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泊之咒

返回首页罗布泊之咒 > 第四十章:砒霜杀夫案

第四十章:砒霜杀夫案

  毫无疑问,他就是录像中那个拍摄的人。

  也许,李桦才是他的真名。

  也许,李兆才是他的真名,他对那三个同伴使用了假名。

  也许,李桦和李兆都不是他的真名,另一个身份证上的“钱立民”才是他的真名。

  也许,这三个名字统统是假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究竟叫什么。

  我又翻了翻箱子,里面除了衣物,一些现金,再没有其他的了。

  魏早看到了三张身份证,他已经明白我为什么要打开这只箱子了。

  从他的行驶证和驾驶证上看,他应该是保定人,他却编出了濮阳,编出了华龙区;他明明跟三个人进入罗布泊的,可是,他却编造出了一个16人的团队,一个叫小果的女孩;他明明是个骗子,却编出了饲料油加工厂,还300多口锅,还一拖二一拖三……

  这个人太可怕了。

  我给录像机充电的时候,他看着那个属于他的东西,就像没事人。

  不知道录像中的那个米豆是不是假名,不管怎么说,她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是叫她米豆的,而我叫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他毫无反应。

  还有,我问他知不知道李桦的时候,他那么诚恳地反问我:是明星吗?

  我突然感到,我斗不过这个人。

  魏早在沙土上坐下来,小声说:“这家伙怎么回事啊?”

  我对他讲了那只录像机的事儿。

  魏早说:“这么说他被人害了?”

  我说:“反正后来的录像里就没有他了。”

  魏早说:“那他是人是鬼啊?”

  我说:“在我眼里,这家伙不人不鬼。”

  魏早说:“如果他是受害者,为什么不对咱们说明实情呢?”

  我说:“他们的秘密肯定太深了。”

  魏早说:“我们怎么办?”

  我说:“回去跟他当面问清楚。”

  魏早说:“他会说实话吗?”

  我说:“撬也要撬开他的嘴。”

  我们把箱子放在丰田普拉多上,魏早开路虎卫士,我开丰田普拉多,返回了营地。

  这时候是下午三点多钟,大家竟然支起了帐篷。看来,他们不想走了。

  听见我们的车回来了,大家纷纷走出帐篷。

  李兆迎上来,激动地喊起来:“哇哈,你们找到我的车了?”

  我下车,把车钥匙扔给他,说:“欢迎你正式加入我们的车队。”

  他接过车钥匙,连声说:“谢谢谢谢!”

  我跟大家聊了下情况,我问李兆:“你确定你爆胎的时候,离土垠只有十几公里?”

  他点头:“我肯定。”

  我说:“如果是那样,我们现在的位置就是土垠,根本没有。”

  他困惑地想了一会儿,突然很怀疑地看了看他的车,说:“那是我的车吗?”

  我说:“你去看看。”

  他上车检查了一下,说:“没错啊。”

  我说:“行了,明天我们以你爆胎的地方为中心,分四个方向找找。大家睡会吧。”

  当大家回到帐篷的时候,我对李兆说:“我和你单独谈谈。”

  他说:“好。”

  于是,我跟他来到我的车里,关上了车门。

  帕万没睡,他坐在帐篷门口抽烟。迷路之后,他的脸色极差,他留给我的印象就是一直在抽烟,不知道他的烟还能挺多久。我一点不责怪他,反而觉得是我们把他带进了某种噩运里。

  我坐在驾驶位置上,李兆坐在副驾上,我的手插进口袋里,那里面装着七七式手枪。我不知道紧急时刻,它能不能打响,不过这东西能镇住人。狼都怕。

  我看着前方的荒漠,说:“你叫什么?”

  他愣了愣说:“李兆哇。”

  我说:“我问的是真名。”

  他说:“你不信任我吗?”

  我说:“你是谁,你到底是什么来历,我都不关心,我只关心你会不会危及这个团队的安全。我再问你,你叫什么?不要告诉我,你叫李桦,或者钱立民。”

  他静静地注视着我,突然说:“我保证,我没有任何害人之心,我请求你,不要问我的真名了,结伴离开罗布泊,我们谁都不认识谁,好吗?”

  我说:“为什么?”

  他说:“你既然都知道了,那我告诉你,我不是一个正经人,我靠诈骗生活。”

  我说:“米豆和大物跟你什么关系?”

  他静默了一会儿,反问我:“你是警察?”

  我说:“我们团队的张回才是警察,我不是。”

  他说:“你怎么知道米豆和大物?”

  我说:“我捡到了你们的录像机。”

  他恍然大悟,皱着眉头在想什么,也许在追忆他们都录了什么内容。

  我不给他机会,催促道:“说话。”

  他叹口气,说:“说起来很丢人,不过都这样了,我就全对你说了吧!米豆是我老婆,勺子是她的朋友。”

  我说:“谁是勺子?”

  他说:“那个光头。说是朋友,其实我知道他们之间有一腿。10天前,我老婆非拽着我,要来新疆自驾游,还约上了勺子。到了新疆之后,他们又说要来罗布泊。进入这片戈壁滩之后,我就感觉事情有点不妙了……”

  我说:“那个大物是谁?”

  李兆说:“他是勺子的司机。”

  我说:“你是说,他们三个合伙要弄死你?”

  李兆说:“嗯。主要是我老婆和勺子要弄死我,大物只是个打手。”

  我说:“你怎么发现的?”

  李兆说:“我发现我老婆带着砒霜,我并没有声张。我们在罗布泊走了两天,我很警惕,一直喝自己开瓶的水。第二天晚上,她的表现很异常,吃饭的时候,她举着半瓶矿泉水,不停地说,桦子桦子,你嘴唇都干了,要多喝水啊!”

  他很自然地带出了一个信息,她老婆都叫他桦子,那么我应该认定,他的真名就叫李桦。我还是不相信他。

  由于不确定他的真实名字,我们就继续称他叫李兆吧。

  他继续说:“她催促我喝那半瓶矿泉水的时候,她那个情人,还有那个司机,他们低着头吃饭,其实都在严密地观察着我,看我会不会喝。我知道,如果我不喝,他们可能就要动硬的了。我对我老婆说,等下,我去把车灯打开,太暗了。然后我就去了大物的车上,打开灯,同时把车钥匙拔下来,装进了口袋。我又去了我的车上,突然打着火,朝着来时的方向一路狂奔。没想到,我迷路了……”

  我说:“你不是在土垠离开他们的?”

  李兆说:“不是。”

  停了停,我说:“那个勺子是干什么的?”

  李兆说:“他才是开饲料油加工厂的,其实生产的都是地沟油。”

  我说:“既然他们想弄死你,都到了罗布泊了,为什么要下毒?”

  李兆说:“我想过,他们除掉我之后,肯定会说我在罗布泊失踪了。那么,如果他们用别的办法杀我,比如刀子,石头,很可能会在骨头上留下创痕。万一警察不相信,找到我进行尸检,他们就露馅了。把我毒死就不存在这个风险,在这种地方,肉很快就会烂掉,只剩下骨头。胃没了,怎么化验?”

  我说:“毒死之后骨头不会变黑吗?武松就是因为武大郎的骨头变黑,才杀了潘金莲的。”

  他说:“那是传闻,其实那不科学。”

  我说:“你的人生真是个悲剧。”

  他说:“我承认。”

  就算聊了这么多,我依然不信任这个李兆。

  他说他开饲料油加工厂的时候,和现在一样逼真而诚恳,我拿什么相信他?

  四眼汪汪汪地叫了几声。

  我四下看了看,没发现什么人。

  李兆转过脸来看着我,又说:“你是做什么的?”

  我说:“作家。”

  他说:“我很想跟你说点心里话,可以吗?”

  我说:“你说吧。”

  他说:“反正离开罗布泊之后,我们谁都不认识谁,我告诉你,我离不开我老婆,怎么办?”

  我说:“现在?”

  他点点头:“现在。”

  他说“在”的时候,声音颤了一下,眼泪就从眼里涌了出来。他的眼神一下变得那么软弱,渴望着帮助。

  也许,他是个骗子,但是,这一刻我终于相信,他对他老婆的情感是真的了。

  不过,他老婆要跟情敌合伙干掉他,他怎么还在如此留恋她?

  我最怕解决这种问题了,淡淡地说:“你让她杀了你,你就离得开她了。”

  他把脑袋转向了车窗外,使劲擦了下眼睛,说:“我知道我没出息。”

  停了停他又说:“其实,我早就知道她劈腿了,越是这样我越害怕失去她。我们争吵了很多次,我曾经威胁她,如果她敢离开我,我就杀了她……”

  我说:“离开罗布泊之后,你还会再联系她吗?”

  他说:“我会等着她联系我。”

  我说:“你会怎么做?”

  他说:“如果她答应回到我身边,我肯定原谅她。然后我带着她,躲开那个叫勺子的王八蛋,远走高飞。”

  我说:“哪个地方都有勺子。关键在于你老婆。”

  他赞同地点点头,说:“我相信,终于有一天我会感化她。”

  半个钟头之后,我们离开了我的车。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营地里总共搭了5顶帐篷,看来,他们都不愿意跟这个李兆睡在一起。

  我走向帐篷的时候,再次四下看了看。刚才四眼叫什么?

  我已经对四眼的脾气有些了解了,如果没有什么异常,它不会那么叫。

  房车下似乎有个东西。

  我蹲下来看了看,那不是块石头,它闪着某种工业烤漆的光。

  我慢慢走过去,仔细看,终于看清——那是衣舞的录像机。

  我的心里空空,却突然想笑。

  衣舞带了录像机,却一直没怎么用,始终放在房车上。我们在上一个营地的时候,这只录像机丢了,然后,我们走了小一天,现在来到了新的营地,这只录像机竟然在房车底下出现了!

  我把录像机拿起来,打开,看到了很多视频文件。我一个个打开,全身的寒毛一次次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