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四十一章 生死素骱位

第四十一章 生死素骱位

  秦戈发射的照明弹仅为30毫米口径的警用伞式照明弹,光照明时间仅有15秒,很快的,洞内又恢复了那种让人窒息的黑暗,也许是刚才的强光让眼睛的适应程度发生了变化,照明弹烧尽后,三个人的手电显得有气无力。

  “我这里有电池!”秦戈一阵翻腾,先关掉了自己的手电,低头换电池,新电池换上,确实比以前亮了不少,可是一抬起头,心里立即咯噔一下。

  只见张国忠和老刘头用手电照着自己,匕首比手电比划的还*前。

  听见秦戈要换电池,张国忠用手电照着秦戈,想等他关手电以后给他照亮,但这一照,差点尿了裤子,秦戈身后站着个人,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具干尸!赤身裸体,一身的干皮。

  “师…师…师兄…”张国忠拽了拽老刘头衣服,两束手电光照过去,老刘头哇呀一声后退了三四步,一把匕首差点飞出去。

  “张掌教!刘先生!!”秦戈的手下意识摸到了手枪把上,“你们…这是干什么!?”

  “秦爷…后面…”老刘头作了个眼色。此时,秦戈只觉得一屡头发耷拉到了自己肩膀上。

  砰的一声枪响,秦戈握着手枪从腋下朝后开枪,随后回首一脚,一束手电照了过去…没有,什么都没有。张国忠和老刘头一直在用手电照着,只见秦戈开枪的一瞬间,黑影借着火光向上一蹿,无影无踪。

  此刻老刘头和张国忠的手电光越来越暗,“刚才是什么…?”秦戈边颤着声音问,边掏电池。

  新电池换上,三盏手电的照明范围瞬间增加了不少,但这忽然增加的照明范围带来的却是更大的麻烦。只见三人的四周,又和刚才一样,围上来了一圈的人影。

  “师兄,你找局眼!”张国忠拿着匕首,一刀割破了胳膊,从怀里掏出一把铜钱,在三人周围摆了一个“铁门阵”,这是一种利用阳血结成的护法阵,实际上这是一种蒙蔽冲身恶鬼的方法,“铁门阵”共有三十六枚铜钱组成,以三十六天罡星的位置排布(道教认为,北斗星的星群中包含三十六颗天罡星与七十二颗地煞星,天罡为阳,地煞为阴,肉眼观察不到,但在《茅山图志》上画出了三十六天罡的排布,这个铁门阵也是张国忠在上面学的),这种阵法发明于清朝,但具体有效与否,张国忠自己也没试过,因为自己遇到的都是听说过没见过的敌人,眼下也只能有什么算什么了。

  不知道是“铁门阵”真的起了作用,还是对方根本没打算动手,这几个影子并不像开始一样缓缓逼近,而是徘徊在不远处,若隐若现。趁着这机会,老刘头掏出罗盘,用手指头比划着一阵忙活。

  “艮三分…五十步…”老刘头嘟囔着,“找到了!这边!”老刘头用手指着刚才秦戈看见的石台方向。

  顺着老刘头的指向,嗖的一声,秦戈一枚照明弹又打了过去,“快!”老刘头大喊,趁着这十几秒的时间,三人拔腿跑向石台。说是跑,其实也没敢跑太快,毕竟如果在这个地方设陷阱于情于理都说得通,距离石台十几米的时候,照明弹又灭了。

  “秦先生!再来一颗!”张国忠一回头,所有头发根立即立起来了。只见一具干尸拿着手电站在原地,一脸干皮,赤身裸体。

  “啊!”张国忠差点把手电扔出去。

  “怎么了?”老刘头正在拿着罗盘确认位置,听到喊声猛的一回头,发现张国忠正在拿着手电乱照,“咋啦?唉?秦爷呢?”老刘头也顾不得看罗盘了,又抽出了匕首。

  “着…着道了…”张国忠咽了口唾沫,原来在老刘头回头的一刹那,秦戈也就是刚才的干尸忽然嗖的一声没影了。

  “活符呢?”老刘头忽然想了起来,三个人背后不是都有一张活符吗?

  “那他娘的是降术,八成…活符不管用…”张国忠道,马真人告诉过自己,降术大概分为三种:“恶鬼降”、“畜牲降”与“邪煞降”,活符仅对前两种有效,当初赵乐墓上施的降术属于成本低廉的“恶鬼降”与“畜牲降”,所以活符有效,而此时这个藏宝洞很可能就是高成本的“邪煞降”,也就是以邪物或是煞物为力量核心的降术。

  “他娘的,原来这玩艺后晋就有了…!,这赵三格到底是什么人物…?”张国忠狠狠道,“师兄…,布阵…”

  “布…什么阵?”老刘头也蒙了。

  “释艮阵…用那个毒玉把这个降局的局眼破了…”现在想直接救秦戈可能性很小,只能先想办法破了降局,那样秦戈身上的东西就不攻自破了,但用“释艮阵”对付“錾龙阵”的方案是否有效还尚未确定,对于这个降局就更没谱了,而且“释艮阵”效果的发挥要一柱香的功夫,现在的敌人除了那一群黑影外,又多了个秦戈,这一柱香的时间里,这些个同志能闲着吗?

  越是接近石台,罗盘转动的幅度越大,到了距离石阶十米左右,罗盘干脆开始360度转圈。

  “国忠啊…”老刘头一头汗,“这个台子上放的到底是啥玩艺…?,罗…罗盘不灵了…”在旷野,确定墓葬六位可借星象,但没有星星的话,就要借助罗盘了,此刻罗盘失灵,素骱位确定不了,阵也就不能摆。

  “这东西比咱想的聪明…”张国忠忽然想起了牌坊上被砍断的手,“这不是恶鬼,这东西懂得砍手!”张国忠自言自语,老刘头压根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师兄,给我张五心符!”

  “国忠…你…你要…干啥!?”老刘头知道张国忠的毛病,头脑易冲动,这次不会又是要想什么折去同归于尽吧?

  “这东西的力量现在显然都集中在你我身上,耐着咱们手里的家伙才能平安挨到现在,但这也不是什么长久之计,我吸引一下他的注意力,罗盘恢复正常后你就喊我一声!”

  “不行…!”老刘头也急了,虽然不知道张国忠想干啥,但如果把降局邪物的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危险性比同归于尽也差不多。

  “师兄,这样下去,咱谁也出不去…”张国忠低下头,“师兄,我福大命大…把五心符给我…”老刘头无奈,把剩下的五张活符都别在了张国忠的腰里,颤着手把五心符塞给了张国忠,“国忠你可得小心…”

  张国忠打着手电走到了能照到老刘头的最远限度,先用铜钱在自己身体周围摆了一个小七关,自己盘腿坐在七关正中,用匕首点破的七脉,运动心术,只觉得滚滚热流涌向七脉。

  老刘头盯着罗盘,只见指针转动的幅度越来越小。

  心术运得差不多了,张国忠拔出匕首,将生符裹在匕首刃上,咬破舌尖“扑”的一口阳血喷在生符上,单手举起匕首,一声巨吼,只见摆出七关的铜钱嗖嗖嗖的向四外飞出。匕首上的生符“刺啦”一声碎成了纸絮,这个阵法是张国忠自创的,他自己起了个名字叫“阳怒阵”,其原理是利用“阳魂法”的原理释放身体最大阳气,用小七关将这些阳气聚集起来形成气场,避免外散,然后利用宝刃的煞气破掉身体周围的阳气,在气场破裂的一瞬间,阳气强度不亚于借阳的强度,虽然只是一瞬间的爆发,但足以吸引周围所有恶鬼的注意,甚至能起到敲山震虎的效果,虽说这个阵法原理和诸葛亮的“空城计”一样,纯属虚张声势,基本上没什么实质性的攻击力,弄不好还会引祸上身,但作为第一个自创阵法,张国忠还是很津津乐道的。

  张国忠大吼的一瞬间,老刘头只听到砰的一声响,有点“天破”声的意思,但响度至多相当于自行车爆胎。也正是在这一瞬间,罗盘的指针忽然恢复正常了,“国忠!!坚持住!!”老刘头以最快的速度开始确定“素骱位”。

  此刻,张国忠由于体内真气耗费过大且大量失血,意识有些模糊了,迷迷糊糊中,发现一缕枯干的头发耷拉在自己的肩膀上。

  “我去你娘的…”张国忠回手一匕首,只听擦拉一声,一张人皮被龙鳞匕首削成两半,啪嗒一下掉在地上。此时张国忠强打精神,环顾四周,“他娘的,怎么这么多…”

  “找到了!”老刘头将斩铁插在地上,迅速摆了一个“释艮阵”,掏出装毒玉的桃木盒子摆在了阵眼上,点起了三柱香。

  “国忠!回来吧!”老刘头拿起匕首,觉得有点不对劲。“国忠!国忠!?”

  打起手电,老刘头朝张国忠手电光的方位小心翼翼的走了几步,只见一个干瘪的干尸站在张国忠跟前,手里握着明晃晃的杀猪刀。而张国忠已经因为大量失血休克在地。

  “秦爷!!??”老刘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人虽不认识了,但那把杀猪刀可认识。

  只见秦戈举起杀猪刀,照着张国忠脖子就要下刀。

  “国忠!!姓秦的我日死你娘!!!”老刘头哇呀呀爆叫,也顾不得什么危险了,大步窜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