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泊之咒

返回首页罗布泊之咒 > 第四十六章:南太平洋上的另一只耳朵

第四十六章:南太平洋上的另一只耳朵

  我和浆汁儿跑过去,说:“在哪儿?”

  徐尔戈说:“嘘……”

  我们赶紧闭住了嘴巴。

  徐尔戈撅着屁股,趴在沙土上,就像古代人在听马蹄声。

  我也学他的样子,趴在地上听。地面死气沉沉,哪有什么人说话!

  我说:“你听到什么了?”

  徐尔戈不甘心,跟我摆了摆手,继续听。

  我们又等了几分钟,他才站起身来,说:“没有了,没有了……”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徐尔戈精神出问题了。

  他看我审视他,说:“刚才真的有人说话!”

  我问他:“黑灯瞎火的,你一个人跑到这里干什么?”

  他说:“我睡不着,来录音的。”

  我说:“录什么音?”

  他想说什么,似乎又觉得说不清楚,就把一个东西递给了我,那是一只录音笔,电台DJ大都随身带着录音笔。他说:“我每天都录一些话,你听听就明白了。”

  我打开录音笔,听到了徐尔戈的声音:“今天是4月25日,我们进入罗布泊的第五天,我们的所有通讯设备都失灵了,我们迷失了方向。我估计我们要死在这片无人区了,小帅,跟你死在一起,我是幸福的……”

  他的语调非常非常悲怆,就像亡国之前的最后播音。

  又一段录音:“今天是4月26日,我们进入罗布泊的第六天,一直没有找到路。我是徐尔戈,我住在南京市秦淮区花池小区8号楼1门201室。我们同行11个人,他们分别是周德东,魏早,帕万,白欣欣,孟小帅,浆汁儿,布布,衣舞,张回,号外,还有一条可爱的金毛四眼。爸妈,我爱你们,永远。”

  徐尔戈把这只录音笔当成了黑匣子。

  又一段录音:“今天是4月27日,我们进入罗布泊的第七天。我们被困在这里了,我很害怕,这里死过很多科考队员和探险家,我知道,我很可能要葬身在这片荒漠里了……”

  徐尔戈说:“好!我正说到这儿,就听见有人在说话,很清晰!”

  我说:“你确定不是我们营地的人在说话?”

  他说:“我确定!因为这个声音来自地下。”

  我看了看地面,感到有点恐怖了。

  我问徐尔戈:“男的女的?”

  他说:“一个男的。好像还有轮船航行的声音。”

  我说:“他说什么?”

  徐尔戈说:“他问我——你是谁?你在说什么?”

  我说:“然后呢?”

  徐尔戈说:“最初的时候,我不确定这个声音来自哪儿,我以为是半空,就大声说,我是一个旅行者,我们被困在了罗布泊!那个声音重复了一句,罗布泊?我说,罗布泊!新疆的罗布泊!”

  我看了看浆汁儿,浆汁儿一直盯着徐尔戈。

  徐尔戈接着说:“这时候,我才听出声音是来自地下,赶紧趴在地上,问,你是谁?我听见他说,我叫周志丹,我正赶往复活岛……轮船的声音渐渐远去了,那个声音也就消失了。”

  我说:“复活岛是哪儿?”

  徐尔戈说:“我不知道。听起来好像阴间的……”

  我说:“赶紧回营地。”

  我、徐尔戈和浆汁儿跑回营地,走进了我那个帐篷。

  布布和张回在。

  我说:“张回,你把我们的人都叫来。”

  张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赶紧跑出去了。

  不一会儿,孟小帅、衣舞、魏早、号外都来了,白欣欣最后一个来的。

  我问号外:“李兆和郑太原在干什么?”

  号外说:“他们在帐篷里说——说话。”

  我又问:“你一直在呼叫吗?”

  号外说:“在——在呼叫啊。”

  我说:“有信号吗?”

  他摇摇头。

  我说:“没事了。”

  接着,我看了看徐尔戈,徐尔戈就把刚才的经历讲了一遍。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害怕。

  我问:“你们谁知道复活岛是什么地方?”

  布布说:“我知道。”

  我说:“它在哪儿?”

  布布说:“我觉得徐尔戈听到的那个复活岛,不应该是我说的那个复活岛……”

  我说:“你说的复活岛在哪儿?”

  布布说:“在南美洲的智利呢!”

  我忽然想起了徐尔戈说的“轮船航行的声音”,全身的鸡皮疙瘩顿时起来了。

  我说:“布布,你说说南太平洋的那个复活岛!”

  布布说:“前几年,我想去那里旅游,后来身体不太好,我就取消了这个计划。不过,我查阅过很多关于它的资料。”

  大家都静静地听。

  布布说:“这个岛是世界十大神秘岛屿之一,位于南太平洋东南部,南极洲北面,智利以西大约3700公里以外,孤零零的。它是与世隔绝的岛屿之一,岛上有将近1000尊神秘的巨型石像,没有人知道雕刻者是谁,最高的几十米,最重的100吨,没人知道是怎么完成的。更奇怪的是,科学家用遗留下来的原始石器去刻那些石像,石器就碎裂了。”

  没人插话。

  布布继续说:“就像我们看到的那个木牌一样,在那个岛上也发现了刻着奇怪文字的木简,全世界的专家都没人能破解那些符号……我知道的就这些。”

  静默了半天,我突然说:“我有个异想天开的想法,说出来你们别害怕。”

  孟小帅直跺脚:“你说啊!”

  我问:“你们谁的手机里有世界地图?”

  徐尔戈说:“我有。”说着,他掏出了形体宽大的手机。

  我说:“能查经纬度吗?”

  徐尔戈说:“可以的。”

  布布问我:“你要干什么?”

  我说:“首先,从卫星上看,罗布泊是一只耳朵,对不对?”

  布布茫然地点头。

  我说:“假如把地球看成一颗巨大的脑袋,它就应该有两只耳朵。那么另一只耳朵在哪儿呢?”

  孟小帅害怕了,她抱紧了肩膀。

  我说:“就是说,罗布泊相对的地球另一面是什么地方?”

  孟小帅弱弱地说:“我好像在网上看过,通过地心,上海在地球另一面的垂直对称点是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

  我说:“可以查。”

  然后,我对徐尔戈说:“有个地理探测方法,如果西经是X度,北纬是Y度,那么通过地心,这个点对应点的经纬度就应该是——东经180-X度,南纬Y度。你算算。”

  徐尔戈说:“罗布泊对面的位置应该是……西经90°18’30",南纬40°25’30"。”

  我说:“你看看,那是什么地方?”

  徐尔戈在手机上查了半天,终于呆呆地说:“真的是这样……”

  我拿过他的手机看了看,在地球另一面与罗布泊相对应的位置,正好位于智利以西的南太平洋上!

  太平洋茫茫无际,它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海洋,18134.4万平方公里,约占地球三分之一……

  我说:“我相信,西经90°18’30"南纬40°25’30",那片漆黑的海底肯定是一个大耳朵图案,只是卫星拍不到。”

  徐尔戈说:“我听到的那个声音是怎么回事呢?”

  我说:“徐尔戈在这只耳朵上说话,那个人在另一只耳朵上听到了。”

  布布说:“这也太玄了吧!”

  我说:“在这两只耳朵之外的任何一个地方,相隔几百米,我们就听不到另一个人说话了。但是,在这个神秘的区域,两只耳朵是通的。”

  徐尔戈说:“你是说那个人正巧是中国人,正巧在南太平洋的那个位置上?”

  我说:“也许吧。这个人听到你的声音,试探地对了话。可是,你的声音很快就消失了,因为他们的轮船已经驶过了那个神奇的地点……”

  徐尔戈说:“我们不要再走了,留在这里,继续对着地下喊话!”

  布布立即说:“我们必须走!我要寻找我老公!他肯定都还活着,他已经没有吃的喝的了!”

  徐尔戈说:“我们都迷路了,上哪儿找他去?”

  布布说:“没关系,你们不走,明天我自己走!”

  我说:“布布,你先别激动。”

  然后我对徐尔戈说:“那片海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会有轮船经过,我们留在这里不停呼救,不现实。我们就指望这个周志丹了,如果他坚信听到的不是幻觉,说不定会给国内打电话报警……”

  孟小帅激动地说:“这么说,我们可能会得救?”

  我说:“不知道他会不会这么做,就算他报警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相信……”

  号外结结巴巴地说:“我一直用电台呼——呼叫,没人理,徐——徐尔戈自言自语,却有人回话……真是莫名其妙!”

  我说:“这就是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突然外面传来了喊叫声。

  是郑太原。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郑太原从帐篷里跑出来,面色惊慌,对我说:“那个人,那个人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