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一部 逐咒开罗 第六章 失落的古城

第一部 逐咒开罗 第六章 失落的古城

  埃及王朝的第一位法老。”刘丹道,“传说中,他最早(此处看不到)上下埃及,但也有传说说最早统一埃及的是蝎子王!”

  “影子!”瑟琳夫人在电话中甚至发出了尖叫,“刘先生,我希望您不要碰那东西!”

  “蝎子王?还白骨精咧!”老刘头松开手中的听筒,“瑟琳夫人,您的话,是什么意思?”

  “埃及的恶灵我碰到的不多,但每次都很棘手!”瑟琳夫人道,“图坦卡蒙的诅咒很恶毒,但也很好解除,但纳尔麦的诅咒虽然不会让人很快死亡,却很不好人解除,你所说的‘影子’,和纳尔麦的诅咒很像,你最好多加小心!”

  “他们诅咒的内容是什么?”老刘头追问,“受害者有没有透露?”

  “图坦卡蒙的诅咒是‘让死亡降临到你头上’,而纳尔麦的诅咒很奇怪,‘神会收回你的影子’!”瑟琳夫人沉默了片刻,“刘先生,我只能说这么多,受诅咒者也许会因此再次受到伤害,所以我只能提醒你多加心!”

  “好的,谢谢你。”老刘头挂断电话,转头问刘丹,“瑟琳夫人说,这好象是纳尔麦的诅咒,诅咒的内容是‘神会收回你的影子’,你能听懂么?”

  “影子……”听到老刘头这句话,刘丹脑袋上的汗也下来了,“刘先生,孙亭去过纳尔麦的金字塔!是纳尔麦的金字塔指引他们找到的代得夫拉的金字塔!他事前可能根本就不知道代德夫拉金字塔在哪儿!”

  “你是说,他们几个人,都是鬼催的?”(民间谚语,鬼使神差的意思)老刘头不解。

  “刘先生,是这样的,在埃及古代,有对影子崇拜的历史。埃及地处沙漠地区,干旱少雨,但阴影会给人们凉爽,所以古埃及人认为,影子是神赐给人们的礼物。而到了古埃及第一王朝,也就是纳尔麦建立的王朝,影子被人看作灵魂的代表,神要收回你的影子就意味着神要收回你的灵魂!”刘丹仔细看着那块羊皮地图,“古埃及人认为,人是由肉体,灵魂和意识三个部分组成的,肉体单独离开灵魂或单独离开意识都不会死去,孙亭的症状很像失去了灵魂的!”

  “那他去找代得夫拉的金字塔干吗?”秦戈不解。

  “是这样的,古埃及传说中,神若想收回某人的灵魂,会让他到距离自己最近的地方!”刘丹皱着眉翻开了羊皮地图旁边的笔记本,“阿努比斯是掌管死亡的神,

  如果真像传说中那样,代得夫拉是阿努比斯的儿子的话,那么代得夫拉的金字塔就是离死神最近的地方!我怀疑他们就是在诅咒的驱使下找到代得夫拉的金字塔的!

  “……啊!”

  “怎么!?”秦戈凑上前。

  “孙亭他们……”刘丹捂上嘴,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发现了阿朗戈城!”

  “他们又去什么地方了?”老刘头脑袋里已经乱套了,心想这个孙亭醒过来肯定和秦戈有共同语言,都是闲不住的主儿,要多折腾有多折腾。

  “阿朗戈城是一座传说中的城市!兴盛于公元前16世纪到公元前12世纪,但后来突然消失了,就像中国的楼兰和意大利的庞贝一样。一切关于阿朗戈城的故事都是传说,甚至有传说那就是神居住的城市,后来神厌烦了那里,才将那里毁灭的,没有人知道阿朗戈城究竟在哪儿,怎么毁灭的!”

  “具体的位置,这个本子上记了?”秦戈脸上露出了微笑。

  “恩!不但有地图,还标出了确切的经纬度!还有阿朗戈城的遗迹结构图!这是20世纪最大的考古发现!”刘丹难掩脸上的兴奋,“孙亭会被载入史册的!”

  “哎……哎……先别着急高兴!”老刘头就怕他们真能找到地方,“那个什么诅咒,不会就是从那个什么阿朗戈城带出来的吧?你们去之前先要想清楚。”

  “我负责设备,你负责武器,明天晚上出发!”秦戈根本没看老刘头,直接冲艾尔讯发话,言语中带着兴奋。

  “刘先生,这是救孙亭的唯一线索!”刘丹合上笔记本,看着老刘头。

  “哎!也罢!”老刘头也无奈了,虽然现在连那个所谓的诅咒的原理是啥都没搞明白,但此刻为了那个玉樽,更为了兰亭序,只能硬着头皮默许。

  第二天夜里。

  老刘头正躺在床上睡觉,忽然听见哗啦一声,睁眼一看,原来是艾尔讯把一个超大的旅行包放在了地上,身上大包小包和逃难似的。

  “这是啥?”老刘头问。

  “武器……还有……设备。”艾尔讯从身上摘下大大小小的包,低头拉开旅行包的拉链,拿出一把样式怪异的冲锋枪。

  “刘先生,你准备好了么?”秦戈紧随其后地进屋。

  “行,走吧。”老刘头从床上翻身下地,背上了随身的布兜子。

  “这是啥设备?”步话机老刘头见过,但此时艾尔讯拿的这些东西,老刘头确实觉得新鲜。

  “卫星定位系统,美国海军的最新技术,还有金属探测器,这个有助于我们在古城遗迹中寻找一些线索,这个是夜视仪,能把黑暗中的光线放大十万倍,美国陆军用的(当时的夜视仪还很笨重的,并不像现在一样轻便)。艾尔逊道,“还有卫星通讯设备,如果遇险,可以用这个求救!”

  “嘿,这东西……”老刘头拿起夜视仪,“快!快把灯关了,我试试!咋黑的啊……”

  “刘先生,您拿反了,那是镜头……”

  “……”

  开罗近郊,一处荒废的房屋外。

  “就在这……?”老刘头看看周围,除了来时坐的汽车的车灯,漆黑一片,啥都没有。

  “不是……从这出发而已……”秦戈看了看表,又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几分钟后,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传来,一架直升机降落在了房屋前的广场上。

  “我们大概要飞三个半小说!”机师金发蓝眼,不像是埃及本地人。

  清晨。天还没亮,老刘头正做着梦呢,忽然被艾尔逊推醒没“刘先生,我们到了……”

  下了飞机,老刘头的脑袋上立即就是一层汗,虽然是清晨,但温度少说有30多度,往四周望去,一律是广袤无垠的沙海。

  秦戈在沙漠中支起了经纬仪,“直升机三天后会来这接我们。所以说咱们动作要快!”

  “我说秦爷,这地方,不像是有古城的样啊……”仅仅过了十几分钟,阳光便开始刺眼了。老刘头手搭凉棚。往四周看了又看,“还有,我说秦爷,你不会是要带着这堆铁疙瘩吧?”

  “我们只带武器、夜视仪、金属探测器和给养,其余留在这……”艾尔逊背起枪。

  “往北,大概三四公里,我们降落的地方有一些误差!”秦戈道。

  收拾了一下东西,把卫星通讯设备用蓬布罩好后,四人开始向北行进,要说这沙漠里走路可不同于平地,砂子是软的。一走一陷,加上高温,还没走出一公里,老刘头身上的汗就透了。

  “那里!”刘丹忽然喊起来,“我看见阿朗戈了!”

  “哪?”顺着刘丹手指的方向望去,不远处仿佛隐隐约约有几根大柱子插在砂子里,再往前,好像有一片巨大的沙丘,由于沙漠中的热气蒸腾,所以看不太清。

  看到地方了,几个人的精神头也上来了,大步流星连走带跑到了柱子下,把老刘头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刘同志,你看看……这柱子上……写的啥……?”

  不用老刘头说,刘丹已经开始观察柱子上残留的古文字了。

  “奇怪……”刘丹忽然皱起眉,“这个柱子,不是阿朗戈城的人修的!”

  “啥?难不成……是开罗市政府修的?”老刘头擦了把汗,拿着水壶咕咚咕咚的开喝。

  “这个柱子制造于第十九王朝,斯普塔法老在警告臣民不要进入阿朗戈城!”刘丹道。

  “要是进去咋样?砍头?”老刘头一皱眉。

  “不知道,后面的文字看不清了,好像……这里是一座神庙的遗址,按上面的记载,那边的沙包就应该是阿朗戈城!这座神庙应该是在阿朗戈毁灭后修筑的,埃及人认为是神的愤怒导致阿朗戈的毁灭,所以在这里修了这座神庙!”

  “呵,这气生了好几千年,也该消了吧?”老刘头脱下鞋倒了倒砂子,“走!一鼓作气!他娘的,早知道这破地方打死我也不来……”

  巨大的沙丘下,就连老刘头都惊呆了,这哪里是什么沙丘?明明就是一座宏伟的古城,虽说有一大半已经被埋在了砂子里,但剩下的部分,已经足够让一个人目瞪口呆了。只见城门口,好似是整块的石料雕的,但就这两个石像,就能看出这座古城在当时的规模,石像后是城门,好像没有城墙,不知道是风化倒塌了,还是干脆就没修。

  进了城门,四人顿感无所适从,这古城露在地上的部分虽仅有三分之一不到,如果仅有四个人搜索的话,至少需要半个月的时间,此时仅有两天时间,怎么可能找到孙亭出事的地方?

  “咱们每人搜一个方向,都带着对讲机,有情况立即联络!”秦戈让艾尔逊从包里拿出对讲机,“刘先生,如果有问题,按这个键说话……”

  “行啦!我又不是傻子……”老刘头从布兜子里掏出一块玉头(小块杂玉),“来,一人一个!带好了别丢!”

  “这是什么?”刘丹好奇道,,“护身符?”

  “不是,这叫死玉,你们这几块玉里,都封着魂魄,你们身上带着这个,我在三百步之内就能找到你们!”

  听到魂魄,刘丹吓得脸都白了,“刘……先生……我不要……这个……”

  “没危险,不是什么恶鬼!”老刘头把玉头塞进刘丹手里,“戴上,就你一个丫头万一中暑了休克啥了,我们也好找!”

  几个人正准备分头行动,艾尔逊忽然端起冲锋枪猛然回头瞄准。

  “怎么了?”秦戈也掏出手枪。

  “我……总觉得有人跟着咱们……”艾尔逊是越战侦察兵出身,对身体周围的环境的异常情况很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