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六十四章 逢赌必输(7)

第六十四章 逢赌必输(7)

  林芳穿了件外套,下楼拿扑克去了。

  张二狗擦了擦脸上的汗,用一种很不解的眼光问我,“大头哥,不对劲啊,我怎么老是输?”

  我不屑地哼了一声,“你丫就没长赢钱的脸!说吧,今天你们干什么去了。”

  “林芳留我在那睡了一天。”张二狗有些尴尬,心不在焉地换了话题,“嫂子,我就不明白了,你们怎么会看到那种事情呢?你们也别怪我,我现在真的无法相信你们的话了。我师父的纸条都让你们打开了,也没啥,就是不要让我靠近她,可事情发展到这地步,我不能放下她一个人不管了。”

  杨梓宜看他既喜且忧的模样也是颇为无奈,问道:“青孽珠你拿回了没有?”

  “没,一直没张开口,等有时间我跟她要吧,反正她是要跟我走的。”

  我正想找几句话刺挠他一番,无意间眼睛被闪了一下,紧接着杨梓宜也觉得不对,我俩纷纷低头,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我和杨梓宜左肩的胎记竟不约而同地亮了起来,短暂的闪烁过后,又纷纷暗淡下去。

  我们正面面相觑,忽听楼下脚步大乱。

  “芳子!林芳!你怎么了?别吓唬我!”

  我和杨梓宜骇然地站了起来,或许她想的跟我一样,难道林芳还要死第三次?

  张二狗情绪有些失控,飞身下楼,边跑边喊:“芳?你怎么了?”

  我们紧紧跟在他后面,走过一楼与二楼的拐角时,发现林芳又倒在了地上,尖叫声、痛哭声,响彻整个房间。

  二狗的眼泪如决堤之水,路都走不稳了,摇摇晃晃地跑了过去,把林芳扶了起来。

  “芳?你醒醒!怎么了?怎么了?”二狗的哽咽声越来越微弱,他像发了疯地狮子,挣扎地从林芳身上拿出一片药丸,快速地塞进了她的嘴里。

  那个中年妇女又走出来了,跟前两次一样,她上前探了探林芳的鼻息,悲伤、惊讶、恐惧,一层层的表情在她脸上舒展着,最后眼前一湿,“啊?死了!”

  耳熟能详地哭喊声继续在我耳边复制,我和杨梓宜的表情是最镇定的,因为在我们看来,林芳只是昏过去了,或许没一会儿她又要活蹦乱跳地出现,可是张二狗不能接受,因为他是第一次看到!他努力地把嘴对了上去,急剧地做着人工呼吸,他想看见林芳醒过来,他想听见林芳婉转如啼的声音!无奈林芳还是没有动静,面若死灰。

  张二狗把她抱了起来,声嘶力竭地喊道:“救护、救护车!”

  我想,救护车马上就会来吧。我想,这一切都是假的。

  啪的一声,有东西掉了下来。林芳的手向外伸张着,那颗黑如墨色的青孽珠从她的手上滑落,滚了几圈后在二狗的脚下停住。黑色的光芒,黑色的光芒似乎要照亮这漆黑的夜晚!可那会是一种怎样的景象呢?看过第三遍后,我的心还是被张二狗的状态揪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尖利的警报声响了起来,愈来愈近。没过一会儿那辆白色的依维柯救护车停在了门口。从车里下来几个医护人员,没错,走在最前面的秃顶男人我认识,还是他!

  他一边走一边吆喝着众人让个道,我走了上去,看着他说道:“你又来了,还记得我么?”

  秃顶男人的眼神似乎在看一个疯子,一把把我推开了,脸上的汗水伴随着剧烈的动作慢慢渗出,口罩已经湿了大片。

  张二狗满怀希冀的眼神始终阻止不了大夫的失望之情,他把听诊器放下,无奈地摇了摇头,最后用一块白布盖住了林芳的脸。

  林芳被抬走了,张二狗看着这一切丝毫没有动作,更没有哭喊。在林芳被抬上车的一瞬间,张二狗弯腰拿过了青孽珠。

  他笑了!这笑声突然的就像外面的天气,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下雨了,狂风暴雨!

  张二狗笑着看了我和杨梓宜一眼,那眼神是我不曾见过的阴冷!救护车的灯光随着黑夜的深入越来越暗,张二狗目光呆滞地看着它,踉跄地往外迈着步子,不曾回头!最后发了疯似的冲着雨夜去了!

  我和杨梓宜跟了出来!这个夜晚注定是我们无法解释的!张二狗疯狂地跑着,无声的哽咽压抑地我不敢看他,我知道自己应该上前劝他,二狗,这都是幻觉!都是幻觉!林芳她没有死!但我不敢上前了!因为张二狗停了下来,眼神蓦然一转,无比凌厉!

  一个近乎幽灵的声音从他嘴里传出:“呵呵,呵呵,你不是骗我钱吗?我要你死!我要你死啊!”

  闪电照亮了他的面孔,还是那种我未曾见过的阴冷!他的眸子如青孽珠一般,散发着迫人的黑色,空灵的声音笑着对我说道:“你们又能怎样!我要让她死!她活不过来了!呵呵,呵呵。”

  张二狗说完这番话,身体似乎无比痛苦,脚下一滑,栽倒在地,他翻滚着拍打着自己的脑袋,“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她!不是!我为什么要杀她!我怎么会杀她呢?林芳?林芳!我对不起你!”

  张二狗语无伦次地说着,两个声音不间断地从他嘴里冒出,无比诡异。

  “呵呵,因为你痛恨她骗你!所以你爱她!因为你爱她,所以她要死!必须得死!就连你身后的朋友都要死!”

  张二狗声音一变,也笑了,“是的,她必须得死,是的!可是我想让你也死!”说着他努力地挥舞着手臂,我和杨梓宜见到的,是那颗青孽珠划出一道抛物线,飞了出去。

  青孽珠飞了一段后,一声响亮的雷鸣震彻耳际,闪电蓦然划过,打在了青孽珠身上,最后又飞了回来,滚落在张二狗的脚下,完好无损,一动不动!

  张二狗的表情扭曲着,他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张二狗了!他痛苦地在地上翻滚,时而放声大笑,时而伤心痛哭,最后哭声和笑声掺杂在一起,再停下来时,脸上流出两行血泪!

  他拿过那颗青孽珠,这次没有一丝表情,对着我和杨梓宜说道:“你们要死!必须得死!”

  “不,他们不能死!我求你!不要!”

  张二狗还是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