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一部 逐咒开罗 第十四章 万魄魑祟

第一部 逐咒开罗 第十四章 万魄魑祟

  “我过去看看!”艾尔讯那点傻大胆的劲头又冲脑门了,摘下背包翻出一捆雷管,“老子炸了他!”说罢就要过去。

  “回来!”老刘头一把拽住艾尔讯,“你以为你是董存瑞啊!先整明白是他娘的什么东西!没准就是个长虫…”说罢,老刘头向众人比划了一个留在原地别动的手势,自己一个人端着枪,小心翼翼的凑合到了缸边。

  这个缸是有盖的,与其说是缸,不如说是个坛子,但口可比坛子口大得多,和古代的某种花瓶有点像,但长宽比例更像个缸。

  缸边的柱子上,刻了一堆说字不像字,说画又不像画的东西,老刘头一眼就认出来了,当初在秦戈家,有十好几张孙亭出事前拍的照片,其中一张中有个古怪的柱子,上面的东西很模糊,现在看来,那根柱子,就是眼前这几根柱子其中的一根。

  老刘头把耳朵贴近柱子下的水缸,只听里面哗啦哗啦的响,可以判定里面是有水的,而且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

  “先他娘…封了你个球的再说!”老刘头从布兜子里掏出一把铜钱,小心翼翼的围着这个水缸摆了一通,又蹑手蹑脚的跑到另一个坛子上,准备摆第二个。

  就在这时候,只见刚才摆完的铜钱忽然嗖嗖嗖的往四外飞出,打在墓室的墙上火星四射,看力道,要是飞在人身上。恐怕比子弹威力还大。

  “怎么回事!!?”这声音让老刘头心中一惊,回头用手电一照,只见刚才摆的铜钱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地面上一个个碗口大的坑,从脚感判断,这墓室的地面应该是花岗岩材质的,就算是秦戈那把大口径的手枪打上去,也打不出这么大的坑。

  “不好,快撤!!”老刘头打开了手枪的保险,冲着众人一晃手电,秦戈也觉得不大对劲,听老刘头这么一喊,一把拉起刘丹,“阿讯,快出去!”

  四个人从两个方向同时向进来的爆破洞飞奔,“阿丹你先出去!”秦戈拿着匕首守在洞边,艾尔讯也把子弹顶上了膛(由于这些考古学家力求将对古迹的破坏范围控制在最小范围,所以这个汤姆逊式简易爆破洞的直径并不是很大,钻起来并不是来去自如)。

  这时墓室中忽然传来啪啦一声,好像式什么东西从高处掉在地上了,也就十几秒钟的功夫,在众人的手电光中,竟然出现了一个人影。“这好像…”秦戈也看出来了,这一幕仿佛孙亭也经历过,在孙亭拍摄的照片中,最后几张便是模糊的人影。

  “阿讯快出去!”秦戈和老刘头横在前面,艾尔讯也钻入了爆破洞。这时,人影缓缓向前,颇似巴山的阗鬼。

  “秦爷,帮我照着点…”老刘头单手举起手枪,闭眼瞄准(老刘头年轻时也是个纨绔子弟,十五岁开始玩“盒子炮”。枪法相当好),只听砰的一声枪响,老刘头整个身子一晃悠,感觉手腕子差点挫折了,子弹直接打到房顶上了,“我说秦爷…!你这玩意是他娘的手枪还是迫击炮啊…!?”

  活动了一下手腕,老刘头双手握紧枪,咬着劲瞄准了人影准备开第二枪,这时人影离两人已经很近了。“刘先生,咱们…还是先出去吧…!”秦戈一反常态,对老刘头所谓的“死人的穴位”也没什么信心了,因为在秦戈看来,这个所谓的人影,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老刘头也犹豫了,按刚才墓道中的壁画描述,好像是把人分尸后再缝起来,老刘头将其理解为“增加怨气”,而眼前这位仁兄看来,并非尸将一个人的肢体切开再缝合起来那么简单,被缝合的躯体根本就不像是他一个人的身体,而是拼起来的,两只胳膊和两条腿都及其不匹配,甚至连脖子、脑袋、五官都不像是一个人的,由于连两条腿的长度都不一样,所以其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身上不时往下留着紫黑色的粘液,估计就是缸中的液体

  “去他娘的,先吃老子一迫击炮!”老刘头瞄准对面这位的“殂里穴”就是一枪(尸身有“七尸穴”之说,分别是“殂里穴”、“焚门”、“补疴”、“炽旨”、“左礼践”、“右礼践”、“大乱”七穴,和活人的“七穴”一样,七穴于活人行阳气,而七尸穴于死人行阴气。对于活人来说,七脉尸活穴也是死穴,而七尸穴于死人亦然,是七尸穴的第一穴,也是尸身阴气的起始穴,位置大概在肝脏下面的一寸的位置,阳封此穴,尸身阴气不流,便可轻易制住对方),说实在的,这一枪是有危险性的,万一打偏了哪怕一寸,就像老刘头所说的,打不死反而打急了,这篓子可就捅大了,不过好在这一枪打的还真准,子弹不偏不倚正好打在对面这位的“殂里穴”上,可让老刘头没想到的是,想象中尸身倒地的情景并未发生,对面这位的身体软的像豆腐一样,这达姆弹并未在其体内开花,而是直接穿过其身体,直接搭在了对面的墙上,火星都能看见。

  “秦…秦爷…你这…子弹…买的处理品吧…”老刘头脸上汗也下来了,此时再钻洞已经来不及了,“秦爷…咱俩先分散…看看这东西到底想干嘛…”

  “好…”秦戈和老刘头分别向两边退了几步,这时,爆破洞中嗖的一下打出一枚照明弹,把整个墓室照得亮如白昼,一个黑漆漆的枪口伸出洞,叮叮当当照着对面这位劈头盖脸就是一梭子子弹,但子弹打在对面这位的身上,和老刘头开那枪一样,都是直接穿过,并没对这位产生任何伤害。随着枪声的结束,艾尔讯从爆破洞又爬回了墓室,此时那位拼起来的大叔已经走到洞口了,当艾尔讯站起身子,正好跟这位来了个脸对脸,鼻尖间的距离不过三寸,倘若换做旁人,吓也吓死了,但这艾尔讯可能是少了一魄的缘故,脸上根本就没有一丝恐怖的表情,相反的,面目狰狞,好像又被冲身了一样,抄起枪,照着对面这位的胸口就是一下,这一枪托,证实了对面这位身体的柔软度,整个枪托就好像打豆腐一样磕进了这个“拼尸”胸口,险些把艾尔讯腰闪了。

  “你回来干嘛!?”老刘头眼珠子里血丝都出来了,这艾尔讯此刻少了一魄,办事基本上处于补冷静状态,不定会捅什么娄子。

  “刘…刘先生!!”秦戈大喊,“还…还有!!”

  “还有什么!?”老刘头抬起头一看,在照明弹的强光下,每根柱子下的水缸旁边,都出来了一个“拼尸”,正晃晃悠悠的往洞口这边走过来,更怪异的是,这“拼尸”身上流下的黑紫色液体,竟然慢慢悠悠的流向在场的所有活人,甚至还有流向洞口的。

  “别沾这黑水!!!”老刘头如梦方醒般爆吼,把嗓子都快喊破了,上前两步飞起一脚把艾尔讯踹出一仗多远,“丫头!!!快——堵——洞!!!”

  刘丹正在洞口战战兢兢的偷窥洞里的进展,根本就不敢用正眼看那个“拼尸”,听老刘头这么声嘶力竭的一喊,魂都吓飞了,本能的拿起折叠铲往洞里填碎石。

  “这…这他娘的是万魄魑祟!”老刘头站在屋角,“别碰这东西!更别碰那黑水!碰一下,就跟那位喷下水的博士一个下场!”

  “为什么!!?”秦戈举着匕首,拉着艾尔讯缓缓向老刘头靠拢,此时老刘头已经靠在了墙边,顺手拿起一个雕塑,仔细的看了看,哐当一下扔在了地上,“他娘的,果然是这玩意,我说怎么开了一枪就出来这么多呢…”

  “刘先生!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该怎么办!?能不能把你那恶鬼再召出来一次!?”秦戈的汗顺着鬓角往下淌。

  “你当是你们家佣人啊!?招那一次就捅了大娄子了,回国擦不完的屁股……”老刘头抹了一把汗,“这东西走的慢,咱们先躲着他,我想办法!”

  “但是,这黑水,好像越来越多!”秦戈用手电照着地上,只见黑水从这所谓的“万魄魑祟“身上与大缸的底部不断扩散,画地图一样流的到处都是,看着仿佛很缓慢,但仅仅几分钟的功夫,这几百平米的墓室已经快没有下脚的地方了。

  “先上台子!!”老刘头一把把雕像划拉了一地,飞身窜上石台,用手电一照前面,几个“万魄魑祟”已经凑合到跟前了。

  “这些东西有什么本事?要不要我把这炸掉?”艾尔讯好像还没完全了解这其中的危险,在石台子上又把炸药翻腾出来了,拉出引信就要拔。

  “你他娘快给我住手!!”老刘头都快哭了,心说这艾尔讯打还没下到这个倒金字塔的时候就盘算搞爆破的事,到现在还念念不忘,飞机上这人张嘴闭嘴号称自己在老山前线当侦察兵,但此刻看来,似乎是工兵的可能性更大点…“这东西本身没什么本事,但他身上的东西还有那些黑水,碰这你一点,保证你也把肚肠子喷一地!!”

  “哦…”艾尔讯好像还是不怎么明白,“刘先生…我…我怎么这么困啊…?”如此生死关头,这艾尔讯竟然已经困得两眼迷离了…

  “困!?”老刘头贴着墙蹭到艾尔讯身边,一扒艾尔讯脑袋,“那根针呐!!?”只见施在艾尔讯身上的锁魂针,此刻已经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