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五章 神婆手段,异样母亲

第五章 神婆手段,异样母亲

  进了屋子之后,张嫂转了几圈,然后走到卧室,四下里一看,眉头就紧紧的皱了起来,低声阴沉说道:“你们这个屋子的阴气好重!看来是真的有鬼!”

  我一听这话,吓得赶紧藏到我爸爸身后,爸爸也紧张道:“张嫂,鬼在哪里?你能看见鬼吗?”

  “就在你的后面!”张嫂瞪着大眼突然转向爸爸。

  “妈呀!”

  我就在爸爸身后站着,听见这话,吓得差点没跳起来,惊叫一声,赶紧就跑。

  爸爸也白着脸挪开了身子,他的背后是一面窗户,就是农村那种老式的木扇纱窗,可以往内开关的。

  因为屋子外面有棵大树,遮天蔽日,而房檐又长,将外面的光线挡的很严,所以窗户那里还有室内都很暗,即便是在白天,看起来也是阴森森的。

  “别怕!看老娘我把这恶鬼给赶出去!”

  张嫂大声喊道:“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我是王母娘娘座下大仙师,妖魔鬼怪全都给我滚!”

  声音又尖又厉,震得我鼓膜一阵乱响。我暗自咂舌,这张嫂的作风虽然有点像高人,但更多的是像村里的泼妇。

  叫喊声中,只见张嫂把手往前猛然一伸,又一挥,只听一阵“哗哗”的怪声乱响起来,我吓得面无人色,爸爸和妈妈也惊得瞠目结舌,张嫂却拍拍手,回过头来,云淡风轻地道:“好了,鬼已经跑了。”

  “跑了?”爸爸和妈妈一时都没反应过来,我也有些惊疑不定。

  “是啊。”张嫂道:“你们没听见声音吗?哗哗的响,那就是鬼从窗户里跑出去时发出来的声音!”

  “哦!”我们恍然大悟。

  张嫂指着窗外,道:“看见外面是什么天了吗?”

  爸爸道:“白天。”

  “对!”张嫂道:“外面是青天白日,大日头毒的很!这鬼在屋里被我逼的没法儿,只好从窗户里逃出去,但是外面又有这毒日头,他一出去就会被晒死!你们家从今以后可算是安生了。”

  我半信半疑道:“真的?”

  “这孩子!”张嫂瞪着眼道:“当然是真的!我会骗你?”

  爸爸还有些吃不准,道:“那还要不要做点别的啥?”

  “当然要了。”张嫂道:“这个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也是修道之人,虽然打鬼是这个……份内之事,但是也属于杀戮嘛。这个……孤魂野鬼也都是些很可怜的东西,不能简简单单灭了他们就行了,我得做一场法事,超度他们好好投胎转世,然后下辈子统统做好人。”

  妈妈听得连连点头,道:“是这个理儿,是这个理儿。”

  张嫂道:“因为这些个鬼在你们家闹的,所以你们也得出点力。”

  爸爸道:“需要我们做什么,张嫂尽管吩咐。”

  张嫂道:“那行,我也不多说了,我要做法事,香、纸、蜡烛、馒头、大肉……都得买,这钱我蛮想替你们出了,不过冤有头债有主,鬼是最看重这个的,如果出钱的人不对,他们就算是死了也不收,投胎转世以后,下辈子还得跑你们家闹。”

  “张嫂不用说了,这钱得我们出。”爸爸听得一脑门子汗,道:“您就说要多少钱吧?”

  张嫂伸出五个指头,说:“少了不够,多了也没用,不多不少给五十吧。”

  “五十?”爸爸、妈妈都吃了一惊。

  在这个年代,五十块钱对于我们这种小门小户来说,算的上是大数目了,很多人拼死干活,一个月的工钱差不多也就这些。

  张嫂却撇了撇嘴,翻着眼道:“怎么?嫌多?不愿意?那也没什么,这法事不做也行,就是以后有啥事……”

  “不多,不多,应该的。”爸爸赶紧道:“张嫂等一下,我这就给你拿钱。”

  张嫂这才不说话了。

  等爸爸心疼地把钱递给张嫂时,张嫂往裤兜里一塞,道:“好,那我就去买东西了,到时候直接在庙里把这些个在你们家闹腾的孤魂野鬼给超度了。”

  “好,好。”爸爸、妈妈唯唯诺诺的,一直把张嫂送到大门外,当然我也一直跟着。

  等张嫂走了以后,爸爸、妈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愁容满面。

  “唉……”爸爸叹了一口气,道:“五十块钱,不知道要卖多少斤小麦。”

  “别算这个帐了。”妈妈虽然也是肉疼不已,但还是劝慰爸爸道:“用用没事了才是最好。”

  “但愿不会再有事吧。”

  “嗯,我看张嫂挺有本事。”

  爸爸、妈妈说着话,我默然无语。

  这是白天,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而且我也感觉经过张嫂的一番作为之后,心里确实安定了不少。

  但是,我的忧虑并没有全部消失。

  我几乎是在煎熬中渡过了接下来的白天时间,然后在既期望又害怕的复杂情感里等到了夜晚的降临。

  期望,是因为我想看看,经过张嫂的施法,那些东西到底被祛除干净了没有。

  害怕,是因为我怕那些东西并没有走。

  夜里,爸爸、妈妈都没有出去,可能是怕我出事,他们一直都陪在我身边,从六点开始,到吃完晚饭,这期间也确实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吃过晚饭之后,我们一家三口坐在屋里看着黑白电视,也不知道各自心里都想的是什么。

  也不知道是因为心不在焉,还是忧虑过度,精神不济,看着看着,我就有些想瞌睡了。

  “呵……”

  “呵……”

  我的呵欠一个接一个地打,迷迷糊糊中,我听见妈妈说:“用用,瞌睡了就去睡觉吧。”

  我赶紧揉了揉眼睛,摇了摇头,道:“我不,我不一个人睡。”

  妈妈说:“走吧,我陪着你。今晚,咱们一家三口睡一个屋。”

  “好!”我这才高兴地站了起来,拉着妈妈的手往里屋走去。

  起身的时候,见爸爸还坐着不动,我说:“爸,你什么时候睡觉?”

  “就去,再看一会儿。你们先睡吧。”爸爸说。

  我“哦”了一声,跟着妈妈走了。

  里屋的灯没有亮,走进去的时候,我想去开灯,妈妈说:“别开灯了,又不是不知道床在哪儿,脱了衣服过来睡吧。”

  说着,妈妈就拉着我的手往里走,也不让我碰电灯的开关。

  我跟着走了几步,突然感觉妈妈的手怪怪的,摸起来不像是手,仿佛是……是一根木头,还是烧成炭的那种!

  这么一想,我立即就想到那个烧死的孩子,不由自主地就打了个寒噤。

  “怎么了?”妈妈问道。

  妈妈的声音听起来也有些生硬,语气冷冰冰的,完全不像是以前她对我说话的样子。

  “妈,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啊。”我越来越害怕,话没说完,就赶紧往外抽我的手,我想去开灯,更想去找爸爸。

  “我的手怎么凉了?”妈妈的声音还是冷冰冰的,她死死攥着我的手,不松开。

  我更加害怕,嚅嗫道:“你的手摸起来也很奇怪……”

  “奇怪?”妈妈突然笑了起来,笑声尖锐而凄厉,她说:“那有什么好奇怪的,烧死的人,手都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听见这话,我的头皮仿佛一下子炸开了,我拼命挣扎起来,一边哭,一边喊道:“你放开我!放开我!你不是我妈!”

  “放开你干什么?你要去开灯?”那冰冷的声音戏谑似的说道:“想开灯看看我是谁?你不是见过我很多次了吗?”

  话音刚落,屋子里一下子就亮了,但不是电灯亮了,而是有一种奇怪的亮光出现在屋子里。

  我一下子就看见了抓住我手的那个人,那个自焚而死的孩子!

  大大的脑袋,圆圆的眼睛,怨毒的眼神,诡异的笑容,发黑的脸,还有烧化的身子,烧短的手,就在我跟前!

  极度的恐怖,一下子击溃了我的精神,天旋地转,我无声无息地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