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泊之咒

返回首页罗布泊之咒 > 第三十四章:我动了私刑

第三十四章:我动了私刑

  张回见大家都看他,好像有点诧异。

  我站了起来,面朝他。

  他走到我们跟前,我冷冷地问他:“你干什么去了?”

  “我们看到了一个活物,跑了!”

  “你跟谁?”

  “白欣欣啊。”

  “他呢?”

  “他追它去了……”

  “什么活物?”

  “好像一头野骆驼。”

  “罗布泊怎么会有野骆驼?”

  “蹄子咔哒咔哒响,跑得特别快,不是野骆驼是什么?”

  “你怎么自己回来了?”

  “我跟他说,不要追了,再追就找不到营地了,他像中邪了一样,根本不听,撒丫子朝前狂奔。我喊不住他,就自己回来了。”

  大漠一片黑暗。

  我和张回保持着3米的距离,一直在审视他的脸。他的脸在营地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十分苍白,几天没刮胡子了,不过很稀疏。

  我说:“你们谁先发现那头野骆驼的?”

  他说:“我。”

  我说:“也就是说,是你叫他跟你一起去追的?”

  他说:“最初是这样。”

  我说:“你的刀子呢?”

  他说:“在我这儿啊。”

  我说:“我看看。”

  他迟疑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了那把刀子,我接过来看了看,没有血迹,可是,血槽上满是沙子,好像刚刚在沙子上蹭过。我举到鼻子前闻了闻,有一股血腥味。

  我把刀子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张回说:“周老大,你……什么意思?”

  我说:“我看看你的手。”

  他把双手伸出来。

  那双手和他的脸一样苍白,右手上的血迹触目惊心。

  我说:“你的手怎么了?”

  他说:“我绊在石头上,摔了一跤。”

  除了我们的对话和呼呼的风,罗布泊一片沉静。

  我对魏早和徐尔戈说:“把他绑起来。”

  魏早动作快,在张回背后一下锁住了他的脖子,猛地把他撂倒了,张回拼命反抗,魏早掏出刀子逼住了他。徐尔戈也冲上去,用绳子捆住了他的双手。

  张回喊起来:“你们干什么!”

  我走到他跟前,说:“控制你。”

  他盯着我,一字一顿地说:“周德东,你袭警!”

  我说:“等走出罗布泊再算这笔账吧。”

  张回挣扎着说:“放开我!”

  徐尔戈有些不放心地看了看张回的背后,又把绳子系了个扣儿。

  我说:“除非白欣欣回来。”

  张回说:“你认为我杀了他?你看看我的手,那么大一个口子!”

  我说:“这地方没有水,你杀了人之后,洗不掉手上的血,于是故意弄伤了自己,以假乱真。”

  张回说:“你的证据呢?”

  我说:“如果他回不来,就是你杀了他。老实说,我并不想带着一个杀人狂旅行,大家都危险,我应该把你就地处决,然后埋进沙子里。不过,我不是法盲,所以我仅仅是逮捕你。现在我是警察。”

  张回软下来:“周老大,他一意孤行,肯定迷路了!我冤枉!”

  我说:“我们一起等吧,我相信,如果白欣欣现在突然走回来,你会被吓疯。”

  帕万一直坐在帐篷门口看,一支接一支抽烟。

  过了会儿,他站起来,走进魏早的车,打着火,开动了。他也会开车。

  我以为他看明白了,要去寻找白欣欣,没想到,他只是把车开到了高处,打开了所有的车灯,然后跳下来,回到帐篷门口,继续蹲着抽烟。

  我懂他的意思,这是沙漠救援经验——万一白欣欣还活着,只是迷路了,他会看见车灯,走回营地。

  我去车里取来我的矿泉水,走过去给张回喝了一口,然后说:“你老实交待吧,你怎么逃出麦南监狱的?”

  他说:“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我说:“你逃出监狱之后,如同丧家之犬,天天藏在某个房子中,不敢露头。你在网上看到我们要来罗布泊,于是报了名,跑进这片无人区,暂避风头。”

  他说:“如果真是这样,我第一个应该除掉你,因为你一直怀疑我,我杀白欣欣干什么?”

  我说:“你可能想杀掉每个人,这样,我们带的给养就够你在罗布泊躲避更长时间了。你之所以先杀了白欣欣,可能有三个原因,第一,机会太好了,你也许真的看见什么活物跑过去了,你对他说了之后,他就傻乎乎地跟你去追了。他跑在你的前头,你很容易下手;第二,他块头最大,对你来说,这个人最难对付;第三,他发现了你什么致命的秘密,并且对你说了。”

  张回说:“你真是个作家。”

  我说:“我怀疑那双方孔铜钱的鞋子就是你的,你想到大家会搜查,于是塞进了徐尔戈的背包,陷害他。”

  在此之前,我一直很严肃,自我感觉都有点像福尔摩斯。其实,福尔摩斯的真实身份就是一个作家。可是接下来,我就有点不靠谱了,转头对徐尔戈说:“徐尔戈,你揍他一顿。”

  徐尔戈气愤地看了看张回,并没有动手。

  我说:“跟你们麦南监狱一样,我们也不会虐待犯人的。”停了停,我突然说:“张回,你把号外埋到哪儿了?”

  张回一愣。

  所有人都一愣。

  张回瞪大眼睛问:“你是说号外也是我杀的?”

  我说:“不是你会是谁?沙尘暴刮了十多分钟,大家都躲起来了,正好是你行凶的好时机。当时的风大概8级,把人刮走需要10级。他怎么一眨眼就没了?”

  张回说:“你看见血了吗?”

  我说:“就算当时血流成河,都会被沙尘暴给埋没了。”

  张回说:“你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我又说:“好了,不说号外了,你知道,我们现在迷路了,就算你承认了,我们也不可能找到他了。你说说白欣欣吧,你把他埋在哪儿了?”

  张回说:“你知道吗?作为一个团队的负责人,你正在做一件最不该做的事——制造恐慌。”

  我说:“我不能把大家一个个留在沙子里,我至少要把尸体带回去。”

  张回说:“如果他回不来,7天之后才会变成尸体。”

  我说:“你真顽固。徐尔戈,把他绑在越野车的保险杠上,大家休息。”

  魏早和徐尔戈一起把张回拽到越野车前,结结实实绑在了保险杠上。

  我对大家说:“都休息吧。”

  布布走到我跟前,小声说:“周老大,这样是不是太不人道了……”

  我说:“他连人性都没有了,我们还谈什么人道!”

  布布说:“你只是猜测啊。”

  我说:“你不同意这么做?那我放开他,你看看明天早上还会剩下多少人。”

  布布不再为张回争取了。停了停,她说:“我们不找白欣欣了?”

  我说:“天亮再说吧,现在没法跟踪他的脚印。”

  布布叹了口气,离开了。

  我回到帐篷,把门帘卷起来,让张回出现在我的视野中。然后,我对浆汁儿说:“你睡觉,我弄弄电台,也当给你放哨了。”

  浆汁儿说:“你弄吧,我很想看看你作为一个外行的样子。”

  我说:“心理太阴暗。”

  她说:“我从来就没有光明过啊。”

  虽然我学习过发报和收报,但是对电台一窍不通。我打开开关,不停地调频,依然是各种稀奇古怪的电流杂音,很刺耳,听不到一句人类的声音。

  我眯着眼朝外看看,黑糊糊的,隐约能看见张回那张脸。他远远地看着我,眼神像冰一样冷。

  我把目光收回来,继续捣鼓电台。

  过了一会儿,我再次朝外看看,有个人影走近了张回,是布布,她送去了一块毯子,裹在了张回的身上,然后离开,张回双手背在背后,靠在保险杠上,依然冷冰冰地看着我。

  布布没有离开,她站在张回旁边,举起夜视望远镜朝荒漠上张望,不知道是不是在寻找白欣欣。

  浆汁儿说:“我很喜欢你玩7个字。”

  我说:“跟一个人只能玩一次。”

  浆汁儿说:“你为什么不测测他呢?”

  我说:“谁?”

  浆汁儿说:“张回啊。”

  我说:“没用,对他必须用测谎仪。”

  浆汁儿说:“当着我的面,你最好不要这么不自信,不然我会瞧不起你的。你等我一会儿啊。”

  我说:“你干什么去?”

  她已经颠儿颠儿地跑向张回了。我盯着她。她和章回聊了一会儿,大概十几分钟之后,她回来了,对我说:“你猜他选了什么字?”

  我专心弄电台,有点烦躁,说:“我不感兴趣。”

  浆汁儿说:“大,遥,浮,风,素,迁,弗。”

  我用手在地上写了写笔划,然后说:“他就是个逃犯。”

  浆汁儿说:“这么肯定?”

  我说:“他比较明显。你看,第一个字——大,它是最舒展的一个字,如果一个人常年被囚禁,他的潜意识肯定最渴望舒展。另外,两个字都是走之旁——遥和迁,走之旁深藏着奔跑之意。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他选的7个字没一个带封口的,这说明他极度需要敞开,需要自由。”

  浆汁儿说:“还真是!”

  我说:“再看最后一个字——弗。在所有汉字中,这个字最像迷宫,说明他非常没有安全感,非常希望被藏匿起来。”

  浆汁儿说:“没有杀人的征兆?”

  我说:“看怎么说。一个杀过人的人,经常浮现在脑海中的不是魔,而是佛。但是他不敢面对佛,于是跑掉了,人字旁就没了,佛也残缺了。”

  说到这儿,我朝外看了看,张回依然在冷冷地看着我。

  浆汁儿说:“这个恶人……”

  我关掉了电台,世界一下安静了。

  浆汁儿说:“放弃了?”

  我说:“什么叫放弃了啊,我累了,明天再试。”

  浆汁儿说:“呵呵。”

  她不是在笑,这两个字她是说出来的,带着明显的嘲笑意味。

  突然,四眼发疯地叫起来,我探头一看,它已经像箭一样朝荒漠上射出去。接着我听到布布激动地叫起来:“周老大!你快出来!”

  我站起来,跑出帐篷朝远处望去——满身尘土的号外跌跌撞撞地回来了。

  张回一愣。

  所有人都一愣。

  张回瞪大眼睛问:“你是说号外也是我杀的?”

  我说:“不是你会是谁?沙尘暴刮了十多分钟,大家都躲起来了,正好是你行凶的好时机。当时的风大概8级,把人刮走需要10级。他怎么一眨眼就没了?”

  张回说:“你看见血了吗?”

  我说:“就算当时血流成河,都会被沙尘暴给埋没了。”

  张回说:“你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我又说:“好了,不说号外了,你知道,我们现在迷路了,就算你承认了,我们也不可能找到他了。你说说白欣欣吧,你把他埋在哪儿了?”

  张回说:“你知道吗?作为一个团队的负责人,你正在做一件最不该做的事——制造恐慌。”

  我说:“我不能把大家一个个留在沙子里,我至少要把尸体带回去。”

  张回说:“如果他回不来,7天之后才会变成尸体。”

  我说:“你真顽固。徐尔戈,把他绑在越野车的保险杠上,大家休息。”

  魏早和徐尔戈一起把张回拽到越野车前,结结实实绑在了保险杠上。

  我对大家说:“都休息吧。”

  布布走到我跟前,小声说:“周老大,这样是不是太不人道了……”

  我说:“他连人性都没有了,我们还谈什么人道!”

  布布说:“你只是猜测啊。”

  我说:“你不同意这么做?那我放开他,你看看明天早上还会剩下多少人。”

  布布不再为张回争取了。停了停,她说:“我们不找白欣欣了?”

  我说:“天亮再说吧,现在没法跟踪他的脚印。”

  布布叹了口气,离开了。

  我回到帐篷,把门帘卷起来,让张回出现在我的视野中。然后,我对浆汁儿说:“你睡觉,我弄弄电台,也当给你放哨了。”

  浆汁儿说:“你弄吧,我很想看看你作为一个外行的样子。”

  我说:“心理太阴暗。”

  她说:“我从来就没有光明过啊。”

  虽然我学习过发报和收报,但是对电台一窍不通。我打开开关,不停地调频,依然是各种稀奇古怪的电流杂音,很刺耳,听不到一句人类的声音。

  我眯着眼朝外看看,黑糊糊的,隐约能看见张回那张脸。他远远地看着我,眼神像冰一样冷。

  我把目光收回来,继续捣鼓电台。

  过了一会儿,我再次朝外看看,有个人影走近了张回,是布布,她送去了一块毯子,裹在了张回的身上,然后离开,张回双手背在背后,靠在保险杠上,依然冷冰冰地看着我。

  布布没有离开,她站在张回旁边,举起夜视望远镜朝荒漠上张望,不知道是不是在寻找白欣欣。

  浆汁儿说:“我很喜欢你玩7个字。”

  我说:“跟一个人只能玩一次。”

  浆汁儿说:“你为什么不测测他呢?”

  我说:“谁?”

  浆汁儿说:“张回啊。”

  我说:“没用,对他必须用测谎仪。”

  浆汁儿说:“当着我的面,你最好不要这么不自信,不然我会瞧不起你的。你等我一会儿啊。”

  我说:“你干什么去?”

  她已经颠儿颠儿地跑向张回了。我盯着她。她和章回聊了一会儿,大概十几分钟之后,她回来了,对我说:“你猜他选了什么字?”

  我专心弄电台,有点烦躁,说:“我不感兴趣。”

  浆汁儿说:“大,遥,浮,风,素,迁,弗。”

  我用手在地上写了写笔划,然后说:“他就是个逃犯。”

  浆汁儿说:“这么肯定?”

  我说:“他比较明显。你看,第一个字——大,它是最舒展的一个字,如果一个人常年被囚禁,他的潜意识肯定最渴望舒展。另外,两个字都是走之旁——遥和迁,走之旁深藏着奔跑之意。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他选的7个字没一个带封口的,这说明他极度需要敞开,需要自由。”

  浆汁儿说:“还真是!”

  我说:“再看最后一个字——弗。在所有汉字中,这个字最像迷宫,说明他非常没有安全感,非常希望被藏匿起来。”

  浆汁儿说:“没有杀人的征兆?”

  我说:“看怎么说。一个杀过人的人,经常浮现在脑海中的不是魔,而是佛。但是他不敢面对佛,于是跑掉了,人字旁就没了,佛也残缺了。”

  说到这儿,我朝外看了看,张回依然在冷冷地看着我。

  浆汁儿说:“这个恶人……”

  我关掉了电台,世界一下安静了。

  浆汁儿说:“放弃了?”

  我说:“什么叫放弃了啊,我累了,明天再试。”

  浆汁儿说:“呵呵。”

  她不是在笑,这两个字她是说出来的,带着明显的嘲笑意味。

  突然,四眼发疯地叫起来,我探头一看,它已经像箭一样朝荒漠上射出去。接着我听到布布激动地叫起来:“周老大!你快出来!”

  我站起来,跑出帐篷朝远处望去——满身尘土的号外跌跌撞撞地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