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六十六章 玉面蟾蜍(2)

第六十六章 玉面蟾蜍(2)

  醉卧红尘的招牌变得有些萧条了,几个女人匆忙地整理着东西,阴云笼罩的眉宇不时地聚合,她们未曾交流。我和杨梓宜站在张二狗的身后,不想去问。这种无声的叹息会让一个人永远的陷入悲伤,不能自拔。

  张二狗一直看着,高大的身躯在此时竟像一道制作阴霾的屏障,时而恍惚,时而刻骨,我知道这是他的一道坎儿,而我,不能替他迈过。

  杨梓宜上前走过,“姑娘,你们要走了么?”

  那女人微微点头,“芳丫头走了,我们这里已经暴露了,不走不行。”说着她拿过窗台的一盆吊兰,走到二狗旁边说道:“我也叫你一声祥福哥吧,林芳说你是个好人,我也知道,这是她生前最喜欢的花。就像她原先说得那样,虽然我们地位卑贱,但我们都有一颗往上生长的心,祥福哥你也不必难过,或许这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

  张二狗接过吊兰,转过头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他沙哑地冲我说了一句话:大头,我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

  一连几天,我们未曾离开。在这里我们见证了醉卧红尘从灯红酒绿到荒废萧条的巨变。每一个晚上张二狗都会在这里驻足,或许他在憧憬,这里还有一个姑娘,一直不曾离去,她喜欢叫他呆子,他喜欢看她的样子,她问,你为什么老是输,现在二狗知道了,因为我爱你。或许他在期待,这里有一个姑娘一直在为我守候,只是暂时离开,但岁月的长河落寞了沧桑,我们等不起!而二狗也正因为如此, 变得对自己更加无法宽宥!

  三天后,我们离开了这个地方,为了不想看到这种伤心的场景,杨梓宜果断地上了高速。

  张二狗言语不多,我跟他开玩笑的时候,他会撕心裂肺地笑,又可能突然落泪,掩面失声。

  第七天的时候,我们到了贵州,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开口。

  “嫂子,大头哥,有件事我要提醒一下你们,我很有可能还会犯病,和尚送的东西确实厉害,你们拿好了,万一我做出什么傻事,记住!一定要记住!先下手为强。”

  他见我们还有迟疑,呵呵一笑,“放心,你们伤不了我,我没事的,你们要自保只能在我还没有彻底疯狂的时候出手。”

  往日般的笑脸,似是而非,但我看得还是高兴,顺手拿出那只金刚忤,挥舞了一番,“你丫的再掐我我弄死你!”

  杨梓宜白了我一眼,笑道:“二狗,你以后先掐他,皮糙肉厚的,下手重点,说不定我还对他断了念想。”

  我故作不悦,“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你!这辈子还真就咬定青山不放松了。”

  我们一边领略着贵州的风土人情、高楼建筑,一边开着久违的玩笑,正说得风生水起呢,张二狗眉头忽然一皱,打断了我们的话。

  “奇怪,这地方真奇怪。”

  “怎么了?”

  张二狗也没回答我,招呼杨梓宜快停车。

  杨梓宜打了个转向灯,靠着路边停了下来。

  “嫂子,这是什么地方?”

  “贵阳啊。”

  张二狗点了点头,“找个旅馆住下吧,这地方很诡异。”

  他要住下我倒不反对,毕竟走走停停的七天了,赶路确实很累,可他说这地方诡异让我摸不着头脑。于是问道:“哪里不对了,说说。”

  张二狗也不像原先那样卖弄了,指了指旁边的一间门头房说道:“这里很奇怪。”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看,上面写着四个大字:春风不度。

  我笑道:“你手痒了就尽管说,反正我们也习惯了,再说你是出了名的衰神,我们跟着你玩大小,逢赌必赢的。”

  张二狗不耐烦地打断了我,“嫂子,你仔细看看。”

  我看他那认真样也越来越好奇,不由得跟着杨梓宜仔细端详,皱眉苦思。

  杨梓宜顺着来的方向看了一会儿,抬头问道:“这是在贵阳的开发区,居然还这么繁华,程然你看,我们过来的这些地方都是高楼大厦,旁边也是,这家‘春风不度’怎么会是个平房?”

  听她这么说我也诧异,想了想说道:“钉子户?”

  “抬头便见巍峨起,不问生旺皆为凶。”张二狗的模样像极了沈老头,继续道:“这是第一凶,你们再看,我们的右侧是不是有条河?”

  这条路是南北的,虽然说不上纵横开来,但也算是铺了条直线,路的东侧确实有一条河,也就是在我们的左侧,不知什么原因,河流到了平房的位置忽然一弯,往东侧划了一个弧,拱对着我们,道路也跟着河流的方向发生了变化。

  “这是第二凶,经云,山管人丁水管财,在孽家看来,这就是标准的反弓水,而我们的左侧正是怀抱水。”张二狗一边只手比划一边解释道:“怀抱水就是围着自己居住的房屋的道路,主财运亨通,万事皆利。而反攻水跟它恰巧相反,也就是我们这一侧,像一把弓箭,箭在弦上,大凶之兆。主财运一落千丈,事事不顺。”

  他说的这些我倒能理解,在这种道路弯曲的地方,凡是繁华的商铺都建在被道路环抱的一方,无论是科学还是风水学都能解释,可是这家“春风不度”的商铺却不一样,我问道:“按你这么说,这家店铺不早就该关门大吉了?”

  张二狗微微一笑,“反弓水可破,但也仅仅是孽家,这也是它最奇怪的地方,若是室内摆居深谙天机,当元运,配些子则可得小富之局 ,你们看这家店,室内金碧辉煌,就连龙嘴里的那两颗珠子都是货真价实的宝贝,哪像小富之象,反观对面,店铺零星,一副苟延残喘的迹象,难道不奇怪吗?”

  我仔细往里看了一番,张二狗所说不假。一进门就看见店门的两侧有两个非常大的鱼缸,高约三米,鱼样繁多,大小不一,五颜六色,甚是好看,把它说成一个小型的海洋馆也未尝不可。正对着店面的是一副双龙戏珠的雕塑,二狗所说的那两颗宝贝赫然在列,无比壮观。

  张二狗眉头一凝,口气有些颤抖,犹豫地说道:“这是孽家的手笔,鱼龙阵。”

  鱼龙阵?春风不度?这是一家什么店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