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泊之咒

返回首页罗布泊之咒 > 第四十一章:录像机里记录了我不知道的一切

第四十一章:录像机里记录了我不知道的一切

  第一个视频:

  看得出来,这是衣舞原来的录像。

  她自拍的。

  背景应该是她的房间,墙上有很多储物格,摆着大大小小的礼物包,约莫有几十个,都系着彩带,五颜六色,非常鲜艳。

  衣舞坐在礼物中间,身上也系着彩带,脸上透着喜悦,很有圣诞节的气氛。

  见面之后,她给我的感觉很沉闷,就像个书呆子,我甚至想不起来她正眼看过我。可是镜头里的衣舞却不同,她的表情非常明媚,她对着录像机说:“今天是个最重要的日子,我就要把我嫁出去啦!”

  然后,她转头看窗外,说:“天气真好,祝福我一路顺畅吧!”

  很巧,一只很小的礼物包掉下来,她受惊了一样,赶紧把它拿起来,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看了看,确定没摔坏,这才小心的放回储物架上,接着,她轻轻地拍了拍那些礼物包,就像在拍自己的小孩:“宝贝们,从此你们就没有主人了,不过别担心,早晚有一天会有人走进这个房间,把你们统统拿走,礼物是可以记取哒!”显然,她说的是自取。

  说完,她又把脸转向了镜头:“哥哥,你早晚会看到这段录丧,那时候,你就会知道我是谁了。礼物包装盒早就给你了,是不是一直给我留着呢?嗯,我相信你会的。”录丧是录像。

  接着,她把手伸过来,准备关掉录像机了,整个镜头里都是她的脸,她看着镜头,最后重重地说了一句:“拜拜了!”然后,“哗啦”一下视频就没了。

  看日期,2013年4月18日,正是她出发的那天。

  礼物,礼物,礼物……

  哥哥……

  她在录像里看我的那种眼神……

  我忽然觉得这个衣舞跟我有着某种深层的关系,想着想着脑袋就大了,难道她才是那个甜××××?

  很有可能!

  她在贵阳读书,礼物寄自贵州凯里……

  可是,她在录像中说的几段话,好像并不在一条线上,总觉得疙疙瘩瘩的,究竟是哪里有问题呢?

  我又回放了一遍这个视频文件,终于找到了症结——

  她说的不是“我就要把我嫁出去啦”,而是“我就要把我寄出去啦”!

  她说的不是“祝福我一路顺畅吧”,而是“祝福我邮路顺畅吧”!

  她把自己当成礼物,寄到了我的跟前,我却一直不知道她是谁!

  我最后曾经对她说:你去死吧!

  结果,我收到了她寄来的一个空箱子,里面都是纸屑。

  那就是她的包装盒?

  她打算死在我的面前?

  看她的录像,那就是与人世诀别的最后留言啊!她身后放着那么多礼物,可能都是准备寄给我的,由于我一次次冷酷地拒绝,她不敢再寄了,都憋在了她的居室中。假如,她死了,肯定有人会打开她的房间,清理遗物,这些东西被拿走之后,也就算有了新的主人……

  我想起了她的那瓶安眠药,看来那就是她自杀用的。值得庆幸的是,在她还没有采取行动的时候,那瓶药神不知鬼不觉地丢了,不然,一切都晚了……

  我拿着录像机足足呆愣了有10分钟。

  她早就知道我是谁?

  她怎么把周老大和周德东挂上钩的?

  她怎么知道我要来罗布泊?

  她究竟想干什么?

  我要假装不知道这件事儿,然后严密观察她,一旦她有自杀迹象,立即制止。

  这孩子的心理肯定有点病态,也许,我应该趁此机会,帮她矫正一下。说教?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催眠?

  我从来没试过,但是我坚信我可以深层催眠任何人。

  除了这个李兆,我有点没把握。

  下面还有几个视频文件,她还说了什么?

  我打开了下面的录像,镜头里已经不是衣舞了,而变成了布布。

  衣舞为什么偷拍布布?

  看时间,2013年4月26日1点55分,正是罗布泊最黑暗的时刻。夜视模式,黑白色。

  录像机远远地对准了魏早和帕万那个帐篷。

  旷野黑糊糊的,大家都睡熟了,只有呼呼的风声。

  过了很长时间,帐篷门帘被无声地掀开了,一个人影闪出来。录像机躲了躲,被车轮挡住了。看来,衣舞藏在车底下。

  虽然夜视状态下,人脸花里胡哨的,我依然看得出,出来那个人是布布,她一个人慢慢走出了营地。

  衣舞轻轻移动,从车底下走出来,跟随着布布的背影。

  从拍摄角度看,位置很低,我怀疑衣舞一直在蹲着走。终于,录像机躲在了一个帐篷背后,继续偷拍布布。布布好像举起了她的夜视望远镜,然后在荒漠上四下眺望。

  那一幕非常瘆人。

  难道这个布布梦游吗?

  过了很长时间,布布终于收回望远镜,慢慢地走回来。

  录像机躲闪,然后视频没了。

  我打开了下一个视频文件——

  这次录像中不是布布了,而是浆汁儿。拍摄角度很低,衣舞应该还是藏在房车下。日期还是2013年4月26日,时间却变成了3点08分。

  这个衣舞整夜整夜不睡觉吗?

  噢,她说过,她有失眠症。

  依然是夜视模式,不然什么都拍不到。浆汁儿无声地溜出了帐篷,她的手里隐隐约约握着一个东西,很像刀,她来到一个帐篷前,趴在了门帘上。那是徐尔戈和孟小帅的帐篷。听了一会儿,浆汁儿绕到那顶帐篷背后,不见了。几分钟过去了,浆汁儿的身影一直没有再露出来,说明她一直在帐篷背后躲着。帐篷在风中“啪啦啪啦”地抖着。

  她在等帐篷里哪个人出来解手吗?

  也许是怕费电,录像关闭了。

  我赶紧打开下一个视频文件,镜头里依然是徐尔戈和孟小帅的帐篷,时间变成了2013年4月26日4点45分。

  浆汁儿正在离开那顶帐篷,慢慢走回我们的帐篷。

  就是说,长达一个半钟头,浆汁儿一直埋伏在徐尔戈和孟小帅的帐篷之后。衣舞看到她露头,才赶紧打开录像机的。

  我的心里越来越冷了,难道每天在我熟睡之后,浆汁儿都会离开帐篷?

  她和布布都梦游?

  是不是这个穿越罗布泊的团队成员,心理都有问题?

  先说我,难道我只是心脏有问题,心理没问题吗?

  我又打开了下一个视频文件——

  衣舞竟然在镜头里出现了!

  错了错了错了,录像不是衣舞拍的!

  那是谁?

  我想着想着,脑袋“轰隆”一声炸响了……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每次的拍摄角度都那么低?不是衣舞蹲着,而是那个小孩在拍!

  他是4月25日被我带回营地的,当天夜里,过了午夜零点,正是26日,前面的录像都是26日的!

  我看了看这个视频文件的时间,2013年4月27日3点12分,这是第二天拍的了。

  录像机在营地附近,几乎收进了营地的全景。

  衣舞轻轻从房车走出来,她竟然穿着一身白色的睡衣,看起来轻飘飘的。她慢慢地走向了我的帐篷。

  录像机在一米的高度敏捷地移动,绕着营地,很快就躲在了房车下。

  衣舞面朝我的帐篷坐下来,这时候,她跟我只隔一层帆布。镜头对着她的背影。她轻轻嘀咕着什么,听不清,不过语气似乎很开心。

  几分钟之后,传来了另一个人的脚步声,浆汁儿正从徐尔戈和孟小帅那顶帐篷的方向走回来。

  衣舞赶紧站起来,赶紧走回房车。

  录像机躲了躲,镜头一大半都是房车的轮子,只露出一条缝隙,可以看到浆汁儿和衣舞的部分身体。

  浆汁儿说话了:“衣舞,你在干什么?”

  衣舞非常不自然地说:“解手,你怎么也没塞(睡)?”

  浆汁儿说:“我也解手。”

  衣舞说:“你手里拿着什么?”

  浆汁儿说:“刀子,防狼的。”

  衣舞说:“噢,我们都塞(睡)吧。”

  浆汁儿没说话。

  然后,衣舞回了房车,浆汁儿也回了帐篷。

  录像没了。

  浆汁儿的刀子是从哪来的?

  难道浆汁儿和孟小帅也有过节?她想杀她?

  这一路风风雨雨,我倒挺喜欢浆汁儿这个女孩的。除了她管布布叫阿姨。

  下面的录像更是让我吃惊了。

  时间依然是2013年4月27日,时间是4点28分。这个时间,不管是夜游的人,还是不夜游的人,都睡得最死。

  镜头中出现了我的脸,灰蒙蒙的,很亮,四周黑糊糊的。

  我第一次看到我的睡态,脑袋被睡袋团团裹住,只露一张脸,被录像机的光晃得皱着眉头,嘴巴被挤得变了形,撅着,嘴角有一滴口水。

  录像机就那样静静地录着我,长达两分钟。

  接着就停了。

  下一个视频是浆汁儿,她背对着我,也睡熟了。录像机拍下了她的侧面,眼眶、鼻梁、嘴巴的曲线不是很明显,一只耳朵小巧、圆润。时间是2013年4月27日4点36分。

  她好像受不了任何光亮,扭动了几下身子,变成仰躺了,录像机立即关掉了。

  下一个视频出现了布布的脸,时间是2013年4月27日4点57分。

  布布的睡态最安详,似乎正在做美梦,露出一丝笑。又好像没睡着,就像躺在草地上,闭着眼睛享受阳光一样,感受着录像机的光亮。旁边不知道谁在打呼噜,很响。时间为2013年4月27日5点08分。

  下一个视频是魏早的睡态,他的枕头移到了脖颈下,仰着脑袋,下巴朝天,正是他在打呼噜。也许他的呼噜声让录像者感到很安全,拍摄的时间很长。魏早始终没有换姿势。时间是2013年4月27日5点14分。

  下一个视频是帕万的睡态,那张脸把我吓了一跳——他瞪着眼睛,一点不怕光,嘴巴张得很大,就像一具死不瞑目的尸体。时间是2013年4月27日5点23分。

  下一个视频是徐尔戈的睡态,所有人中他最不安详,他侧身躺着,他的脸应该朝着孟小帅,他紧锁眉头,似乎在费力思考着什么,嘴里十分清晰地嘀咕着梦话:“我要说这是误会……他不是我……你可以说我是他……我不是说这是误会吗……”时间是2013年4月27日5点27分。

  下一个视频是孟小帅的睡态。孟小帅醒着的时候是个美女,这毋庸置疑,但是她躺下来之后,五官有点不像她,没那么好看了。她仰面躺着,无声无息。时间是2013年4月27日5点31分。

  下一个视频是白欣欣的睡态。其实看不到他的睡态,他趴在床上,脸朝下,一直在磨牙,听起来十分凶狠。时间是2013年4月27日5点45分。

  下一个视频是张回的睡态。他的脸朝上,很安静,眼睛眯缝着,隐约能看见瞳孔里的光,很难确定他是睡着还是醒着。录像机大约拍了他一分钟,他烦躁地把胳膊甩过来,似乎要赶走这束讨厌的光。录像机就关了。时间是2013年4月27日5点54分。

  下一个视频是衣舞的睡态。衣舞侧身躺着,又黑又长的头发垂下来,把脸都挡住了,录像机在她脑袋上不停变换角度,一直找不到她的五官和表情,就对着那堆头发拍了一会儿,终于关掉了。时间是2013年4月27日5点57分。

  没有视频了。

  那个小孩只在我们营地呆了两夜。

  那两晚,号外还没回来。

  那个小孩用了一个半钟头,窜入各个帐篷和房车,把每个人的睡态都拍了一遍,没有一个人发觉!

  很多帐篷都是锁着的,他怎么进去的呢?

  他把录像机送回来,想干什么?

  远处好像有什么东西,我俯下身来,从房车底下朝远处望去,大惊失色:三个没穿衣服的小孩,在阳光下排成一队,一个搭在一个的肩膀上,就像幼儿园的小孩过马路,正在荒漠上朝着更远的地方跑去。

  他们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