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泊之咒

返回首页罗布泊之咒 > 第十章:危险的棋盘

第十章:危险的棋盘

  马然而醒了,他慌乱地打开了应急灯。

  那个警察躺在靠近帐篷门口的位置,堵着门,睡袋上被扎出了几个黑窟窿,已经被血浸湿。

  章回的睡袋挨着警察,他戴着手铐的两只手沾满了血。

  我忽然想到,团队里总共两把刀子,一把在浆汁儿那儿,一把在章回手上!

  我问章回:“你那把刀子呢?”

  章回用下巴指了指死去的警察,说:“早被他搜去了。”

  我凑上去探了探警察的鼻息,已经没气儿了。

  我慢慢拉开睡袋的拉链,发现警察的血都流到了里面,冒出一股热腾腾的腥气,他的手里紧紧攥着那把七七式手枪。

  我摸了摸他的口袋,果然摸到了那把刀子,上面都是血,已经分不清是凶手用它杀的人,还是人被杀之后流出的血把它浸泡了。

  我把刀子也装了起来。

  四眼竟然没有叫,它使劲地嗅着帐篷里鲜血的味道。

  我问章回:“你怎么发现的?”

  章回说:“我感觉帐篷里好像有人走动,睁开眼睛使劲听,又安静了。我喊了这个警察一声,他没应。我伸手摸了摸他,摸到了满手热乎乎的液体……”

  我看了看马然而和吴珉,问:“你们一直在睡着?”

  马然而紧张地说:“我也是被章回叫醒的……”

  吴珉说:“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也是被章回叫醒的……”

  好几个人被吵醒了,纷纷走过来。

  我拿起应急灯,在警察睡袋的四周找了找,再次看到了一朵沙子雕成的花。

  我突然恍然大悟。

  我们在古墓里看到了11口棺材,分别写着11个人的姓名,顺序是——

  衣舞之墓。号外之墓。徐尔戈之墓。张回之墓。周德东之墓。浆汁儿之墓。帕万之墓。魏早之墓。白欣欣之墓。布布之墓。孟小帅之墓。

  衣舞、号外、徐尔戈都死了。

  接下来是张回。

  我一直以为这个死亡名单里的张回,指的是我们团队的张回,也就是后来才知道真名叫章回的这个人。而这个警察叫张回,我明白了,死亡名单里的张回指的是这个警察!

  我把手枪拿起来,擦了擦,装进了口袋。

  然后,我在他的身上找到钥匙,给章回打开了手铐,随后把手铐也收了起来。

  我说:“其实那个古墓死亡名单上,第4个人是张回,而不是我,我怕你害怕,所以说谎了。没想到,今天晚上这个张回死了。”

  章回皱着眉头想了想,似乎没转过弯来。

  我又说:“如果接下来你被杀了,那么就说明这个张回是你杀的。”

  章回好像越来越糊涂了。

  我接着说:“在死亡名单上,我的名字在张回的后面,如果接下来我死了,而不是你,那你可能就永远都不会死了,因为死亡名单上没有你的名字。”

  停了停,我继续说:“假如你真的能活着离开罗布泊,我希望你自己去投案,你要对得起这个警察。”

  章回听懂了这些话,他点了点头。

  我又看了看那朵沙子雕成的花,一脚踢过去,它和过去那几朵不同,似乎挺坚固,朝前滚了滚,竟然没有变成散沙。

  我回头看了看,大家都来了。

  我们8个人已经对这种死亡事件有了心理准备,后来的11个人却是第一次遇见,他们都呆住了。

  我很悲痛地说:“这个警察……很敬业,很可惜。大家挖个墓,把他埋了吧。”

  魏早带着几个人,把警察埋在了营地外1公里远的地方,并在他的坟头摆了几块大石头,作为标记。

  章回没有去,他拿着手电筒四处转悠。我知道他在寻找那双方孔铜钱的鞋印。

  现在,犯人又变成了警察。

  我走过去问他:“看到了吗?”

  他摇了摇头。

  看来,最早那双恐怖鞋印只是某种烟雾弹,现在,凶手已经不再遮掩了。

  魏早回来之后,找到我,主动提出,他给大家站岗。

  我说:“你不怕吗?”

  魏早半开玩笑地说:“在那份死亡名单上,你在我前头,你不死,我就不会有事的。”

  我从口袋里掏出那把枪,颠了颠,问他:“会用吗?”

  魏早十分清楚,在这个恐怖环境里,这把枪是多么的重要。他神态庄严地接过去,说:“周老大,你别忘了我们是战友。”

  我点点头,把枪递给了他:“我们不确定凶手是什么东西,我只想对你说,尽可能不要四处走动,最好背靠一个物体,这样就减少了一半危险空间,一旦发现他在你的正面出现,立即射击。”

  魏早说:“周老大,你放心吧。”

  然后,大家都不敢睡了,在帐篷里点着应急灯,七嘴八舌地谈论着。

  死神就在我们身边,只是荒漠一片黑暗,我们根本不知道它的方位。

  我和浆汁儿回到帐篷,我一眼就发现,淖尔那个睡袋瘪了。

  我说:“他呢?”

  浆汁儿低头看了看,愣住了,她蹲下去摸了摸淖尔的睡袋,说:“他不见了!”

  说完,她转身朝外跑去。

  我说:“你去干什么?”

  她说:“看看他是不是跑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她回来了。

  我说:“找到了吗?”

  她说:“所有的帐篷里都没有!”

  我说:“上次他就是这么失踪的,你不可能找得着。”

  她想了想说:“警察不会是他杀的吧?”

  我摇摇头,说:“我不知道。”

  停了停,浆汁儿说:“太诡异了,如果下次他再出现,我可不敢接近他了……”

  接着,她把门帘牢牢地拴住了。

  躺下之后,她说:“第4个不是你吗?”

  我说:“是张回。”

  浆汁儿说:“接下来呢?”

  我说:“接下来就是我了。”

  浆汁儿突然说:“让他把咱俩一起杀了吧!”

  我说:“行,等他到了,我跟他商量一下。”

  浆汁儿说:“我是认真的!”

  我说:“我也是认真的,反正我死完了就是你,还不如一起走了,到那个世界还睡一个帐篷。”

  浆汁儿说:“那就是夫妻了!”

  我说:“是兄妹。”

  是的,接下来就轮到我了。

  我突然不那么害怕了,甚至挺放松。

  睡觉的时候,我手里拿着一只手电筒,而不是刀子。

  在那个东西杀死我之前,我只想看看他的长相。

  熄灯之后,一片漆黑,风声又起,隐隐传来大家说话的声音。

  我再次想起了浆汁儿所说的“双鱼玉佩”事件。

  罗布泊有太多灵异的传说,比如复制人,比如外星人遗址,比如不可思议的地下黑洞,比如地下古城不死僵尸,比如原子弹爆炸事件……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双鱼玉佩”事件,使得罗布泊疑云重重。

  该事件最早起源于一个帖子,作者自称是驻守新疆的“老兵”,接着被媒体转发,称其为建国以来最神秘的绝密事件。

  那个“老兵”是这么说的:

  最早,罗布泊曾经有个牧人报告,天空突然发生异常,地表环境发生重大变化,随即又会恢复原状。

  他说,我们所熟知的那位科学家,其实并不是去勘探地质,而是去调查灵异事件,结果,在罗布泊发现了一个保存完整的基地,基地内有大量无法识别的设备。考察队选出个别设备带回去,其中就有一个双鱼玉佩。

  双鱼,暗合了太极双鱼之意。

  研究人员在鉴定该物品的时候,它突然启动,把一条鱼变成了两条鱼。那么,这两条鱼之间是什么关系?研究人员认定,两条鱼其实是同一条鱼,只是它们之间存在时间差。

  罗布泊的那个基地,很可能是个超人类文明的机器,或者可以理解为佛教的神足通的功能,即可以自由地在多个物质空间之间进行传输。甚至认为,那个基地应该是两个平行宇宙的交错点。

  那位科学家并不是失踪了,而是因为被双鱼玉佩复制成了两个(所谓的镜像人),于是只能对外宣称失踪。

  上世纪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罗布泊出现了很多镜像人,或叫复制人。

  于是,1964年10月16日,罗布泊上空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就是为了消灭这些复制人……

  我一直认为,“老兵”是在胡编乱造,哗众取宠。

  目前让我想不通的是,为什么我们挖出的“SOS”,一夜之间变成了“OSO”——也就是太极图案呢?

  越想越不解。

  也许真的存在“双鱼玉佩”,只是跟那个帖子写的并不一样。

  第二天一大早,6个男的——我,周志丹,鲁三国,魏早,马然而,吴珉,简单吃了点早餐,然后开上三辆车,带着7把工兵铲,出发了。我们去和神灵下棋。

  当时我并不知道,昨天周志丹突发癫痫,那其实是某种力量给我们的一个警告。

  天还没亮,我们摸黑就走了。

  周志丹驾车在前面带路,我驾车走在中间,鲁三国驾车跟在后头。

  前面的车拐弯,我也跟着拐弯。左转,我打开左转灯;右转,我打开右转灯……

  每次打开转向灯,我的心里都涌上一阵悲凉。现在,我们已经置身茫茫死亡区,除了我们,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一辆车,根本无需打转向灯,我的动作完全是习惯性的……

  三个多钟头之后,天渐渐亮了,我们终于看到了那片雅丹地貌。

  下车之后,鲁三国笑着说:“周先生,你在逗我们笑吗?”

  我说:“我没懂。”

  鲁三国说:“左转的时候你打右转向灯,右转的时候你打左转向灯。”

  我一愣:“我有吗?”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把手伸到车里,打开了左转向灯,然后走到车前去看,右转向灯亮着,一闪一闪眨着眼睛。

  这个地方太离奇了,左右颠倒,阴阳混淆。

  我勉强笑了笑,说:“可能是电线接错了。”

  我关掉转向灯,朝那些土台看去,不多不少,正好10个土台。当然,附近还有几个矮小的,零散的,没把它们计算在内。

  我看了看西边5个土台,就像高大的柱子,根本无法攀登。

  我又走到东边5个土台前看了看,都可以爬上去。我爬上了正中那个土台,大约三层楼那么高。

  我朝10个土台的顶部望了望,正像周志丹说的那样,上面有深沟,很像被太阳晒裂的,宽1尺,深不详。这时候,我竟然不再害怕,倒觉得有点可爱,这些深沟正像我们扶乩的时候,沙子上出现的那些笔划,你说它像字,它还真是字。你说它不是字,它就不是字。如果冥冥中真的有个神秘灵物,我觉得它很萌,竟然要跟我们下棋……

  对面5个土台上,可以看成是:金木土水火。

  我脚下的5个土台上,可以看成是:木土水火金。

  现在,我们需要把我们的土台改成:火金木土水。

  我从中间的土台下来,带着大家一起爬上了第1个土台,然后,我对鲁三国开玩笑说:“鲁总,多久没干过体力活了?”

  鲁三国笑了笑,说:“我有块地,种菜,种粮,经常干啊。”

  我对大家说:“我们把这个土台上的‘木’改成‘火’,试一下。来,我们先把这些深沟铲平。”

  吴珉说:“我觉得不可行。”

  我说:“你有更好的办法?”

  他很自信地说:“肯定有,只是现在还没有想出来。”

  我说:“那就照我说的做。”

  于是,大家就干起来。

  太阳炙热,没什么风,除了地面上的盐壳蠢蠢欲动,发出爆裂声,整个世界非常平静。

  我们用了10多分钟就把那些深沟铲平了,然后开始重新挖字。挖着挖着,“火”字刚刚成形,突然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呼啸声,大家直起身来,朝西边望去,那5个土台静默矗立,就像5个没有面孔的人,它们背后的地平线上,推来了一道巨大的黑色屏障,顶天立地地扑过来!

  一转眼,太阳就被遮蔽了,天地之间黑咕隆咚。我们好像惹怒了什么,沙尘暴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