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七十章 玉面蟾蜍(6)

第七十章 玉面蟾蜍(6)

  来到走廊开始的地方,张二狗拿着杨梓宜给他的那两根金条,对着一名青衫小厮说道:“给我兑换这些筹码。”

  青衫小厮弯腰一礼,随手取来,郑重地说道:“你们可要想好了,既然入了赌局,那可是九死一生,你们很可能会死在这。”

  “我想死。”张二狗莞尔一笑,拿着筹码转身而去。

  我们刚走了没几步,前面迎上来一名妙龄女子,将近一米七的样子,长发微卷,不施粉黛却又清丽脱俗。

  “求、求你,给我一个筹码,下辈子作牛作马我都答应,我、我不想死。”

  张二狗拿出一根雪茄,微笑地点上,轻狂地看着她,却不说话。

  “我不想赌命,我赢不了王蛤蟆,我不想死,求、求你给我一个筹码,我只要一个,我能赢回来,我一定能赢回来!”

  她的语气中透露着紧张和恐惧,但那份执着是我不想看到的,赌徒的执着,坚信自己会赢,这样的人已经沦丧了,张二狗能度得了她么?

  “你为什么赢不了王蛤蟆?”

  那女子拉住了二狗的衣袖,目光楚楚,“好多人、好多人都被他杀死了,要想出去,我们只能赢他,可是好多人进了他的房间就再也没出来,我不想死,我不敢奢求离开这里,大哥,求你,给我一个。”

  我看着杨梓宜的神色,知道她又心软了,无奈一笑,问道:“姑娘,你是怎么进来的?”

  张二狗抬手打断了我的话,笑道:“我可以给你,这些够么?”说着他把自己的筹码大体一分,平均开来。

  那女子一脸的不可思议,颤声说道:“我、我只要、一、一个就行。”

  “还不够?”张二狗呵呵一笑,把我的筹码又是一分,递了过去。

  女人的眼睛开始落泪,我本以为她还会拒绝,没想到她忽然跪下,朝我们磕了几个头,拿过了筹码,再抬头时,声音一冷,“说实话,我很感谢你们,但慈悲会让你们死得更快,呵呵,呵呵,我把自己的男人都赌了,呵呵,我的男人……”

  我们看着这个疯癫女人的背影,心里唏嘘不已。

  “我叫韩香影,三位恩人,有机会的话,我倒很想跟你们一块赌。”

  女人忽然转身,抛下这么一句话。满脸嘲讽,轻蔑一笑。

  张二狗紧紧跟上,“如你所愿。”

  我们跟着韩香影进了一个房间,只听她娇声喊道:“孙二爪子,老娘来了,来来来,再跟我赌两把。”

  孙二爪子长得呆头呆脑,木讷不已,虽然老相,可从眼神间流转着属于他这个年纪的稚嫩,也就20多岁的样子,声音又跟他的面貌大相径庭,吼道:“臭婊子,你还有脸回来,我不跟你玩,你都是要死的人了。”

  韩香影也不解释,随手把我们给的那些筹码往桌上一摔,眼神婉转地瞟了他一眼,不断媚笑。

  “哦?哪来的?你不是早就输没了?”

  “这个你别管!你来还是不来?”

  “臭娘们,死性不改,来吧。”

  韩香影突然冲着我们抛了一个媚眼,挽住了张二狗的手,“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新来的,呵呵。”

  张二狗也不含糊,抱拳一礼,找了个座位坐下。

  那个叫孙二爪子的人谄媚一笑,问道:“说吧,怎么玩。”

  韩香影香肩一耸,花枝乱颤,“二十一点吧。”

  她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神自始至终都没离开过张二狗。

  张二狗把自己的筹码一一摆开,说道:“随便,越简单越好。”

  孙二爪子也不罗嗦,笑着发牌。

  这游戏我玩过,简单点说就是谁的牌面点数最接近二十一谁就赢,但不能超过,否者直接爆掉出局。张二狗看了看自己台面的两张牌,高声喊道:“大家都别闲着,来来来,你们赌下我们两个人谁会赢。”

  话音一落,声音鼎沸开来,没一会儿在张二狗和孙二爪子的旁边摆满了赌注。他们像是约定好一般,多半的赌注都压在了孙二爪子那边。

  也难怪,我们都是新人,不信任是肯定的,可我和杨梓宜必须站在二狗这边,也没交流,纷纷拿出一个筹码直接跟在了张二狗的身后。

  韩香影轻吐齿唇,“我也压你。”然后凑上了二狗的耳朵,声音却一点都不小,“我要你帮我杀了他!他杀了我的男人!”

  张二狗面色有些不悦,直接催促道:“再发。”

  我看了孙二爪子一眼,心里忽然翻涌起一阵恶心,膈应不已,因为我发现他的右手只有三根手指,小指和无名指齐根而断,邪恶地笑着,不断用三根手指敲打着牌面,再加上他呆傻的模样,竟然像极了一头翕动獠牙的恶狼!

  开局很紧张,结局却出乎意料。张二狗连台面都不看,一意地叫牌,这可害苦了韩香影,不住埋怨。

  在张二狗一连输掉几把后,笑着问道:“臭娘们,还压我么,我不会赢,只会输的。”

  韩香影气极而笑,“压,怎么不压。”

  又是几轮下来,赌桌上的人个个兴奋不已。

  “哎,老李头,咱赌场天天有这种人多好,我们也不必整天把头拴在腰带上,还有这样的,喜欢输。”

  “他就是想赢也没办法啊,孙二爪子是什么人,什么时候输过啊!”

  “对对对,我们跟着孙头混,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张二狗笑着听他们议论,转过身对韩香影问道:“怎么样?还压我么?我们每人可只剩一个筹码了,再输可要出局了。”

  韩香影少见的眉头紧锁,思索片刻后,眼神一狠,凌厉之极,正要回答,张二狗却高声喊道:“最后一局,我赌命!”说着他站起身,指了指我和杨梓宜,“我们三人的命!外加三个筹码!”

  场面忽然一滞,众人缄口不言,都向孙二爪子看去。

  正在这时,韩香影却出人意料地站了起来,“加我一条!”

  张二狗见孙二爪子还有所犹豫,笑道:“孙兄,我只要你们所有的筹码,不要你们的命,无需害怕,再简单点吧,我们两人随便抽两张牌,谁最接近二十一点谁赢。”

  孙二爪子像是听到了一个极大的笑话,哈哈大笑,笑到深情处却猛然一顿,“不就是一条命么?我们这些人谁没赌过,何况这还是我的拿手好戏!好!我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