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泊之咒

返回首页罗布泊之咒 > 第十五章:包裹I

第十五章:包裹I

  我没有声张,把毯子盖上了。

  大家吃完香梨,各自回到了车上。

  浆汁儿要开,我就坐到了后座上。

  浆汁儿提到过我写的一个故事——《包裹》。我总觉得她和那个故事有着某种诡秘的联系。

  在进入罗布泊之前,我来讲讲这个故事,我的亲身经历。

  也许是职业的缘故,在我的生活中,总是会发生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我最早上网,在天涯的“莲蓬鬼话”跟读者玩儿,后来经常在百度周德东贴吧跟读者玩儿,再后来换了地方,经常在新浪微博(http://weibo.com/men)跟读者玩儿了。

  我三个微博显示的粉丝数字为700多万,但我知道远远没有那么多,这不重要,我要说的是,在这些真真假假的粉丝中,有一个女孩,她肯定不是僵尸粉,她的微博名字是五个字,出于隐私考虑,我只能告诉你她第一个字是“甜”。

  甜××××跟其他读者有个不同之处,那就是她从来不在微博下评论,她只给我写私信。

  她前前后后给我写了几百封私信。

  现在我说说她写的第一封私信。

  那天,我在杭州出差。

  晚上,我写了条微博:各位卿,我住在西溪国家湿地公园的一家酒店内,这个地方很漂亮,可惜我没带相机……

  很多读者留言,纷纷说:老大,你可以用手机拍啊!

  我回复道:抱歉,我的手机档次低,上不了网。

  很多读者写来私信。

  有一封私信引起了我的注意,正是甜××××写来的。

  她说:哥哥,你的手机上不了网?我好心疼!我要给你买个iphone!我想问你,喜欢iphone4还是iphone 5?

  我回道:从小到大,我只给女孩买东西了,这是我的原则。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她:哥哥,我一定要给你买,请给我这个机会!

  我:不提这事了,不可能。再次感谢。

  几个钟头之后,她又写来了私信:有个好消息:iphone4S出来了!我朋友近期去香港,看你想要内地的还是港行的?

  我: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我真的不要,不想要,也不能要!你非要坚持,我就自己买去了。

  她:摩羯座女生给自己喜欢和敬重的人送礼物是最大的快乐和幸福!跪求跪求跪求哥哥赐予我这个享受快乐和幸福的权利!

  这样的短信来来往往十几封,说了很多车轱辘话,不再详细描述。总之,从始至终,她根本不给我拒绝的权利。

  我开始为难了。

  不管你的动机是什么,只要你让人为难了,就是一种不礼貌。我却不能怪罪她,她无非是想送给我一个礼物而已。

  实在无可奈何,最后,我对她说:手机坚决不可以。这样,你不是想送我礼物吗?你给我买个笔记本吧,选个漂亮的,别致的,因为我女儿美兮喜欢。先谢谢你了。

  我怕她把笔记本误解成电脑,又改成了“日记本”。

  不管到了哪个城市,我都会去文具店或者工艺店转转,见到与众不同的笔记本,一定给美兮买下来。她每年都会得到很多本子,没一本相同,带回法国去使用。

  甜××××欣然同意了。

  我松了口气,同时把季风的住址发给了她。

  她一看不是我本人的住址,立即写私信说:哥哥,请把你本人的地址发给我,我的包裹必须由你亲自拆封,非常重要!

  我说:助理会把包裹原封不动地交给我的,不用担心。

  她:我不要她的,也不要别人代转!希望你理解!我以我母亲的在天之灵和我的生命发誓——你给我的任何私人信息我都会终生保密,一直陪我走进坟墓!!!

  我的心里又一次不舒服了。

  在生活中,我是个很谨慎的人,我与人联系只用手机,我不愿意接听电话的时候就关了。没人知道我家的座机电话号,它几乎被废弃了。另外,所有熟悉我的人,也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家的住址。快递都寄给季风,她转交我。只要发过一次快递,对方就会得到我的住址,那么,这辈子他随时都能找到我。

  我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我只是想要一个安静空间,没有任何人叨扰。现在,这个甜××××却逼着我索要这个“安静空间”的具体地址。

  住址无疑是隐私。我有权利保卫它。

  可是,甜××××私信中的几个字却令我触目惊心,那就是——我母亲的在天之灵。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我能怎么办?她再次让我为难了。

  我不知道怎么回复她,干脆不回复,拖了一天。

  第二天,她又写来了私信:哥哥,你还在犹豫吗?我已经等了你一整天!我怀着一颗激动又虔诚的心奔走于大街小巷,不辞辛劳地为你挑选礼物,心里洋溢着满满的幸福和喜悦,却得不到你最基本的信任,好委屈……

  我一咬牙,把电话和地址发给了她。

  我不知道,这是一个倒霉的开端。

  很快,我就收到了她的私信:谢谢哥哥,我感动得哭了……就让岁月和行动来证明我说的一切吧……礼物我明天下午寄出……

  我忽然想到,她寄来的绝对不会只是一个日记本!但是,地址已经给了她,接下来的事我已经控制不了了。

  果然,一周之后,我接到了一个包裹单,要去邮局领取。

  我带着身份证来到小街邮电局,经过层层手续,最后,工作人员打开门,拎出了一个大约10斤重的包裹。

  我把这只纸箱子放到车上,拉回了家。

  她在微博上又写来了私信:哥哥,收到箱子之后,你要在正上方剪开,不要弄坏了里面的物品哟。最上面有一封淡蓝色的纸信,你要按照信中的物品清单一一对照……

  我小心地打开了纸箱子,果然看到了那封淡蓝色的纸信。

  她寄来了很多东西:一部最新出产的黑色iphone4S手机,外接电源。一盒都匀毛尖茶。一大包当地土特产礼盒。五只密码日记本。一个在当地某著名寺庙开过光的玉观音和玉葫芦……

  你会觉得,收到一个女读者这么多精心挑选的礼物,我应该很幸福,跟恐怖没有半毛钱关系。事情不是这样的,慢慢你就知道了。

  我是个男人,从少年时代起(虽然那时候很穷),只要和女孩在一起,一定是我给对方买礼物。

  长大之后,我和读者的关系也是这样,新书出来,出版方搞活动,只要我到现场,一定是向读者签赠,而不是签售。

  现在,我收到了一个女读者寄来的礼物,我觉得我不能只通过私信致谢了,应该给她打个电话。

  电话还没打呢,我就收到了她三封私信,她在其中一封私信里说:哥哥,我给你买的手机你一定要自己用,我希望以后哥哥发微博的时候显示是来自iphone4S客户端!

  老实说,我并不想用这部手机。

  我是个男人,我只用自己买的手机,虽然它很便宜,就像我喜欢抽大前门一样,2.5元一包,民工都不抽它了,那却是我的风格。

  但是你听出来了,她在提示我——必须用她给我买的这部手机,没有选择。

  另外两封私信都是网址,指导我如何使用这部手机。

  我把电话拨了过去。

  刚响了一声,电话就被接起来。

  我说:“喂,你好。”

  过了半天,对方才说话:“你是……哥哥?”

  我说:“是我。你真名叫什么?”

  她轻轻地说:“你就叫我小甜吧。”

  我说:“小甜,嗯,谢谢你给我买了这么多礼物。我发现每个人都有一颗孩子心,我也一样,收到这些礼物之后,我特别开心。我已经把那包食物打开了,牛肉很辣,很好吃。”

  听得出来,她非常开心,不过她的话不多:“哇,哥哥……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聊了几句之后,她说:“哥哥,你有没有看我给你发过去的那些网址?一定要认真阅读啊。”

  我实话实说:“我没看。”

  她低声说:“哥哥,为什么?”

  我说:“小甜,你的心意我领了,你的礼物我收了,剩下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好吗?”

  她迟疑了一下,又说:“可是哥哥,这部手机你一定要自己用啊……”

  我突然不懂事起来:“我要是告诉你,我只喜欢我原来的手机呢?”

  她马上难过起来:“那我会非常不开心,哥哥……”

  我说:“小甜,我现在把你当妹妹,如果换了我是你,我不会在送给一个人礼物之后,提出任何要求。比如我刚给我姐姐寄了一条项链,她给我打电话,说,收到了,很漂亮。我说,你喜欢就好。我不会叮嘱她,应该在什么场合戴,不应该在什么场合戴;穿什么衣服能戴,穿什么衣服不能戴。”

  她想了想,说:“嗯……哥哥,你别批评我了,我不说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自己用……”

  我说:“好了,再次谢谢你,拜拜。”

  很快,她又在微博上发来了私信,说:跟哥哥通话真开心!刚才忘了说,哥哥的声音真好听!请原谅我这个爱操心的劳碌命,我还是要请求、恳求、跪求哥哥能亲自用上我花费了最多心血的iphone4s,不然我会哭死的……晚安!

  从此,我很少和这个甜××××联系了。我没有用那部iphone4s,它一直放在我的书柜里。

  几天之后,我又收到了她一封私信,她说:哥哥,你没有用我给你的iphone4s……我哭了。

  我愣了一下,她怎么知道的?难道她悄悄来过兰城,来过我家小区,跟踪观察过我?还是因为我从来没用手机发过微博?

  她在第二封私信里发来了一张图片,那是两天前拍的,某网站搞了个活动,我去当嘉宾,当时我坐在一个角落打电话,被工作人员拍了现场花絮,在网站发了出来,不知道怎么被她搜到了。

  是的,我用的还是我那部上不了网的手机。

  我有些尴尬,也有些恼怒——她在改变我的生活。虽然手机只是生活中的一个小物件,用哪部都一样,但是,我最不喜欢被人控制。

  我不想再给这个女孩回复了。

  又一想,她的性格有问题,我的性格也有问题。既然她希望你用她买的手机,你就用呗!

  最后我给她回复了:好吧,我从明天开始用你给我买的手机。谢谢谢谢谢谢。

  她马上又写来了几封私信,看得出来,她高兴得不得了。她讲起了她的生活,我能感觉到,她从小到大很内向,几乎不怎么和外界打交道。她的性格单纯、善良、执着,她信奉佛缘,她希望全世界每个人都快乐。

  挺好的。

  她问我喜欢什么?

  我本能地想说,喜欢女人。忽然生出一种噩梦般的恐惧——如果我说喜欢女人,她不会寄来一个女人吧?虽然荒诞,但是这个想法提醒了我,千万不能再说喜欢什么了,不然她肯定会买来寄给我。

  我说:我喜欢水。在南方的山里,躺在一条河边,听流淌了亿万斯年的水声,那是最大的享受。

  嗯,她总不可能给我寄一条河来。

  她回私信说:哥哥是个情种,肯定喜欢水。女人就是水做的。

  瞧,她把水和女人扯上了关系,我没有再给她回私信。

  又过了几天,物业公司打电话通知我:有我一张包裹单。

  我一下敏感起来,除了她,甜××××,没人知道我的住址。难道又是她?

  我匆匆去了物业公司,拿到了包裹单,果然是从凯里寄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