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泊之咒

返回首页罗布泊之咒 > 第二十一章:古佉卢文

第二十一章:古佉卢文

  再次启程,人员组合有了变化——

  魏早和帕万依然在最前头。

  后面是布布和张回。

  后面是浆汁儿和徐尔戈。

  后面是白欣欣、衣舞和孟小帅。

  最后是我、号外和四眼。

  感谢晴朗的天气,要是遇到沙尘暴,我们就命悬一线了。

  号外依然不说话,一直望着窗外。

  我也不说话,静默地开车。

  盐壳地越来越难走了,车子完全是爬行。

  他带金属探测仪干什么?

  也许他查过资料,罗布泊深处的楼兰古国,曾经是丝绸之路的咽喉。还有土垠,在汉代时是著名的水陆码头,十分繁荣。

  如今,那些繁华都被莽莽黄沙吞没了。

  传说有人进入罗布泊探险,捡到过古铜钱、古铜镜、古铜器等,甚至捡到过翡翠佛珠。

  号外梦想用探测仪找到文物?

  我几次想问问他,最终都咽了回去。

  忽然,我想到罗布泊深处掩藏着3800年前的神秘墓葬,比如小河古墓,黄沙之上插着上百根枯木,非常奇特。

  2004年10月,新疆考古所维族所长依迪利斯带着人,第一次对小河古墓进行挖掘,曾挖掘出一千口棺材,其中一具木乃伊被称作永恒的美人,欧罗巴人种,她保持着微笑的表情,几千年了,眼睫毛都清清楚楚的……

  难打号外是来盗墓的?

  这时候,前面出现了险情,一个大坡,都是软沙子,魏早的车爬上去了,布布的车爬上去了,浆汁儿的车也爬上去了,白欣欣的房车加大油门,爬到一半停住,接着就退了回来,我正在想事儿,眼看房车的尾巴就撞到了我的车头上,我赶紧刹车,“哐”的一声,两辆车还是撞在了一起,房车灭火,停住了。

  我赶紧跳下了车。

  白欣欣也跳下来,他说:“周老大,对不起啊。”

  我说:“是我追尾了。要不,咱们给保险公司打电话,让他们出个现场?”

  白欣欣说:“还有心情开玩笑?真是大将风度!”

  我说:“车要是不受点伤,就不算来过罗布泊。走。”

  白欣欣上了车,打着火,继续爬坡。

  这次,我把车朝后倒了倒。

  白欣欣再次冲上去,在坡顶停了几秒钟,接着又一次退下来。

  我赶紧挂倒档,想躲开这个庞然大物,已经来不及了,惯性使它的速度越来越快,眨眼之间再一次撞在了我的车头上。

  前面的车都停下了,魏早跑过来,喊道:“需要拽一下吗?”

  白欣欣下了车,对他说:“不用,我拉长距离,再冲一次。”然后他对我说:“得了,为了安全起见,你先上吧。”

  我说:“好吧。如果我也上不去,正好报复一下。”

  我上了车,加大油门,冲上去了。朝前开出一段,防止他冲上来追我尾,然后我下车看他。

  他爬上车去,朝后退出了几十米。

  两次滑下去,衣舞已经吓得够呛,脸都白了,紧紧抓住扶手。

  没见到孟小帅,估计她正在酣睡。

  这次,白欣欣把油门踩到了底,房车“呜呜”地叫着,猛地冲上来,终于爬上了这个大坡。

  车队继续前进。

  我曾经把罗布泊比喻成一所巨大的房子,现在我感觉它的主人正在四面八方盯着我。

  我突然说:“号外。”

  号外说:“嗯?”

  我说:“你的背包里是不是有个金属探测仪?”

  他愣了一下,半天才说话:“有——有一个……”

  我说:“你能告诉我,你拿它来罗布泊干什么吗?”

  他说:“当——当天线。”

  我回头看了看他:“什么天线?”

  他说“要是我们迷路了,电台没信号了,它可以当——当天线。”

  我说:“金属探测仪能当天线?”

  他说:“把它接在电台上当天线,接收效果特——特别好!”

  我说:“我第一次听说,无线电波算金属?”

  他说:“我是经过反复试验的,这属于我个人的发——发明。”

  我想了想说:“我以为你准备用它盗墓呢。”

  他说:“盗墓?那不是我的爱——爱好。”

  我说:“我喜欢盗墓。”

  他说:“真的?”

  我说:“一直很向往,就是没机会。噢,对了,中午的时候我们要生火,去你的背包里找打火机,这才看到了那个探测仪,当时你在睡觉,我还想,你要是有盗墓的打算,我正好跟你搭个伴儿。”

  他说:“那古墓里死气沉沉的,各种闹鬼,钻进去还不吓——吓死!”

  我说:“你盗墓小说看多了。”

  看来,号外真的不是盗墓贼。

  下午7点多钟,第一辆切诺基再次停下来。

  我以为它又出了什么故障,拿起对讲机问魏早:“魏早,怎么了?”

  魏早说:“我看到了一个东西……”

  整个车队都停了下来。

  只有我和浆汁儿下了车,踩着凸凹不平的沙土石砾,走了过去。

  魏早和帕万都下车了,他们打着手势,说着什么。

  我和浆汁儿深一脚浅一脚走到他们跟前,看见路中央插着一个木牌。其实那不能称作路,只是几条若隐若现的辙印。

  这个木牌大约一米高,一掌宽,一寸厚,已经朽得不成样子,两面都刻着文字,依稀可见。我的工作就是跟文字打交道,可是,这些文字太古怪了,不是汉字,不是英文,也不像任何民族的文字。

  魏早说:“这是什么意思?”

  我反复看,摇头。

  一直不太合群的衣舞竟然下了车,走过来了。

  她来到木牌前,蹲下来,反反复复打量木牌上的文字,眼睛里竟然闪出某种宗教般的痴迷。

  随后,布布也走过来了。

  她看了看那些文字,说:“我猜啊……”

  所有人都盯住了她。

  她又看了看,说:“可能是古卢佉文吧。”

  我说:“什么文?”

  她纠正了一下:“噢,古佉卢文。”

  看来,她也是从书本上看到的,因此才会把文字说颠倒。

  我说:“你认识吗?”

  她说:“不认识。这种文字太古老了,只在小河古墓发现过,从右朝左书写,是精绝国的方言。精绝国是西域36国之一,早就消失了。据说唐玄奘去取经的时候,路过中亚,偶尔听人说过这种文字,后来,他见到了一个北印度的僧侣,那个人居然在研究这种文字,唐玄奘就跟他学了几天,不过,他只是掌握了一些简单的拼读方法,并不是很熟悉……我猜测,现在没有什么人知道它的含义了。”

  我说:“你不是研究党史吗?怎么这么了解古文字?”

  她说:“嗨,我只是来之前,查了一些相关的资料,偶尔看到的。”

  古佉卢文。

  它和这片荒漠一样深不可测。

  魏早说:“这么珍贵啊,我要带上它,肯定很值钱!”一边说一边弯腰去拔。

  我阻止了他:“魏早,你不要动它。”

  魏早直起身来,说:“为什么?”

  我说:“因为我们不知道它写的是什么。”

  魏早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说:“相信我。”

  魏早说:“那我拍张照片。”

  他掏出手机,啪嗒啪嗒拍起来。

  “为什么不能动它?你们不要,我要。”

  我回头看去,白欣欣走过来了。他走到木牌前看了看,说:“这东西应该算是文物了。”

  我说:“你见过木头文物吗?”

  他看都不看我:“至少它是罗布泊里的东西,回去总可以炫耀炫耀。”一边说一边往出拔,那木牌不知道埋了多深,他拔了几下竟然没能拔出来。

  我说:“白欣欣,不要动它好吗?”

  白欣欣看了看我,有些恼怒:“凭什么什么都听你的啊?我们是军队?我们是来这里执行任务?你是我们的首长?我们必须听你的命令?不能拿走一针一线?不能东张西望?——这个团队从出发就怪怪的!”

  我们终于在罗布泊里磨擦出了火药味。

  魏早不拍了,他把手机装起来,静静地看。

  我说:“你太激动了,我做的一切,都是为这个团队着想……”

  白欣欣的声音顿时变大了:“大家结伴穿越罗布泊,都是出来玩儿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需求和目的。如果见到一捆钞票,你也不让捡?如果有两个人发生了旅途恋情,你也不允许人家相爱?路还远呢,我劝你,最好把自己看成是团队中的一员,而不是指手画脚的领导!你以为你的名字叫周老大就是大哥大了?”

  我说:“白欣欣,我没觉得我是大哥大,我只想当个大哥,把大家顺利地带出罗布泊!”

  他说:“我带上这个木牌就会不顺利吗?没关系,那我踹碎它。”

  说完,他真的一脚踹上去,那块木牌“咔嚓”一声就断了。

  布布上前拉他,被他甩开了。他连续在木牌上踏了几脚,直到踩进沙土中。

  孟小帅睡醒了,她听见我们这里发生了争吵,跑过来。

  我说:“白欣欣,你可以不把我当大哥,但是我提醒你,如果接下来你做什么事儿危及到了大家的安全,我作为团队中的一员,绝不会答应你。”

  他咄咄逼人地盯着我问:“你能怎么样?”

  孟小帅站在白欣欣背后,用胳膊肘顶了他一下,小声说:“哥,你干什么哪?回去!”

  这个举动透露出,孟小帅在感情上和白欣欣更亲近一些。

  我说:“你可以试试。”

  白欣欣冷笑一下,转身大步走开了。

  孟小帅说:“周老大,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说完,她就跑向白欣欣了。

  浆汁儿哼了一声,说:“这就勾搭上了。”

  魏早走过来,低声说:“周老大,你别在意,我理解你。”

  布布也说:“他是开车太累了,不然不会这么暴躁。”

  我说:“没事儿,我们走吧。”

  大家纷纷上了车。

  孟小帅跟白欣欣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她过来替换了浆汁儿。

  浆汁儿回到了我的车上,坐在了副驾位子上。

  号外问我:“你们看——看到什么东西了?”

  我说:“一具文字木乃伊。”

  他说:“木乃伊?”

  我说:“只是个比喻。”

  驶过这个木牌之后,我从反光镜里看了看它,它变成了两截,静静躺在沙土里,好似一双眼睛分在了两张脸上,一直盯着我们这个车队。

  那些文字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路标?

  歌谣?

  警告?

  咒语?

  走着走着,浆汁儿突然说:“我认得古佉卢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