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泊之咒

返回首页罗布泊之咒 > 第十七章:包裹II

第十七章:包裹II

  我也有点心虚了。

  金毛是猎犬,别看它憨厚,非常勇敢。

  有一次,我在狗市看见有人牵着一条金毛,有人牵着一条藏獒,它们在半路遇见了,那条金毛愤怒地扑向那条藏獒,主人使劲拽,它的两只前爪都腾空了,越叫越凶。

  一条藏獒能咬死几匹狼。那条藏獒当然不示弱,奋力反扑……

  那么,四眼看到了什么?或者说,它听到了什么?或者说,它闻到了什么?或者说,它感觉到了什么?以至于如此害怕?

  号外一边叫着四眼的名字,一边在戈壁滩上狼狈地追赶。

  我换下浆汁儿,让张回去坐孟小帅的车,然后把车掉了头,拉上号外,开车追赶四眼。

  这条金毛大约跑出了半公里,主动停下来,转过身坐在了沙土上,等我们。

  我把车停下了。

  号外跳下去,抱住它,轻轻抚摸它的脑袋,说着什么。

  几分钟之后,他把四眼牵到了我的车前。

  四眼机敏地跳上来。

  我再次掉头,朝前开。

  浆汁儿坐在我旁边,号外和四眼坐在后座上。

  车里多了一条狗,等于多了三个人。四眼吐着舌头,一直在哈哧哈哧地喘。接近那个大坡之后,它再次狂躁起来,开始抓挠车门。

  号外使劲抓着它的脖套,大声训斥。

  我和浆汁儿都沉默着,没说话。

  我们进入了举世闻名的魔鬼三角区!

  如果把这片神秘的盐壳之地比喻成一个巨大的房子,我们已经跨进了门槛,慢慢朝前行进。一直没人阻拦我们。我们不知道这所房子的主人是谁,不知道他躲在哪里,更不知道他会怎么对待我们……

  死亡的气息再次变浓了,似乎是一种纸灰的味道。

  车开进罗布泊之后,地面变得坚硬,车开始剧烈颠簸。

  行驶了十几公里之后,四眼似乎终于适应了,它不再折腾,静静地趴在了号外的腿上。

  浆汁儿终于说话了:“这狗通神性。”

  一望无际的盐壳之地,死气沉沉,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也许是为了转移注意力,浆汁儿打开了音乐,还是朱哲琴。

  为了那摇不断地虔诚。

  为了那搅不散的梦境。

  为了那捂不热的冰峰。

  为了那撇不下的绿茵……

  浆汁儿是湖南人,那个甜××××是凯里人,她和她会有什么关联呢?

  我第二次接到甜××××的包裹单那天,正巧我要出去,而且路过小街邮电局,于是顺便把包裹取了出来。

  这次是一只更大的纸箱子,回到车上,我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看看里面装着什么东西了,可是,当我从杂物箱里拿出瑞士军刀之后,突然犹豫起来。

  准确地说,我有点害怕了。

  去年,我弟弟从上海来兰城,我们聊天的时候,他说有一种奶粉特别好喝,应该给我女儿美兮买一些。那是国外的一个牌子,只有大型超市才有卖。我弟弟还特意叮嘱我,那种奶粉分ABCDE型,一定要买D型。

  美兮从法国回国过暑假的第二天,我就收到了一张包裹单,到邮局取出来,打开一看,是一罐我弟弟推荐的那种奶粉,正是D型。

  毫无疑问,这是我弟弟从上海寄来的。

  我乐颠颠地把奶粉放在车上,拿回了家。

  第二天,我给弟弟打了个电话,想告诉他,奶粉收到了。万万没想到,奶粉不是他寄的!他和我没有客套的习惯,他说不是他寄的就不是他寄的。

  我纳闷了,问他,你有没有跟别人提起过这种奶粉?他说没有。我又问他,你有没有告诉过别人我家的住址?他也说没有。

  挂了电话之后,我四处寻找那个包裹皮,已经扔掉了。

  我出去翻找垃圾箱,它还在,不过上面的字迹太模糊了,一个字都看不清。

  当时我和弟弟谈这种奶粉的时候,只有我们两个人。是谁给我寄来了这罐奶粉?越想越蹊跷,哪敢让美兮喝,原封不动地扔掉了……

  现在,我面对甜××××寄来的第二个包裹,也产生了类似的恐惧。

  我再次把它抱起来颠了颠,猜不出里面是什么东西,应该是软的。

  我想给她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问一下她寄了什么,可是我没有那样做,这时候我发现我已经不喜欢跟这个女孩再发生什么关系了。

  我是到家之后把它打开的。

  没什么,是两只蚕沙枕芯,两个蚕丝枕套,两个蚕丝枕巾,一个蚕丝被罩,一个蚕丝床罩,都是双人的。那两只蚕沙枕芯散发着一股呛鼻的味道。

  我家床上用的东西,确实很旧了,不过那都是我前妻买的,存留着我们过去一起生活的味道。

  甜××××刚刚换掉了我的手机,现在又要把我的床上用品全部换掉。我不会同意的,我在旧被罩和旧床罩里睡得更踏实,而这些新东西太陌生了。

  我打开电脑,果然又在众多的私信中看到了她的私信。

  她说:哥哥,你该收到我寄去的东西了吧?告诉你,那枕芯是我专门去山里给你买的,蚕沙枕芯,你一定要枕着它睡觉哟。它里面是以桑叶为主要成份的蚕沙,还有一些其他中药,你枕着它有很多好处,第一,脑袋的温度和压力会让药效缓缓散发,呼吸入肺,进入血液循环。第二,它会作用于脑袋和脖子上的很多穴位,使全身经脉舒通,气血流畅,脏腑安和。第三,通过渗透的方式进入皮肤,使人体吸收,从生理、心理、药理三方面发挥治疗作用……

  后面还有一条条的注意事项。

  我累了。

  我没有给她回私信,我也没有使用这些东西,我把它们统统放进了储物箱。

  第二天,她又写来了私信:哥哥,那些床上用品睡着舒不舒服呢?我很希望听到你的感受呢。

  我还是没有回复她。

  晚上,她又写来了私信:哥哥,你是不是没有使用它们啊?我不想听到你说——是!那样我会很伤心!

  我终于给她回了几个字:挺好的。谢谢。

  她马上高兴起来,又写来了很长的私信,我没有细看就关了微博。

  几天后的早晨,我又一次接到物业公司的电话,他们通知我,我又有一张包裹单到了。

  不用猜了,肯定是她,甜××××。我没有搭理。

  晚上下班之前,物业公司再次致电给我,让我去领那张包裹单。

  是的,包裹单上写着我的名字,不管我取不取包裹,都必须把包裹单领回来,不能永远放在物业公司的桌子上,否则他们会天天给我打电话。

  我去把它领了回来。

  这次又会是什么东西呢?

  本来我不想取这个包裹了,但是睡了一觉之后我改变了主意,开车去了小街邮电局。

  这次的包裹更重,大约几十斤,我费了好大劲儿才把它抱到车上。这次我在车上就把它拆开了——是书,整整47本书,薄薄厚厚,都是刚从书店买的新书,古今中外。

  说起来可笑,我家书架上总共不超过30本书,这些书都是我自己写的。唯一一本例外就是辞海了。

  她给我买了47本书,这些书要大摇大摆地登上我家的书架。

  我忽然意识到,在认识这个甜××××之前,我家一直是我家,认识她之后,我家将渐渐地变成她的家!

  这时候,我对甜××××的感觉越来越复杂了。

  首先,我很愤怒——她知道了我家的地址,然后就拥有了一条通道,从此不再征求我的任何意见,开始源源不断地寄东西过来……

  可是,我有什么理由愤怒呢?她没有恶意,她只是给我送礼物,每个礼物都是要花钱买的。

  我决定不生气,但是我也不会接受这些书。

  回到小区门口,我停下车,把那些书抱出来,都放在了保安值班室里。保安愣愣地看着我,我拍拍他的肩膀,说:“小伙子,没事儿多读点书,有好处。”

  我回到车门前,那个保安才回过神来:“谢谢,谢谢啊!”

  回到家,我一鼓作气,又把那套床上用品拿出来,走出了房子,在冷风中站了好久,终于看到一个穿黄衣服的清洁工人提着簸箕走过来,我把那些东西统统放在他脚下,说:“师傅,你看看你要不要,都是床上用品,新的,不要就直接扔了吧。”然后转身进了屋。

  我刚进屋,手机短信就响了。对了,还有这部手机也是她的。我打开一看,正是她发来的短信:哥哥,你怎么不上微博了?我给你寄的书收到了吗?给一个作家送书挺紧张的,不知道你喜欢读什么,只能买名著。你不会笑话我的审美水平吧?最后是个符号拼成的笑脸。

  我想了又想,终于回道:小甜,谢谢你的好意,但是你不要再给我买东西了,不然我会生气的。这不是客套,我真会生气的。

  很快,她又发来了短信:求求你,别生气好吗?请你赐给我给你买礼物的权利吧,只有这样我才会觉得幸福!我别无所求,真的!

  我回道:你给我拒绝的权利了吗?

  隔了好长时间,她才发来短信:哥哥,我哭了,我好难过。我做错什么了吗?我只是想让你开心……

  我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了。据我对她的了解,她不会撒谎,她一定哭了,一定很难过。我给她回道:小甜,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你不停地寄东西来,让我很有压力。真的不要再买了,我已经很开心了,祝你好运。

  她回道:哥哥也好运……

  你想得到的,事情不会完。

  又过了一天,我在微博上又看到了她的私信:哥哥,你在看哪本书?那天我总共买了94本书——每一种都买了两本,你想不到吧?不管你在读哪一本,我都希望你告诉我,我也读那一本,然后我们一起谈谈读后感。

  她在要求我读书!

  小时候,我爸爸要求我读书,我妈妈要求我读书,自从我长大之后,再没有人要求过我读书!

  她不但要求我读书,而且还要我谈读后感,检查我究竟是不是真的读了!

  我没给她回复。

  几天后,我又看到了她的私信,她说:哥哥……我跟你说件事儿,你不要骂我……我又给你寄了一份礼物,这个礼物你一定要收下,一定要重视!妹妹跪求!那几乎是我全部的心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