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七十一章 玉面蟾蜍(7)

第七十一章 玉面蟾蜍(7)

  韩香影的目光平淡如水,收起了刚才的娇媚和不恭,把最后一个筹码压了上去。

  张二狗莞尔一笑,“你这娘们我是越来越喜欢了,爽快!”

  韩香影没有笑,黯然地说道:“不知怎么,我竟然不希望你赢了。曾经有个男人为我而死,跟现在的场面如此相似,但愿这次会给我一个解脱。”

  孙二爪子憨笑不已,吆喝着对众人说道:“你们会解脱的,一定会的,哈哈,哈哈。”

  “可我相信他会赢!”韩香影斩钉截铁的语气打断了孙二爪子的嘲笑。

  张二狗点上了在这里的第二根烟,嬉笑地拿过一副扑克,双手时合时分,牌面哗哗作响,这洗牌的手艺着实让我吃了一惊。

  “孙二爪子,我可洗牌了,你看好了!”

  这时的孙二爪子收起了脸上的大意,认真地盯着张二狗手里的扑克,牌面一层层地在他的眸子里滑过,我忽然意识到,这个相貌呆傻的人肯定有着超人的记忆力。

  张二狗的双手乍然一分,扑克牌如一条长龙般悬在了空中。刚才还静如止水的孙二爪子右手倏地一下探了过来,直奔牌面而去。

  张二狗也不大意,在扑克下降的过程中也探了出去。两人取的方向虽不一样,但牌面却是相同,都是一个“10”!

  我心里一沉,暗想,看架势两人是分不出胜负的,下次双方各拿一个“A”,那岂不是平了?

  孙二爪子的嘴角一弯,竟然诡异地笑了,这是他第二次出手,难道他心里已经势在必得了?他的右手又探了过来,三根手指时弯时曲,如一条吐着信子的眼镜蛇,左右奔走,没人能拿捏准他要取牌的方向。

  张二狗眉头一皱,动作迅疾得我只能看见一只胳膊的虚影划过,再看时,他手里已经拿过了一张A!

  正在这时,孙二爪子也出手了,动作同样快如闪电,不过三根手指的缝隙间却夹了两张牌。还不容我多想他要做什么,孙二爪子呵呵一笑,一张牌已经冲着二狗手里的那张A飞了过来。

  我心里暗骂一声,这张牌来得势头不小,避无可避,一旦撞上,二狗手里的那张A肯定一分为二,如果接下,二狗的手里就会有三张牌,难道二狗注定要输?

  电光火石间,我发现二狗的眼睛黑得发亮,脸上的表情少有的暴戾,伴随着他突然发出的笑声,场面一片肃杀!我的心瞬间被揪了起来!

  “来得好,去吧!”

  说着,张二狗的手犹如泥鳅一般,腕子一翻,不知用的什么手法,顿时卸去了那张牌的力道,当手腕再翻过时,手里的那张A却飞了出去,我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只听咔的一声,孙二爪子牌面上的那张“10”已经一分为二,掉在了地上,而那张飞去的红桃A却丝毫无损,安静地霸占了“10”的位置。

  场面安静得似乎能听到众人的心跳,紧接着撕心裂肺的哭喊蔓延开来。因为张二狗的牌面上有两个“10”,而孙二爪子手里却有两张A,张二狗赢了!这是我见过他赢的第一次!

  “孙二爪子,你他妈的害苦我们了。”

  “孙头,我操你大爷!”

  我看在眼里,暗暗发笑,心想,人家又没拉着你们非赌必可,赢算你们的,输怎么就输不起了呢。

  张二狗笑着收拾台面上的筹码,数了数孙二爪子后面的人头,说道:“我也不赶尽杀绝,最后给你们每人各留一个筹码,至于能不能赢得下去就看你们的造化了,先把今天的温饱解决了吧,没有筹码怎么吃饭?”

  片刻间,赌桌上手臂连动,有人抢着筹码去了,不过他们都很自觉,确实只取了一个。待众人都停了下来,赌桌上还放着几枚筹码,无人去取,其中就包括刚才的孙二爪子。

  孙二爪子的脸色异常难看,乍缓乍急,喉头似乎有些哽咽,“我、我是输了,这条命无颜苟活,你取了去吧,在这迟早要死,我要筹码何用?”

  一直未曾欣喜的韩香影突然呵呵一笑,“帅哥,我替你取了,谢谢你帮我报了大仇!”

  张二狗瞬间就把韩香影拉了回来,“这人你杀不得!”

  此时的二狗已经恢复了刚才的表情,这让我和杨梓宜心里一安。刚才我还后怕,要是诅咒突然发作,我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

  韩香影紧紧地跟张二狗对视,一个凌厉如刀,一个静如止水。最后韩香影娇嗔一声,笑了开来,面靥如花,目光可爱得晶莹剔透。

  张二狗轻笑地走了出去,来到走廊的时候,后面不止我们和韩香影三人,那些未曾取过筹码的人也跟了出来。

  我有些诧异,心想这些人跟着我们作甚?没想到张二狗转过头的一句话更让我摸不着头脑。

  “你们明白了?”

  “嗯,失无可失。”有人吞吞吐吐地回了一句。

  “呵呵,你们已经得到了。”说着,张二狗快速地拿出一枚火雷符,对着凹槽放了进去,门轰隆一声,落了下来,惹得一众青衫小厮惊愕不已。“这些人,我度不了他们,自生自灭吧。”

  韩香影来到孙二爪子身前,轻笑一声,目光琉璃婉转,又扮出了一副媚相。“二爪子,虽然老娘原谅了你,可我还是恨你,没想到你跟我男人一样,不肯受辱,愿求一死。我也想明白了,暂时不会杀你,可你也别惹我不高兴,要是如此,老娘迟早要了你的性命!”

  张二狗笑道:“臭娘们,你这么一说我倒对你越发感兴趣了,说说你是怎么来到这的,说不定咱俩还能撮合一下。”

  韩香影娇哼一声,“你想得倒美,能不能活得下去还是个未知数,还跟你撮合。”

  张二狗讪然一笑,也不介意,看着我问道:“大头哥,明白了吗?我们下一步怎么做?”

  一向不怎么聪明的杨梓宜却笑了起来,“继续输钱去呗,把赢来的都输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