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六十一章 逢赌必输(4)

第六十一章 逢赌必输(4)

  林芳再一次倒了下去,跟昨天一样,抽搐了几下,把头别进了另一个人的怀里,而我看的清楚!就连扶她的那个女人都跟昨天一模一样!包括她此时的动作!甚至是表情!

  气氛蓦然一静,紧接着传来一声声撕心裂肺地尖叫,有人痛哭,有人哀叹。我和杨梓宜不敢看了,因为我们两个都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过了好久,那个中年妇女又走了出来,探了探林芳的鼻息。

  “啊?死了 !”

  又是一声尖叫。

  “芳子,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你昨天还跟我说等赚够了钱就收手的!芳子?芳子!”

  我和杨梓宜面面相觑地对望,彼此没说一句话。她突然甩开我的手走了进去。

  “她怎么了?”

  “她有心脏病,身体一直不好,没想到、没想到刚赚够了钱就、就……”旁边的女人再也说不下去了,掩面而泣。

  “昨天她是不是也发病了?”

  “没有啊,她昨天好好的,没见她发病啊,再说她身上都有药的,往常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连药都没来得及取。”

  我慢慢向杨梓宜靠近,仔细听着她们的每一句对话,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按说我遇见杨梓宜的那个晚上就够邪门了,没想到今天碰见更诡异的了,这个林芳到底死没死?

  急促的警报声越来越近,我连忙把杨梓宜拉了过来,招呼大家快速地给救护人员让个道。

  过了片刻,一辆白色的依维柯救护车停在了门口,紧接着从车里跳下来几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我这次留了点心,想记住他们的长相,虽然都戴着口罩,可还是找到了一个形象鲜明的中年男人。看样子他像是一名大夫,个头不高,走在最前面,秃顶的头部光滑无比,急促中留下的汗渍都能照出我和杨梓宜一脸诧异的表情。

  他先探了探林芳的鼻息,然后用听诊器确定一番后,无奈地摇了摇头,最后用一块白布盖住了林芳的脸。

  看着他们把林芳抬上担架,我轻轻说道:“丫头,这是怎么回事?我真晕了。”

  杨梓宜擦了擦微红的眼睛,“回去再说吧。”

  张二狗的鼾声一如既往得响亮,这次我没有一丝犹豫,使劲把他拉了起来。

  “哎哎哎,咋了?大头?我正睡觉呢!”

  听他这么埋怨,我一时竟不知该怎么问了,难道要我告诉他林芳又死了?无言以对之际,我狠狠地把他的被子掀了开来。

  杨梓宜看了张二狗一眼,转身冲了三杯咖啡,也没话说。

  张二狗愣愣地看着我们,“嫂子,大头哥?你们没事吧?我正睡觉呢!到底怎么了?我不就是打了几把牌么!犯得着这么折腾我么!”

  听他这么说,我总算恢复了一点理智,张口问道:“二狗,刚才你记得自己做过什么吧?”

  “哎呦!不就是打了几把牌么!又输了一根金条,我知道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好了吗!真麻烦,你说你怎么这么小气!”

  杨梓宜递给我们两杯速冲咖啡,“程然,你先冷静一点,不能这么问他。”说着挨着我坐下,轻轻说道:“二狗,我们有件事一直不明白,想问你些问题。”

  “还是嫂子明白事理,你问吧。”

  “二狗,刚才发生的事你都记得,对吧?”

  “嗯,是!怎么不记得,我刚睡下。”

  “好,那你跟我说说你都干了什么,从昨天你在我们房间开始讲起。”

  “嫂子,我真错了,我又偷了一跟金条,下次我赢了还给你还不行吗?我从思想上自责了好几遍了,你们就放过我吧。”张二狗狠狠地嘬着牙花子说道。

  “张二狗!我操你大爷!”这问题实在说不清了,我霍地一下站起,叫骂道:“狗爷,老子求求你,问你啥你就回答啥好不好,我们遇到麻烦了,林芳她死了!而且是死了两次!我们是真糊涂了,就是现在也不清楚她到底死没死!”

  张二狗披了一件衣服,呵呵地笑了起来,“开玩笑吧你,我刚从那出来,林芳怎么会死呢?还死了两次?大头你失心疯了吧?”

  张二狗一直笑,我和杨梓宜就皱着眉头一直看,直到他的表情变得跟我们一样凝重时,杨梓宜说话了,“二狗,你说说昨天的事,你哥说得不错,林芳确实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死了两次。”

  张二狗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虽然还是不信,可只好老实地回答:“昨天我去你们房间,想催你们快点赶路,嫂子你说明天再走,天都黑了。我当时想,闲着也是无聊,所以又想去找小芳打牌,你们知道我手上没钱了,没办法,我故意在房间里走了一圈,路过旅行包的时候,用孽家的手法又拿了一根。”

  我轻轻嗯了一声,也不生气,让他继续往下说。

  “当时我心里很得意,连续在你们的眼皮底下偷了两根金条,你们不惊讶才怪,所以在关门的时候还是没忍住,对着你笑了一下。”

  张二狗喝了一口咖啡,继续道:“我回到房间后,没一会儿就去了小芳那,跟昨天一样,玩了一会儿骰子,可还是输,我就跟她玩梭哈,可手风背得很,连衣服都输了进去,没办法,我没钱了就想出来,再说也怕让你们逮住,后面的事你们也都看见了,没必要说了吧?”

  杨梓宜点了点头,问道:“二狗,你就真没赢过她?”

  “其实怎么说呢。”张二狗脸色讪讪,我不看也明白他的意思,接口说道:“二狗,林芳确实是个不错的姑娘,可你别忘了我们都是特别的人,尤其是那青孽珠,你听好了,我们把昨天开始遇见的事跟你说一下。”

  杨梓宜性子婉约,不像我这么毛躁,仔细回忆一番后给张二狗做了一个详细的描述,张二狗听完,脸色大变,不可思议地问道:“嫂子,你没骗我吧?”

  “狗爷,老子和你嫂子说得句句属实,若有一句瞎话,我他妈的不得好死!”

  张二狗疯了一样,快速地穿上鞋子跑了出去,匆匆留下一句话,“我不信,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