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泊之咒

返回首页罗布泊之咒 > 第五十五章:一切都在按照电视画面上演

第五十五章:一切都在按照电视画面上演

  大家都在忙活埋葬号外,我猛然发现,浆汁儿不见了。

  布布说:“刚才她还在我们旁边啊。”

  我说:“她什么时候离开的?”

  布布说:“号外说话的时候,她说她去拿止血药……”

  我疯了一样冲回营地,跑进帐篷,不见浆汁儿的影子。

  我喊了几声,没人回应,我的手脚顿时就凉了。

  号外被人扎了,她不可能躲在什么地方睡觉,她很可能也遇害了!

  其他人也跑过来,我说:“布布,孟小帅,你俩留在营地不要动,张回带着帕万留下来,陪你们。白欣欣、徐尔戈、魏早,你们三个跟我在营地四周找人!”

  我们四个人分成四个方向,寻找浆汁儿。

  我慌乱地奔走在漆黑的罗布泊上,一声声叫着浆汁儿的名字,听起来那么凄惶。罗布泊一片沉寂,不见任何回应。

  我用手电筒照向一个个沙丘,幻想她从某个地方站起来,一边系裤子一边说:“干什么?偷窥狂啊?”

  干枯的荒漠上,不见人,不见血。

  我的大脑里开始浮现那张可爱而精致的娃娃脸,眉睫那么黑,皮肤那么白,眼睛那么亮……

  这个可怜的孩子,她跟我吹嘘她通灵,却意识不到危险逼近自己。

  别人信佛,大多是因为消沉,对尘世绝望。她信佛,却是因为她热爱生命,对这个美丽的世界充满好奇。她善良,相信永恒。她爱哭,她哭的样子跟小孩似的……

  我们四个人走到了一起,另外三个人纷纷摇头。

  我灰心丧气了,又感到庆幸——至少,没人看到她的尸体,说不定她还活着。

  如果她活着,被那些人弄到哪去了?

  肯定是他们的老巢。

  回到营地,布布,孟小帅,张回,帕万,都在焦急等待。

  我说:“浆汁儿不见了。”

  没人说话。

  我说:“天快亮了,我们马上走,去找古墓。”

  说完,我走到车上,把大灯打开,从工具箱里取出了那把七七式手枪。它还是浆汁儿给我捡回来的。

  我凭着在部队的记忆,在大灯前把枪拆卸了,又找了块抹布,从油箱里蘸了汽油,仔细擦拭每个部位的锈迹。

  接着,我把那些子弹捧来,用一块细砂布,狠狠磨擦底火上的金属氧化物。

  我要确保这把枪能够再次打响。

  大家都静静地看着我的一举一动。

  我说:“拆帐篷啊!现在耽误的每分每秒,都是在降低浆汁儿生还的几率!”

  徐尔戈说话了:“周老大,如果那些人真的都藏在古墓里,你们去了就是送死。”

  他用了“你们”一词。

  我盯着他问:“你不去?”

  徐尔戈很肯定地说:“我不去。我来罗布泊是为了爱情,不是为了当英雄,我真的不是英雄。”

  他的发音那么标准,嗓音那么优美,我感到一阵恶心。

  我说:“随你吧。”

  然后,我看了看其他人:“还有谁不去?”

  孟小帅朗声说:“周老大,我跟你去。”

  自从吵架之后,孟小帅和浆汁儿一直不怎么说话。现在,浆汁儿失踪了,孟小帅丝毫不计前嫌。

  我看了看她,使劲点点头。

  徐尔戈愣愣地看了看孟小帅,孟小帅也看了看徐尔戈,眼神里带着一丝鄙夷。

  接着,孟小帅问白欣欣:“你呢?”

  白欣欣犹豫了一下,说:“我不是想去不想去的问题。”

  孟小帅说:“那你是什么问题?”

  白欣欣说:“我们像一群无头的苍蝇,四处乱撞,有意义吗?我们要保持静止状态,节省汽油,节省体力,节省食物和水,然后等待救援!”

  布布说:“我绝不会停下来的,我必须走!”

  白欣欣说:“你不就为了找你老公吗?大姐!我们都被困住了,就算你找到他,又能怎么样?老老实实等死吧!”

  布布一下就怒了,叫喊起来:“就算死,我也要和他死在一块啊!我跟你死在一块算怎么回事儿!”

  我说:“好了,白欣欣不去。其他人呢?”

  张回说:“我去。”

  魏早说:“周老大,我和帕万都去。”

  布布说:“我肯定去。”

  我说:“白欣欣,徐尔戈,那就你俩留下,一会儿我们按照比例分一下吃的喝的,你们待在营地里不要动,我们会一路插标记,如果我们不死,会回来找你们的。”

  白欣欣看了看徐尔戈。

  徐尔戈冷静地看着他,眼神意味深长。

  我们四辆车在黑夜里出发了。

  四眼留给了白欣欣和徐尔戈。

  老实说,在这个迷魂地里,我们已经彻底失去了方向,在茫茫荒漠上寻找古墓,并不比寻找出去的路更容易。

  但是,我们必须移动。只有移动才有可能看到它。

  不过,我相信我会找到它,电视上放了预告。

  我也知道,我们可能九死一生,但是浆汁儿已经被掠去,我们没有别的选项。

  我一个人驾车走在前面,后面是孟小帅,布布和张回,最后是魏早和帕万。

  浆汁儿一路都在我身边,她不在了,车里一下变得空空荡荡,冷冷清清。

  在车灯的照射下,罗布泊就像千年古尸,筋肉腐烂,风干,扭曲,怪异。

  我开始梳理进入所谓迷魂地之后出现的怪事。

  杀死号外的人,很可能就是那个制造方孔铜钱脚印的人,看来,他当时并没想害死布布,他只想制造混乱,让我们团队自相残杀,否则的话,他杀死号外都那么简单,甚至没人听到什么声音,如果他想杀死布布,布布肯定早死了。

  那么,他为什么掠走浆汁儿呢?

  把她当工具,生儿育女?

  勾引我们去某个地方,然后集体掉进陷阱?

  那个人,或者说那群人,会不会就是那个天眼呢?

  应该不是。

  那群人似乎更接近某种土著。如果他们有那么大的能力,就不需要东躲西藏了。

  天眼通过电视演示我们的历程,似乎更接近高科技。

  那么,天眼是什么东西?

  难道,每次死个人,就是它在尸体旁边留下一个沙子雕成的花朵?

  我觉得不像。

  如果说天眼更接近高科技,而用沙子制作花朵并把它当做死亡标志,更像神域所为。

  我一路都在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天就亮了。这一天已经是4月29日。

  我鬼使神差地想到了营地,开始不放心了——

  夜里,面对白欣欣和孟小帅的“车震”,徐尔戈的内心肯定如同千刀万剐。现在,把这对情敌单独放在了一起,很可能要出人命的……

  一路上,帕万一直在留标记。每隔大约一公里,他就下车插一面小红旗。

  上午10点多钟,我们停下吃了点东西,继续前行,地上的沙土越来越厚了。

  魏早追上来,我减速停车,他从车窗里对我说:“周老大,我们只剩下十几面小红旗了!”

  就是说,我们走出了80几公里了。

  等到小红旗用光了,我们就很麻烦,如果继续前进,基本上就和白欣欣和徐尔戈走散了,在罗布泊上,很难再相遇。如果回头,那就前功尽弃。

  我咬咬牙说:“再走走看。”

  四辆车继续前行,一个钟头之后,我们又走出了十几公里,我的心里开始打鼓,我清楚,小红旗很可能要用光了……

  果然,后面连续按喇叭了,提示我停车。

  我停下来,四处观望,并没看到任何古墓的迹象。

  有人跑过来,我以为是魏早,却是张回。他手里拿着布布的望远镜,说:“周老大,我好像看到木头了!”

  我一惊,赶紧接过望远镜,顺着他指的7点钟方向望去,果然,远方影影绰绰地竖立着很多黑糊糊的东西,在荒凉的罗布泊,看上去就像一颗秃脑袋的某个部位生出了一撮黑毛。

  那是世上独一无二的至今未解的墓葬形式。

  那正是罗布泊上的古墓!

  我的心“怦怦怦”地猛跳起来。

  我不确定浆汁儿是不是在这座古墓里,但是,毕竟有可能!

  我早知道,罗布泊至少藏着数千座古墓,包括成人墓和婴儿墓。

  最神奇的是,有当地人在数十年前发现了一处宏大的墓葬,可是带人来勘察的时候,它却消失得无影无踪。多少年之前,又有人在数百公里之外看到这处墓葬幽灵般出现……

  据说,这处古墓埋葬着两群不同年代的古尸。下层墓葬有木箭、冥弓、木祖、麻黄素、涂红牛头、蛇形木杆等等,透着原始宗教氛围,据考证,距今大约在3000至4000年之间。而上层墓葬则出土了素绢、铜镜残片、五铢钱等,经测定,距今约为1880年。

  为什么两个不同时代的墓葬叠加到一起了?

  有人猜测,两层墓葬毫无关联,仅仅是碰巧选择了一个地点。下层墓葬比较深,经过1000甚至2000年的漫漫岁月,风沙把此地垫高,结果,一群古尸就葬在了另一群古尸之上……为此得出结论,这处墓葬之所以神出鬼没,正是因为两层墓葬叠加,犯冲,呈凶象。

  我不相信这些。

  我只想找到浆汁儿。

  我把望远镜还给张回,上了车,加油朝那片古墓驶去。

  车队离它越来越近了,我发现,那些不知含义的木桩非常雄伟,高达四五米,尽管风雨剥蚀,依稀能看出,有的木桩涂着红色,有的涂着黑色。

  它们像一些具有灵性的士兵,面无表情,守护着黄沙之下的阴魂。

  我把车停下来,把七七式手枪抓在手里,下了车。

  其他人都下车了,纷纷打量这些奇怪的木桩,没人敢说话。

  我走到帕万跟前,指了指那些木桩,然后探询地看着他。

  他反复观察那些木桩,又四下观望地形,沮丧地摇了摇头。

  我知道了,我们面前的墓葬,不是任何一座已经发掘的被世人所知的墓葬。否则的话,到了此地,帕万就应该能辨清方向了。

  我让大家带上工兵铲,手电筒和绳子,然后一起爬上了沙丘。

  我、魏早和帕万走在前头,中间是三个女的,最后是张回。

  那些木桩就像迷宫,我们在里面穿行了半天,先后看到几处坍塌的地方,露出黑糊糊的洞口,小的像老鼠洞,大的像狐狸洞。偶尔看到几根骨头,不知道是人的还是兽的。

  终于,我们看到了一个挺像样的入口。

  我蹲下看了看,一股阴风吹上来,在炎热的罗布泊,那种凉竟然让我很爽。

  我回头说:“我和魏早下去看看,张回,你和帕万留在外面,陪着布布和孟小帅。”

  魏早用手对帕万比划了半天,帕万点头,表示他明白了。

  接着,我对孟小帅说:“把绳子给我。”

  孟小帅把绳子递给我,我拴在腰上,一头塞到她手里,我说:“我们临时定个暗号——如果我拽一下绳子,那说明我们遇到危险了。如果我拽两下绳子,那就是让你们赶快逃走。如果我拽四下绳子,那说明安全。如果我拽五下绳子,那是叫你们下去。”

  孟小帅说:“为什么没有拽三下的暗号?”

  我说:“一二下是凶险,四五下是平安,中间要隔开,不然容易混淆。你记住了吗?”

  孟小帅说:“没记住,你再说一遍……”

  张回说:“周老大,你进去吧,我记着。”

  我对张回说:“如果你们拽一下绳子,那就是说你们在外面遇到了危险。如果你们拽五下绳子,那就是告诉我,你们安全。”

  张回说:“记住了。”

  我笑着对孟小帅说:“如果你拉上来之后,发现我变成了一具骨架,千万别哭,可能是下面藏着一个魔术师。”

  孟小帅说:“不许你胡说!”

  入口是个很陡的斜坡道,我和魏早、帕万踩着石块慢慢走下去,越走越黑。

  我对地面之下,尤其是狭窄的黑暗的空间,有深深的恐惧症。我不了解这里的地质情况,真害怕一下坍塌,满世界的沙子把我活埋。

  手电筒的光,照不了太远。

  我和魏早大约下到了10米深的地方,看到很多墓道,每条墓道上都有墓室,总共11副棺材,棺材前都插着木牌,上面分别刻着11个人的姓名。

  魏早呆呆地说:“我们注定要命丧此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