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泊之咒

返回首页罗布泊之咒 > 第三十八章:又一个迷失的人?

第三十八章:又一个迷失的人?

  我赶紧刹车,停下来。

  那个人离我们大约七八百米,很小的一个人影,但是我确定他是个成年人,穿着衣服。

  他看到我们停下来了,立即跑过来。

  我的心里一阵狂喜。别说见到一个人,就是见到一头猪,我都觉得是希望。

  浆汁儿紧张地说:“这是什么人啊?”

  我紧紧盯着那个人影,说:“也许遇到了救星……”

  随着那个人越来越近,我的心开始一点点变凉,我看出他的脚步踉踉跄跄,一看就是饥渴多日了,很可能又是一个迷路的。

  终于,他来到了我们的车前,我已经下了车等他。

  他穿着一件黑夹克,中等个子,背着一只干瘪的挎包,满脸沙土。他走到我跟前,带着哭腔,嘶哑地说:“大哥,救救我……”

  后面车上的人也跑过来了。

  我问他:“你是谁?”

  他说:“我是来旅行的,迷路了……”

  我说:“你们几个人?”

  他说:“十几个呢。”

  我说:“他们呢?”

  他说:“我和他们走散了……”

  我说:“几天了?”

  他说:“10多天了。”

  我说:“你几天没喝水了?”

  他从挎包里掏出一只塑料瓶,只剩下瓶底的水。他说:“最后这瓶水我喝了三天……”

  布布赶紧拿来一瓶矿泉水,递给了他。他接过去,“咕嘟咕嘟”一口气喝下了大半瓶,突然双手按住了太阳穴,脸上呈现出痛苦的表情。

  我说:“头痛?”

  他点点头。

  我说:“急火攻心,放松放松。布布你给他拿点吃的。”

  布布立刻跑了回去。

  这个人在沙土上坐下来,一直揉着太阳穴。

  布布拿来饼干,他狼吞虎咽地吃,几分钟之后,他似乎好了些。

  我接着问他:“你从哪来的?”

  他:“河南濮阳。”

  我:“跟你同行的那些人都是濮阳的?”

  他:“都是濮阳的。”

  我:“你叫什么?”

  他:“李兆。”

  我:“你是做什么职业的?”

  他:“我在企业做领导。”

  我:“什么企业?”

  他:“饲料油加工厂。”

  我冷不丁问:“你们有多少口锅?”

  他:“你也做这个?”

  我:“曾经。”

  他:“动物油和植物油加起来,我们总共有300多口,都是一拖二和一拖三的。”

  我:“大企业。”

  他:“谢谢。”

  我:“那些人都是干什么的?”

  他:“他们?各行各业都有。”

  我:“你们怎么走到一起的?”

  他:“我们都是越野车俱乐部的。”

  我:“那你们怎么走散的?”

  他:“别提了!我们在土垠那儿宿营,就是彭加木失踪的地方,我发现我的备胎掉了,之前我曾经听到一个声音,没注意,那应该是固定备胎的螺丝断了,我就开车回去找,跑出了十几公里也没看到,结果又爆胎了,这下我害怕了,扔了车就朝营地跑,没想到迷路了……这地方真是怪!”

  接着,他的脸上再次呈现出痛苦的表情,看来头又疼了。

  浆汁儿突然说:“李兆,你把鞋脱掉。”

  李兆抬头看看她,不懂她的意思。

  浆汁儿说:“我懂点中医。你按摩按摩脚心,治头痛很灵的。”

  李兆说:“不用了,一会儿就好。”

  浆汁儿太泼辣了,她蹲下来,几下就解开了李兆旅游鞋的鞋带:“必须听医生的。”

  她这就成医生了。

  李兆想往后躲,鞋子已经被浆汁儿扯掉。

  他穿着一双已经变黑的白袜子。

  浆汁儿又把他的袜子拽下来。

  隔着袜子同样可以按摩,我忽然明白了浆汁儿的意思——她要看看这个李兆的脚底是不是跟那个小孩一样,长着厚厚的老茧。

  李兆的脚掌上没有老茧,很平滑,有点像女人的。

  浆汁儿停了手,过了一会儿才说:“噢,我搞错了,头痛不是按涌泉穴,而是按太阳穴……穿上吧。”

  李兆对浆汁儿的举动有点诧异,他看着她的眼睛说:“谢谢……”然后就穿上了袜子鞋子,用双手去按太阳穴。

  此人没问题。

  我回头看了看,白欣欣在,我对他说:“白欣欣,一会儿让他上你的车吧,你的车上有床,他可以躺一会儿。”

  白欣欣说:“来吧。”

  李兆对我说:“您叫什么?”

  我说:“你叫我周老大吧。”

  李兆说:“周老大,等出去之后,我会把我一路的费用……”

  我制止了他:“我们不是旅行团,不会要你交钱的。”

  李兆动情地点点头,说:“懂了,我会和你们每个人都交个终生的朋友!”

  我说:“你不要太乐观,你知道我们的处境吗?”

  李兆说:“你们……怎么了?”

  我说:“我们所有的通讯设备都失灵了。”

  李兆愣住了:“你们也迷路了?”

  我点点头。

  他的眼神一下变得灰暗了。

  我说:“不过,我们至少有吃有喝,应该可以坚持到救援赶来。”

  他赶紧说:“那是那是!”

  既然这个李兆在土垠附近迷了路,说明这里离土垠并不会太远。

  土垠是汉代后勤驿站遗址,1930年,第一位进入罗布泊的探险家黄文弼发现了它,残存物极少,在古时却是丝绸之路的军事要地,是仅次于楼兰古城的重要遗址。

  在土垠遗址台地下边,有一堆啤酒瓶半埋沙土中,那是1996年6月上海电视台送别余纯顺的营地位置。余纯顺最后的晚餐在此结束,第二天一去不返。

  土垠离罗布泊湖心并不远。看来,我们一直游荡在罗布泊湖心,并没有离开。

  所谓湖心,是一位工程师1997年年底根据地图经纬度测算出来的,并无人考证。当年的标志是个埋在沙土中的空油桶,1998年2月某个探险队插下第一块木碑,现在是一块石碑,每次有穿越者经过,都会留下纪念物。

  从卫星看干涸的罗布泊,是个巨大的耳朵,耳廓、耳洞、耳垂清晰可见。有人说看罗布泊的卫星地图,右上角有一大一小两个笑脸,我觉得不可信,而进入罗布泊之后,这个传说让我想起了淖尔和他的家长。

  布布扶着李兆去了白欣欣的车上。

  剩下几个人继续商量。

  虽然我们不辨方向,但是继续行驶,很可能看到土垠遗址,那时候,帕万也许就能辨清地理了。

  李兆的出现还意味着一个好消息——他的团队并没有和外界失去联系,那么,他们两三天就会驶出罗布泊,他们丢了一个队友,肯定报警。营救人员立刻会进入罗布泊搜救李兆,找到他就找到我们了。

  大家再次上车,出发。

  浆汁儿一直没说话,上了车之后她才开口:“每年有多少人穿越罗布泊?”

  我说:“哪有那么多冒险的人!据我所知,上次有人穿越罗布泊是两年前的事儿,一个科考小组,结果失踪了一个队员……”

  浆汁儿又问我:“罗布泊多大?”

  我说:“古湖面积有20万平方公里。”

  浆汁儿说:“差不多跟100个县那么大……”

  我说:“你想表达什么?”

  浆汁儿说:“100个县的面积连在一起,几年才出现一次人迹,你觉得,我们跟这个李兆在这个地方撞见的几率有多大?”

  我无语了。

  我说:“你不信任他?”

  浆汁儿说:“傻瓜才信任他。”

  我说:“可是你看他的脚没问题啊。”

  浆汁儿说:“他可能戴脚套儿啊!”

  我说:“脚套儿?”

  浆汁儿说:“仿皮肤脚套儿。”

  我说:“想象力真发达。”

  浆汁儿说:“是你想象力枯竭。那么多故事怎么写出来的?真可疑。从今天起,他就天天跟着我们了,我对你提个醒,你要留意这个人。”

  我说:“我懂。”

  接着,我就把车停下来,后面的车跟着我停下来。

  房车在最后。

  我朝白欣欣招了招手,他对衣舞说着什么,然后从车上跳下来。

  他走到我跟前的时候,我问他:“李兆在干什么?”

  白欣欣说:“他在睡觉。怎么了?”

  我说:“你对他警惕点。”

  白欣欣看了看浆汁儿,又看了看我,问:“你们是不是发现他哪个地方不对劲儿了?”

  我说:“你别多心。只是,我们和他不认不识,不能麻痹大意。”

  白欣欣说:“把他赶下去得了!”

  我说:“那和杀了他没什么区别。”

  白欣欣说:“你心肠软,那是你的事儿。一会儿他醒了,我就让他下来,你们谁愿意拉谁拉。”

  我说:“没问题,让他坐我的车吧。”

  说着,我的目光绕过了白欣欣的脑袋,望向了他的车。此时我能看到衣舞,她坐在副驾上,正在朝我们看。她旁边出现了一张脏兮兮的脸,是李兆,他起来了!他位于衣舞的后面,衣舞并没有察觉。从车窗看进去,越深越黑,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说:“他醒了。”

  白欣欣猛地回头看了一眼,然后转身大步走了回去。

  李兆一步步后退,车窗上只剩下光影,看不见他了。

  白欣欣上车之后,不知道他跟李兆说了什么,李兆走下车,朝我走过来。

  我问他:“休息好了?”

  他张开双臂,迎着风,满意地说:“好多了!”

  这个姿势让我的心咯噔一下,接着我猛地意识到,这个李兆有点眼熟!

  他是谁?

  难道出发之前,我和他在库尔勒见过?

  不不不……

  难道我离开兰城之前,在兰城跟他见过?

  不不不……

  他走到我跟前了,说:“我坐你的车?”

  我没说话,还在使劲想,他是谁。

  他问:“你怎么了?”

  我的脑袋“轰隆”一声——刚进罗布泊的时候,我曾经捡到过一个录像机,后来我推测录像的人叫李桦,他被同伴害死了。眼前这个李兆,多像录像中那个被害死的李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