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泊之咒

返回首页罗布泊之咒 > 第八章:一个艾滋病毒携带者

第八章:一个艾滋病毒携带者

  我跑过去,大声问:“季风呢?”

  浆汁儿下了车,带着哭腔说:“她在后座上!”

  我赶紧打开后车门,看见季风平躺在后座上,双眼紧闭,脸色像纸一样白,嘴角有两滴类似口水的东西流下来。我警惕地看了看浆汁儿,问:“你干什么了?”

  浆汁儿说:“什么我干什么了!我俩正说话呢,她突然就靠在了我的身上,软绵绵的,怎么都叫不醒了!”

  我不再说什么,赶紧上车,加大油门朝营地开。

  季风身体娇小,抵抗力肯定很差。不过,她挺坚强,一直没有表现出到了极限。

  我们回到营地之后,大家围上来,把季风抱进了帐篷。

  周志丹和鲁三国寻找“棋盘”还没回来。

  布布认为,季风是急性脱水。

  后来我知道,她嘴角那不是口水,而是浆汁儿给她喂的水。

  布布端来一杯清水,放进一羹匙盐,几羹匙糖,慢慢给季风喂下。半个钟头之后,季风终于苏醒过来。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我说:“季风,你以后不要跟我们到处跑了,你留在营地,多休息,补充各种维生素。”

  季风说:“我没事儿啊。”

  我说:“你没事儿?那你刚才是睡着了?”

  浆汁儿说:“你把周老大吓坏了,刚才他看见你躺在后座上,两只眼睛瞪着我,那样子就像要把我吃了!他以为你被我掐死了。”

  这时候,外面传来了争吵声,我走出去,原来是孟小帅在对着白欣欣大吵大闹。

  这两个人又怎么了?

  看得出来,孟小帅非常非常愤怒,满口脏话。

  听着听着,我终于明白了孟小帅为什么愤怒,也知道了蒋梦溪“死而复活”之谜。

  两年前,白欣欣认识了比他小7岁的蒋梦溪。

  实际上,白欣欣在福建老家结婚了,孩子都已经8岁。他到合肥做生意发达之后,和那个老婆的关系基本名存实亡。

  那时候,蒋梦溪没上大学,她在夜店当洋酒促销员。

  一个偶然的机会,白欣欣认识了蒋梦溪,不知道出于什么爱好,他特别迷恋她的娃娃音。他为蒋梦溪买了一套房子,两个人同居在了一起。这期间,他和老婆离了婚,并且与社会上的众多“妹妹”断绝了来往。

  白欣欣很惜命,每年都要去体检,去年6月份,他要带蒋梦溪去体检,蒋梦溪死活不肯跟他去,这让他起了疑心。

  在他的再三逼问下,蒋梦溪才说出实情——她得了艾滋病(HIV携带者)。当时白欣欣如同五雷轰顶。

  他讳疾忌医,竟然没有勇气去体检了。

  他忽然觉得,这个满口娃娃音的女孩是个害人精!他把蒋梦溪赶了出去,然后把那套房子低价卖掉了。蒋梦溪不甘心,一直苦苦哀求,希望跟他在一起。白欣欣把电话换了,躲到了另一个城市,刚刚认识一个女孩,两个人正打得火热,那个女孩突然有一天不辞而别了,只留下一张字条,写着:你是个畜生,你有艾滋病都不告诉我,我要是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毫无疑问,蒋梦溪找到了他的下落,找到了那个女孩,不知道,她对她说了什么……

  白欣欣变得越来越沉沦,也许是为了躲避蒋梦溪,也许是感觉前途灰暗,他加入了这个穿越罗布泊的队伍。出发之前,他去夜店嫖娼,被警察抓住,交了大笔罚金才离开,因此迟到了一天。他不可能告诉我们真实原因,只是说,有个叫蒋梦溪的女孩,跟他去公园划船,跌入水中,被搅到脚踏船的动力装置上,活活淹死了……

  从这个谎言中也能看出来,他对蒋梦溪恨得有多深。

  没想到,蒋梦溪竟然追进了罗布泊。

  就算是这样,白欣欣也没有对孟小帅讲出真相,是蒋梦溪告诉她的。

  当我们找到这个营救队伍的时候,孟小帅看到了吴珉,很感动,很高兴。可是,她发现浆汁儿抢先扑到了吴珉的怀里,这让她大吃一惊。她怎么都没想到,吴珉跟浆汁儿竟然有关系!

  她问吴珉怎么回事,吴珉油嘴滑舌,百般狡辩,但孟小帅还是问出了实话——浆汁儿是他在湖南交的女友,他去西安工作之后,把她甩了。

  孟小帅很生气,本来吴珉就是她的备胎,她对吴珉说:“你别骑马找马,把你的屁股擦干净再来找我!”

  然后,她跑进了白欣欣的房车。

  蒋梦溪在,两个人正在说着什么,白欣欣满脸烦躁。

  孟小帅就问:“她又是谁呀?”

  白欣欣支吾了一下说:“我一个亲戚。”

  孟小帅看了看蒋梦溪,问:“是吗?”

  蒋梦溪看了看白欣欣,没敢说话。

  孟小帅说:“如果你是他的亲戚,那麻烦你回避一下,我跟他说几句话。你要是他的亲亲,那我立马退开。”

  蒋梦溪还是看白欣欣。

  白欣欣对她说:“你下去。”

  蒋梦溪这才低着头下了车。

  白欣欣问:“你怎么了?”

  孟小帅说:“没什么,想你了。”

  然后,她一下就抱住白欣欣,两个人疯狂地亲吻起来。

  一个多钟头之后,孟小帅走下房车,看见那个蒋梦溪孤独地坐在一个沙丘上,安静地看着她。

  这时候,我和季风、浆汁儿、令狐山已经出发,去寻找丧胆坡了。

  吴珉朝她走过来,说:“小帅,你给我一分钟解释好吗?”

  孟小帅说:“你给浆汁儿解释了吗?”

  吴珉说:“我来罗布泊是来找你的,我根本不知道浆汁儿也来了!我知道她爱我,我知道很多女孩爱我,这和我爱你有什么关系吗?”

  孟小帅说:“你少跟我自恋!我不会和哪个女孩争你的,你想重续前缘的话,得跟另一个男人来争我!”

  吴珉愣愣地问:“哪个……男人?”

  孟小帅指了指房车,说:“他。”

  说完,她就走开了,去找郭美聊天。蒋梦溪却追上来,叫住了她。

  蒋梦溪很敏感,她肯定看出了孟小帅跟白欣欣的关系不一般,就像对付白欣欣身边的其他女孩一样,她对孟小帅讲出了实情……

  孟小帅气得差点炸了肺,她当时就把白欣欣从房车上揪了下来,破口大骂。

  此时,白欣欣蹲在房车下,低着脑袋,面对孟小帅暴风雨式的质问,毫无反应。

  蒋梦溪委屈地看着白欣欣,满眼是泪,楚楚可怜的样子,看不出她那么有心计。

  吴珉站在帐篷门口的阴凉里,静静地望着孟小帅,一言不发。

  而浆汁儿则站在我旁边,她也听明白了,沉默着。

  只有孟小帅一个人在叫嚷,她太泼辣了,简直无所顾忌:“你他妈有病不治,为什么勾引老娘上床?要是你让我染上了那个病,我死之前非得剁了你!……”

  这个事件牵扯到了太多人——

  蒋梦溪曾是白欣欣的女朋友,而白欣欣跟孟小帅在罗布泊上了床,孟小帅的男友是吴珉,而吴珉的前女友是浆汁儿。还有死去的徐尔戈,他来罗布泊是追求孟小帅的,现在他死了,也许他的阴魂也在三尺高的空中注视着这一切……

  事情变得非常复杂。

  现在,不能确定白欣欣有没有感染艾滋病毒,更不能确定孟小帅有没有感染艾滋病毒,那么,吴珉还会继续追求孟小帅吗?

  如果吴珉放弃了孟小帅,浆汁儿还会重新回到他身边吗?

  我意识到,说不定此次进入罗布泊的人,都是有秘密的。

  前来救援我们的人,多数对孟小帅比较陌生,只有观望。

  我们这个团队的大老爷们不好劝慰,除了浆汁儿,只剩下布布一个女的,她静静地看着,眼里透出一种鄙夷。

  浆汁儿迈步了,她走到孟小帅身边,扶住她的肩,轻轻说了几句什么,孟小帅趴在浆汁儿的身上,大哭起来。

  浆汁儿把她扶进了季风躺着的那个帐篷。

  白欣欣突然暴怒了,对蒋梦溪喊道:“你他妈给我滚!”

  蒋梦溪无辜地看着他,眼里再次涌上了泪花。

  就在这时候,我们听见了引擎声,我转头看去,周志丹和鲁三国回来了,越野车背后扬起冲天的沙尘。

  淖尔正在沙地上爬着玩儿,他也抬头望过去。

  周志丹和鲁三国跳下车,周志丹挺着大肚子走过来,兴奋地说:“找到了找到了!”

  他们果然找到了那片雅丹地貌,找到了那副大“棋盘”。

  我迎上去,问他:“离这儿大约几个钟头的路程?”

  周志丹说:“差不多3个钟头。”

  我说:“天快黑了,看来只能明天再去了,来,我们商量一下怎么下这盘棋吧。”

  于是我们三个找到一个空帐篷,坐进去。魏早和布布也来了。

  老丁似乎也想参与参与,被我拒绝了,我说:“老丁,你去跟大家一起张罗晚饭吧。”

  老丁说:“好。”然后就很知趣地退了出去。

  据周志丹说,那个地方总共有10个土台,奇怪的是,其中西边的5个土台无法攀登,东边的5个土台都可以爬上去。可以假设,西边5个土台是对方的棋子,尽管我们不知道这个对方是谁,东边5个土台是我们的棋子。

  从土台上的字形看,正巧是——

  对方:金木土水火。

  我方:木土水火金。

  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

  就是说,我们应该右移两个棋子,这样就成了——

  对方:金木土水火。

  我方:火金木土水。

  主意是周志丹想的,他刚刚说出这个想法,好像触犯了某种忌讳,突然嘴斜眼歪,轰然倒在睡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