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一部 逐咒开罗 第十二章 代得夫拉之死

第一部 逐咒开罗 第十二章 代得夫拉之死

  牧墓道的长度,刘丹估算,这个倒金塔的周长大概是哈……字塔的两倍。因为没法得知其地下塔尖的部分的深度,所以其总体规模尚难确定,但比起世界第一大金字塔胡夫金字塔,其体积远不止大了两倍。

  “怪了,这个代的夫拉在位时间很短,甚至可以说是昙花一现,怎么可能有时间去修这样一座工程量如此夸张的地下金字节塔?”刘丹边走边观察墓道两边的壁画,希望能从中找到答案。“这个弯,应该是通向皇后墓室……”主墓道边上,一条稍微窄一些的小墓道出现在众人视野,此时下来的洞已经完全看不见了,漆黑的墓道里,只有几个人的手电闪着惨白的光芒。

  “等一下!”刘丹用手电照着墓道的墙壁,“看这里……!”“这座字塔是哈夫拉建造的!”刘丹看着壁画解释道,“哈夫拉杀死了代得夫拉,但哈夫拉好像知道代得夫拉是阿努比斯之子,害怕自己死后受到惩罚,所以在自己金字://bb./廖若晨星10打基础塔建造的同时,为代得夫拉建造了这个内部构造一模一样但规模要大得多的倒金字节塔,希望他能原谅自己的罪责!”之间第一副壁画,内容大概是一位法老装束的人手持利剑,刺向另一名法老装束的人。

  “这里记录着法老与王后的入葬过程,代得夫拉生前的亲信与卫队好像被全部杀死了,被……分尸*?”刘丹自己也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从这条分墓道入口的壁画向前,一直走到墓门跟前的这一段地壁画。记录了代得夫拉下葬时的残忍情景,众多身着当时军官模样地人。被人在身上涂抹了一层奇怪的东西,周身呈深裼色,然后用刀切成一段一段,最后再将这些被切碎的技体重新缝合在一起。

  “丫头……你不是说……支付及人热爱生命么?这是哪出啊……?”老刘头虽说不是历史学家,但壁画的内容也能看个八九不离十,只觉得寒毛孔发紧。

  “不知道……埃及历史上……没有这种记载……可能是某种自愿的祭祀仪式?”刘丹也觉得不可思议,虽说世界上某些土蕃种族存在自愿祭神地现象,但也没有这么残忍的死法。

  “难道……这是……”老刘头忽然停住,若有所思,“大伙先别着急进门。让我想想……”

  “怎么了?”秦戈和艾尔讯停住脚步,此时艾尔讯已经找出雷管准备炸墓门了。

  “这些壁画确实是够慎人地,但其绝对是有用意的……”老刘头开始阐述自己对这座墓的看法,从众多太阳,月亮,河流地图案与下葬队伍的搭配图案看,老刘头认为,埃及从大概四五千年前便已经对阴阳五行之力有了一些萌芽的了解,那些所谓的僧侣已经开始利用这些东西建造墓葬了,不过其大致地目的似乎只是用于墓主尸身的防腐,“丫头。木乃伊咋做?为啥能防腐?”

  “这个……”老刘头这话问的刘丹也一愣,正恶心着呢,这老刘头怎么哪壶不开提那壶啊。

  “首先要取出人的内脏与脑浆,然后在腹内填充香料与一些防腐材料……配合沙漠地气侯与金字塔的结构,从而起到防腐的作用……”刘丹尽量长话短说,避免自己产生更加恶心的联想。

  “错!”老刘头撇着嘴,“至少这座金字塔不是那么回事!”

  “这是科学!”刘丹平生最不服气别人挑战科学,尤其是老刘老把考古形容成盗墓,没想到这个埃及盲现在又质疑起木乃伊的防腐原理了。

  “我跟你说,在中国,有很多古尸,不用那么麻烦制造金字塔填香料理挖心割眼,防腐效果比木乃伊还好,你知道咋回事不?“老刘头号扒拉着自己那两根山羊胡,宛如过去的私塾先生,“马王堆那个古尸知道不?她那个墓也整的挺麻烦,但在我看来,效果也就一般,有的乱坟岗子里挖出的尸首,就随便整口棺材一埋,防腐效果比他好,知道为啥不?”

  “这……”刘丹也没话了,毕竟木乃伊的防腐效果很容易用科学解释,但中国那些东西却至令仍是谜。

  “正阳正阴之位,皆为不朽之位,正阳之位唯有山中可寻,所以从唐朝开始,王公贵族便以凿山为墓,以取正阳不朽之位……”老刘头皱着眉头道,“但开山建陵,劳民伤财,唯大唐盛世可为之!唐未之时战火连绵,五代十国南北朝更朝换代有如走马观花,取天下者自己都没有信心在在位之时能在山里把墓修完,故此风休矣!”

  “刘先生高见!”秦戈答茬,“那石敬瑭的藏定洞怎么修在山里……”

  “那是藏宝洞!跟墓是两码子事!”老刘头也来气,自己分析的正头头是道,这秦戈怎么偏赶这时候抬杠啊,“那洞是就合这天然的山洞修的,乃山中聚阴之地,比农村的菜窖,你要是当皇上,把你埋那你高兴不?”

  “这与木乃伊又有什么关系?”刘丹不解。

  “咋没关系?丫头,你看这金字塔形状像个啥?”老刘头用手比划着。

  “像山?”

  “哎,对啦!埃及人懂得了正阳之位埋人不腐,所以人工修出一个正阳之位,虽说这工作量比直接凿山开洞还要大,但效果并不比在山里好……所以像你说的,把眼挖了填点佐料进去也在所难免……”

  “但不是金字塔的地方也有保存完好的木乃伊啊,比如说国王俗……”刘丹还是有点不服气。

  “国王谷?有山不?”老刘头道。

  “有是有……可那里是峡谷啊!”

  “嘿嘿,谁跟你说正阳位非得整的山顶上啊?那是他们学会省事儿的招了!……”老刘发现自己的猜测又进了一步,更美了,完全忘了身处何地面临何种威胁。

  “可是在平原,考古人员也挖出过保存完好地木乃伊……”秦戈继续答茬。

  “我告诉你别跟我抬扛!平地有平地的说法!”老刘头号斜眼花缭乱看着秦戈,一百万个没好气,“正阴之位也为不朽之位,不但在山中可寻,平原也有,人葬聚阴之位,亦可不朽!”

  “什么是聚阴之位?”刘丹也开始觉得老刘头说地有一点道理了。

  “茅山术中。将一种墓地的天然地势称之为‘殍地’……”老刘头号将“殍地”的成因与效果讲述了一遍,“殍地之中。可有聚阴池数个,凡葬于聚阴池之位,皆可不腐!但如果有怨气的人埋入殍地之中。便不能进入轮回,也就是说,不能投胎!”

  “刘叔叔,按你的说法,埋死人多了就是殍地,那这个壁画上记录地屠杀,难道是……”刘丹心中一阵的发冷。

  “嘿,你这丫头号真聪明!我就是怀疑,这古代埃及皇上。给自己兄弟建了一片人工地殍地!你们看!”老刘头用手电一挥照在墙上,“按墙上画的,人被抹上什么东西了,我怀疑是什么阻挡魂魄离身的东西!再用分尸这种方法一整,化怨为阴,一尸顶十尸,这样整出来地殍地,比自然形成的效果还要好!”

  “我发现一个问题!”秦戈皱眉道,“既然说代得夫拉是阿努比期的儿子,那这个墓里怎么说也该有点阿努比斯的雕塑画像才对,但从刚进来地时候我就在观察,这座墓里并没有任何有关阿努比斯的信息!”

  “是啊,我也觉得有点怪……”刘丹用手电照着四周,全是一些有关祭祀与建造过程的壁画,并没有阿努比斯神的画像。

  “刘先生,你刚才不说,殍地随可防腐,便如果死都死不瞑目的话,就不能轮回么?”秦戈问道。

  “是啊……啊!!”老刘头两只眼珠乱转,恍然大悟,“行啊老秦,你也开究啦!?”

  “怎么?”刘丹仍然半懂不懂。

  “这哈夫拉,费这么大劲修这个地下金字塔,跟本不是让他那个阎王少爷兄弟去会他那个阎王老子……或者说,那个什么代得夫拉根本就不是阎王爷地儿子!”老刘头号眯缝着眼,“哈夫拉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他兄弟不能投胎!”

  “啊!”刘丹也恍然大悟,“埃及没有投胎之说,可能哈夫拉想阻止代得夫拉仔天国报复自己吧……”

  “你们到底进不进啊?里面好像已经有人进去过了,可以是孙亭他们!”众人说话的时候,艾尔讯把横在墓道中间的大石门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发现墓门的一角有一个洞,中间被小块的碎石封死,从洞四周的石料裂口看,像是被炸所致。

  “汤姆逊式简易爆破!一定是孙亭他们!”刘丹蹲下身子,开始取出封堵洞口的碎石,“洞口是被封好的,说明他们是平安出来的,里面应该没有危险……”

  “丫头……你可别说的那么绝对……”老刘头用手拿起一块碎石,用手电照了照,“他们要是平安出来的,那这血是哪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