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四章 高人相帮,入室驱鬼

第四章 高人相帮,入室驱鬼

  医生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爸妈,最后小声说道:“我看这孩子挺奇怪的,实在不行,可以去精神科看看……”

  “你才有精神病!”我立即对那医生怒目而视。

  医生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他的烧已经退了,要是没什么事情,就可以走了。”说完,医生转身出去了。

  病房里只剩下我们一家三口,没人说话,一时间房间里静的有些可怕。

  过了半晌,我小声嘟囔道:“爸,妈,反正我不想回家了。一到夜里他就出来,再回去,我迟早都会被他弄死。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不回去。”

  妈妈满脸愁容地看了看爸爸,道:“这事儿,怎么办呀?”

  爸爸没吭声,只是阴着脸。

  妈妈又问:“孩子会不会真是……”妈妈欲言又止。

  爸爸反问道:“真是什么?”

  妈妈小心翼翼道:“撞了邪?都说那地方邪性……”

  爸爸眼皮霍的跳了一下,沉默片刻,道:“我翻进屋子里的时候,他是晕倒在屋门后面,脖子上还有一道黑色的痕迹,像是什么东西掐出来的!老话不是说什么鬼的手掐人才会留下黑色的痕迹吗?”

  “天啊!”妈妈惊叫了一声,道:“你之前怎么不说!”

  我也惊呆了。

  爸爸看了我一眼,道:“我当时用手去擦了擦,那黑痕慢慢就消失了,所以我也没说。但是现在用用坚持说屋里有鬼,我看……这事情真不一般。”

  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有些欣喜,我道:“爸爸,你相信我的话了?”

  爸爸瞥了我一眼,说:“我是怕你回去再发烧,烧来烧去烧成了个傻子!”

  爸爸这话说的有些逗人,我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

  妈妈用指头戳了我一下,道:“别笑了,真跟傻子似的——这咋办啊?”最后一句话是问爸爸的。

  爸爸沉吟道:“要不,去找找张嫂?”

  “她……”妈妈有些迟疑道:“她行不行?”

  爸爸道:“就她懂这个,除了她,也没别人了。”

  张嫂是个六十多岁的寡妇,丈夫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了,据她自己称,是她天生有灵力,一般人降不住,所以克死了自己丈夫,也没能生下个一男半女,是我们村里有名的“半仙儿”,也就是神婆。

  她整天神神叨叨,附近的庙宇来回窜,据说她长有一双“通仙眼”,什么妖魔鬼怪脏东西都能看见,而且还能跟这些东西沟通交流。

  相当一部分大人都对她嗤之以鼻,说她是个疯子,我们这些小孩子则是半信半疑。爸爸提出来要找她帮忙,看来也真是心里害怕了。我是他的独苗,病急乱投医,关心则乱,正是如此。

  事不宜迟,我们商量好之后,当即就行动,从医院里出来,也不回家,直接往张嫂家里去。

  到她家的时候,张嫂正准备锁门出去,我爸妈赶紧拦住了她,道:“张嫂,您先别忙着出去,有急事找您。”

  张嫂一看是我们,又瞥了我一眼,就“哦”了一声,道:“你们来了啊。小用这精神头不对,别忙,让我看看。”

  还没说明来意,张嫂就看出来我有问题,真是个半仙儿!我爸妈脸上立即都泛出了喜悦的光芒,我也充满了希望。

  “呸!呸!呸!”

  张嫂先是伸出手,摊开手掌,然后在掌心里吐了几口吐沫,最后在自己眼上抿了抿。

  这行为让我感到一阵恶心,但是看到张嫂一连严肃的表情,我又不由得肃然起敬。

  抿完之后,张嫂就直勾勾地盯着我看,眼珠子几乎都冒出来了,半晌也不说话。

  就在我被她看的有些发毛的时候,她忽然开口道:“这孩子撞了邪,有个小鬼跟着他,那小鬼生前是被烧死的,很难缠。”

  简直是神了!

  我们什么都没说,她就什么都看出来了,看来通仙眼不是传闻,是真的!

  爸爸赶紧问道:“张嫂,这这怎么办啊?”

  “大兄弟别着急。”张嫂宽慰爸爸道:“这在张嫂眼里就不是个事儿,小鬼难缠,撵走就是了。”

  妈妈紧张道:“怎么撵?”

  张嫂看了看我,道:“小鬼应该是藏在你家里吧?”

  我忙不迭地点点头,连连说:“是,就在我家里。”

  张嫂道:“走吧,去你家一趟,我把那小鬼亲自赶走。”

  见张嫂如此笃定,又这么古道热肠,不但是我心中欢喜,爸爸、妈妈脸上紧张的神情也放松了下来。

  有了“高人”坐镇,我也不再害怕,当下一溜小跑,走在最前面,领着张嫂去我们家。

  远远看见家门口时,我又怂了,虽然是大白天,也没看见有什么人影站在门口,但是我还是很害怕,我自己一人不敢过去。

  张嫂从我身边走过,回过头来道:“这孩子,怎么不走了?”

  我指了指大门口,道:“他老是站在那里。”

  “这有什么!”

  张嫂不屑地翻了翻白眼,然后大踏步走到院子门口,站在门中间,闭上眼睛,絮絮叨叨、咕咕囔囔就念诵起来,我离她不远,但是也听不清楚她念得是什么,总之像和尚念经,还像道士念咒,仔细品品,却又都不像。

  一直等到我爸妈也都走过来的时候,张嫂终于念完,眼睛立即睁开,瞪得滚圆,眼珠子都快冒出来的那种浑圆,骤然之间,吓了我一大跳。还没等我怎么反应过来,张嫂厉声大喝道:“呔!”

  这一声喊又尖锐又高亢,再次把我吓得不轻,呆呆傻傻之际,只见张嫂伸出左手往左边一指,“呸”的啐了一口吐沫,又伸出右手往右边一指,还是“呸”的一声吐出来一口吐沫,然后双手收回,在胸前缓缓下压,嘴里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又瞥了目瞪口呆的我们一眼,气定神闲道:“好了,进来吧!”

  “什么好了?”爸爸愣愣地问了一句。

  张嫂道:“你家用用说那个小鬼总是站在这里,我刚才已经作法把他撵走了,他不敢站在这里了。”

  “刚才那是作法?”爸爸咽了口吐沫,东瞅瞅,西看看,然后道:“不用烧纸贴符什么的?”

  张嫂不耐烦道:“我修炼了几十年了,吐沫里含有我的神力!随便吐两口,就能把妖魔鬼怪吓得屁滚尿流,还用得着烧纸点符?你们进不进来?”

  “哦,哦……”我们生怕得罪了张嫂,她一生气就不管我们了,所以我们赶紧忙不迭地点点头,道:“进去,进去。”

  进了院子之后,张嫂四下里都转了一圈,还有模有样地俯身在地上看看,听听,还摸摸,嗅嗅,妈妈在一旁低声对爸爸说道:“还是人家张嫂,你看这做派,就是跟咱们不一样。”

  爸爸低声道:“也不知道她能看见什么?听见什么?闻出来什么?我感觉这地上除了土啥也没有。”

  妈妈瞪了爸爸一眼,道:“你懂什么!张嫂的眼睛、耳朵、鼻子跟咱们的都不一样!那是练出来的……”

  虽然妈妈这么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张嫂趴在地上来回闻的样子很像一条狗。

  “这地上有股骚味。”半晌过后,张嫂站起来,淡淡地说道:“刚死没多久的人才变成的鬼,往往会带有骚味,这就说明你们家里真是有脏东西。”

  “啊?”妈妈被张嫂的话吓得脸色发白,张皇道:“那怎么办?”

  “放心。”张嫂笃定道:“老鬼我还不怕,更不用说新鬼。等我再看看你们屋里,然后再做打算。”

  说着话,张嫂就往屋里走去,爸爸看见,连忙抢先一步把屋门打开,张嫂背着手,攥着拳头,昂首挺胸地进了屋子。

  我瞥了瞥张嫂刚才嗅过的地面,忽然想起来自己以前偷懒,不爱去厕所,总是在那里悄悄撒尿。

  不过,这话我也没敢说出来。

  我也挺佩服张嫂,鼻子真的很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