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泊之咒

返回首页罗布泊之咒 > 第五十七章:真正的目的

第五十七章:真正的目的

  白欣欣说,徐尔戈死了。

  孟小帅几步就冲过来,尖声叫道:“他怎么死的!”

  白欣欣说:“我也不知道!”

  孟小帅再次喊起来:“就你们两个人在一起,你不知道?”

  白欣欣说:“你对我喊什么!”

  我伸手挡住了孟小帅,盯着白欣欣,低低地问:“他在哪儿?”

  白欣欣说:“就在房车旁边。”

  我说:“发生什么了?”

  白欣欣说:“中午的时候,我在房车上睡觉,他不想睡,不上来。我睡了大约半个钟头,醒来之后,下车没看到他的人,就喊了几声,也没人吭声。我四处找了找,看见他躺在沙地上,已经没气了!”

  孟小帅说:“你撒谎!肯定是你杀了他!”

  白欣欣也吼起来:“人在做,天在看!等我的电视再出画面的时候,你们好好看看,到底是不是我干的!”

  我想了想,说:“白欣欣,你诚实地告诉我,我们走了以后,你们有没有争吵?”

  白欣欣的眼睛落下去,过了会儿,他才说:“有。剩下我们俩的时候,他跟个傻逼一样,莫名其妙地指着我的鼻子,让我放过孟小帅,他说不然就杀了我!我和孟小帅怎么样,跟他有毛关系!我搭理都不想搭理他,回到房车上就睡了。”

  我说:“你锁了车门。”

  白欣欣说:“我的车,为什么让他上来?我怕他趁我睡着之后,真的杀了我。”

  魏早走过来,说:“我感觉白欣欣没有说真话。”

  我回头,对身后几个人说:“不,他说的是真话。”

  魏早说:“你怎么知道?”

  我反问他:“为什么我们那么轻易就离开了那个古墓?”

  魏早回答不出来。

  我说:“那个人,或者说那群人,并没想弄死我们。他们掠去浆汁儿,就是要把我们骗到古墓去,他们真正的目的,其实是为了分开我们,然后选择落单的人下手。另外,他们也想让我们看看那个死亡名单。”

  我接着对他说:“你还记得古墓里的那些棺材吗?你想想那些名字的顺序。”

  魏早摇摇头:“我只记得第一个棺材好像是衣舞的……”

  我说:“嗯,第二个棺材是号外的,第三个棺材就是徐尔戈的。看来,这是顺序。”

  白欣欣问:“你们在说什么?”

  我说:“我们在古墓里看到了11口棺材,都写着我们的名字。”

  白欣欣小声问:“也有……我?”

  我说:“你是第5个。”

  他一下就沉默了。

  布布问:“我是第几个?”

  我说:“你是第10个。”

  她说:“噢。”

  没想到,她的口气很平淡,就像等待看病的患者问护士:“我是第几个?”护士说:“第三个。”她轻轻“噢”了一声,就退回到椅子上坐下来,耐心等待了。

  白欣欣说:“就是说,我他妈也快死了?”

  我说:“你别急,我是第4个,在你前面。”

  孟小帅问:“我呢?”

  我说:“应该恭喜你,你是最后一个。”

  孟小帅说:“不对!”

  我看着她:“怎么不对?”

  孟小帅说:“衣舞是第一个,号外是第二个,徐尔戈是第三个,那浆汁儿是第几个?”

  我说:“她是第9个,她在你之前。”

  孟小帅说:“可是,她……”

  我朝车上看了一眼,她还在静静地平躺着,我说:“我总觉得她没死。至少,她还没到死的时候。”

  白欣欣说:“你们把浆汁儿带回来了?”

  我说:“她在我的车上睡着。”

  接着,我长长叹口气,说:“走吧,徐尔戈一个人在营地里躺着,我们回去看看他。”

  很快,我们就开进了营地——所谓营地,其实只是白欣欣的一辆房车。

  大家下了车,一起走到房车旁,果然,徐尔戈在沙地上躺着,纹丝不动。他的脸上呈现着痛苦的表情,双眼睁着一条缝儿,眼角糊着沙土。他的脚下蹬出了几条横七竖八的深沟,脖子上有一圈紫色痕迹,应该是被勒死的。

  孟小帅在他旁边坐下来,像个乡村婆姨一样嚎啕大哭。

  大家都不说话,听着她哭。

  过了几分钟,布布走过去,把她搀扶起来。

  她擦干了眼泪,突然问白欣欣:“他,他中午吃饭了吗?”

  白欣欣说:“吃了,一包方便面,两个咸鸭蛋。”

  孟小帅再次大哭起来。

  我说:“挖个坑,把他埋了吧。”

  魏早、张回、白欣欣就去拿工兵铲了。帕万一直在观望,他也跟着去了。

  魏早回来,问我:“埋在哪儿?”

  我的心里空空如也,非常非常累,我弱弱地说:“就埋在这里吧。今天我们不走了,陪他一晚上。”

  大家就在沙地上挖起来。

  这里的土质相对比较松软,大家很快就挖出了一个墓穴,正准备把徐尔戈下葬,孟小帅说:“等下!我给他洗洗脸。”

  她拿来一瓶矿泉水,一条白色毛巾,蹲在徐尔戈身边,哭着给他洗脸。

  这时候,水贵如油,但是没人会说什么。

  我们把徐尔戈的箱子和背包和尸体一起埋了,包括软包装罐头,压缩饼干,药物,摩擦发电手电筒……

  孟小帅留下了徐尔戈的录音笔,那里面有徐尔戈对她的表白。她哭着把那只录音笔装进了自己的箱子。

  布布拿来两只香梨,一块馕,放在了埋葬徐尔戈的沙包上。

  接着,布布说:“把她……也埋了吧。”

  我知道,她说的是浆汁儿。

  我说:“不,浆汁儿不该死……”

  这时候,我发现我说话已经有点混乱了。

  布布低声说:“周老大,她已经死了。”

  白欣欣朝我们看过来,这时候他才知道,我们只是拉回了浆汁儿的遗体。

  我说:“古墓那些木牌上有顺序,她现在不该死……”

  布布看了看我,说:“那你什么意思?”

  我说:“我要守她一夜。”

  布布说:“好吧。”

  我看了看所有人,悲怆地说:“我们搭帐篷,然后所有人去挖求救信号。到了明天,我们已经整整困在罗布泊10天了,我们不走了,等着有救援飞机发现我们吧……”

  白欣欣非常支持这个建议,他连连说:“同意同意!”

  布布说:“周老大,我们去挖吧,你留在营地里陪浆汁儿,总要留个人放哨。”

  我想了想,说:“那就辛苦你们了。先画出那三个字母的字形,然后再挖,至少100米长,半米宽。”

  接着,大家迅速搭起了两顶帐篷。然后,除了我,都拎着工兵铲去挖求救信号了。

  我把浆汁儿的睡袋铺好,把她从车上抱下来,放进了帐篷里,让她躺成一个很舒服的姿势。

  她的身体避开了从窗口射进来的阳光,她的脑袋对着帐篷门,有风吹进来,她的头发一下下撩动着。

  我坐在她身边,静静看着她。

  她真的就像睡着了。

  天快黑了,那些挖求救信号的人一起回到了营地。

  我们的车停成了一排,挡风。

  求救信号位于车辆的西南方。我去看了看,他们挖出了“SOS”的基本形状,但是很浅,他们打算明天继续挖。

  我回到营地,跟大家一起下挂面,煮鸡蛋,吃完,天已经彻底黑下来。

  白欣欣带着两个女性睡房车。

  我和浆汁儿睡一顶帐篷,其他三个男性睡一顶帐篷。

  我们剩下8个人了。

  今夜,我们将和三具尸体为伴。

  我在睡袋上躺下来,把手枪放在了旁边。里面只剩下了两发子弹,不过,我至少知道了,它们都是有效的。

  关上应急灯,帐篷里就彻底黑下来。

  在我眼里,躺在旁边的浆汁儿其实是个植物人,我甚至觉得她能听见我说话。

  我果然说话了——

  “浆汁儿,你听着啊,我们把你抢回来了,现在你躺在我们自己的营地里,很安全,不要怕,好好睡吧,我们保护你……”

  “放心,你不会有事的,如果真是老天注定我们要死在这个地方,那也没关系,我看了死神的花名册,我的名字在你前面呢……”

  “我们挖了求救信号,要是运气好,会有人来救我们的,我会把你抱上飞机,送进大医院,挂最贵的号,那些医生会让你醒过来的。对了,你说过,如果获救的话,你要在天上亲我一口,这个承诺还算数吧?……”

  “如果明天我们运气不好,依然没人来救我们,那我只能把你留在这个地方了,今夜,你争点气,给我醒过来,好不好?只要你醒过来,我会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是选过7个字吗?其实真正的命运并不像我说的那样……”

  我说着说着,眼睛已经湿了。

  浆汁儿一直无声无息。

  我突然从幻想回到了现实,就像在云端掉在了地面上——她已经死了!躺在我身边的是一具尸体!如果再不埋葬她,很快,她的身上就会散发出腐臭……

  我使劲嗅了嗅,似乎有一股香气。

  我打了个冷战,猛地睁开了眼睛。

  黑暗中,我的脸上似乎贴着一张脸。我屏住了呼吸,仔细辨别这是不是幻觉。

  确实有个人影,她正在我的脑门上缓缓地画着圆圈!

  我慌乱地去抓手枪,对准了她:“浆汁儿?”

  黑影说话了,正是浆汁儿的声音,声调却无比阴冷:“周的东,你觉得我是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