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六十章 逢赌必输(3)

第六十章 逢赌必输(3)

  看着熟睡的张二狗,我们当天未走,待他醒来的时候,天色已黑。

  我和杨梓宜坐在床头,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心里犹豫着要不要把林芳的死讯告诉他,可是他知道后能怎么样呢?难道让他怀疑林芳就是因为自己的诅咒而死去的?徒添自责罢了。

  “嫂子?大头哥?咋了?有心事?我知道错了,下次不会输了,不就是一根金条吗?你们是没见我赌,我赢的钱何止这些,哎,大头你也真小气,算了不说了,耽搁了一天了,要不我们赶路吧?”

  “二狗,我们今天不赶路了,你回去好好收拾一下,一早就走。”杨梓宜语气虽然说得和善,可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出,她确实拿不准张二狗是否已经被诅咒弄得疯癫了,从头到脚,不住地仔细打量。

  张二狗被盯得不好意思,嘴里嘟囔道:“今天这是怎么了?咋跟看怪物一样?”

  我和杨梓宜微微一笑,故作无事。

  张二狗气急败坏地来回走了一圈,最后扬长而去,关门的时候,也不知怎么,他竟对我来了个坏笑。

  我也没多想,这小子嬉笑惯了,哪有个正性,可是睡到一半,我迷迷糊糊得愣是睡不着了,脑海里反复出现张二狗的笑,最后干脆坐起,看了看表,凌晨三点。

  “咋了?睡不着?”杨梓宜翻过身依偎在我怀里。

  “嗯,你有没有觉得张二狗走的时候那笑容很诡异?”

  杨梓宜也坐了起来,想了一会儿后翻身而起,把放在桌上的旅行包拿了过来。

  “坏了程然,又少了一根!”

  我心里一惊,张二狗这厮就在屋里转了一圈,金条怎么能在我们眼皮底下丢失呢?我连忙穿衣,快速地往二狗的房间跑去。

  屋里还是没人!

  杨梓宜看着空旷的床铺,沉沉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拉着我往醉卧红尘跑去。

  风呼呼地刮着,我越跑越心惊,因为这情景像极了昨天的一幕,若不是我还能感到冰冷,还真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进了棋牌室,环视一圈后,跟昨天一样,门都是打开的,哪有二狗的影子!我们只好径直向二楼走去。

  “帅哥,打牌么?”

  “哥哥,我还头一次见你这种带老婆来的人呢。”

  几个女人风情万种地摆弄着身姿,对我调笑不已。

  我没心情跟她们搭讪,冷冷道:“对不起,找个朋友,待会再玩。”

  话说完的功夫,我已经快速地站在了一楼与二楼间的夹道。

  门还是虚掩着的!张二狗还是赤裸着上身!屋里同样烟雾缭绕!甚至连张二狗的坐姿都跟昨天一模一样!

  我和杨梓宜呆了,心里既想快点把张二狗拉出来又害怕见到里面的人,难道那女人还是林芳?这种恐惧似乎能把空气都压缩出水来,步子竟一时迈不出去了!

  “祥福哥,你又输没了,还要赌么?”

  林芳的声音!我心里一凉,眼前火星直冒,回头看向杨梓宜时,发现她比我都要惊恐,眼白!我熟悉的眼白!恐怖!比在医院时见到的更加恐怖!她张大了嘴巴,声音竟没喊得出来!

  调整了片刻,我对她的眼睛已经不再感觉到可怕了,急忙转过身想知道杨梓宜究竟看到了什么!

  那是一张精致的脸,没有化妆,美丽得风轻云淡,嘴角温柔地划了一个弧,痴痴地盯着张二狗。

  林芳!果真是她!

  “哎,又输没了,没想到今天的运气还不如昨天!”

  “祥福哥又要跟我要衣服么?”

  “没钱了,我想走呢,你就给我吧。”

  林芳微微一笑,忽然梨花带雨般流下泪来,“祥福哥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哪有甘愿来输钱的。”

  张二狗讪然一笑,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

  “难道你来就是想盯着我看吗?”

  “我真不是心甘情愿地输钱,不知怎么,一向逢赌必赢的我竟然接二连三得输。”

  林芳笑道:“祥福哥,别玩了吧,以后别来这种地方了,我下辈子做牛做马得报答你,钱你拿回去吧,你能有多少金条,让妈妈看见就不好了。”

  “笑话!我张祥福是什么人!从来是愿赌服输!”

  张二狗说完开始慢腾腾地穿起了衣服。

  “你又要走了?”

  “嗯,真没钱了。”

  林芳没有再问,泪眼婆娑地看着张二狗打开了门!

  “嘿嘿,嘿嘿。”张二狗傻笑着,快速地熄灭了手中的烟!“大头哥你咋又来了,我还想早点回去,怕被你发现呢!”

  我和杨梓宜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是盯着他看。

  张二狗笑了半晌,脸色一紧,歉然道:“对不住啊嫂子,我又拿了一根金条。”

  杨梓宜率先醒悟过来,微笑道:“没事,以后要是不够再跟我要就行。”

  “别别别,这地方手气背,我保证再也不来了。”

  张二狗说完,不好意思地回头看了看林芳,傻笑地跑了出去。

  我慢慢上楼,看着林芳问道:“你是人还是……”

  “她是人!”杨梓宜斩钉截铁地回道,语气忽然一改,“姑娘,你怎么还不走?是不是遇到难处了?我们可以帮你。”

  林芳被我和杨梓宜的对话弄得错愕不已,连连皱眉,最后也没问,拿出一根金条说道:“你们替我把这东西还给祥福,我现在赚够钱了,过了明天就不干了,祥福他是个好人,你们也是。”

  杨梓宜见她固执的眼神,没有拒绝,轻轻地接了过来。

  我虽然不理解杨梓宜的做法,但总算恢复了镇定,说道:“姑娘保重身体要紧,免得像昨天那样晕倒。”

  “昨天?我昨天没晕倒啊,你们是不是记错了?”

  林芳婉转的声音又带起我大脑的一片空白!她昨天好好的?怎么可能!

  杨梓宜拽了拽我的衣角,“不早了,我们走了,姑娘保重。”

  “嗯,你们也是,谢谢你们。”

  杨梓宜微笑地冲她点头,转身下楼。

  蹬蹬蹬的声音回荡在走道中,林芳在后面喊道:“妈妈,不忙了吧?我也先走了,今天累了。”说着,她跟在我们身后,也走了下来。

  杨梓宜倒没有什么,可我越走心里越怕,这种感觉太奇怪了,跟昨天的一幕相差无几!

  刚走出门的时候,杨梓宜小声说道:“你回头留意一点,我感觉不对!”

  话音未落,屋内一片嘈杂!“芳子?芳子!你怎么了?别吓唬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