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五十八章 逢赌必输(1)

第五十八章 逢赌必输(1)

  我和杨梓宜的结婚证还是没能领下来,一来民政部门的办事效率实在是不敢恭维,二来时间太紧,杨梓宜还只带了身份证。结婚不比过家家,自然要认真对待。虽然没能领下结婚证,但这毫不影响我和杨梓宜的感情,当时在我们看来,结婚仅是一种形式罢了,反正这次旅途结束后,早晚都会有的,甚至我还开玩笑说,丫头,这样挺好的,等我们回来把娃娃证一块领了,免得麻烦。

  本来我和二狗还想再多待几天,毕竟这么长时间没回家了,听父母唠叨也是好的,可是当天晚上杨梓宜竟被那个梦惊醒了,看着她额头沁出的细汗,我决定明天就出发,目标,香格里拉。当晚我连夜赶出一份故事大纲,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做了一个简短的描述,只修改了一下人名,我也没抱多大希望,心想,要是陈老不同意就算了,大不了辞职,反正我们也算有钱了。哪曾想这件事竟惊动了张导,陈老和他研究一番后,纷纷回话说,小程啊,你去吧,工资照领,这故事很曲折,我们觉得很有影响,赶快把剧本写出来。

  就这样,第二天我们出发了。

  开着杨梓宜的标致206路过一家金店的时候,我们把那块金砖卖了,虽然跟理想中有些差距,但也卖了个七位数的好价钱,别的不说,起码够这次的路费了。我们心想,反正是旅游,坐火车飞机也太麻烦,直接开着206多好,乐得悠闲。

  由于二狗不会开车,这痛苦的活只好落到我和杨梓宜的身上,我开了一上午,杨梓宜见我哈欠连连,把我替了下去,我也没逞强,坐到后面的座位上倒头便睡,就连二狗的鬼哭狼嚎也逆来顺受,任他自己喋喋不休。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二狗唧唧歪歪地把我乱醒后,天色渐黑,我随即问道:“媳妇,到哪了?”

  “还没出省呢,不过也快到河南了。”

  “嫂子,那些婆娘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听得不解,问道:“什么婆娘?”

  “你看,就是这些冲我们招手的,反正也不早了,我们就在这找家旅馆住下吧。”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杨梓宜脸色红得别扭,我要是她也不好回答。其实这些女人很常见,尤其是在国道上,二狗在山上待得久了哪会往这方面想,我哈哈一笑,说道:“二狗,咋了?想女人了?”

  二狗白了我一眼,“放屁!我想婆娘作甚,我就是看他们一直跟我招手,不明白。”

  “那你觉得她们干啥的?”

  “我觉得嘛,”二狗抓耳挠腮,就是想不出来,忽然嗓门一高,“我知道了大头哥,她们想跟我赌,肯定是的。”

  我和杨梓宜目瞪口呆,噎得一句话也说出来。路过几个这样的烟花红尘之地后,我们总算看到了一家旅馆——客来。

  杨梓宜把车停下后就后悔了,因为这时二狗吆喝道:“哎哎哎,棋牌室棋牌室,醉卧红尘,好名字好名字。”

  我烦闷异常,顺便点了一根烟,这才意识到自己在遇见杨梓宜之后好像好久没吸烟了。狠狠吐着烟圈说道:“二狗,你给我消停点,赶了一天的路大家都很累,这种地方你不能去!”

  杨梓宜没好气地把烟给我扔了出去,“二狗,你去吧,我一分钱也不会给你的。”

  张二狗竟不生气,嬉皮笑脸地说道:“我不去,听嫂子的。”

  张二狗的笑容无比诡异,我还暗想,这小子咋忽然转性了,难道杨梓宜的话真就那么管用?

  “还有你!再在我面前抽根烟试试!”

  这下我不去想张二狗了,因为就连一向温柔的杨梓宜也变了,而更重要的是,她此时像极了往日霸道张狂的小四,一脸小女人的霸道,夹杂着我很享受的往昔的倔强。

  我一时难过,“梓宜,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杨梓宜一愣,快速地眨巴了两下眼睛,拿起我的手狠狠咬了一口,问道,“你怎么这么假?”说完拉着我的手往旅馆走去。

  可以说,我对杨梓宜这个女人中毒了,而且病入膏肓,就像我手背上那一排整齐的牙印,深刻到了骨子里,而我能感觉到的,除了心疼就是感动。

  一夜无事,第二天我去敲二狗的房门时,屋里竟没有二狗的影子!

  我和杨梓宜非常担心,纷纷猜想,会不会二狗的诅咒发作了?可他能去哪呢?他身上没有几个钱的,万一走丢了,饥寒交迫的,眼看就要立秋了,找到还好,找不到那可真麻烦了。

  一时间我忽然想起了二狗诡异的笑,张口说道:“他会不会去了棋牌室?”

  杨梓宜连忙否决道:“不可能,你把他的钱全没收了,他哪有钱去赌。”杨梓宜说着也不确定地往旅行包走去。

  “程然,少了一根金条。”

  “怎么可能?我记得包一直放在你那的,况且这么贵重,你不可能这么粗心吧?”

  “对啊,我把它放在了挡风玻璃前面,在我眼皮底下怎么可能丢呢?出金店的时候我还仔细检查过。”

  我也不担心了,拉着杨梓宜就向那家叫醉卧红尘的棋牌室跑去。

  早上的天气,风吹得有些料峭,这家棋牌室的招牌格外红艳,不知怎么,这种世俗的红色竟给不了我一点温暖的感觉,相反,心情愈加暴躁。走到门口的时候,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接二连三地走了出来,擦肩而过之际,还不忘冲我回眸一笑,吐气如兰。

  “瓶子啊,就咱姐妹辛苦,连那芳丫头也遇见呆头傻脑的男人了,你看她今天赚了多少钱啊,听妈妈说还有一根金条呢!”

  “可不是嘛,这叫人无横财不富,鸡无傻×不从。”

  “啥叫鸡无傻×不从啊?”

  “从良呗,人家芳丫头想金盆洗手了。”

  身后传来一阵娇媚的笑声。

  我当时那真是牙关紧咬,恨不得逮住张二狗给他俩嘴巴。进了棋牌室,环视一圈后,直接往二楼走去。

  “姑娘,我今天点儿背,怎么一直没赢过呢?”

  “帅哥心地好呗,一直让着我,我陪你一晚上不敢要这么多钱的,你要是不舍可以拿去。”

  “笑话,我张祥福是什么人,从来都是愿赌服输,这样吧,你还我脱下的衣服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