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六十二章 逢赌必输(5)

第六十二章 逢赌必输(5)

  我和杨梓宜无奈地对望一眼,“我们也出去看看吧,免得他做什么傻事。”

  杨梓宜点了点头,心事重重地走在前面。我们还没走出客来旅馆的门,接下来的一幕又让我惊骇莫名,要不是杨梓宜一直拉着我的袖子,我还真能喊出来!

  张二狗面色微红地向我们走来,身后跟着一个女人,没错!那是林芳!

  她扭捏地拉着二狗的手,亦步亦趋地走,红润的脸颊更添一种精致,可是我没心情欣赏!林芳明明已经死了,她怎么会活过来呢?而且是两次!

  修长的身影被路上的灯光照得摇曳不定,我有些发冷地退了两步,心里却在想另一个问题,她有影子!也就是说,她不是鬼!可这种想法更加恐怖!

  杨梓宜小声对我说道:“程然,镇定些,她是林芳,不是鬼。”

  “我说嫂子啊,她这不是好好的吗?吓唬我干嘛?真服了你们了,会不会看错人了?”

  我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和声问道:“林芳,你刚才不是晕倒了么?”

  “没有啊,我正要走呢,都走出几步了,没想到祥福哥又来找我。”

  林芳的声音温文尔雅,婉转如啼,跟昨天没有什么分别,要不是杨梓宜还拉着我的手,我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做梦了。

  林芳对我的提问感到疑惑,眉宇紧蹙,小声问道:“祥福哥,出什么事了?”

  “没,没有,我嫂子想见见你。”

  林芳对着杨梓宜羞涩一笑,紧张得如她的刘海儿一般,把头低了下去。

  我抬头望着醉卧红尘的那块招牌,咬着嘴唇想看清楚每一个细节:那些风尘女子依然有说有笑地张罗生意,她们的脸上依然是虚伪的笑,不带一丝紧张、难过。还有,没有救护车!难道已经开走了?到底是开走了还是根本就没来!我感到一阵阵的天旋地转。

  林芳突然笑着说道:“祥福哥,这里的鸭血粉丝可好吃了,都饿了吧,要不我请你们一块吃早餐?”

  杨梓宜笑了一下,“你跟林姑娘去吧,我和你大头哥还有事。”

  说完,她有些失礼地拉着我径直往醉卧红尘走去。

  我还有些不放心,一边走着一边回头对着张二狗使了个眼色,心想,不管你看不看得懂了,先把自己保护好再说,你是道士,自保应该没问题的。

  哪想张二狗竟傻笑起来,“走走走,我们去吃饭,看来他们这是手痒了,想打牌呢。”

  我和杨梓宜进了醉卧红尘的门,最先跟我们打招呼的那两个女人又走了上来,“帅哥,你说你又不打牌,来来回回的不累么?还带着老婆,真有意思。”

  我轻笑一声,“姑娘,麻烦给我们开一桌。”

  “好来,屋里请。”

  我表面装作跟她们打牌,其实是想套几句话,在故意输了几百块钱后,我和杨梓宜再也坐不住了,因为她们根本就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也就是说,林芳刚才就没晕倒!问题到底出在哪呢?难道我和杨梓宜都他丫的得了臆想症?

  回到旅馆后,我把门一关,倚在上面说道:“没用的,我们怎么说别人都不会信的。”

  “程然,你记不记得沈先生临走时给我们的三张纸条?”

  我心里一松,“对啊,现在正是愁眉莫展之际,先打开一张看看。”

  这时,门砰砰砰地响了起来。

  “大头哥,坏了,有件事我要告诉你!”

  我打开门一看,是张二狗回来了,他一脸迟疑地问道:“你们确实见到她死了两次?”

  我往张二狗的身后看了一眼,确定林芳没有跟来后,长舒一口气,“是的,不管你信不信。”

  “我信!”我话音未落,张二狗接道。

  “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青孽珠不见了!”

  “林芳呢?”

  “我送她回家了!”张二狗略显紧张,“刚才你跟我使眼色的时候,我忽然想起,青孽珠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你不是一直带在身上么?”

  “我把衣服都输没了,这几天愣是没想到这个问题。”

  张二狗往床上一坐,意兴阑珊地叹了口气,“可我不想当面跟她要,林芳,其实是个善良的人!”

  “难道你就不要了?它丢得了么?你想怎么做?”一直没出声的杨梓宜开口就问了三个问题。

  “嫂子,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会看到这种事情,而且是两次!可我知道林芳可能出事,我想救她!”张二狗语气一顿,声嘶力竭地喊道:“你们知道我会孤苦一辈子,可我就是喜欢这个姑娘!我没想到会这样!告诉我,怎么做?她身体确实不好,真的有心脏病!”

  我和杨梓宜被他喝得一愣,不知该说什么了。

  张二狗心烦地转了几圈,“嫂子,替我想想办法,我有些担心,先去看着她。”说完呼啸地跑了出去。

  杨梓宜拿出了那三张纸条,问道:“我们真要打开一张?”

  “现在是万不得已的时候么?我觉得这件事本身就很蹊跷,二狗的青孽珠丢了而已,把它要回来或许就没事了。”

  “难道我们看到的都是假的?”

  “那、你打开吧。”

  “双木难栖孽犬,芳不得薄兮。”杨梓宜打开那张标着壹的纸团念完,疑惑地冲我问道:“什么意思?”

  双木难栖孽犬,芳不得薄兮?

  我听得不解,急忙拿过那张纸条,亲自看了一番,只见这段话后面还有一句:姑娘,第一张打开得太早了,若是如此,吾命不久矣,切记切记!

  我心想,沈老头这是故弄玄虚还是真的能道破天机?

  杨梓宜发现我的脸色愈加凝重,再次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我轻轻把这张纸条放下,“以后还是不要这么随便打开纸条,或许二狗说得不错,沈老头占的这三卦确实会折寿。”看着杨梓宜把那两张纸条收好后,我心里默念了数遍“双木难栖孽犬,芳不得薄兮”,念着念着,我突然想起一句话,不由得脱口而出:“腥臊并御,芳不得薄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