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泊之咒

返回首页罗布泊之咒 > 第十八章:人名与地名

第十八章:人名与地名

  我们在死亡之地上行驶,速度极慢。

  四周没有任何景物,除了盐壳还是盐壳。我总有一种错觉,其实我们始终原地未动。

  有人说不喜欢海洋,海洋无边无际,令人绝望。

  真正令人绝望的,其实是罗布泊。

  海洋里生长着各种各样的生命——动物,植物,巨大的,微小的。

  可是,罗布泊上只有死去的生命。

  我们这11个鲜活的身体,会不会成为它最新的祭奠呢?

  不知道。

  网上说新疆和内地只有两个小时时差,我觉得不对,现在都晚上9点了,罗布泊刚刚进入黄昏。

  车队在一个低洼处停下来。

  跟昨天一样,我们把车停成一排,在车的西南方向搭帐篷,搭厕所,埋锅垒灶,准备晚餐。

  四眼变得异常警惕,一直竖着耳朵四处张望。

  这地方不可能有狼虫虎豹。也许,盐壳下有什么特殊的气味,引起了它的恐慌。

  我把大家聚到一起,简单开了个小会:

  “我们现在进入罗布泊了,这是我们第一步的胜利。大家都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很容易送命,因此我强调几点,第一,任何人不要离开队伍。如果在营地附近转悠,必须保证两个人以上,而且要拿着对讲机,绝不能超出5公里的范围。第二,要节约用水,女孩子也不要在房车上洗澡。第三,谁车上有不必要的重物,尽量扔掉,减少耗油,也避免轮子陷住。第四,从此一切听向导的。”

  布布赞许地点着头,似乎没听出第三点是在暗示她。

  我从房车上取出那把刀具,交到了魏早手上:“你负责安全。”

  我更信任这个退伍兵。

  他接过去,颠了颠,装进了口袋。

  张回静静地看着魏早的那只口袋,毫无表情。

  白欣欣很嘲讽地说:“这地方没有人,也没有野兽,甚至都没有蚂蚁,你拿刀子干什么?”说完,笑着看大家。

  我说:“以防万一。”

  然后,我把脸转向了张回:“你说呢?”

  他赶紧低下头,说:“是是是。”

  在这个团队里,最不好摆弄的人是白欣欣,最顺从的人是张回。

  大家再没有像昨天那样喝酒唱歌,吃完晚饭,天就快黑了,大家各自回到了帐篷内。罗布泊充斥着死亡气息,没有那种狂欢的氛围。

  我依然和浆汁儿睡一顶帐篷。

  铺睡袋的时候,她说:“在路上,我想到了一件事儿。”

  我看了看她:“什么事儿?”

  她说:“你觉得,我们这11个人,好像都和罗布泊有着某种关联。换句话说,好像命中注定我们要来这个地方。”

  我说:“什么关联?”

  她说:“你琢磨琢磨每个人的名字……”

  我想了想,还是不明白她的意思。

  她说:“我们这些人的名字,几乎都包含了罗布泊和罗布淖尔的笔划!”

  我一愣:“真的?”

  她说:“先说我,浆汁儿。”

  我用手指在地上写了写,果然找出了一个“夕”,一个三点水,一个“十”。

  她说:“你。”

  我又写了写:“我没有啊。”

  她说:“再看看。”

  没错儿,我的德字中有个“四”!

  她说:“白欣欣。”

  白欣欣包含一个“白”,一个尔字头。

  她说:“孟小帅。”

  孟小帅包含了一个“小”,一个“巾”。

  她说:“衣舞。”

  衣舞藏着一个“夕”。

  她说:“魏早。”

  魏早至少包含了一个“十”。

  她说:“包括帕万。”

  帕万包含一个“巾”,一个“白”。

  她说:“号外。”

  号外包含一个“夕”。

  她说:“他的狗。”

  四眼!包含一个“四”!

  她说:“布布阿姨。”

  布布就不用写了。

  她说:“徐尔戈。”

  徐尔戈至少包含一个“尔”。

  我越来越震惊了。

  我忽然想起了张回,于是说:“不对,张回的名字就没问题啊!”

  浆汁儿说:“他的名字里确实没有任何相同的笔划……”

  我忽然想起了黄夕离开之前说的话,他说我们这些人将遇难,只有一个人能走出去……

  说不定,他也想到了人名和地名的诡异巧合,因此才退出了。

  浆汁儿说:“张回没有身份证,鬼知道他是不是真名字。”

  我马上想到了张回说的那个逃犯——章回!

  如果,他就是章回,那么就吻合了,严丝合缝!章回这个名字包含着一个“日”,一个“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