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六章 对天发誓,自食恶果

第六章 对天发誓,自食恶果

  “用用!”

  “用用!”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阵急切的叫声把我从沉睡中唤醒,我恍恍惚惚地再睁开了眼睛,然后看见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白色的床单和白色的床,一屋子的灯光,还有爸爸、妈妈的脸。

  轻轻晃了晃昏昏沉沉的脑袋,我又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药水味,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人站在一旁,正向我投来古怪的目光。

  我认识他,他也认识我,这几天夜里,我几乎天天都来,这里是医院,我又被爸妈送到医院了。

  “用用醒了!”

  “谢谢医生!”

  爸爸、妈妈谢天谢地,几乎喜极而泣。

  医生道:“我建议你们还是去市里的大医院看看吧,最好是给这孩子做一个全身检查,我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呢,夜夜发烧昏迷,白天又能醒来,真是奇了怪了。”

  妈妈眼里噙满了泪水,呜咽道:“这到底是咋回事啊!明明是在看电视,看着看着睡着了,然后就躺地上了,嘴里一个劲儿地喊,手乱晃,脚乱踢……”

  我虚弱地说:“妈,那个小鬼还没走,他变成了你的样子。”

  医生听见,皱了皱眉头,说了一句:“赶紧去市里看看吧。”说完就走了。

  爸爸却骂了一句:“奶奶的张嫂他妈的骗老子!她就是骗钱的!”

  妈妈也恨恨道:“骗钱是小事,糊弄人才是大事,这要是把用用耽误死在家里,我跟她拼命!”

  “呸呸!”爸爸连啐几口唾沫,道:“你别说骚气话!”

  “哦……呸呸!”妈妈也赶紧吐了几口吐沫。

  我渐渐恢复了些力气和精神,这时候也忍不住奇怪道:“那为什么咱们刚到她家,什么话都还没有说,她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爸爸道:“这没什么奇怪的,肯定是听二娃子说的,再说这几天你天天晚上住医院,街坊邻居谁不知道!”

  我又问道:“那她在屋子里一挥手,窗户就‘哗哗’的响,那是怎么回事?”

  “我之前也一直想不明白,刚才才算是想通了!”爸爸愤愤地说道:“她在院子里的时候不是趴在地上来回看,来回闻,还来回摸吗?”

  “嗯。”我应了一声,心想张嫂还闻到了我的尿骚味。

  爸爸接着说道:“她那是有目的的!她在地上摸了一把土,藏在手里,然后在屋子里朝着窗户一撒,可不就‘哗哗’响了。”

  “哦!”

  我和妈妈顿时恍然大悟。

  这都是假的,那她说要五十块钱超度亡魂什么的,肯定也是假的了。

  我们三个越说越气愤,到后来,我直接一拍大腿,道:“爸、妈,咱们回去找她算账!”

  妈妈愣了一下,道:“现在天还黑着呢,再说,你这不刚退烧吗?还是休息休息吧。”

  我说:“只要不在家里,我就没事。都是那小鬼闹的!现在天黑不正好,要是张嫂说她没骗人,那咱们就让她再趁着天黑回家里去试试。”

  “对!”爸爸也赞同道:“就这样。”

  我们说走就走。

  开始的时候,我还是义愤填膺,怒气冲冲,可是一到村里,我就又怯了,心里还想起了一句在书本上读过的话,叫做“近乡情更怯”,虽然感觉这么用着不是太贴切,但是也还凑合。

  我是坚决不回家的,我连家的大门都不敢看,因为我怕看见那个烧死的孩子就站在我家门口。

  我死死拽着爸爸的胳膊,几乎是被他一路提溜着走到了张嫂的家里。

  “砰砰!”

  张嫂已经睡了,院子里黑灯瞎火,爸爸却毫不客气,使劲地敲打着门。

  “谁呀!”

  过了好半天,张嫂才在屋子里喊了一声。

  爸爸没有做声,还是一个劲儿地敲门。

  “天杀的鳖孙……奶奶个腿……”

  屋子里的灯亮了,张嫂终于忍耐不住,一边大声咒骂,一边拖拖拉拉发出走路的声音过来开门。

  门一打开,张嫂就准备破口大骂,但是却一眼看见是我们三人怒气冲冲站在那里,便吃了一惊,半天才嚅嗫道:“你们,你们怎么来了?”

  “你说我们怎么来了?”爸爸怒道:“我儿子晚上差点死在家里!你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也就不讲街坊邻居的情面了,现在就让你好看!”

  “啊?”张嫂假装吃了一惊,连连道:“大兄弟别急,别急,有啥话好好说,我都糊涂了。”

  “张嫂,你也太缺德了。”妈妈伸着指头,指点着张嫂道:“你说你为了骗五十块钱,坑这么多年的老街坊,你亏不亏心?”

  “哎呀,大妹子!”张嫂叫起撞天屈来:“谁要是骗你,谁就是吃屎喝尿长大的!”

  “说这牙疼咒没用!”爸爸愤愤道:“你现在说怎么办吧?”

  张嫂眼珠子转了转,道:“可能是白天我疏忽大意了,漏掉了一个脏东西,要不这样,我现在就跟你们回去,重新再撵一遍!”

  “中!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捣什么鬼!”爸爸喝道:“走吧!”

  张嫂应了一声,准备要走,又突然折回了屋里,喊道:“我准备些厉害的东西!”

  我们都不知道她要准备什么东西,也不好催,只是愣愣地看着。

  不一会儿,张嫂从屋里端出来一个大瓮,离近了,骚气冲天,我们仨都捂着鼻子躲了开来。

  妈妈埋怨道:“张嫂,你端着你家的尿缸子干什么?”

  张嫂道:“这东西最能破邪!你们等着!”

  说着,张嫂又一溜烟跑到了她家的茅厕,吭哧吭哧了半天出来,得意洋洋道:“光有尿还不够,再弄点屎更厉害!”

  也不顾我们说话,张嫂就一溜烟地往我们家跑。

  我们仨面面相觑,我道:“她不会要把屎尿抹咱们屋里吧?要那样还住不住了?”

  妈妈道:“屋子锁着呢,咱们不回去,她进不去。”

  爸爸突然一拍大腿,道:“哎呀!坏了!”

  我和妈妈齐声问:“怎么了?”

  爸爸道:“刚才急着送用用到医院,屋门都没有锁!”

  “哎呀!”妈妈叫道:“赶紧回去!”

  爸爸要跑,我却拉着爸爸,道:“带上我,我自己又该撞邪了,我也不想回家。”

  爸爸、妈妈无奈,只好拖着我一起往家走。

  刚接近我们家院大门,还没看见张嫂的人影,我就听见屋子里一声鬼哭狼嚎:“哎呀!妈呀!”

  紧接着是“砰”的一声响,也不知道是什么撞到什么了,再然后就无声无息了。

  我们仨也不敢进院子了,都吓得面无人色,我直想打摆子。

  半晌,妈妈才嚅嗫道:“刚才是不是张嫂在叫?”

  “嗯。”爸爸沉声应了一个字。

  妈妈又问:“张嫂那是咋了?”

  “撞,撞鬼,鬼了?”爸爸说着,竟然也有些哆嗦。

  妈妈咽了口吐沫,道:“那,咱们要不要进去看看?”

  “不要去!”我坚决反对。

  爸爸突然说:“不用了,她好像自己出来了。”

  我和妈妈连忙抬头看时,只见月光之下,张嫂披头散发地从我们家屋子里走了出来。

  她走得很慢很慢,一步一挪,浑身僵直,眼神痴痴呆呆,嘴角还一抽一抽,仿佛中风了似的,看上去分外瘆人!

  她的头发和身上都湿淋淋的,嘴角抽搐着,还有黑黄的东西吐出来。

  那是……

  屎!

  稀烂稀烂的屎就糊在张嫂的头发上、脸上,还有嘴角!

  我顿时感觉自己快要吐了!

  但同时,我也更加害怕。

  张嫂刚刚发过誓,自己要是骗人,就是吃屎喝尿长大的,现在就应验了!

  “爸,快跑!”

  我拉着爸爸催促道。

  爸爸、妈妈也被张嫂的形容吓坏了,抱起我就跑。

  结果,这个晚上,我们是在同村的乡亲家里度过的,我们谁也没敢再回来看看张嫂到底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