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三十八章 巴山藏宝洞

第三十八章 巴山藏宝洞

  眼看人影越走越近,借着手电的亮光已经能看见腐烂的衣服了,张国忠大略数了数,五个。

  “妈的,一个就够受了,她娘的五个…”张国忠咬着牙暗骂,正在此时,一个冒着火星的雷管嗖的一声飞过张国忠脑袋,张国忠回头,只见秦戈正在点第二个。

  轰的一声巨响,整个溶洞弥漫起刺鼻的硝烟味,此时第二个雷管又到了,第三个、第四个…这秦戈真是扔红了眼,也不知道炸到没有,只顾一个劲的点雷管。

  张国忠和老刘头呛得直咳嗽,张国忠用手捂着鼻子,用手电往硝烟里一照,心里立马就凉了,五个人影,一个不少。

  “炸…炸不动?”老刘头晃着手电,也虚了。

  此时张国忠把心一横,盘腿坐在了洞口,用匕首尖扑扑扑几下就在前胸刺了几个小口,然后把匕首狠命往地上一插,高高抬起了右手。

  “国…国忠…你这是要…”老刘头都带出哭腔来了,张国忠这是要使“阳魂法!”

  众所周知,魂魄是属阴的,“阳魂法”,则是让魂魄携带阳气,在短时间内爆发出巨大的力量震慑恶鬼,这是茅山教同归于尽的法术,其原理是点破七脉,让全身的阳气泄出,然后吻颈自杀(利器需带阴气,所以要先把匕首插进地里,阳魂法不可用毒,不可窒息,仅可死于物理伤害),让自己的魂魄汲取身体中泄出的阳气,变成“阳魂”,从医学角度讲,只要失血不多且抢救及时,自杀的人是能够抢救的,但从茅山术的角度讲,用过阳魂法的人,魂已离体,即使抢救过来,也是植物人。

  “你快给我住手!”说罢老刘头一步窜到张国忠跟前,一把拔出插在地上的龙鳞。

  “要来也应该我来!你是掌教!”老刘头一步迈到张国忠前面,跟张国忠一样,用斩铁在胸前点了几点,一把把匕首插进地里。

  虽说不知道这师兄两要干什么,但看着你挣我抢的阵势,秦戈也猜个八九不离十了。“都住手!”秦戈大吼,“这有个洞!”原来这是兄弟抢着用阳魂法的时候,秦戈不停在用手电照这个石室四周,发现在石室的屋顶与墙壁交汇的地方竟然有一个洞。

  听到说有洞,张国忠和老刘头也顾不得抢了,连滚带爬来到石室中,顺着秦戈的手电光一看,确实有个洞,但确小的可以,跪着钻是不大可能的,但爬着应该能蹭进去。

  要说经过了这么多的冒险,三人已经相当默契了,秦戈迅速从包里掏出一卷绳子塞给老刘头,张国忠在下,秦戈在中间,老刘头在上,立即搭起了人梯,比杂技团还快。只见老刘头边爬边往腰上系绳子,以老刘头的一把干骨头,进这个洞还算比较轻松,进洞后,绳子立即甩了出来,秦戈抓住绳子,三蹿两蹿也到了洞口。

  这时那几个人影已经走到洞口了,好在走的速度很慢,一步一挪。张国忠用手电一照,心里不免一阵恶心,这几位大叔想必就是传说中的“阗鬼”,可比前两天星吮台洞里的那位山民恶心几十倍,脸上的肉皮不知道是刚才炸的,还是本来就这样,已经完全移位了,本来应该是脸的地方现在成头顶了,脑门和鼻子的凸起部位此刻都是头皮,还有三三两两没掉干净的头发,身上还勒着当年捆他们进囚殉的绳子,有的断了,有的还连着,而原本的脸现在到了脖子上,还呼扇呼扇的…。

  正在此刻,只听砰的一声枪响,对面一个阗鬼“脸”上的头发被打的哗啦一散,阗鬼晃悠了一下,仍然缓缓往前迈步。

  “张掌教!”正在往洞里钻的秦戈回身开枪,大喊张国忠,“快上来!快!”

  张国忠真的被这几位的长相惊懵了,秦戈这一喊,张国忠缓过神来,抓紧绳子开始往上爬。

  “快进啊!”秦戈大喊!

  “绳子拽不动!”老刘头也想往前爬,用斩铁插进洞壁(原来这个人工石室四周的墙壁很厚,但屋顶很薄,也就20厘米厚的石顶,石顶外是类似于墓葬的封土),狠命的往前蹭,但绳子绷的结结实实的,就是拽不动。此刻张国忠爬到洞口了,发现自己身子下面的绳子也绷的很紧,回头一看差点吓死,“阗鬼”也顺着绳子爬上来了!

  “这东西会爬绳子!”张国忠都喊跑调了。

  “快!快割绳子!”秦戈此刻想退出去,但这个洞实在太小了,转身是不可能的,

  眼看“阗鬼”的手已经够到张国忠的脚了,张国忠眼里都铆出血丝来了,一手拉绳另一手抽出腰里的龙鳞开始割绳子,但秦戈来带这美国登山绳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放任宝刃龙鳞蹭蹭的割,就是不断。

  洞里老刘头的腰都快勒断了,呲着牙紧握着齐根插入洞壁的斩铁,秦戈也掏出随身的军用匕首插进了洞壁,身体最大限度的撑着洞壁,用肩膀扛住老刘头的脚,分担着一部分的力量。

  洞里是秦戈,下面是“阗鬼”,已经无路可走了。此刻与李二丫在李村的缠绵生活在张国忠心中一闪而过,莫非二丫年纪轻轻真的要守寡?

  “唉!”张国忠无奈,此时“阗鬼”砰的一把抓住了张国忠的脚脖子。

  “也罢!”张国忠收回匕首,开始割自己上边的绳子。“师兄!茅山教就交给你了!”

  此话一出,老刘头脑袋瓮了一声。“国忠!你别干傻事啊国忠!”但自己目前也动不了,只能干着急。

  此时秦戈也急了,腾出一只手,掏出了手枪,打开保险,从裤裆下面递给了张国忠,然后打开了手电,架在了裤裆下。“张掌教!用这个!”

  张国忠将龙鳞衔在嘴里,接过手枪,无奈的笑笑,“死马当活马治吧!”想罢对着抓住自己脚的“阗鬼”手砰的就是一枪。

  虽说这“阗鬼”貌似刀枪不入,但这毕竟是大口径的“达姆弹”,如此近的距离,即使“阗鬼”也不免一惊,迅速缩回了手。此时张国忠照着“阗鬼”的脑门又是一枪,但这墙似乎打在了橡皮泥里,只听“噗哧”一声,“阗鬼”脸上的头发哗啦一下,没有任何反应。

  “张掌教!”秦戈声音都哆嗦了,“我是让你打绳子!”

  张国忠这才恍然大悟,拿手枪照着自己身下的绳子砰的一枪,底下的“阗鬼”连同半截绳子扑通一声掉到了地上。

  老刘头忽然觉得身后一轻,“国忠?国忠!?”

  “我在!我在!”张国忠满脸是汗的爬进了洞,临进洞时用秦戈的手电往下照了一下,只见四五个“阗鬼”聚集在洞下,不时发出闷雷般的低吼。看来这些“阗鬼”虽说会爬绳子,但好像还不会上墙。张国忠长出了一口气。

  “看来这就是清朝那些盗墓贼挖的盗洞!”秦戈边爬边分析。

  “我说这帮兔崽子哪来那么大的本事把这个镇台偷出来呢,”老刘头搭腔,“原来他娘的是走后门…!”

  也不知道爬了多远,老刘头忽然停了。

  “刘先生?”秦戈不解。

  “到头了…”老刘头边说边打开手电,外面是更大的溶洞,盗洞就是从这里打到真仙台的。

  为了防止万一,大伙爬出盗洞后,秦戈往盗洞里扔了一个雷管,轰的一声闷响,盗洞被彻底封死。

  三人在这个溶洞里打开了手电,发现地上竟然有路,明显是人工休过的痕迹。

  “别走路!当心陷阱!”老刘头深知,在不用修路的地方修路,用现在的话说就是非奸即盗,路边也挺平坦,但却非得修出条路来,明显有猫腻。

  三人顺着路边,小心翼翼的走了大概几百米,前面越走越窄,到了最后,干脆就变成了人工修的通道。

  “别进!”老刘头又掏出了黄旗子,但这次黄旗的表现非常的奇怪,竟然原地转了起来。就连老刘头也懵了,“要么晃要么折,这转圈是啥意思?”

  “无定数!”张国忠道,老刘头跟马真人的时间虽说比张国忠长,但天天偷奸耍滑,真本事相对有限。黄旗子原地打转的情况非常少见,马真人曾经教导过张国忠,碰到黄旗子转的状况,就要加千万分的细心,多一份仔细没准相安无事,少一份仔细兴许就是灭顶之灾。

  “张掌教,你看这里!”老刘头琢磨时,秦戈一直在旁边转悠,显然是发现了什么东西。

  顺着秦戈的手电光,只见三个人齐刷刷躺在地上。看见这景,老刘头迅速掏出罗盘,发现没什么反应。“没事,就是普通死尸。”

  走道死尸前,发现这三具尸体因为洞内的特殊环境,还没完全腐烂,但臭气熏天,从头上的大辫子可以看出,是清朝人。

  “看来他们也不是全身而退的…”张国忠道,“尸体整齐的摆在这,看来活着出去的人没受什么伤。”

  “这他娘到底是什么地方?”老刘头边用手电照尸首,边道。

  张国忠掏出地图,“怪了,真仙台离阵眼很近,莫非这就是…”

  听张国忠这么一说,秦戈心理也一惊,立即掏出小本子和指南针,对照刚才来的方向琢磨起来。“没错!这…就是宝藏的入口!”秦戈的声音已经颤抖了。

  “看这!”老刘头把手电光束定在死尸脑袋上,只见黄吧拉唧一片,“好像是张符!”

  “这几个傻冒被人利用了!”张国忠蹲下看着死者脑袋上的符,冷冷道。

  “秦爷,看来其他的几座台咱用不着去了!”老刘头出乎意料的正经起来了。“这几个人被行家利用了!既然死在了这,说明其他几座台已经都被破过了!”

  秦戈也不理他,铁青着脸,径自走到入口前,大口深呼吸。

  “别动!”张国忠用手电照着石廊两边的侧壁,“有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