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一部 逐咒开罗 第八章 冥界之梯

第一部 逐咒开罗 第八章 冥界之梯

  “怎么了?”秦戈凑上前,眼珠子顿时也瞪圆了,“真是奇迹”

  只见刘丹将孙亭的羊皮按形状对到了整张羊皮上,上面的哈夫拉金字塔竟然成了倒的!

  “这是怎么回事?”秦戈不解,“倒金字塔?”

  这是……这不是哈弗拉的金字塔!这是代得夫拉的金字塔!通往冥界的阶梯!刘丹惊叹道,“金字塔,被埃及人认为是通往天空的梯子!法老认为死后可以通过金字塔登上天空…”刘丹的语气有些急促,甚至一时间已经组织不出连贯的话了。

  “我来替你说!”秦戈毕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意想不到的事见得多了,“法老要想上天,金字塔就要建在地面上,当往上爬的梯子;法老想入地,金字塔就倒过来建到地下,当入地的梯子!而代得夫拉如果真像传说中的那样,是阿努比斯的儿子,他死后肯定要回到地狱去!所以它的金字塔是个倒金字塔,而且建在地下,是这样吧?”

  ““对!对!我想说的就是这个!”刘丹一个劲地点头,“而且,按这个羊皮上的文字记载,代得夫拉的金字塔,就在阿朗戈城的下面!内部结构和哈夫拉的金字塔完全一样,只不过是倒着的,而且…”

  “而且什么?”秦戈问道。

  “而且,按羊皮上画的比例,这代得夫拉的倒金字塔,体积至少是哈夫拉金字塔的两倍,甚至还要多!”

  “箱子里有字!”在一旁检查箱子的艾尔讯忽然喊道,“盖子里面刻着字。阿丹尼看这是什么意思?”

  “打扰法老安宁的人,将可怕的诅咒带到这里,邪恶的俄赛里斯因此降临…他的头颅将平息法老的愤怒,诅咒将成为历史…”刘丹柱子翻译着,到最后皱起了眉头,“这句我不太明白,这个卷轴型的文字大概是书面记录的意思。这个字和诅咒放在一起,并且诅咒在前,卷轴在后,意思有可能是诅咒会成为历史,也有可能是一些书稿引来了邪恶的诅咒…”

  翻译到这里,地个人不约而同地看了看刘丹手里的羊皮。“丫头…如果你第二个猜测成立的话…这东西…八成是各邪物啊……”

  “啊!”刘丹一声尖叫,将羊皮扔在了地上,“刘……刘先生…你……可别吓唬我…”

  “我不吓你…”老刘头捡起羊皮,拍了拍上面的沙子,“我早就怀疑这东西邪!艾老低音出那个影子的时候,我就怀疑!”

  “这盗墓贼,还敢在城里住这么好的房子…”艾尔讯拿起箱中的头颅,端详了一下,“怪了,阿丹…这个城离现代大概有多少年?”

  “三千年左右吧,没有确切记载,只有传说,怎么了?”

  “三千年,不至于有这么大差距啊,没进化好?”艾尔逊更奇怪了。“阿丹,我不懂生物学,但人体构造我懂点,你看这个人的脑袋,怎么长了个窟隆阿?”

  “嗯?”刘丹低下头,拿起头颅,发现在颅骨后面的确有一个奇怪的洞,直径大概与子弹差不多,洞四壁很光滑,“这个洞会不会是…他死亡的原因?被什么东西打的?

  “不可能!”艾尔讯拿过头颅又看了看,“虽然我不是法医,但毕竟干了这么多年公安,这个洞不可能是钝器所伤,而且从逻辑上推理,此人应该死于砍头,,因为根本没必要向将其打死然后砍头…”

  “这个人的死因不重要!”秦戈想了想,“大家不要在这浪费时间了,既然阿朗戈就在下面,刘先生,我认为你和阿讯发现的那个通道口,可能会是入口,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去看一下!”

  “行…秦爷你指挥…”老刘头没精打采地出了屋,刘丹思想斗争了半天,虽说害怕,但此时唯一能看懂那羊皮地图的就是自己,也只好战战兢兢地拿起孙亭撤下的那一小片羊皮,跟着大队人马出了屋。

  一处宽敞的大房间内,艾尔讯合秦戈用撬棍一嗲一点的敲开了一块大石板,石板周围的沙子有明显被挖过的痕迹,不用说,肯定也是孙亭等人干的,石板下面是一条黑漆漆的洞,如果这真的是盗洞,那么这埃及盗墓贼的隐蔽技巧与敬业精神,要比中国盗墓贼强得多,为了盗墓,竟然在城里买了套大宅子做掩护,而且还把洞挖地还挺宽敞,直径少说一米多,好像还挺深,这种工程量如果一个人承担,少说的几个月。

  艾尔讯从包里拿出信号枪,朝着洞内砰地一枪,一颗照明弹直奔洞底,大概有四十米来的深度,照明弹落地。

  “阿丹,代得夫拉当权的年代里这个阿朗戈程差多少年?“艾尔讯问道。

  “一千五百年之间吧,怎么了?”

  “你说那盗墓贼怎么找到的?”地上是城市,地下是沙子,他怎么就知道几十米深的地下有坟墓?”艾尔讯此刻真是服了这帮古代人了。

  “盗墓者都是历史学家,甚至比我们还专业!”刘丹无奈道,“有的时候他们找坟墓,并不依*表面特征,而是从历史文献中找线索,甚至凭借其他坟墓中的线索顺藤摸瓜……有很多东西我们都自叹不如……”

  “是啊,人家也得搞科研啊,对不?”刘老头也来劲了……

  “我先下,秦教授你看我的信号!”艾尔讯固定了绳子,戴好了防毒面具,打开冲锋枪的保险,顺着绳子就要下洞。

  “等等!”刘老头从布兜子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取出一块品相极烂的玉佩挂在艾尔讯的脖子上,“下去吧!感觉不对劲,就把这块玉佩掰成两半!”

  “恩!”艾尔讯点点头,开始顺着绳子往下爬。

  “刘先生,我希望你带上这个!”秦戈把一把手枪塞给刘老头,“这样,打开保险,瞄准目标,扣扳机,明白么?”

  “哎,秦爷,上次你还没有吃够亏啊!”刘老头抽出龙鳞,“以后你要是真有闲功夫砸炮枪,倒不如下点心思去搞一把真家伙!比你那玩意有用多了!”

  “不是我不想……”秦戈一叹气,“这玩意实在是可遇不可求……”

  “阿讯说没有危险!”刘丹低头看洞内,只见艾尔讯挥着手电,示意可以下去。

  刘老头、刘丹、秦戈依次顺着绳子下到了洞底。

  地下的气温不知比地上低了多少,刘丹直打喷嚏。打来手电,一条捎带下坡的典型古埃及式墓道呈现在眼前,墓道四周刻满了壁画与浮雕,墓道前方一片漆黑,看不清究竟有多长,这让秦戈不禁想到了当年的八山藏宝洞。

  “没错……”刘丹抚摩着墓道墙壁的壁画,“这是金字塔的入口,那个盗墓贼的确不简单,竟然一点都没挖错……顺着这里下去,会分为两个通道,一个通往法老的墓室,一个通往王后的墓室,主通道和通往那两个墓室的通道大概为‘F’型构成,这两个墓室一般情况下是封闭的,但地上的金字塔会有通风道与外界联系,我不知道这个地下金字塔是怎么解决通风问题的,而且,代得夫拉是否有王后,也没有记载!”

  “咱下来干啥?”刘老头忽然莫名其妙的发话了。

  “就孙少爷啊!”秦戈有点急了,心想这刘老头也太没谱了,开玩笑也没有这么开的啊!

  “咋救?”刘老头倒是不着急。

  “这……秦戈一时间也没有词了,是啊,地方找到了,原因也找到了,稀里糊涂下来,却不知道要干什么。

  “连他们埃及自己国的老乡都跑得没影了,咱现在这两眼一摸黑的,咋救?”刘老头手一叉腰,皱着眉头问秦戈。

  我们可以炸掉这个金字塔!我这里带了至少一公斤炸药,至少能够毁掉法老的墓室!艾尔讯开始出馊主意。

  “不行,这里是古迹,怎么能够毁掉呢?我们会成为历史罪人的!”

  刘丹强烈反对。

  “都不要吵!”秦戈此时脑袋里一团乱麻,“这种东西,就算炸,也不一定能解决问题…刘先生…,我想问你,巴山藏宝洞里那个畸形婴儿的诅咒,你是怎么破解的?”

  “第一,巴山那个是降术,不是诅咒;第二,那是解的了一时,解不了一世,最后不是又活过来了么?第三,那个时候有个宝贝玉碹,现在没有,第四…第四…反正这他娘的万千是两码事!“老刘头也郁闷了,现在都不知道敌人是谁,除了艾尔逊碰上那个没什么能耐的影子外,基本上也挺顺利,也没碰到所谓的什么诅咒,大伙一切正常,就算是要救人,从那救啊……”就在这个时候,艾尔逊忽然突突突的开起了枪,冲着黑暗的墓道深处就是一梭子子弹,吓得刘丹差点晕倒在地上。“怎么回事!?”老刘头和秦戈各自抄起家伙。“这次没看错…”艾尔逊咬牙道,“绝对有人!”“是有情况!”老刘偷掏出罗盘,发现指针大幅度的转了一下,又不动了,“埃及这玩艺太怪,好像能隐藏自己的阴气…好像只有他活动的时候盘子才有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