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泊之咒

返回首页罗布泊之咒 > 第四章:神秘的记事本

第四章:神秘的记事本

  我们用绳子拉直线,走了不到20公里的样子,竟然又绕到了徐尔戈那个坟墓的附近!

  就是说,如果我们不离开营地,举着望远镜,也许就可以看到季风他们的营地。

  我再次感受到了迷魂地的杀气。看来,拉绳子依然无法摆脱这个鬼地方。

  我忽然对离开这个鬼气森森的地方不抱什么希望了。而令狐山,又给我带来了“丧胆坡”的传闻……

  我对浆汁儿说:“你和季风带大家弄午饭吧,我要把一个故事听完。”

  浆汁儿说:“大叔,你还有心情听故事?”

  我说:“一个不寻常的故事。”

  回到帐篷,令狐山说:“怎么了?”

  我说:“继续讲你的故事吧。”

  令狐山就继续讲了。

  汉人为蒙古人合上双眼,然后用沙子把他埋了。

  至此,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在沙漠上消失了。现在,只剩下汉人和另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当然,对于朝鲜人来说,汉人同样是来历不明的人。

  朝鲜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罗布泊地图,铺在汉人面前。他用手指在楼兰的位置上画了一个圈,又朝他刚才探路的方向指了指,使劲点头,好像在告诉汉人,楼兰就是那边。

  汉人警觉地看着他。

  三个人探路,偏巧他的方向是对的?

  汉人不相信。

  假如这个朝鲜人在撒谎,那么,他要把自己带到什么地方去呢?

  目前,汉人别无选择,只能跟他走,如果一直看不到楼兰,天一黑他就借助夜色逃掉。他相信,这个朝鲜人跑不过他。他注意到对方穿着皮鞋,而他穿着运动鞋。

  两个没有共同语言的人一起朝前走了。

  汉人始终走在朝鲜人的后面,保持着3米远的距离。如果他突然转过身来发起袭击,汉人还有逃跑的机会。

  沙漠上的天,黑得很慢,好像一个不肯咽气的临终者。

  汉人也走得很慢。

  终于,天彻底黑下来,世界突然变得狭小了,只有两个人踩踏沙子的脚步声。

  朝鲜人一直没有说什么,也一直没有回头,只是静静朝前走。

  前方一片漆黑,汉人打算逃了。

  他刚刚打定这个主意,朝鲜人突然站住了,他慢慢转过身来,直视汉人,汉人只能看到他的眉棱下黑糊糊的,像两口深井。远方传来了一声马的嘶鸣,似乎在预告什么。

  汉人打了个冷战,下意识地问:“怎么了?”

  朝鲜人不说话,一步步朝汉人走过来。

  “你怎么了?”汉人又问。这时候,他已经忘记了对方听不懂他的话。

  朝鲜人还是不说话,继续朝汉人走过来。

  “你想干什么!”汉人感到了一种巨大的惊悚,一边后退一边大声叫起来。

  朝鲜人突然用纯正的汉语说了一句:“你,去,问,马,吧。”

  汉人转身就跑。

  这里没有路,这里到处都是路。沙子太软了,一脚脚陷进去,很难跑快。

  不知道跑出了多远,汉人陡然停下来,竖耳听了听,奇怪的是,他没听到那个朝鲜人的脚步声,他好像没有追上来。

  他回头看了看,黑暗无边无际,就算那个朝鲜人站在3米之外的地方,他都看不到他。

  于是,他转身继续奔跑。这时候,他已经彻底丧失了方向感,像一只无头的苍蝇,在沙漠中左冲右突,感觉黑暗中到处都是那个朝鲜人!

  他已经没有希望跑出沙漠了,只想摆脱那个矮小的身影。

  一个多钟头之后,汉人实在跑不动了,看到一个沙丘,一屁股坐下来,大口大口喘息。四周一片死寂。那个朝鲜人不可能找到他,在这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沙漠上,两个人只要走散了,就永远不可能再相遇。

  坐了一会儿,浓浓的困意袭来,汉人的眼皮就像两块软糖粘在了一起,很快就睡着了……

  在梦中,那个朝鲜人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汉人想站起来战斗,可是他四肢麻木,一动不能动。

  这个朝鲜人恶狠狠地盯着汉人,慢慢解开衣服上的扣子,露出瘦小的肚皮,上面切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黑糊糊的,像一扇特殊的门。他把手伸进去,竟然掏出了一把锈迹斑斑的短刀——他的身体就是一个刀鞘!

  他举起血淋淋的短刀看了看,露出古怪的笑容,突然一扬手,把它插进了汉人的肚子……

  汉人一下醒过来。

  此时,月亮已经升起来了,一个黑影蹲在他的面前,正直勾勾地看着他。

  汉人的脑袋“轰隆”一声就炸了——他不是那个朝鲜人,那个朝鲜人没这么高大!他是那个蒙古人!

  汉人惊恐地左右看了看,竟然看到了那块木牌,还有那匹幽灵一样的淡金马,它依然在沙漠上慢悠悠地啃着草。汉人依靠的沙丘,正是埋葬蒙古人的坟墓,这个被惨杀的蒙古人从沙丘里爬了出来!

  这时,汉人感觉到肚子凉飕飕的,夜风好像正在朝里灌。他低头看了看——肚子上被切了一个血淋淋的口子,肠子流出来,两三米长。一把短刀扔在地上。

  汉人有个朋友得了喉癌,在嗓子那里把气管切开了,他对汉人说,他的呼吸一下就开阔了,顺畅得令人恐惧……33年来,汉人的生命之门似乎第一次被打开了,他一下就和那个朋友有了某种同感。

  他不知道自己死没死。

  他一边把自己心爱的肠子收回肚子,一边不甘心地问:“你为什么要杀我?”

  蒙古人用纯正的中国话回答了他,他一字一顿地说:“你,去,问,马,吧。”

  然后,蒙古人就消失在了夜幕中。

  汉人踉踉跄跄地站起来,拎着那把短刀,奔走在沙漠上。

  他已经被剖腹,他的血已经流光,可是他要去寻找那个朝鲜人。

  茫茫沙漠,找到他比找到楼兰的希望还渺茫。不过,只要他还有一缕意识,就不会停止寻找。

  他把背包扔掉了,那里面有海鸥照相机,水,钱包。照相机没用了,他已经不可能在胶卷上显影;水没用了,他的肚子是漏的,水会流出来;钱和粮票都没用了,变成了一张张糖纸……

  天亮之后,汉人终于又看到了那个大坡,又看到了那身暗格子西服。

  朝鲜人似乎察觉到了危险,他一直不回头,走得飞快。但是,汉人还是很快就接近了他。

  他听见背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被迫停下来,转过身,一双眼睛透过白框眼镜恶狠狠地射向了汉人。两个人静静对峙。他当然知道汉人要干什么,昨天夜里他有过同样的想法。

  汉人高估了朝鲜人的战斗力,实际上,他杀掉他只用了半分钟的时间。

  朝鲜人软软地躺在沙漠上,蹬了一下腿,就不再动了,像一头瘦小的猪。

  汉人在他的肚子上切了一个口子,小心地掏空内脏,把短刀塞了进去,然后,用沙子把他埋葬了。他的坟墓比蒙古人的坟墓小多了。

  朝鲜人一直没有闭上眼。

  汉人把沙子一捧捧撒在他的身上,最后,他的身体都被埋住了,只露出两个眼镜片,下面是两只充血的眼珠子,定定地望着半空。

  黑暗的远方传来动物的喷鼻声,肯定是那匹孤独的汗血马。

  汉人低低地对他说了一句:“不管有什么问题,你只能去问马了。”

  然后,他用最后一捧沙子埋住了他的眼睛。

  太阳升起来了,伸了个懒腰,一下就高了许多。

  汉人的口袋里只剩下了那个记事本,他把生前死后经历的一切,都写在了记事本上。

  然后,他在大坡上选了个地方,挖了个深深的沙坑,躺进去,抓起沙子,一把把扬在自己身上……

  多年之后,有个9人车队穿越罗布泊,傍晚的时候,他们来到那个大坡下,扎了营。有个人在营地附近转悠,发现了那条从沙子下伸出来的胳膊,肌肉已经烂光,他又在不远处捡到了那个记事本,翻了翻,立即跑回了营地。

  其他人看了记事本上的内容之后,吓得够呛,赶紧拔掉帐篷,离开了……

  听完了这个故事,我问令狐山:“你相信吗?”

  令狐山说:“我不是打酱油的。要是不信,我就不会来罗布泊。”

  我说:“你为什么相信?”

  令狐山说:“因为当年我父亲就是那个9人车队中的一员。”

  我说:“他给你讲的?”

  令狐山说:“如果他还活着,我才不会冒着生命危险来找真相。”

  我说:“他……去世了?”

  令狐山说:“他们那个车队,只有一个人跑出来了,就是他把那个记事本带了出来。”

  我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令狐山说:“我父亲遇难那年,我13岁。”

  他现在25岁,那应该是12年前了。我在百度百科看过很多遍罗布泊的介绍,并没有人提到,2001年有8个人死于罗布泊。看来,关于罗布泊,世人不了解的事件太多了。

  我说:“等等,你不是说你和父母一起种葡萄吗?”

  令狐山说:“那是我继父,也就是当年逃出来的那个人。”

  我说:“噢。”

  令狐山突然说:“我母亲很漂亮。”

  我马上感觉到,他说这句话有着深层含义。

  令狐山继续说:“我不知道我父亲是不是被人害死在罗布泊了,我从小就有个野心,长大之后一定要进入罗布泊,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个大坡……”

  我说:“你见过那个记事本吗?”

  他说:“我现在就带着它。”

  我说:“我能看看吗?”

  他没说什么,从挎包里就掏出了一个老旧的记事本。我小心地接过来翻了翻,差点昏过去——这是我父亲的记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