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泊之咒

返回首页罗布泊之咒 > 第一章:重新组合的人物表

第一章:重新组合的人物表

  第一季《迷魂地》的梗概:

  我们11个人穿越死亡三角区罗布泊,到达湖心地带,我们所有的通讯和定位设备全部失灵。向导告诉我们:我们很可能是进入了传说中的迷魂地。

  接着,我们遇到了一系列离奇事件:营地出现一双陌生的鞋印,在荒漠上捡到一个两三岁的幼儿,碰见一个两个月前失踪于罗布泊的科考队员……

  我们怀疑罗布泊生存着另一种人,循着蛛丝马迹,来到古墓寻找他们,却看见11口棺材,分别写着我们11个人的姓名。而我们的队员正是按照这个姓名的顺序一个个死掉:衣舞自杀,号外被杀和徐尔戈被杀……

  接下来就轮到我了。

  就在我们绝望之时,遇到了前来救援的队伍,却得知他们也迷失了方向……

  为了熟悉这11个人,我再做个人物表,一目了然——

  季风,26岁,四川邛崃人,身高1.58米,体重40公斤。

  很多读者都好奇,季风怎么当我助理的,我介绍一下:2007年,有个女孩突然在QQ上给我留言,说她是我的读者,在兰城发展很不顺利,次日准备回四川去了。我就对她说:你来跟我喝酒吧。她就来了,从此再没回去,开始跟我工作,直到今天。

  季风曾担任河北电视台《周德东讲故事》编导,曾担任一本悬疑杂志的主编。我了解她,她的性格更适合做领袖。我是个男人,我不该说,但实际情况是,她来了,我的心里立即有了某种主心骨。

  黄夕,上一季介绍过他,只不过他在进入罗布泊之前退出了,此人男,25岁,山东人,身高1.82米,体重85公斤,曾获全国散打亚军,工作是体育老师。

  吴珉,湖南人,27岁,身高1.75米,体重75公斤,IT行业,能说会道。他曾是浆汁儿的男朋友,两个人共同生活了两年,快结婚的时候,吴珉被借调到西安工作,他爱上了模特孟小帅,终于对浆汁儿提出了分手……他此次进入罗布泊,其实是为了寻找孟小帅。不知道他该算浆汁儿的男朋友,还是该算孟小帅的男朋友。

  张回,男,东北人,身高1.78米,体重80公斤,麦南监狱狱警。上一季的那个张回其实不叫张回,他真名叫章回,其实是个越狱犯人,张回和两个同事前来新疆抓捕他,得知他进入了罗布泊,他们跟领导请示之后,领导让他们等章回走出罗布泊再实施抓捕。可是,张回立功心切,一个人擅自冲了进来……

  蒋梦溪,女,22岁,身高1.60,体重48公斤,安徽人,她是来找白欣欣的,似乎是白欣欣的女友。白欣欣进入罗布泊之前,说蒋梦溪划船的时候被淹死,他帮忙处理丧事,迟到一天。蒋梦溪现在来找他了。不知道他当时为什么撒这个谎。

  周志丹,男,39岁,身高1.70米,体重88公斤,台湾新竹市人,做影视投资,更多时间在全球旅行。

  鲁三国,男,47岁,昆明人,某字画公司老总,他喜欢登山,脸色黝黑,很健壮,看不出一点老总的范儿。

  郭美,女,22岁,身高1.68米,体重55公斤,无锡人,如果只能用两个字评价这个女孩,那么只有“绝色”一词了。我以为她是鲁三国带来的,后来发现并不是,她跟这些人都不认识。没人了解她的底细。

  令狐山,男25岁,身高1.81米,体重82公斤,不折不扣的帅哥。我以为他和郭美是一起的,后来知道也不是,他是新疆本地人。

  马然而,男,天津人,26岁,1.76米,77公斤,号外的朋友,什么职业都干过,进入罗布泊之前是售楼先生。他是来寻找号外的。

  老丁,30多岁,身高有1.90米,体重89公斤,也是科考队的,他的着装跟我们一样狼狈……

  天很热,盐壳在噼里啪啦地爆裂。

  那个小孩在跟我对视。

  我相信,他就是淖尔。

  我们曾经遇到他,并把他带回了营地,后来他神秘消失。我相信,他打入我们内部,只是为了摸清情况。

  现在他又混进了季风他们这个团队,没想到,再次被我们遇到……

  我感觉他想笑,只是使劲憋着。就像一个魔术师面对观众抖落毯子,试图让大家知道,里面什么都没有,可是不小心掉出了一只闹钟,穿帮了,这个魔术师尴尬至极,眼看就要笑场了……

  我指了指牵着他的那个瘦脸女孩,问季风:“那个女孩是谁?”

  季风说:“她叫蒋梦溪,安徽的。”

  白欣欣走过去,和蒋梦溪说着什么,看得出来,白欣欣很恼怒。蒋梦溪低头看着淖尔,并不顶嘴。

  我走过去,笑着对蒋梦溪说:“来,你们聊吧,我来照看他。”

  蒋梦溪小声说:“谢谢……”

  我发现她是娃娃音,说话就像七八岁的小女孩。然后,她跟着白欣欣,走向了白欣欣的房车。

  我蹲下来,继续和淖尔对视,我们的眼神心照不宣。

  我说:“季风,这个小孩叫淖尔。”

  季风说:“你认识他?”

  我说:“我们也遇到过他,他可能不喜欢我们,跑掉了。”

  季风也蹲下来:“他怎么会跑进罗布泊呢?”

  我说:“估计这里是他的家。”

  季风说:“那他的家长呢?”

  我说:“可能他就是家长。”

  季风听出了我话外之音,不说话了。

  淖尔依然看着我,眨巴着眼睛。我知道,他完全听得懂,只是不管我说什么,他都不会解释,也不会辩驳。

  我对淖尔说:“我看到你录的像了,谢谢你。”

  他看着我,不说话。

  我说:“我想问问,后来我看见过三个小孩,跟你一模一样,那里面有你吗?”

  他看着我,不说话。

  我说:“或者,他们是你的兄弟?……你的朋友?……你的同事?”

  他看着我,不说话。

  我说:“你知道吗?那个带你睡觉的衣舞死了,她是自杀。号外也死了……啊,对了,那几天他不在营地,你没见过他。徐尔戈你见过的,就是那个睡态最不安详的,不停说梦话,他也死了……他们的死跟你有关系吗?”

  他看着我,不说话。

  我说:“你说你家在死穴,你说的是死穴吧?你离开之后,我们找到了古墓,看到了11口棺材,棺材顶上都插着木牌,写着我们11个人的名字——那里是你家吗?”

  他看着我,不说话。

  我说:“要不,你在地上写7个字吧,互相不要有任何关联,让我从侧面了解了解你。”

  他看着我,不说话。

  我说:“你要是再不说话,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他突然“哇”一声大哭起来,离开我,跑向了房车,他走路都走不稳,跑着跑着“啪嗒”一声摔在了盐壳上,哭得更凶了。

  我相信,他那是假摔。

  很多人都看过来。我走过去,抱起他,说:“好了,淖尔,不哭不哭,我们是好孩子,我们没杀人。”

  淖尔突然咯咯咯地笑起来。

  我知道,他是没憋住,被我的话逗笑了。

  回到季风跟前,我放下了他,掏出手机给他玩儿。季风不信任地看了看淖尔,对我说:“我想跟你单独说说话……”

  我说:“没关系,如果他想听,我们换个帐篷他也听得到的。”

  季风犹豫了一下才说:“他可能会说话。”

  我说:“为什么这么说?”

  季风说:“捡到他的第一天晚上,我带他睡,我听见他说梦话了……”

  我一怔:“他说什么?”

  季风说:“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

  我想起了一个故事——

  一个小孩,他的爸爸是科考队员,常年在外。这天,他妈妈下楼去买菜,把小孩反锁在家中。

  每次妈妈下楼去,回来的时候,都会在家门口轻轻地唱: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快点开开,妈妈要进来!

  小孩就把门打开,扑到妈妈的怀里。

  这天,小孩妈妈又下楼买菜去了,小孩在家里摆积木,等她回来。终于,楼梯上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接着,门被敲响了,传来妈妈的声音:“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快点开开,妈妈要进来!”

  小孩走过去,正要开门,突然停下了,他觉得妈妈的声音有点异常,似乎感冒了。

  他把防盗门打开,却没摘下安全链,然后,他朝外看了看,外面那个自称妈妈的人却朝门后躲了躲,并不和他对视。他只看见了挎包,那是妈妈的挎包。

  他想起了小兔子和大灰狼的故事,有点害怕,就说:“不开不开我不开,妈妈没回来, 谁来也不开!”

  突然,一只毛烘烘的手伸进来,抓向小孩。

  小孩撒腿就跑。他缩到沙发后,盯着门缝,不知道那是人手还是爪子,哇哇大哭。

  外面的人把手缩回去,猛地一拉,安全链就断了,门被缓缓拉开……

  不一会儿,妈妈真的回来了,她站在门外,轻轻唱道:“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快点开开,妈妈要进来!”

  小孩在里面打开了防盗门,却没摘下安全链,说:“你把手伸进来我看看!”

  妈妈就把手伸进去晃了晃,说:“宝贝,是妈妈!”

  “咔嚓”一声,防盗门关上了,整个楼房都听到一声惨叫,妈妈的手齐刷刷地掉在了地上……

  蒋梦溪从房车上跑过来,满脸是泪。

  她跑进帐篷,“呜呜”哭起来,声音就像小学一年级的女生。

  季风和我互相看了看,不知道她和白欣欣之间发生了什么。

  那个古怪婴孩似乎跟蒋梦溪更亲近,他扔掉手机,走进了帐篷,蒋梦溪抱住他,哭得更厉害了。

  我捡起手机看了看,发现备忘录被打开了,他写下了7个字:人,人,人,人,人,人,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