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五十九章 逢赌必输(2)

第五十九章 逢赌必输(2)

  门是虚掩着的,女人的娇媚声就像我们透过门缝看到的烟雾一般,听起来真有点醉生梦死的味道。

  张二狗悠闲地躺在一张摇椅上,全身上下只剩一条裤衩,手里还拿着一根烟,喷云吐雾。

  杨梓宜看得心烦,眉头紧锁,胸脯急剧起伏,大有冲进去教训他一番的意思。我连忙拉住她的手,使了个眼色。我们不想进去,我想再看看张二狗已经无可救药到了什么程度。

  “哥哥,你都输没了,还要赌么?”

  张二狗讪然一笑,拿过衣服穿了起来,“是,输没了,不赌了,我要走了,有机会的话我再来。”

  “你真的要走?”

  “是啊,我没钱了呢。”

  “不是还有一条短裤吗?难道你仅仅是来打牌的?”

  “这不就是打牌的地方吗?”

  女人听得一愣,无奈地点了点头,“是。可是你不想让我陪你?”

  “你已经陪我了啊。”

  “没有!难道你不想让我跟你睡觉!”女人的声音忽然变得尖利。

  张二狗吓了一跳,语吃道:“我、我没、没想让你跟我睡觉啊,就是想打牌。”

  女人痴痴地笑了起来,“呆子。你为什么故意输给我?”

  张二狗抓耳挠腮,“哪、哪有。运气不好嘛,我也纳闷,今晚竟一把都没赢。”

  “你一直盯着我看,想赢才怪,看了我一晚上了,说吧,为什么。”

  “你、你很、漂亮。”张二狗支支吾吾地说道,脸颊紫得跟猪肝一样。

  女人没有说话。

  我和杨梓宜看着纳闷,因为她也脸红了,这是我在小姐的脸上很难看到的,而且这种脸红还夹杂着一丝失望,欲说还羞。

  “我走了。”

  “嗯。”

  张二狗往外走了两步,女人忽然喊道:“哥哥!你以后还会来么?”

  “我、我要赶路,好像没时间来了。”

  女人一脸失望,“你如果后悔了,可以把钱拿回去,给的太多了。”

  张二狗一边系着扣子一边哼哼道:“我不缺钱,说了愿赌服输,女人真麻烦,姑娘,我走了啊。”

  张二狗打开门看见我和杨梓宜时,愣了,赶紧把烟熄掉,“嫂子,你、你们也在啊。”

  我嘿然一笑,“好你个二狗啊,一晚没见长能耐了,学会抽烟了,还知道找小姐了。”

  张二狗看着默然不语的杨梓宜,歉然道:“嫂子,我拿了一根金条。”

  “怎么拿的,我怎么没看见?”

  “我是什么能耐,想拿还能拿不到吗?我可是孽家的人,还没有我偷不到的东西呢!”

  张二狗嬉笑的模样哪有把它当回事,我气得浑身打颤,骂道:“你怎么这么败家呢!”

  “大头哥,都是小钱嘛,再说我想赢钱很容易的,保证,我保证下次不会了,不对不对,我保证下次只赢不输。”

  说完,张二狗一溜烟儿地跑了出去,只留下我和杨梓宜无奈跺脚。

  “你是祥福的朋友?来跟我要钱的吧?”女人一脸戒备,小心问道。

  我当时那个心疼啊,无以言表,也不管她有多漂亮了,正要破口大骂,没想到杨梓宜温柔一笑,“妹妹,输了就是输了,我知道你也不容易,有了钱还希望你好好做人,不要再吃这口饭了。”

  杨梓宜说完,拉着我转身。

  “你们都是好人,要是真放不下我就还你们,祥福哥给的确实太多了,做小姐也是有原则的。”

  我本就不情愿地转身,听她这话更是不屑,还原则呢!气上加气,猛然转身之际,却被杨梓宜再次使劲抓住了手臂,硬生生别了过来。

  杨梓宜的眉宇间闪现出一丝不忍,嗔然地冲我摇了摇头。

  我使劲把嘴角一舒,到口的话却说成,小妹妹,还不够吗?你也不容易,我再给你一点。

  说着我做出了一个掏钱的动作。

  “哥哥你是看不起我了,你们都是好人,谢谢你们,我不要了,下班了呢。”

  听她这么说,我哪有心情跟她掺和,快步跟着杨梓宜走了出来。

  “刚才还掏钱呢,你有钱吗?”杨梓宜呵呵笑道。

  “我是演员嘛,这也管,你以后让我怎么活?”

  杨梓宜微微一笑,眉宇间的愁容乍然一暖,好似把刚才的事全都忘了。

  还不容我感慨她的善良,身后忽然人声嘈杂起来。

  “芳子!林芳!你怎么了?别吓唬我!”

  我和杨梓宜心里一惊,转身看去,只见刚才跟我们说话的那女人口吐白沫,抽搐了几下后,把头别进了另一个女人的怀里。

  旁边的一群女人惊骇不已,有几个还吓得发出一声声尖叫,顿时作鸟兽散。过了好久,从屋里走出一个年龄稍大的中年妇女,战战兢兢地走到那个叫林芳的女人面前,伸手探了探鼻息。

  “啊?死了!”

  人群中又发出一阵惊叫,紧接着有人开始失声痛哭。

  “芳子,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你昨天还跟我说等赚够了钱就收手的!芳子?芳子!”

  我和杨梓宜木然地对视,那种天灵盖的冰凉似乎又回来了!

  死了?那女人为什么突然就死了呢?

  杨梓宜放开我的手,我知道她想进去看看,可残存的那一丝神智告诉我,我不能让她过去!没时间跟她解释,我使劲把她拉了回来,快步朝客来旅馆走去。

  张二狗已经睡着了,大大咧咧地连房门都没有锁,沉重的鼾声不时地在房间回荡,“姑娘,再来再来,我就不信了,怎么老输。”

  杨梓宜问道:“程然,那姑娘是二狗害死的,对么?”

  “你多疑了,我们只是碰巧遇上罢了,怎么会呢,二狗这不是挺好么?”

  杨梓宜轻叹一声,“有时候人的生命就是这么脆弱,程然,我好害怕,我怕忽然间抓不住你了,我怕一个人游离在这个世界,我不怕死,我怕自己一个人孤单,只要你陪我,我想天天都把你抓在手心。”

  杨梓宜说着说着,泪水浸湿了我的衣服,最后再也控制不住,剧烈地哽咽起来,“其实那姑娘心地很好,其实她很单纯,其实她不该死。”

  我紧紧地搂住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我想,这个善良的丫头已经如水一般沁入到了我的骨子里,除了柔情就是感动,或许她的世界,人,都不是邪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