金条?!”

  金砖!

  我们本想继续发力,那大石却突然变得格外松动,二狗惊疑一声,像是想到了什么,还没说话,大石猛然一转,全部打开了!

  金砖大约宽三寸,长二尺,足足比建筑用的土砖大了一倍,表面光滑无比,不用想就知道这金砖纯度很高。

  我激动地笑不出来了,心想,二狗的祖上还真是个有钱的主,这么大的一块金砖这辈子应该衣食无忧了吧。

  二狗快速地取出,冲我喝道:“大头,有啥高兴的,快点,下一块石头!要不然我们就麻烦了!”

  我赶紧回过神来,跟着他转移到了另一块石枕旁。张二狗把金砖往地上一放,招呼杨梓宜道:“嫂子,快,找个空旷地方看着,这里太危险了!没时间跟你解释!”

  杨梓宜哪还敢多问,踉踉跄跄地抱起金砖就往院落中间跑去,边跑边嘀咕,这么沉!你们取这么多干嘛!一块还不够吗?

  我们也没听她废话,按照刚才的样子把第二块石头推开了。这次倒没有金砖,仅有三根金条,我们也不失望,赶紧取出。张二狗喝道:“大头哥,快跑!”说完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快步跑去。

  我被他这一声大喝弄得有些懵,跑出几步后问道:“跑啥啊?这么急。”

  话还没说完,身后轰然一片,沉闷的响声像极了我此时的心跳,我转过头看的时候,地面上升起无数的灰尘,房屋,竟然塌了!

  我惊魂未定,长喘了一口气,想问却问不出来,杨梓宜也是如此,张大了嘴巴跟我面面相觑地向张二狗看去。

  二狗忽然放声大笑,喘着粗气说道:“过瘾,真过瘾!刚才那感觉太像我们小时候偷瓜的情景了,嘿嘿,嘿嘿。”

  我没好气地朝他的后脑勺打去,“这时候你还能笑出来!怎么忽然塌了?”

  “这是孽家的陷落阵,专门对付那些贪心不足的盗墓贼,要是不小心很容易着了道。”二狗咳嗽了几声,继续说道:“之前师父跟我提过这种阵法,防盗的,一般用在古墓中。那两块石头就是阵眼,一旦变动,房屋瞬间就会没了支撑点,这肯定是孽家的人建的,没想到造诣这么高,竟然用到了房屋建筑中,厉害,不知师父能不能这样做到。”

  听他这么说,我真是大开眼界。见灰尘蔓延得愈来愈大,我赶紧说道:“快走!要是让人看见难免麻烦。”

  二狗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骄傲地走在前面。

  “你怎么知道门枕石下面有东西?”

  张二狗一脸笑意,阴声阳气地给杨梓宜解释,“我是谁,这个一眼就能看出来,更何况我祖上那么富贵。一般有钱的地主官僚都会在下面埋几件宝物,一来象征富贵,二来代表年年有余、吉祥之意,说实话,这宝藏埋得也忒没有水平,我刚开始是小题大做了,没想到这么简单。”二狗说完好像还不满足,冲我显摆道:“大头哥,你也看到了,右面那块门枕石只有三根金条,其实这是幌子,埋与不埋都会有人挖的,我就想看看里面还有什么,还好老祖宗有点善心,没让我白忙活。”

  “吹吧你就,瞎猫碰上了死耗子,先挖哪一边都一样,何必一再强调自己先挖的左边呢?”

  “大头哥,那可不一样,这是有讲究的。古代尊左卑右,正所谓君高臣低、文东武西,所以左边那块肯定有好东西,如果你先挖右边,刚拿出金条它就会倒塌,而你先取左边的金砖,虽然也会倒塌,但它不会来得那么快,其实这正是陷落阵的高明之处。”

  张二狗说到得意处不忘摇头晃脑,我哪受过他这等鸟气,小时候一向是我运筹帷幄,没想到时隔多年,竟渐渐被他比了下去,不满道:“得瑟吧你就,说得自己那么伟大。”

  杨梓宜关上车门劝慰道:“人家二狗确实比你有能耐,还不服气。”

  我冷切一声,张二狗眯起双眼,猥琐一笑,“大头哥小气惯了,我不怪他,还是嫂子明白事理,呢,嫂子,你都拿去保管吧,钱我是万万不敢多拿的,赶上运气不好的时候,我还真怕输光了。”

  杨梓宜迟疑地不知该说什么好,我没好气地说道:“拿着吧,以后咱家的财政可都交给你了,二狗的就是我们的,不用客气,想当年他是穿我的裤子长大的,就当现在还点利息了。”

  张二狗嘿嘿一笑,也不介意,我心里暗叹,好个二狗,我一向没把钱看得太重,没想到他比我还看得开。顿时心里又高看了他一眼。

  家。客厅。

  我母亲看到我的时候,欢喜的自然是不得了,就连平时不苟言笑的父亲也是热情洋溢,忙这忙那。

  我说,妈,你对这个儿媳妇满意吧?二狗也回来了,今天可是三喜临门,家里有什么好吃的可别藏着,尽管拿出来。

  杨梓宜虽然有些拘谨,但表现出落大方,我看得甚是贴心。她小心地在我母亲的肩膀上拈来拈去,不时地提醒我母亲以后少些操劳,注意身体。

  我母亲哪受过这等按摩服务,何况这还是杨梓宜的特长,顿时眉开眼笑,嘘寒问暖地关心起儿媳来。两人喋喋不休,一时把我们三个老爷们晾在了一边。

  父母虽然康健如昔,但看着他们额头的皱纹我还是情难自禁,正想拿根金条慰问一下二老,二狗忽然抓住我的手,站起道:“婶子啊,好多年没回来了,挺想你们的,现在我和大头哥在一块工作了,也没买什么,这是我哥俩攒的一些钱。”二狗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沓钞票。

  我心里暗赞,如此最好,我要真给二老金条难免用一番口水解释,说不好还会平添担心。

  在我的一再坚持下,二老推脱不过,只好收下。

  吃饭的时候,二狗不住地赞叹,嫂子做菜的手艺越来越地道了,当然,我父母更是没的说,对这个儿媳那是相当满意。

  当天吃了一顿她亲自做的饭菜后,再无他事,席间其乐融融,家常不断,不过也省略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