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泊之咒

返回首页罗布泊之咒 > 第二十六章:杀人狂

第二十六章:杀人狂

  我从睡袋里爬出来,抓起手电筒就冲了出去。

  外面一片漆黑。

  我跌跌撞撞地跑到布布的帐篷前,隔着门帘喊道:“布布!怎么了!”

  布布摸到了应急灯,打开,为我打开了帐篷的金属栓。

  我撩开门帘,跨进去看了看,布布脸色苍白,惊魂未定,她说:“刚才有人进来了!一个男的!”

  我发现,帐篷的窗户下,有个很大的窟窿,好像是被人撕开的。帐篷外层是防雨牛津布,中间是厚厚的毛毡,内衬白布,谁有那么大劲儿,能撕开它?

  我说:“你看没看清是什么人?”

  布布说:“那么黑,我哪能看清啊!”

  肯定是这个团队中的哪个男的。

  我的心里涌上了怒火。

  刚刚出来几天,竟然先后发生了两起骚扰女性的事件!

  一个男人,越是在没有法律的地方,越应该有道德的底线。

  大家是结伴出来玩的,男人应该保护女人,可是,这个王八蛋却像动物一样管不住自己。

  我没有再说什么,慢慢走出来。

  很多人都起来了,白欣欣,衣舞,魏早,浆汁儿,徐尔戈,张回,号外,他们站在布布的帐篷外,查看那个窟窿。四眼闲不着,跟在号外身后,

  不见孟小帅,她应该还在睡着。

  我看了看这几个男的,问:“说吧,谁?”

  我发现我的声音有点阴森。

  没人说话。

  我盯住了白欣欣。

  白欣欣说:“你看我干什么!我听见布布的喊声才起来的,我走出房车,就看见你一个男的站在这儿。”

  接着,他看了看衣舞:“我和衣舞一起走出房车的。”

  衣舞点了点头。

  我又看了看魏早和帕万。

  魏早说:“我也是被布布喊醒的。”

  我说:“帕万呢?”

  魏早说:“他应该还在睡着,他听不到的。”

  我快步走到魏早的帐篷前,用手电筒朝里照了照,帕万躺在睡袋里,脑袋滚到了枕头下,正在呼呼大睡。

  我在他旁边蹲下来,静静地听。

  他有轻微的鼾声。

  过了一会儿,我轻轻哼了一声,他的鼾声停止了,过了一会儿,鼾声再次响起来。

  直觉告诉我,他真的睡着了。

  我走出帐篷,回到了布布的帐篷前,看了看徐尔戈:“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喝醉了?”

  徐尔戈很自信地摇了摇头。

  我又说:“你们三个人一个帐篷,谁先出来的?”

  徐尔戈说:“张回。我和号外随后出来的。”

  我说:“没人承认是不是?张回,你不是会看脚印吗?看一下。其他人把车灯全部打开。”

  浆汁儿冷不丁说:“不一定就是男的啊。”

  我说:“你什么意思?”

  浆汁儿说:“我只是给你开阔开阔思路。”

  白欣欣很不客气地说:“看脚印是扯淡!”

  他又开始顶撞我了。

  我说:“为什么是扯淡?”

  白欣欣说:“现在,大家都来了,脚印都踩乱了,你怎么分辨?”

  我说:“你才扯淡!我们的脚印都是单向的,刚才那个人的脚印却是双向的,懂了吗?”

  布布说:“周老大,算了,应该不是我们的人吧?”

  我说:“不是我们的人?这空天旷地的,还能有谁?”

  布布说:“这个人并不是想欺负我,他是想杀了我!”

  我说:“你具体说说怎么个过程。”

  布布说:“我睡着睡着,被一个声音弄醒了,好像有人撕扯帐篷,我睁开眼睛,感觉帐篷里多了个人,我以为是孟小帅,就问——谁!他没说话,一下就扑过来,死死掐住了我的脖子。我在睡袋里,没法蹬没法踹,我感觉我要死了,就拼命抓他的脸,他终于爬起来跑掉了……”

  这个黑暗中的人不是性骚扰,他是想杀人!

  营地又笼罩了一层杀气。

  我说:“看来,我们中间藏着一个杀人狂。”

  大家都不说话。

  我看了看魏早:“你把刀给我。”

  魏早说:“为什么?”

  我说:“老实说吧,在揪出这个人之前,我现在谁都不信任。”

  魏早眼神深深地看着我,摇了摇头:“我也谁都不信任了,包括你。”

  我不再看他,说:“张回,查鞋印!”

  说完,我爬到车上,把车灯打开了。

  其他几辆车的车灯也打开了。

  整个营地变得通亮。

  远方更黑了。

  张回开始在布布的帐篷前查看。

  我忽然有了一种怀疑,这事儿是不是张回干的呢?如果是他,他肯定会想到大家要查脚印,所以他不会直接跑回帐篷,而是冲到营地外,再绕回来……

  张回对我喊道:“周老大,你来看!”

  我走到他跟前,蹲下看,倒吸一口冷气——我又看到了那双方孔铜钱的鞋印!

  这个看不见的人,一直在跟随我们!

  我呆了片刻,对张回说:“我们顺着鞋印找找,看看他从哪个方向来的,朝哪个方向走的。”

  跟中午一样,这双鞋印在营地外就消失了。没有来的,没有走的,好像从天而降。

  张回小声说:“只有一种可能,这双鞋印是我们中间哪个人的。”

  我回到大家中间,说:“我有个提议,搜一下每个人的行李——赞成的举手。”

  白欣欣说:“凭什么?”

  我没理他:“谁不同意,我就会把谁列为重点嫌疑对象。”

  孟小帅走出了房车,睡眼惺忪地问:“你们在商量什么呀?怎么不叫我?”

  我说:“有人要掐死布布,我们又发现了那双方孔铜钱的鞋印。我要大家都打开行李,看看有没有人藏着这双鞋,我也会打开我的行李,接受大家的检查。如果找不到这双鞋,那么大家都解除了嫌疑,说不定真的闹鬼了,明天我们日夜兼程,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各自回到原来的生活中……”

  孟小帅立刻举起手来:“我同意!”

  徐尔戈跟着举起手来。

  号外举了手。

  张回举了手。

  衣舞举了手。

  浆汁儿举了手。

  魏早举了手。

  白欣欣四下看了看,说:“我也没问题。”

  我举了手,接着看了看布布。

  布布也举了手。

  我说:“魏早,你去叫醒帕万,跟他交流一下,看看能不能说明白。”

  白欣欣说:“我先去拿我的行李。”

  我说:“不,大家一起检查,一个个轮流来。”

  魏早把帕万叫起来了,两个人似乎交流清楚了,一起走过来。

  我说:“可以了,我们就先检查白欣欣的吧。”

  白欣欣把大家带上房车,里面竟然有一股香水的味道。

  白欣欣拎出一大一小两只箱子,打开,说:“我的鞋子都在床下放着。箱子里装了一些衣服什么的,你们看吧。”

  众目睽睽。

  我动手翻了翻,白欣欣的箱子里除了衣物,熨斗,薄荷香烟,竟然还带着一叠A片光碟,两盒冈本避孕套。

  接着,我看了看他的床下,四双鞋子,都不是方孔铜钱图案。

  衣舞打开了她的箱子,里面的物品很简单,除了几件衣物,一只录像机,两双鞋子,还有一瓶没有标签的药。

  我举起那瓶药看了看,问她:“这是什么药?”

  她淡淡地说:“安埋药。”

  我说:“治什么的?”

  她说:“失埋。”

  我恍然大悟:“安眠药?你睡眠不好?”

  她说:“很多年了。”

  我把那瓶药放进了她的箱子,关上了。

  孟小帅说:“我的箱子在我的车上。”

  大家走出房车,来到了悍马跟前。

  孟小帅的箱子非常大,她对了对密码,打开了。

  里面简直是百宝箱——

  衣服,鞋子,遮阳帽,雨伞,墨镜,旅行杂志,地图,笔记本,手机充电器,吹风机,剃毛器,ipad,镜子,梳子,化妆盒,内衣,卫生护垫,拖鞋,毛巾,化妆盒,唇膏,洗面奶,护手霜,防晒霜,小包装的洗发水和沐浴液,驱蚊虫喷剂,消毒水,防晕车药……

  没发现那双恐怖的鞋。

  接下来,检查魏早的。

  他的箱子里除了衣物,鞋子,袜子,我还发现了一把蒙古刀。

  我看了看他,他也看了看我,我们都没说什么。

  帕万只有一个挎包。

  我打开他的挎包之前,对他说了句:“对不起……”

  他很诚恳地看着我,并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那只挎包里装着牙具,一条香烟,一瓶水,几袋牛肉干。

  从魏早的帐篷出来,我说:“看我的吧。”

  我从车里拎下我的箱子,打开,没人动手翻,我自己翻起来。

  一些衣物,三双鞋子,一捆袜子,手机充电器,钱包,家里的钥匙,几本书。

  浆汁儿也拎下了她的箱子。

  她带的东西比衣舞多,比孟小帅少。在她的衣物中,我看到了一样意外的东西:一本我开专栏的杂志。我拿起来翻了翻,掉出一张对折的铜版纸,我捡起来,刚刚打开就被浆汁儿夺了过去。

  我说:“这是什么东西?”

  她说:“跟鞋印有关系吗?”

  我说:“噢。”

  接着,我帮她把箱子拉好,重新放到了车上。

  其实我看到了一点,那张铜版纸应该是从某本画册上撕下来的,上面是个浓妆艳抹的美人。难道是她收藏的偶像照片?不对,我感觉图片上的女孩很面熟……

  张回的背包被偷了,至少他是这么说的,现在他只有一个挎包,大家一起看了看,里面装着毛巾、牙具和电子书。

  号外有个背包,有只箱子,都在我的车上。

  他打开了背包,里面只有几件衣物,一双鞋子,一只金属探测仪,一袋狗粮。四眼把嘴巴伸过去,使劲嗅那袋狗粮。

  白欣欣指着金属探测仪问:“那是什么?”

  我说:“电台天线。”

  接着,我说:“号外,箱子。”

  号外说:“箱子没——没什么东西。”

  我紧紧盯着他,说:“打开!”

  他看了看我,终于蹲下去。

  所有人都静静看着他。

  他好像忘了密码,捣鼓了半天,始终没打开那只箱子。

  我也蹲下来,问:“你不会告诉我,你忘了密码吧?”

  他竟然出汗了,掠了掠长发,说:“我真的有点记——记不清了。”

  我不说话,继续观察他。

  似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他又捣鼓了一会儿,还不见打开箱子,我说:“号外,如果三分钟之内你再打不开,我只能砸开它了。”

  他没说什么,继续转动密码。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我看了看大家,大家也看了看我,我对号外说:“号外,你站起来。”

  他没有站起来。

  我说:“号外,你听见没有,我让你站起来!”

  他依然没有站起来。他的长发垂下去,挡着脸,我看不见他的表情。

  魏早在背后碰了碰我,我回过头去,他把刀塞到了我的手上。

  我把刀压在号外的脖子上,说:“你没时间了。”

  突然,“啪”一声,密码开了。

  我慢慢把刀收起来,装进了口袋里。

  号外默默地把箱子打开,站起来。

  我朝箱子里看了看,大吃一惊——里面是空的!

  我大脑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浆汁儿所说的“五鬼搬运”是存在的!这个结巴在转密码的时候,把箱子里的东西搬运走了,包括那双恐怖的鞋子!

  我愣愣地看了看他,半天才说话:“怎么是空的?”

  他把脸前的长发甩到了脑后,很敌意地反问我:“违法吗?”

  我察觉到,他第一次说话不结巴了。

  我想了想说:“没问题了。”

  我转过身来看了看大家,每个人的眼睛里都充满了警惕。

  我说:“布布,你的箱子在哪儿?”

  布布说:“在我自己的车上。”

  我又问:“徐尔戈,你的呢?”

  徐尔戈说:“也在布布的车上。”

  我说:“我们去看看。”

  为了公正,我必须要做做样子。其实,我已经没有继续搜查下去的心情了。

  我严重怀疑,那双诡秘的鞋子已经不翼而飞,没人能猜到它们被这个结巴送到了哪里……

  大家慢慢腾腾地来到布布的车前,布布拎下了她的箱子,当众打开。

  她是受害者,我只是简单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

  徐尔戈是个旅行爱好者,他的箱子很大,东西带了很多——衣服,速干内衣,鞋子,袜子,手套,不锈钢水杯,各种药物,软包装罐头,压缩饼干,防水布,瑞士军刀,绳子,针线包,摩擦发电手电筒……

  没问题。

  检查完徐尔戈的箱子,我说:“没找到那双鞋子。大家是不是开个小会,都说说看法?”

  布布突然说:“徐尔戈,你不是还有个小背包吗?”

  徐尔戈说:“噢,是的,在孟小帅的车上。”

  我说:“最后一件了,看看吧。”

  孟小帅走到她的悍马前,打开了车门。徐尔戈找到了他的小背包,拎过来。

  车灯光明晃晃的,我拉开徐尔戈的背包,从里面翻出一些衣服,几本书……突然,我的身体僵住了。

  小背包的最底层,卧着一双鞋子。

  我盯着这双鞋子,过了好半天才把它们拿起来,对着车灯看了看——正是方孔铜钱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