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一部 逐咒开罗 第十章 夙印 大力金刚掌

第一部 逐咒开罗 第十章 夙印 大力金刚掌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传来砰的一声枪响,对面人影的脑袋(看不到)的一下开了花,一股浓浓的恶臭夹带着赤硝的味道弥漫在墓室中。

  砰砰砰…紧接着又是数发夹心达姆弹劈头盖脸地砸在人影的头上和身上,倘若换作是普通人,早就被打成筛子了,然而对面的人影在枪声结束后,却只发出了嘶嘶几声,仍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缓缓地把头转向另一边。

  “秦爷快躲…!”老刘头知道大事不好,窜上去时来不及了,右手一抖,龙鳞匕首嗖地一下飞翔人影,而人影在匕首飞出的一刹那,那人应忽然一晃,飞一般的飞向了子弹打过来的方向。

  当啷一声,匕首飞在了墓道的墙上,激起几点火星后弹到了地上。“秦爷!”老刘头一把从刘丹手里夺过手电,飞身捡起匕首。

  “刘…刘…先生!”对面的黑暗中传来一阵肉搏时独有的摔打声,紧接着是突突突地冲锋枪声…

  “秦爷!!丫头你捡上手电追我!”老刘头也顾不得刘丹了,三步两步朝墓道深处追了过去。

  刘丹的腿肚子早就朝前了,哆嗦着爬了几米,摸着老刘头的手电,扶着墙勉强站了起来,刚沿着墓道走了没几米,忽然感觉一阵阴影从头顶掠过,用手电一招,原来是刚才那人影从上面拎着老刘头正窜向刚才那个洞。

  “啊!!”刘丹一声尖叫,刚能使上劲的两条腿又软了。

  “阿丹!”秦戈一瘸一拐地从对面跑了过来,“快给我绳子!”

  “我没有绳子!没有啊!绳子在阿讯包里!”刘丹一边哭一边手忙脚乱的大喊…

  “嘿!!”秦戈用手一砸墙,绝望地瘫倒在地……

  老刘头被这东西抓着觉,感觉就像打秋千一样,忽忽悠悠两耳生风。想挣扎根本使不上力气。眼看着被拽进了那个洞,进洞之后,老刘头才知道为什么艾尔逊会被从这么一个小洞里拽进去:原来这个洞四周洞壁上有一层厚厚的粘液,就是刚才滴到自己脸上的那种奇臭无比的液体,滑不溜秋的,加上那东西力气也大,索性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就被拽进了洞。

  “我没有绳子!没有啊!…“听见刘丹的哭喊,老刘头也绝忘了,心说完蛋。没想到今天就要见师傅了…说起师傅,老刘头心里也是有无数的感慨与愧疚:当年师傅对自己还是不错的,有什么好东西都是想象着徒弟,后来自己半路下山。师傅也没说什么。临走时还送了个宝贝盘子……最难受的就是师傅死之前自己竟然没能见上一面,唉,以前从来没想到过这些,现在忽然想起,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要跟师傅见面了…

  想着半截,老刘头忽然感觉身体被拽出了洞,一下子被扔了出去,也不知道到底有多深,只觉得一阵下落后便扑通一下掉在水里,水的深度大概能没腰,若没有这水,这一下没准也就摔死了。

  睁开眼,老刘头发现有亮光,特别象是自己刚才那的军用手电。

  “莫非是艾老弟?“老刘头站起身,一瘸一拐的王亮光的地方走,刚走没两步,忽然啪嚓以下,一个人影落在前面的水里,吓得老刘头浑身一激灵,连忙倒退了好几步,喘着粗气举起匕首。

  还没等老刘头反应过来,人影忽然上前,死死抱住了老刘头,力气之大,就犹如被钢丝绳捆上了一样。

  “他娘的,这个埃及人胄…怎么还有这么一手…”从看见这东西第一眼起,老刘头就认为这东西是个人胄,但比起雾灵山的人胄,这东西的速度与力量明显强了不止一个量级,而且身体周围没有雾气(这点老刘头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人胄的本事,与入体畜牲的种类有很大的关系,雾灵山的人胄是黄鼬入体,所以有喷烟吐雾的特长,而眼前这个人胄大概是蛇入体,既然是几千年前金字塔里的人胄,成了真身也不足为怪),不过双手抱人这一招,不知道是不是由蛇得天性而来。

  正在这时,更让老刘头尿裤子的一幕发生了,只见这个人帚抱起老刘头噌噌两步就来到了发出手电光的地方,而后浑身上下开始蠕动。

  “唔…!”老刘头边挣扎,便借着余光朝脚下瞟了一眼,握着手电的人正是艾尔逊。“艾老弟!醒醒!!”老刘头大吼,但这艾尔逊就像死了一样,嘴边的水被呼吸的气流吹得直冒泡,但就是不省人事。

  低头喊着半截,老刘头忽然感觉这人胄的上半身有动静,抬眼一看,头发蓬的一下全立起来了,只见对面人胄的蛇头,正在缓缓的往外爬。

  “我日你娘!阿!!来人啊!!艾尔逊,你他妈快给我起来!!”老刘头此刻也弄不明白这人帚到底想干什么,但此刻自己双脚离地,上边下边一律是不上劲,只能干着急。

  “艾尔逊!!你他娘快给我起来!!!”老刘头急中生智,手腕一抖,龙鳞匕首唰的一声直奔艾尔逊大腿,说实在的,老刘头的腕力是练过的,虽说飞刀需要的是臂力,但在此生死时刻,这依靠腕力飞出的匕首,其力量和臂力其实不相上下。

  扑哧一声,龙鳞匕首插进艾尔逊大腿一寸多,“啊”的一声惨叫,艾尔逊如梦方醒般坐了起来(此时的艾尔逊,已经不仅仅是沉睡那么简单了,但龙鳞匕首也不是一般的物体,为什么用龙鳞匕首会唤醒艾尔逊,不久即将提及)。

  “快想办法!!”老刘头大吼!

  “刘先生!!”艾尔逊站起身,用手电一照竟然是老刘头,立即抽出军用匕首对着这人胄的身上一阵乱捅,动作显得有点呆板木纳,但每一刀捅下去,都好似捅在了棉花套上,软囊囊的,根本豁不开口。

  “对了,你胸脖子上那块玉!快掰开!!快!!”此时蛇已经爬到了老刘头身上,吐着信子一点一点往下绕。

  “哦!”艾尔逊翻了翻胸前的衣服,把玉佩拿了出来,“是不是这个!?”

  “就是那个!快掰开!!”老刘头浑身已经被勒得死死的,呼吸都困难了。

  啪一下,艾尔逊掰开了玉佩,“刘先生,然后怎么样啊!…”说着半截,艾尔逊忽然全身一哆嗦,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刘仙长饶命!刘仙长饶命!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你他娘把缠着我这玩艺弄掉,我替你超度!!快!!”老刘头呼吸都困难了

  “遵命!”只见艾尔逊的脸上顿时青筋暴露,两只胳膊顿时粗了一圈,抡圆了照着人胄的腰就是一胳膊,也不知道这一下究竟有多大力量,这人胄抱着老刘头扑通一声就飞进了水里,老刘头心里这个骂呀,俗话说恶鬼无心,一点不假…

  半年前,在天津郊区,有一户农民因挖菜窖挖出了明朝棺材而着了到,撞客闹了一年多才找到老刘头,而老刘头并没像马真人那样牺牲阳寿去摆什么七星钉魂阵,而是使了个阴招,刻了个“夙印”,简简单单的就把这怨孽收了,所谓“夙印”,就是人与鬼之间达成的协议,凡冤魂必有怨气,而“夙印”的目的就是承诺帮冤孽平息这种怨气。比如冤魂生前因张三而死(被张三害死),那么只有杀死这个张三或其转世,才可平息次冤魂的怨气……

  刚一被扑到水里,刚才还死死抱着自己的双手,经过这一下后,竟然分开了,缠着自己的蛇也一下子回到了那个躯体内部,噌的一下离开了自己。

  挺身站起,老刘头发现刚才艾尔逊站着的地方仅有一个手电还亮着,人早就没了,抬头看上边,黑咕隆咚什么也看不见。

  “艾尔逊!!”老刘头走到水边拿起手电,扯着脖子喊,喊着半截,忽然听见扑通一声,只见艾尔逊和人胄扭做一团掉入水中,续而呼啦一声,人胄被艾尔逊一脚拦腰踹起,飞起水面一米多啪啦一声拽在了对面墙上,而艾尔逊则从水中站起,发出了嗷嗷的怪叫…

  ……

  “去把洞口的绳子割下来!”洞外,秦戈站起身,两只眼睛像雕塑一样木纳。

  “秦教授!那我们怎么上去!?”刘丹拉住秦戈得手。

  “我们能上去!我会救出阿讯,他有绳枪!”秦戈犹豫了一下,“阿丹,你先上去,然后把绳子割给我…如果我五个小时内没回来…”秦戈深呼吸了一下,眼睛微微闭上,“那么你就一个人回去!”

  “秦先生!”刘丹两眼含泪,“我不能丢下你们!”

  “听话!”秦戈换了一排夹有赤硝的新弹夹,把冲锋枪也上了拴,“阿丹,你听着!”说罢秦戈从口袋里掏出了笔,在衣服上写了一行字,擦拉一声把写过字的衣角给撕给了刘丹“如果我没回来,那么你要再去一次中国!…这个人,是唯一能救孙少爷的人…”秦戈叹了口气,一把抱起刘丹,将其送上绳子。

  “不!我不上去!死也要死在一起!”刚才还是一摊烂泥的刘丹忽然二目圆瞪,几下就挣脱了秦戈的手,啪地一下落在墓道里,“秦教授,你上去,把绳子给我!…”

  正在争执着,忽然墓道深处发出了一线耀眼的光华,“是照明弹!是阿讯!”秦戈几乎不能自已,“阿丹,阿讯和刘先生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