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泊之咒

返回首页罗布泊之咒 > 第十二章:另一个团队

第十二章:另一个团队

  录像机打开了,里面总共有8个视频文件。

  我的心跳加快了。

  我打开了第一个视频文件——

  遗憾的是,画面上没有显示日期,无法判断是哪年拍的。看旁边房子的牌匾,应该是若羌县。

  这只录像机之所以拿在我的手里,那就说明,视频中的人很可能已经遇难了,却不为人知。

  大清早,一个女的,二十六七岁吧,长相一般,她对着镜头挥挥手,说:“出发喽!”

  一个光头男子站在她旁边,大概30岁的样子,长的异常高大,他也朝镜头挥了挥手。

  另一个男子正在朝车上放东西,只有一个背影。

  我不确定,他们两个哪个是我见到的那具尸体。

  我也不确定拿录像机的人是男是女。

  录像机摇摇晃晃地朝前走,对准了那个背对镜头的男子,这时候我听见拿录像机的人说话了:“大物(音),说句话。”

  说话的人是男性。

  那个叫大物的男子回过头,稍微年轻些,他的笑容有些憨,声音也有些憨:“万事俱备,连东风都不欠了,走起!”

  录像机上车,画面乱晃,车座,档位,工具箱……接着视频就没了。

  我又打开了第二个视频。

  他们已经来到了戈壁滩上,车在颠簸,窗上蒙着尘土,录像机拍摄着沿途光秃秃的景色。

  我很想听到车里人说话,也许他们会提到日期。

  他们却缄默着,只有震耳的汽车引擎声。看来,他们已经很疲惫了。

  终于,开车的人说话了:“李桦(音),你睡会儿吧,这里没什么好拍的,见到雅丹再拍。”

  噢,拍录像的人叫李桦。

  李桦把镜头对准了开车的人,正是那个光头男子,他见李桦拍他,转过脸来看了看,继续全神贯注地开车。这个人长的有点凶。

  镜头继续转向车窗外。

  我快进,一直是连绵不断的戈壁滩。视频终于没了。

  我判断,车里只有李桦和那个光头男子,而大物和另外那个女的在另一辆车里。

  我打开了第三个视频。

  他们果然遇见了雅丹群。

  雅丹是维吾尔族语,意思是“险峻的土台”。这些土台是大漠狂风雕塑出来的,有的椭园形,有的长条状,矮的几米,高的几十米,它们被雕刻出各种形状,绵延不断,看上去就像古代城堡,因此俗称“魔鬼城”,气势慑人,非常壮观。

  那个女的攀上去了。

  镜头远远地拍着她。视频中响着风的呼哨。

  我听见那个大物憨憨的声音:“米豆(音),你小心点儿!”

  女的叫米豆。

  米豆停在几米高的地方,不敢继续爬了,回过身来喊道:“桦子(音),近点儿拍啊!”

  李桦就慢慢走近了她。

  光头男子叫他李桦,米豆叫他桦子,可以判断,这四个人在生活中认识,结伴来的。至少米豆和李桦很熟。

  李桦把录像机递给旁边的人:“你拍,我也上去看看!”

  旁边的人不知道是大物还是光头男子,他把录像机接过去,继续拍。我看到李桦的背影从镜头一侧跑了出去,他穿着一件黑色夹克。他爬上一座土台,在十几米高的地方停下,转过脸来,头发被吹得根根朝后飞,他张开双臂呼喊起来:“罗布泊,我来了!我看见了!我征服了!”

  那是公元前47年凯撒大帝的经典之语。

  很快,两个人小心地爬下来,视频结束。

  我打开了第四个视频。

  画面中出现了茫茫盐壳之地,镜头转过来,我看到沙土和碎石中立着一块碑,上面写着“余纯顺之墓 1952—1996”,上方刻着余纯顺的头像。墓碑下摆着一些花圈,在大风中抖动。

  余纯顺的墓碑离罗布泊湖心只有几十公里了。

  他们已经到达罗布泊腹地。

  米豆和大物走到墓碑前,敬上一瓶矿泉水,然后低头默哀。

  除了风声,没人说话。

  十几分钟之后,大家上车继续前行。视频结束。

  我打开了第五个视频。

  他们到达湖心了,那是一块方方正正的石头,上面写着“罗布泊湖心”。不过,没人欢呼雀跃,四个人似乎很平静。

  除了李桦,其他几个人互相拍照。

  在这个视频中,我依然没听到有人叫出那个光头男子的名字。

  我打开了第六个视频。

  一望无垠的戈壁滩,录像机在默默地拍摄。

  拿录像机的人坐在后座上,叫大物的人在开车,那个光头男子坐在副驾位子上。

  突然,大物说:“警察会不会查出来啊!”看起来,这个人有点老实。

  光头男子说:“绝对没问题,这种地方鬼都不来,主要是统一口径,米豆,你记住了吗?……”

  他一边说一边回过头来,看到了录像机,立即说:“赶快关掉!”

  视频就没了。

  看来,当时拿录像机的人是米豆,而李桦不在车上。

  听他们的对话,很可能三个人把李桦害了!

  我顿时紧张起来。

  三个人把一个人带到罗布泊,然后把他杀死——如果这个推断成立,那么,他们是什么关系呢?

  不像是仇杀和情杀,也许,他们是生意合伙人……

  我赶紧打开了第七个视频。

  四周是板结的盐壳,一片灰茫茫。

  拿录像机的人坐在副驾位子上。

  光头男子又回到了驾驶位子上,听声音,大物在后座。

  几个人都不说话。

  高高低低的盐壳,毫无变化,镜头持续了七八分钟。

  光头男子突然说:“我们好像迷路了……”

  米豆显然一惊,录像机就移到了脚下。

  接着,只剩下了画外音。

  米豆说:“你别吓唬我们啊。”

  光头男子说:“你看那是什么东西?”

  米豆说:“在哪儿?”

  光头男子说:“右侧,右侧!”

  接着,车停了下来,传来开车门的声音,下车的声音,听见那个光头男子喊道:“看看,这不是你昨天扔掉的鞋子吗!”

  米豆绝望地说:“完了。”

  接着,录像机就被关掉了。

  我打开了第八个视频。

  录像者并不在车里,他(她)好像在地上坐着,地貌变成了无边的戈壁滩。

  没看到另外几个人在镜头里出现,除了风声,没有一个人说话。因此,也不知道是谁拿着录像机。

  录像者就那么默默地拍着,长达十多分钟。

  我一直看着枯燥的盐壳地,耐心等待出现人声,好判断他们究竟是几个人,什么处境。

  时间已经是下午两三点钟,阳光很好。

  录像者始终静默,慢慢移动着镜头。

  突然,镜头里对准了一个方向,不动了。录像的人迅速拉近镜头,荒漠上竟然出现了一个车队,小得就像火柴盒,而且正朝相反方向驶去。

  第一辆是绿色的切诺基。

  第二辆是黑色的三菱帕杰罗。

  第三辆是粉色的悍马。

  第四辆是天蓝色的房车。

  第五辆是白色的路虎卫士。

  那是我们的车队!

  录像的人手忙脚乱地关掉了录像机……

  现在,这只录像机拿在我的手里,我呆住了。

  这时候,有人在背后拍了我一下。

  我猛一回头,黑暗中站着张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