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一部 逐咒开罗 第十三章 尸穴

第一部 逐咒开罗 第十三章 尸穴

  刘丹接过石块,发现上面乌乌涂涂的一片,整块石头颜色一边深,一边浅,借助这种冷光军用手电观察,石块上颜色身的部分很像血迹。

  “这…的确是…血”丢了一魄的艾尔讯,说话多少有点磕巴,凭借其丰富的侦查经验,判定石块上的痕迹就是血液。

  “还有…”秦戈也捡了几块碎石,用指甲扣了扣,一些半干不干粘黏糊糊的东西被扣了下来,“着到底是什么?”跟老刘头拥抱后,秦戈的笔记已经基本上算是失灵了,闻了半天也没闻出来是什么东西。

  “好像是…人的内脏…”虽然艾尔讯的鼻子也闻不出什么味了,但这地方除了人和蛇,基本上不会有别的动物,而眼前这臭烘烘一坨坨的东西,显然不是蛇身上的。

  掏出罗盘,老刘头的眉头有皱起来了,只见指针直挺挺的指着爆破洞的方向,不论老刘头身子怎么转,指针的方向始终不动,俨然变成指南针了。

  “聚阴池?”老刘头自言自语,“不像啊…”理论上讲,罗盘的指针是通过阴阳气息的偏差来知识阴阳的,只有阴气或阳气出现压倒性的偏差时,才会失灵,而眼前这被眉过的盘子,竟然再次出现了失灵的现象,说明其阴气强度已经达到了难以想像的地步,甚至可以说是一个阴气的反应堆。

  此时艾尔讯已经把爆破洞挖通了。墓门并不厚,大概只有一米不到,里面黑洞洞地,就算不用罗盘,凭借人的生物本能,也能感觉到洞内呼呼的阴气拂面,就连秦戈,也产生了一种隐隐的恐惧感。

  “咱们最好…先不要进去…”刘丹作为女孩子。感觉本就比男人敏锐,加之先前的恐怖经历以及艾尔讯挖出的一坨坨的人内脏,已经不敢想像洞那边到底有什么东西了。

  “来者不怕,怕者不来…”艾尔讯少了一魄,反而成了个傻大胆,从包里拿出信号枪,装了一枚照明时间为一分钟的悬浮式照明弹,对准洞口嗖的一声发了进去。然后探头往里看了看,“什么都没有,我先进!”说罢把冲锋枪从背后摘了下来,拉了一下枪栓爬了进去。

  “咱们别全进去!”老刘头抽出龙鳞匕首,破天荒的从秦戈腰里把手枪拔了出来别在自己腰里,“秦爷,外面应该不会有危险,你也丫头在外面等着。等我们信号你们再进去。你这把枪好像能大赤硝弹吧?”

  “刘先生果然高明!”秦戈没想到老刘头就凭自己开枪大人胄时的硝烟,就能断定子弹中有赤硝,“这枪后坐力很大,开枪时握紧,免得…”

  “得啦得啦。教过八百六十回了,猴也学会了…”老刘头跪下身子,开始进洞,“对了…如果我喊封洞…你们就把洞堵上…!”

  “刘叔叔!”听见这句话,刘丹又不放心了,“我们不会堵住洞口的!死也要死在一起!”

  “傻丫头,你当我是王成啊*!?我是怕那些东西跑出来!”老刘头这个郁闷啊。虽说自己也没什么把握,但也不像还没动手就听见这种丧气话。

  “刘先生!快来看!”艾尔讯此刻已经出了洞口,用手电照着洞口正对面地上的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啥玩意?”老刘头快爬了两把出了洞口,来到艾尔讯跟前,用手电一照差点又呕了出来,只见“半个人”趴在洞口正对面,下身基本上是完好的,但上身却呈爆炸型“喷”向洞口,从腰以上的部分开始,皮肤统统变成了一条一条地,仿佛身体内部有一枚向上爆炸的炸弹被引爆了,上半身基本已经被炸成碎片“喷”出去了。

  “刚才那些“下水”(北方地区称猪内脏为“猪下水”)就是这位老弟的吧…”老刘头蹲下身子,挽起死者裤腿仔细看了看,由于这个洞内的阴气异常强烈,所以虽然气温并未低到能够冷藏的地步,但其残留的腿部并未腐烂。

  “这是…”老刘头发现此人的腿部皮肤是黑色的,用手指按上去还有弹性,仿佛刚死一样,漆黑地颜色表明,此人很可能死于剧毒,上身爆炸很可能是死后的事。

  “快看周围!”艾尔讯并未在意这个死者,而是一直在四处观察。

  借助照明弹的强光,老刘头抬起头,仔细观察了一下整个墓室:这个墓室大概有二十多米见方,至少有十米高,几个位置并不规则的大柱子在墓室中三三两两的立着,每个柱子底下都有一个好像水缸一样地东西,好像里面还有水;在墓室中间摆放着一口人形的埃及棺材,牧师四壁并不像进来时的墓道一样满是壁画和浮雕,而是布满了奇怪的文字,虽说老刘头不动古埃及文,但凭借刚才的记忆不难看出,这些文字或者说符号,跟墓道墙壁上的明显不同,更像是咒文或其他什么经文,最怪的就是在大概离地一米高地位置,有一圈大概三十厘米宽的突出的平台,平台上整齐的摆放着很多怪异的黑色雕像,跟易拉罐差不多大,形状像是鸟,围着墓室整整摆了一圈。

  “这是…!?”老刘头站起身,凑合到突出的平台旁边,用匕首尖敲了敲雕像,听声音好像是石头的。

  “进来吧!”艾尔讯看了看似乎没有什么危险,干脆把刘丹和秦戈也喊进了洞,四个人在一起,怎么说也比分开安全。

  刘丹在呕了一阵后,很快便凭借地上的尸体裤子口袋里的一些东西,断定其就是和孙亭一起出发的罗德·盖姆博士。“他们到底遇到了什么!?”刘丹带着哭腔,“为什么罗德死的这么凄惨,他们还能有时间,还能有心情把爆破洞封闭的这么好!?”

  “丫头,你先别着急!这个老弟是中毒死地!”老刘头搭腔,“他是先被毒死后,又被炸碎了!”

  “刘先生,你认为这回是什么东西弄的?”看完尸体后。秦戈也感觉有带内不大自然,“按照咱们刚才的分析,小蛇若是在人体内孵化,至多是从脑袋上穿个洞出去,但现在这个尸体,怎么被弄成这样了…?”

  “我也纳闷…”老刘头双手叉腰,皱着眉头道,“按理说。那长虫蛋在人身上怎么说也得孵上一阵子,而且人要是死了,那东西也就死了,如果这个人跟孙少爷是一块的,那不可能他就这样了,孙少爷还能活着回到开罗啊!”

  正在这个时候,忽听见墓室中传来“砰”的一声,好像自行车爆胎一样。续而是“啪”的一声。好像什么东西掉在地上了。

  “怎么回事!!?”老刘头正在思考问题,这两声响差点把苦胆吓破了,在旁人听来,可能没什么大不了了,但在老刘头听来,后一声可能是物理现象发出的响声,但前一声太熟悉了,那是天破声,稍微懂疑点茅山术的人都能听出来,那根本不是人为能弄出来地声音,那是某种力量场被破坏的声音,制服某些妖怪的时候。可以听到天破声,声音非常大,通常震耳欲聋,但如果凭空听到这种声音,而且声音不是很大的话,便很可能是某种机关被触发的征兆。

  “刘…刘叔叔,我…不是故意的…”作为考古学家的职业习惯,刘丹竟然用手拿起了墓室周围石台上摆放着的雕像,听到天破声后,吓地一松手,雕像又掉到了地上。

  “你…丫头你…”老刘头气的都快忘了自己姓什么了,就少嘱咐了一句“什么都别动”,这娄子就又捅出来了,着帮什么考古学家,怎么见了什么都新鲜啊…

  此时,照明弹忽然熄灭了,也不知道从哪传来一阵水的声音。

  “真是他娘的麻烦!”老刘头出乎意料的把匕首塞给了秦戈,自己打开了手枪的保险,“轻易别出手,出手的话,最好先沾血…”

  “刘先生!这…”眼前的一切简直太出乎秦戈意料了,一向看不起手枪地老刘头竟然自己把枪留下了。

  “我告诉你!你这把枪有大用,但你不会用,你知道往哪里打不?”老刘头看了一眼秦戈,秦戈摇头。

  “俗话说,打蛇打七寸!活人有穴位,死尸也有,现在这个地方,阴气太大,龙鳞可能不好使了,但这赤硝子弹应该还管点用…”老刘头用手电四处乱照,“打不对地方,不但没用,反而容易把那些东西惹怒…那可不是一般地娄子…”

  “嗖”的一声响,一枚照明弹又打出去了,几个人同时把目光集中向了柱子底下水缸桩的东西。

  “丫头,认识那玩意是啥不?干啥用的?”老刘头指了指柱子下的水缸,看了看刘丹。

  “不清楚…”刘丹脸色惨白,摇了摇头,凭自己地见识,从来就没听说哪座金字塔里摆过这东西。

  就在这时候,忽然又一声水响,声音不大,但在这寂静的墓室中显得极为刺耳。这一次及格人都没听错,这声音就是从那些水缸的方向传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