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泊之咒

返回首页罗布泊之咒 > 第二十八章:小孩

第二十八章:小孩

  我说:“你们原地别动,我去找找。”一边说一边走向我的车。
  浆汁儿说:“你去哪儿找?”
  我朝东方指了指,那是沙尘暴离去的方向。
  她说:“我跟你一块去!”
  没等我说什么,她已经跑过来,上了车。
  车轮的一半都被沙土埋住了,大家拿来工兵铲,挖出了几十米的路,我把车开到高一点的地方,沙土薄了,勉强能走了。
  魏早跑过来说:“我也去吧。”
  我看了看他,说:“你把刀给布布。”
  魏早想了想,把刀掏出来,塞到了布布手上。
  我对浆汁儿说:“浆汁儿,你把你的刀也放在布布那儿。”
  浆汁儿愣了一下,从挎包里掏出她的刀,下车走到布布面前,交给了她。
  然后,我们三个都上了车。四眼好像知道我们要去干什么,跑过来,围着车转。
  我打开车门,说:“上去吧。”
  四眼腾地一下跳上去,它和魏早坐在了后座上。
  我看了看手机,这时候是8点55分。
  车开动之后,布布大声说:“你们别走出太远啊!”
  我说:“放心吧。”
  风挡玻璃上都是沙土,我用雨刮器刮了几次,终于能看清前面的情况了。我们缓缓离开营地,前去寻找号外。
  无论怎么说,我们都少了一个人。
  也许,这才是开始。
  回想起种种不详的预兆,我该想到的,此行肯定要出事儿。从最早大家全部迟到了一天就开始不对劲,可是,除了最早从库尔勒退出团队的那个黄夕,所有人都像着了魔似的,一意孤行。
  我们走得很慢很慢,驶出了大约5公里,三个人的眼睛始终四处搜寻,没放过一个石块。四眼也朝窗外张望着。茫茫盐壳地,根本不见人迹。回头看,已经看不见我们的车队了。
  我越走越绝望,心中产生了一个有点罪恶的直觉:我不可能找到他。他不是被沙尘暴刮走了,他是趁着沙尘暴的掩护,偷偷溜掉了。
  我们朝前找了大约5公里,魏早用对讲机喊道:“布布,你们能听见吗?”
  对讲机“吱啦吱啦”响,没人回话。
  他又喊:“喂!我是魏早!你们能听见吗?”
  对讲机还是没人回话。
  魏早说:“周老大,我们走出太远了,不能再走了,顺着车印回去吧。”
  浆汁儿也说:“布布有卫星电话,我们回去叫救援吧。”
  我朝四面八方看了看,没有任何希望,于是掉头了。
  浆汁儿突然抽搭起来。
  我看了看她,说:“进入了罗布泊,你必须要坚强。”
  她哽咽着说:“说的轻巧!一个大活人,说没就没了……”
  我说:“放心,我们一定能找到他。”
  浆汁儿说:“去去去,骗你女儿去!”
  停了一会儿,魏早小声说:“周老大,你说钻进布布帐篷的,会不会是……”
  我根本不想听他推理,立刻打断了他:“我们都没资格谈论谁更可疑,我们三个还没脱离干系呢。”
  魏早就不说什么了。
  浆汁儿擦干了眼泪,说:“周老大,我觉得我们不能互相怀疑,那样的话,整个团队人人自危,太可怕了,毕竟,我们还要好几天才能走出去呢。说不定,目前这种状况正是那个幕后的人所希望的。”
  我说:“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浆汁儿说:“我觉得我们三个人都没有问题,那么,我们就应该团结起来,类似一个治安小组,这样,正能量就强大了。”
  我说:“你说我们三个人都没有问题,有证据吗?没有证据,有理由吗?”
  浆汁儿说:“我一个女孩儿,说我是变态杀人狂,你们不觉得这个笑话很冷吗?”
  我说:“他呢?”
  浆汁儿说:“魏早一直走在最前头,辛辛苦苦为大家带路。我们这些人,只有他勉强能和向导交流。如果他想害大家,早就把我们带到歧途上去了!”
  我说:“我呢?”
  浆汁儿说:“你当然没问题。我和你睡一个帐篷,我听得很清楚,布布大喊大叫的时候,你才从帐篷里跑出去。”
  我说:“那我跟你说,虽然我和你睡一个帐篷,但是我冲出去的时候,帐篷里很黑,我不能证明你是不是在帐篷里。”
  接着,我从后视镜中看了看魏早:“你怎么能排除魏早和那个向导不是一伙的?向导是他联系的,我们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罗布人,究竟会不会讲话,一个人要想没有漏洞,最好的办法就是装聋作哑。我们根本不知道来罗布泊之前,魏早和这个人是什么关系。”
  然后我又说到了我:“我的可能性更大,你们都是我招集的,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浆汁儿愣愣地说:“你太险恶了。”
  我继续说:“说归说,其实,我的真实想法是——这个幕后的人并不在我们的团队里。”
  浆汁儿说:“你翻来翻去到底想怎么样!玩我是不是?”
  魏早小声说:“那是……闹鬼了?”
  我说:“我不确定。”
  过了一会儿,浆汁儿突然说:“你应该给魏早算算命。”
  我一时没明白她什么意思。
  魏早说:“算什么命?”
  浆汁儿说:“你随便想7个汉字,没有任何关联的。”
  魏早想了想,说:“工,活,亲,狄,其,绵,必。”
  浆汁儿盯住了我:“这7个字有什么含义?”
  我知道她的意思,她希望我通过算命了解魏早的内心。
  我说:“他这个人一直挺平凡,但他不甘平凡,总是跃跃欲试,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别人的承认。最后,他会变得消沉,得过且过。”
  魏早说:“能解释一下吗?”
  我说:“你看你选的字,第一个,第三个,第五个,都是四声里的一声,笔划规矩,发音平直。第二个,第四个,第六个,都是四声里的二声,笔划躁动,发音上扬。最后一个字,你的上进心已经死了。”
  魏早说:“好像有点对。在部队的时候我很积极,退伍之后变得越来越懒散了,干什么都没劲。”
  我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另有答案——此人一直想摆脱平庸,却屡屡失败,于是仇恨社会。他的心里藏着一把刀。
  为什么给谁算命,结果都透着杀气呢?很可能是邻人盗斧的心理在作祟。
  在我们接近营地的时候,四眼突然朝着窗外狂叫起来,魏早喝道:“老实点!”
  四眼不听,叫得更凶了。
  我说:“你们找找,它是不是看见什么了?”
  魏早和浆汁儿四下看,魏早说:“什么也没有哇!”
  四眼变得狂躁,一边叫一边使劲挠门。
  我说:“肯定有问题,你们再看看。”
  浆汁儿突然叫起来:“号外!”
  我一惊:“在哪儿?”
  浆汁儿朝她旁边的车窗指出去:“在那儿!你们看见没,那儿有个人影!”
  我探了探脑袋,顺着她的手指望去,远处果然有个晃动的东西。
  我的心激动地怦怦乱跳,赶紧驾车朝那个东西驶过去。
  那个东西越来越近了,他在我们营地的东北方向,距离大约1公里。
  我开着开着,渐渐把车速慢下来。
  四眼一直在叫。
  浆汁儿说:“你怎么了?快点开啊!”
  我说:“你们看看,那是号外吗?”
  两个人死死盯着那个东西,都不说话了。
  那东西很矮,更像个什么动物。罗布泊上不可能有任何种类的生命存在。如果说它不是活物,它却明显在缓缓移动。
  另外,号外穿着灰色帽衫,而那个东西似乎没穿衣服,呈黄褐色,跟荒漠的颜色极为接近,不注意都看不到它。
  这时候,我突然后悔让魏早把刀留在营地里了。
  如果它不是号外,那么它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出现在我们营地的附近?
  车上的三个人都发现了,越接近那个东西,四眼叫得越激烈。
  浆汁儿害怕了:“周老大,我们……回营地叫人吧!”
  我说:“一会儿再来,估计就找不到它了!”一边说一边继续接近那个东西。
  魏早在两个前座之间,死死盯着它,突然说:“周老大,你停一下!”
  我把车停下来,回头问:“怎么了?”
  他打开车门要下去,四眼却狂叫着朝外冲。他费了好大劲儿才把四眼拽住,一闪身下去了,关上了门。四眼扑到车窗上,使劲抓挠。
  魏早从荒漠上捡起了一块碗大的石头,抓在手里,上了车。
  我又朝前看了一段路,那个东西越来越近了,相距大概半公里,我渐渐确定,那绝不是号外,高矮也绝不是一个正常的人!
  终于,那个东西好像慢慢转过脸来,望向了我们。
  浆汁儿颤抖地说:“我的天哪……”
  我的身上也一冷——那是个小孩,没穿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