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泊之咒

返回首页罗布泊之咒 > 第二章:亚洲大陆的“死亡三角区”

第二章:亚洲大陆的“死亡三角区”

  罗布泊过去是个大湖,又称罗布淖尔。“罗布”为古突厥语,众水汇集的意思。“淖尔”为蒙语,海的意思。

  在第四纪更新世早期,气候温凉多雨,罗布泊古湖面积最大超过20万平方公里。

  张骞出使西域,经过罗布泊的时候,当地人告诉他:这片大湖常常在某一个时间忽然消失。张骞认为,罗布泊钻入地下,潜流千里,又露出地表,于是才有了黄河……

  军旅作家庞天舒在书中写道:

  罗布泊在自己的历史上曾几度消失,又几度再现。因为新一轮造山运动,因为全球性气候变化, 因为人类的垦殖活动,河水的改道和断流……罗布泊死亡又复活,复活再死亡, 真正的六世轮回。

  有科学家认为,罗布泊在不断漂移,也有科学家反对。不管定论是什么,罗布泊这个幽灵之地,更加扑朔迷离。

  它什么时候变成荒漠了呢?

  1934年,世界著名探险家斯文?赫定考察罗布泊,那时候还有1000多平方公里的水域,他在《亚洲腹地探险八年》 写道——

  当时的罗布泊像镜子一样,很多野鸭子在湖上玩耍, 很多鱼鸥在半空飞舞。环顾四周,东南方向出现了海市蜃楼, 一排黑影徘徊在地平线上。西南方向有些像飞船一样的东西漂浮在罗布泊上空……

  350年来,这片水域逐渐干涸,在上世纪60年代末彻底消失,变成了神秘的死亡之海。没有一棵草,没有一条溪,没有一只虫,夏季地表温度高达80℃。没有任何飞禽敢穿越。

  沙漠上最伟大的树是胡杨,生而不死1000年,死而不倒1000年,倒而不枯1000年。就算胡杨在罗布泊也纷纷死去,最终绝迹。

  1949年,重庆飞往迪化(乌鲁木齐)的飞机,在鄯善上空失踪,1958年在罗布泊东部的盐壳上发现了它,机上人员全部死亡。令人不解的是,飞机本来是飞向西北的,为什么突然改变航线飞向了正南?没人知晓。

  1950年,解放军某部在塔里木盆地剿匪,一个警卫员骑马冲出重围之后失踪,32年之后,地质队竟在罗布泊南岸红柳沟中发现了他的遗体。这里离他失踪地点一百多公里。

  1959年,石油局重磁调查队的李全友等人进入罗布泊以东地区勘探时发现4具尸体。

  1978年7月,新疆地矿局第一大队九分队的一辆大卡车,给罗布泊作业人员运送物资,司机、副手和助理工程师三人失踪,空军某部航空兵前往营救,找到了三具尸体。

  1980年6月17日,著名科学家彭加木在罗布泊考察的时候神秘失踪,多方搜寻,一无所获。2007年终于在罗布泊发现了一具干尸,可是,最后经过DNA鉴定,这具干尸却不是彭加木。

  1990年,哈密7人乘一辆客货小汽车去罗布泊寻找水晶矿,一去不返。两年后,人们在一陡坡下发现三具干尸。汽车距离死者30公里,其他人下落不明。

  1995年,米兰农场职工带领两个亲属去罗布泊探宝失踪。之后,一个探险家在距楼兰17公里处发现了两具尸体,汽车完好,不缺汽油和水,死因不明。

  1996年6月,中国探险家余纯顺徒步穿越罗布泊,不幸遇难。

  1997年,甘肃敦煌一家三口在父亲的带领下,前往楼兰寻宝,一去不返,最后他们的尸体被淘金人发现。

  2005年末,有人在罗布泊内发现一具无名男性尸体,他自行到罗布泊探险,却不知为何死亡。

  同年,武警部队开进罗布泊寻找金矿,在红山嘴一带,入伍不到半年的山东籍新兵赵胜岭失踪。三天之后,战友们在一处山梁上发现了他,此时他已经目光呆滞,面无表情,无论大家怎么呼喊他,拥抱他,他都像木头人一样毫无反应……

  2007年,有人在罗布泊边缘发现两具无名尸体,沿着脚印又发现一些散落的古钱币和古器皿,断定他们为盗墓者。

  还有一些白骨,没人知道是谁,那将是永远的谜了。

  2009年2月27日,维族司机卡斯木和朋友、向导4人,驾车从鄯善县出发,越过西南大漠进入罗布泊,他们来到临近楼兰古城的铁板河。铁板河一片干涸的河床,深深浅浅,沟壑交错,险象环生,没有参照,处处相似,极易迷路。卡斯木在这里神秘失踪。

  营救人员9次搜寻,只找到了卡斯木的遗嘱和望远镜等遗物。遗嘱是用铅笔写的,他对妻子说:亲爱的老婆,我可能走不出去了。对不起你,孩子还小,家里重担都给了你,我很自责,爱你!我在外面没有欠过任何人债务。我农行和工行还有一些存款,看看我前两天买的彩票中奖了没有。如果有人发现我的遗嘱请与我的朋友帕尔哈提联系,手机号……

  最近的悲剧发生在2013年2月,一个科考小组去罗布泊寻找锰矿,7个人蹊跷失踪……

  至今无人能徒步穿越罗布泊。

  有人称罗布泊地区是亚洲大陆上的“魔鬼三角区”。

  古丝绸之路就从那里穿过,古往今来,很多孤魂野鬼在那里游荡,枯骨到处皆是。东晋高僧法显在《佛国记》中,针对罗布泊,写下近乎骇人听闻的词句:“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者则死,无一全者,上无飞鸟,下无走兽,欲求度处,则莫知所拟,唯以死人枯骨为标志耳……”

  夜深人静,我梳理内心。

  我奔赴罗布泊的念头之所以越来越坚固,说明我的潜意识里,确实认为自己和别人不太一样。

  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先后失踪,我是在舅舅家长大的。

  听说父亲去了西北,他一去不返。

  半年之后,母亲也离家出走了,她去哪了我不知道,现在我怀疑她是去寻找父亲了,也去了西北。

  而罗布泊就在西北!

  也许,那个地方有我的根。

  就算我发现不了什么,我也想去探探险。

  我不爱提自己的年龄,但是我毕竟45岁了,如果此次不去,估计再没有体力去穿越罗布泊了。

  打定主意之后,我开始了体力锻炼。

  每天早晨跑步,中午游泳,下午健身。

  我住在兰城东郊,这里很安静,适合写故事。

  这天晚上,我在街边吃完饭回到家,冲了澡正准备睡下,电话响起来。

  我的电话只用于跟15岁的女儿越洋联系,很少有人知道。我看了看,不是女儿的,不是季风的,那就很可能是骚扰电话了。

  我没接。

  过了会儿,电话再次响起来,还是那个陌生号码。我依然没接。

  躺下后,我刚刚关了灯,短信来了。我拿起来一看,5个字:我与你同行。

  这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