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泊之咒

返回首页罗布泊之咒 > 第七章:人间最后一夜

第七章:人间最后一夜

  我没听见电话里说什么,很尴尬地放下了话筒。

  我说:“你怎么回来了?”

  他说:“我们没找到烧烤。你打到我单位去了?”

  我说:“对不起,我必须核实一下。”

  他说:“结果呢?”

  我说:“没问题了。”

  这时候,黄夕一步跨进来,说:“小城市就是小城市,完全没有夜生活!”

  我说:“好好洗个澡,睡吧,明天一早我们就要出发了,进了罗布泊,水就变成了油。对了,张回,你找我有事吗?”

  张回说:“我刚刚想起来,我们是不是需要买几只放大镜,万一……打火机有问题了,沙漠里总是有太阳的,放大镜可以生火。”

  我说:“真到了那一步,把望远镜上的凸透镜卸下来,效果是一样的。”

  他说:“噢,那就没事了。”

  说完,他起身就朝外走了,走到门口,他停了停,似乎还要对我说什么,终于没有说,推门出去了。

  我绷紧的神经这才松弛下来。我想,他和我结了仇。

  黄夕穿着衣服在床上躺下来。这小子的身体就是壮,那张床发出怪响,疑似木头断裂了。

  我说:“你不洗了?”

  他说:“累。你洗吧。”

  我就去了卫生间。天天洗澡,只有这一夜感觉不一样,水变得更加清澈和珍贵。我没用沐浴液,只是静静站在花洒下,让水迎头冲下来……

  半个钟头之后,我围着浴巾走出卫生间。

  床上的黄夕依然保持着那个四仰八叉的姿势,望着天花板,眼睛里毫无睡意。

  我躺进了被窝。

  他转过脸来,说:“周老大,你来的时候,车真的出故障了?”

  我反问他:“你为什么问这个?”

  他说:“我觉得,这次旅行有很多怪事儿……”

  我说:“已经箭在弦上,别想那么多了。”

  他突然说:“我在你的车头上,看到了血。”

  我愣了愣。

  他盯着我的眼睛,继续说:“刚才我回来的时候,特意看了看你的车,前保险杠上有血,还有几根淡黄色的毛。那是怎么回事儿?”

  我只能继续撒谎:“噢,我在一个农场撞到了一匹马,不是很严重,那不是我迟到的原因。”

  他想了想,没有再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我听见你打电话了,也听见你和张回的对话了。”

  我说:“哦?”

  他说:“你觉得他有问题?”

  我说:“现在没问题了。”

  他说:“不一定。”

  我说:“为什么?”

  他说:“也许,那个监狱真的有个狱警叫张回,但不是他。”

  我说:“如果他是冒充的,怎么可能那么了解监狱的情况呢?比如,他说他在宣教科,刚才我打电话核实了,没错儿。”

  他说:“也许,他正是那个逃走的犯人,章回。”

  我说:“不太可能,如果他是从麦南监狱逃出来的犯人,没必要自称是麦南监狱的狱警,对于他,麦南监狱是个忌讳,他应该千方百计地回避,反正没有身份证,他应该说自己是深圳人,做广告策划,或者做房屋中介,总之,在地理上在身份上,离得越远越好。”

  他摇摇头,说:“我不这么认为。假如他就是章回,在监狱里蹲了7年,对这个社会已经很陌生,如果他随便编一个身份,很可能驴唇不对马嘴,导致露馅儿。”

  停了停,黄夕一字一顿地说:“他只了解监狱。”

  我不说话了。

  黄夕的话颇有道理。

  如果此人不是狱警张回,而是逃犯章回,那么,他冒充张回是最保险的。他经常跟张回打交道,甚至了解张回近期在休假……

  黄夕把被子扯到了身上,说:“周老大,你别想了。进入罗布泊之后,我会盯紧他,如果他有什么异常行为,我分分钟制服他。”

  我说:“嗯。”

  夜里起风了,吹得窗户“啪啪”响,我醒了。

  朝外看去,库尔勒的星星那么水灵。

  我知道,我不可能睡着了。拿起手机看了看,其实不是半夜,已经快7点了,窗外依然一片漆黑。

  我叫了声:“黄夕,起来了。”

  他一夜没脱衣服,迷迷瞪瞪爬起来,收拾东西。

  我们拎着旅行箱,出门叫醒了大家,退房,来到停车场集结。

  女孩们总是慢半拍。

  大家到齐了,天才蒙蒙亮。

  我第一次见到了四眼,它全身长毛,金黄色,品相很好。它没有拴脖绳,威风凛凛地坐在号外旁边,训练有素的样子。

  我大概分配了一下:

  我驾车,浆汁儿跟我一辆车。浆汁儿知道我是谁,我不了解她的嘴巴严不严,她只有跟我在一起,才会保证秘密不外泄。

  黄夕驾车,张回跟他一辆车。除了我,只有黄夕对这个张回有戒备,他和张回在一起,自然会绷紧一根神经。

  布布驾车,徐尔戈跟她一辆车。他们两个人都是旅行爱好者,暴走族,一个骑车,一个开车,应该有共同语言。

  孟小帅驾车,她很爱狗,号外和四眼跟她一辆车。

  白欣欣的房车是天蓝色的,很漂亮,速度慢,而且平稳,衣舞偶尔有晕车的症状,她坐房车。

  魏早单独驾车,在车队最后。向导是他联系的,一会儿接到向导,坐在他的车上。

  就这样,每辆车内两个人,正好合适。

  每辆车一部对讲机,车与车随时保持联络。

  车队浩浩荡荡出发了。

  我走在最前头,心里已经开始有点紧张了。

  我很清楚我正在奔向什么地方,之前我在网上查阅了有关它的大量资料,它深不可测。

  浆汁儿坐在副驾上。她的挎包也是黑色的,绣着一朵红色的小花。

  她似乎挺放松,问我:“你有什么音乐?”

  我说:“应有尽有。”

  她问:“有朱哲琴的吗?”

  我说:“有。”

  她说:“哇!这么巧?”

  我说:“她算是我一个朋友的朋友。你好像不应该喜欢朱哲琴。”

  她说:“那我应该喜欢谁?”

  我说:“Lady Gaga什么的。”

  她说:“切,我才不喜欢那种烂大街的音乐!”

  我找出一张光盘,塞进CD机,朱哲琴就唱起来——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一丝气息。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纹。那一年, 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浆汁儿听得很陶醉。她靠着车座上,望着窗外,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我与你同行。”接着就笑起来。她的笑总带着一种讽刺的味道,我不知道我哪里可笑。

  我说:“接到你短信的时候,我是拒绝的。有时候,某些事情你拒绝不了,那一定是你不该拒绝的。”

  她突然说:“你为什么要来?”

  我说:“我不喜欢有人的地方。”

  她说:“孤僻。”

  我说:“人多了就脏。”

  她说:“你说争斗?”

  我说:“说点具体的吧——我喜欢树林,喜欢草地,但是,只要你走进树林或者草地,总能看到一坨坨大便,飞舞着苍蝇。我相信,无人区绝对没大便。”

  她瞪着我说:“你再这么恶心,我换车了啊!”

  我说:“我们把广场弄脏了,把大海弄脏了,把空气弄脏了,把什么都弄脏了——这是我在微博上写过的话。”

  她说:“我没关注你,不过,我偶尔会去看。”

  我说:“你为什么不关注我?”

  她说:“我为什么关注你?”

  我说:“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人了,你该说说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了。”

  她说:“很简单,我有个朋友,她认识拜拜。一个男人,别这么婆婆妈妈的好不好?烦!”

  我说:“清楚了。拜拜真是个大嘴巴。”

  停了停,她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感兴趣的话题,亮晶晶地看着我问:“你写悬疑小说,会不会总做一些怪梦?”

  我说:“这是第10001个人问我这个问题了。”

  她说:“别总拿自己当公众人物!”

  我说:“我很少做怪梦。对于我,那是宝贵的素材,很遗憾。”

  她说:“那你遇过鬼压床吗?”

  我说:“当然,就是看到一些场景,想喊喊不出,想动动不了。我告诉你,所谓鬼压床,其实是脑袋被压麻了。我个人的发现。”

  她说:“我不这么认为。”

  我说:“你怎么认为。”

  她说:“那是神的训育。就像老师对学生说话,不容学生乱动或者插嘴。”

  我说:“这个说法很奇特。”

  她说:“切,没看谁说的!哎,在我出来之前,经历过一次鬼压床,我看到了一大片水,四周都是沙子,有个女的,身上披着金色的婚纱,她在水里笑,还朝我招手,我怎么都醒不了,吓出了一身汗……”

  我一下就被震惊了。

  接着我问:“婚纱?”

  她说:“都是花骨朵,很漂亮。”

  水,沙子,披着金色花朵的女人……

  跟我做过的那个梦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