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一部 逐咒开罗 第十八章 堕落之井

第一部 逐咒开罗 第十八章 堕落之井

  大约有那么十几二十几秒的样子,艾尔逊紧闭着双眼,感觉意识越来越模糊,“我为什么还没死……?”艾尔逊还勉强维持着一丝的清醒,但两只眼睛就好像揉了沙子一样,此时已经是死活都睁不开了。

  冥冥之中,艾尔逊仿佛听见扑的一声闷响,就好像把一麻袋大米扔在地上的声音,“青龙赤血阵,乃更阴改阳之乾坤大阵!颠倒日月,江河逆流……”闷响过后,紧接着传来的就是老刘头人五人六的唠叨,声音大概就是刚才那人胄站的地方传过来的。

  “刘先生!?”艾尔逊努力想睁开双眼,但眼皮始终不听自己使唤,就好像梦魇一般,意识清醒,但身体似乎不听自己控制。

  “又少了一魂一魄……”艾尔逊感觉老刘头在扒拉自己的脑袋,“锁魂针……又崩飞了……这埋埃及皇上的地方,阴气比刚才埋娘娘那地方也差不多……秦爷,咱俩把他搭过去,就着这青龙赤血大阵,我现在除了他身上的东西,把魂先招回来……”

  “刘先生……这些东西,对您的身体不会有损害吧……”秦戈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此时艾尔逊感觉被两个人抬着走了一段距离,扑通一声就摔在了一块硬石板上,但此时手脚温度感基本上已经没有了,这石板究竟是热是冷也感觉不出来。

  “有损害,无非也就是养两天的事……秦爷,你帮我把他衣服撕开……丫头,你用手电给我们照着……!”老刘头从布兜子里翻出用塑料袋包着的毒牙和蛇胆,秦戈则用军用匕首割开了艾尔逊的衣服,刘丹想看但又不敢看,一只手颤抖的打着手电,一只手捂着延又偷偷的从手指缝里偷看。

  只见老刘头将四五颗毒牙硬生生的按进了艾尔逊的肉里,然后用龙鳞割开蛇胆,把一小块死玉在蛇胆的黑水中沾了沾。塞进了艾尔逊的嘴里。

  “呕……刘……刘叔叔,我……不会也得这样治疗吧……?”刘丹强忍着阵阵恶心问道。

  “嘿嘿丫头,暂时不用,什么时候你跟他一样人事不省再说…”老刘头低头数着铜钱,嬉皮笑脸道,“来,秦爷,你拿着这个…”老刘头把一根带着利茬的鸡骨头递给了秦戈,“秦爷,听我信号,我喊动手,你就把这个插进他身子里,就在这…半寸足矣,别插多了…”老刘头用手指头在胳膊上蹭了点血,用手指头比划着距离,在艾尔讯后背上点了一个红点,之后自己往水道地下水口走去。

  不出一分钟,只见本来已经渐渐平息的水道又开始沸腾了,墓室里是不是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就好像往热油中倒水一样,与此同时,只见艾尔讯身上开始冒出腾腾的蒸汽,秦戈甚至忍不住用手摸了一下石棺,感觉热乎乎的,好比用火烤过一样。

  “咚咚咚…”艾尔讯虽然触觉已经很麻木了,但听觉还有,此刻自己的姿势是趴在石棺上面。头是侧着的,耳朵正贴在石棺上,这三声响显然不是秦戈和刘丹发出的,莫非这棺材里的人,也会像那些“万魄魑祟”一样复活!?

  想到这里,艾尔讯拼了命的喊出来,提醒大家快离开,但无奈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听控制了,连眼皮都睁不开,怎么可能说话呢?

  “秦爷,动手!”不远处传来老刘头的喊声,秦戈举起鸡骨头,噗哧一下插进了艾尔讯的后背。

  鸡骨还没插的时候,艾尔讯便感觉后背上有几个点出奇的热,带的全身都火辣辣的,这鸡骨头一插,艾尔讯忽然感觉似乎有一根烧红了的铁条插进了身体,五脏六腑随即翻江倒海,哇的一口黑水,一团红通通的还一跳一跳的肉团连同死玉一块被吐了出来。

  “吐了吗!?”老刘头一路小跑回到棺材边。

  “是不是这个?”秦戈打起手电照着艾尔讯嘴边一下一下跳动的肉团。

  “嗯…!”老刘头拔出匕首,噗哧一下把肉团钉在了棺材上,一股黑水溅了老刘头一身,味道比人胄洞里的四壁的粘液还要难闻。

  “丫头…你要不要…我就手把你身上那东西一块办了咋样?”老刘头一股坏笑,从布兜子里拿出一把香一根桃木剑。

  “刘叔叔…我宁愿死…!”刘丹咬着牙,眼泪都快出来了,心说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啊…“

  “丫头你放心,你刘叔叔肯定给你琢磨个不受罪的辙…”老刘头点上香,用桃木剑在空中挥了几下,嘴里开始嘀嘀咕咕的念了起来,三炷香的烟气立即向三个不同的方向飘去。

  “来了…!”老刘头从布兜子里取出一根红线绳,好在扎了个扣,往空中一套,这红绳套竟然平着飘在了空中,仿佛地球没有吸引力一样,不过秦戈和刘丹此时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和渠水倒流的奇迹比起来,这点怪事简直是太小儿科了。

  随着老刘头把红绳套住艾尔讯身体上一放,艾尔讯顿时感到浑身一震,双手双脚立即恢复了知觉,紧接而来的便是浑身各种各样的伤口传来的钻心的痛。

  “啊…!”艾尔讯睁开眼,秦戈赶忙上前扶,“大家…快走!这个棺材…有问题!!”

  “啥!?”老刘头凑上前,“艾老弟,你是不是让照明弹给烧糊涂了?”从这个墓室的地形而言,整个棺材被一条水道包围,形成了一个人造的“聚阴池”,棺材所在之处正是脉眼,只要水道的水不干,聚阴池的防腐效果便会一直存在。虽说尸身环水有“殍地”之势,但这法老的墓室跟王后的墓室可不一样,一棺一尸,远远够不上殍地的规格,所以在老刘头看来,棺材中虽然很可能是湿尸,但基本上是没有起尸的可能的。

  “刘先生…相信我…刚才我的听觉还在,我听见…棺材中在不停的响…”艾尔讯用手捂着胸口的烫伤,喘着粗气道。“咱们…最好快走!”

  “嗯…就算没事我也不想多呆…”老刘头把匕首插回腰里,“再给个照明弹,咱们一鼓作气冲出去…应该不会有什么东西…”

  “好…”艾尔讯举起信号枪,把最后一枚照明弹射了出去,几个人跨过水道,开始往木门走,就在秦戈最后一个跨过水道脚刚落地的时候。忽然听见身后咔嚓一声巨响。就好像山崩一样,几个人的身上不约而同的惊出一层冷汗。

  “先出去再说!艾老弟,准备炸药!”老刘头紧跟在刘丹后面跑到了墓门前,刘丹在刚要低头进洞的时候,无意中瞟了一眼墓门,顿时惊愕的下巴直抖,愣了足有五六秒嘴里才蹦出四个字,“堕落……之……井…?”

  “丫头!快出去呀!”虽说不知道后面到底有什么,但此时此刻可是不能有半点耽搁,“快!”老刘头也顾不得别的了,捏着刘丹的脖子把刘丹硬塞进了洞里,“什么井不井的!快爬!快!”

  “刘先生…我断后吧!”秦戈是个很好强的人。在如此的生死经历中,自己几乎没有发挥任何价值,这对于一个习惯了叱诧风云的人而言,显然尸一件不能接受的事,所以秦戈一直希望能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哪怕事最后一个出门呢…

  “嘘…!!”老刘头刚想骂街,忽然感觉背后一阵阴风,猛地回头,只看见雾蒙蒙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你他娘的还墨迹个屁呀!”老刘头怒斥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想当董存瑞!快走!”

  “好…”秦戈夜没了脾气,蹲下身子钻进洞,刚一进洞,忽然听见北欧两声枪响,“刘先生!”秦戈又退了出来,只见老刘头单手举枪,正在用手电照,嘴里不断念叨“成精了…成精了…”

  “什么成精了…!?”秦戈举着冲锋枪和老刘头站在了一块,“是鬼么!?”

  “你记得…巴山那个‘千魂魈’不?”老刘头四外乱看。

  “哪个?”巴山的点点滴滴,秦戈还历历在目,但那些稀奇古怪的名字却始终对不上号。

  “就是那个村长的孙子,还有个帮凶…最后让国忠背回去的那个…!”

  “记得…还是那个东西?”听老刘头这么一说,秦戈反倒有点放心了,因为时至今日,和老刘头一起碰到的所有鬼怪,在自己印象里能力最差的就属那东西了。

  “类型差不多…能耐不一样…跟今天这个比起来,巴山那个基本上算废物…”

  “这话…什么意思…!?”秦戈脑袋里始终没有概念,废物这个形容词,到底代表什么样的差距。

  “怎么了!?”艾尔讯也钻回来了,“为什么还不走?有什么东西?”

  “惹上官司喽…咱们的最后一个人肯定出不去了…”老刘头咽了口唾沫,“刚才的青龙赤血阵…摆得有些鲁莽了…弄死了两个小喽啰,没想到倒把它们的领导给折腾出来了…艾老弟,照明弹伺候!!”

  “没……没有了…!”艾尔讯一叹气,“我没想到会用到这么多……!”

  就在这时候,秦戈忽然觉得有液体滴在了头顶,本能的举起冲锋枪照着上面劈头盖脸的就是一梭子子弹,还没等老刘头反映过来,只见一个黑影从天而降,一爪子挠向老刘头。

  “危险!”秦戈反应还算快,飞起一脚把老刘头踹出两米多远,这一爪子算是没挠上,见自己的攻击落空了,那黑影立即把目标转向了秦戈,两只手嘭的一下抓住了秦戈的胳膊,朝着秦戈的脖子就是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