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泊之咒

返回首页罗布泊之咒 > 第四十八章:一句令人魂飞魄散的谐音……

第四十八章:一句令人魂飞魄散的谐音……

  光滑的吸光板上,那些沙子呈现着均匀的起伏形状,只有一处不规则,是个尖利的三角。

  我看了看衣舞。

  衣舞说:“这真的是海浪的图案。”

  我说:“这个三角是怎么回事?”

  她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一个鲸类的叫声。”

  如果说,之前都是猜测,现在通过音流技术,终于确定了一个举世震惊的现象——我们在罗布泊可以和地球另一端的某个位置对话,就像面对面!

  回到营地,我说了这个消息,大家又恐惧又惊喜。

  我说:“以后,不管我们在什么地方宿营,最好有个专人负责监听地下,不要错过求救的机会。”

  徐尔戈说:“交给我。”

  大家各自回帐篷的时候,我对衣舞说:“衣舞,你和我去散散步吧,好吗?我想跟你聊聊别的。”

  衣舞说:“好的。”

  我说:“你回去穿厚点,凉。”

  她说:“不用。”

  我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

  衣舞是其中一个重大问题。

  我不知道,这是我跟她第一次单独谈话,也是最后一次谈话。

  我带着她,走出了营地,四周漆黑,风很凉,带着一种土腥气。

  我们一直静静地走着,她也不问问我找她有什么事儿,突然说:“周老大,我给你唱首歌吧?”

  我说:“好哇。”

  她就唱起来,歌词和调子都很古怪:“我把心给你了,你把它扔掉了。我的心空了,不再知道疼了。不会再安一颗了,其它都是石头了。只剩下躯壳了,没什么意思了,我选择离开了。你把你藏起来了,我找不到了。月亮帮忙了,把你的脸照亮了。你安详地睡着了,跟我在梦里相遇了。我破涕为笑了,你不会再醒来了,永远在一起了——徘徊庭树下,自挂东南枝。奄奄黄昏后,魂去尸长留。”

  我发现,她唱歌的时候发音十分准确。不知道为什么,这首歌听得我全身冷飕飕的。尤其是最后四句副歌部分,由平缓的旋律突然变得很高很高。

  她唱完之后,我问她:“谁的歌?”

  她有些腼腆地说:“我编的……”

  我停下来,看着她黑糊糊的脸,突然开门见山地问:“衣舞,你给我寄过很多礼物。”

  她竟然丝毫不惊讶,低声说:“你不喜欢……”

  我避开了这个话题,说:“你喜欢你的专业吗?”

  她说:“我很喜欢,只是不实用。其实,我很害怕这个社会,只想读书,不想毕业。”

  我想了想,突然问:“你怎么有钱给我买房子?”

  她说:“去年,我的父母出车鹤(祸)都死了,我是独生子女,得到了一笔赔偿金。那是我父母的命,我不知道该怎么对待它,最后就用它们换成礼物,送给我喜欢的人。”

  我说:“我挺后悔的。”

  她说:“你后悔什么?”

  我说:“我们最后一次通电话,我太没修养了。”

  她说:“那天我很痛苦,我不知道你究竟想要什么……”

  我说:“衣舞,我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对你来说不重要,你有你的生活,重要的是你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我们之间本来没有任何关系,是你凭空制造了很多复杂的关系。”

  她愣了:“我们之间……没关系?”

  完了,我们又陷入到最初的矛盾里了。

  我再次转变话题:“衣舞,你这次来罗布泊,目的是什么?”

  她的口气有些冷:“我们之间没有关系。”

  我说:“不不不,现在有关系了,我们是结伴出来的,我必须保证你的安全!”

  她看了看我,说:“我想送给你最后一个礼物。”

  我说:“什么意思?”

  她说:“你不是希望我死吗?”

  我说:“如果因为某个人一句话就去死,那我们的生命太脆弱了。”

  她把目光转向了远处的黑暗:“其实,我早就有了自杀的念头,只是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方式怎么了结自己……”

  接着,她对我说了她试过的很多种自杀方式,这是她说话最多的一次。

  她说:“我曾经去过62成(层)高的楼顶,那里的风就像罗布泊这么大,听不到人声,简直就像天堂的郊区。我闭上眼睛想象蹦极的感觉,飞翔的感觉,非常幸福。可是,我又想到我会以每秒12米的速度掉下去,最后摔在马路上,鲜血会溅出几十米,脑袋会四分五裂,一只眼珠滚进下水道里,一只眼珠弹到人行道上……又觉得太丑了。”

  她没有自杀,仅仅是因为死去之后“太丑了”。

  她继续说:“我也去过海边。对于女孩来说,跳海似乎更浪漫些。可是,我又想到,我淹死之后,我的肉会被鱼吃得精光,那些鱼又可能被人吃掉,而那个人很可能就是我的导师……又觉得太恶心,也放弃了。”

  说到这儿,她看了看我:“我记得,你在书里曾经描述过自杀,你说——自焚,把自己变成一堆烤肉的过程;服毒,一千把尖刀剜你的内脏;上吊,让舌头舔到前胸的魔术;枪杀,让我从你脑袋的这一端看到你脑袋的那一端;割腕,让死亡和出生变得同样艰难和漫长……都让我望而怯(却)步。”

  我说:“所以,你想选择安眠药?”

  她说:“对,我觉得这种死法没有痛苦,飘飘忽忽就去了对岸……”

  说到这儿,她慢慢把脑袋转向我,突然说:“我的录像机和安埋(眠)药都被你拿走了?”

  我说:“没有,不过我捡到了你的录像机。”

  她叹息了一声,说:“那就是天意了。”

  我说:“你不是喜欢送我礼物吗?那我告诉你,你活着,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礼物。”

  虽然四周很黑,但是我感觉她的眼睛突然亮了亮:“真的?”

  我说:“当然了。”

  她说:“那你会把这个礼物一直带在身边吗?”

  我愣了一下,说:“我们玩个游戏吧。”

  她说:“什么游戏?”

  我说:“你选7个字,互相没有任何关联的。我给你算算命。”

  她想了想,说:“好的。”

  她选的是,一,五,七,十,一,四,一。

  我说:“怎么都是数字啊?我说了,不要有关联。”

  她说:“这些数字有关联吗?”

  我快速想了想——如果把这7个字当成数字,1,5,7,10,1,4,1,那么它们加起来是29,正巧是她的年龄……

  还有什么含义?

  她盯着我又问:“那你会把这个礼物一直带在身边吗?”

  我看着她说:“我是个孤僻的人,排斥任何身外之物。就连我和我自己的身体,都无法达到永远——你说呢?”

  她久久地看着我,不再说话。我们的谈话立刻陷入了僵局。

  我和她对视着,脑袋“轰隆”一声就大了,我忽然意识到,她选的那7个字是谐音:衣舞其实已死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