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十章 五行缺人,五行全人

第十章 五行缺人,五行全人

  陈汉生的这一句话,说的我们都愣住了。

  什么是五行缺人,什么意思?

  陈汉生已经自行解释起来:“五行缺人,乃是指此人命格之中,金、木、水、火、土五行全缺,举世罕见。吴用与我那孙子陈元方正好相反,我那孙子是‘五行全人’之相,八字极硬,气场强悍,若非人为改变,根本不会畏惧任何祟物。”

  妈妈惊愕道:“那这五行缺人到底是什么人?是好还是坏?”

  “好坏要看从什么角度来说了。”陈汉生道:“要是说好,命格举世罕见,如果修道,当有大作为;若是说不好,吴用这五行缺人之相也有麻烦,他金、木、水、火、土五行之气全部偏少,会很吸引‘五行鬼众’来侵犯。”

  爸爸打了个寒噤,道:“五行鬼众又是什么?”

  陈汉生道:“这世上人的死法千奇百怪,因为金、木、水、火、土而死的人又极多,死后化为厉祟者,号称‘五行鬼众’。历来传说,因为五行而死的人,亡灵往往极其畏惧五行,比如淹死鬼会待在水里,刀死鬼会藏在刀里,烧死鬼会现形火中……这是因为他们的亡灵被五行之物所禁锢,不得不继续为虎作伥,寻找下一个死者,只有他们害死的人足够多,才能从五行禁锢之中逃脱。而五行不全的人就会成为他们的首要选择,命中缺水的人容易被淹死鬼所害,命里缺火的人容易被烧死鬼所害……至于吴用,五行全缺,这是五行鬼众都喜欢的猎杀对象啊。”

  我们一家三口已经听呆了,我心中翻江倒海一样,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我怎么就这么倒霉,陈元方是五行全人,五行一个不缺,我就算不如他,缺个火,缺个水也就够了,怎么金、木、水、火、土全他妈的缺!来个五行缺人!

  这不是号召天下所有的鬼都来找我的事儿吗?

  那这辈子,我还怎么安生?

  只听陈汉生继续说道:“人在三岁或者六岁之前,天灵盖上还有呼吸眼,俗称‘小天眼’,这个时候,还不怎么为鬼祟所害,但是六岁之后,就会祸不单行。我怕吴用这件事还只是开始,以后麻烦会很多。”

  “那怎么办?”我妈急赤白脸地问道。

  陈汉生道:“先天不足,只能后天弥补。八字是生下来就天定的,不能再改,但是可以改别的事情。”

  “改什么?”我爸也急了。

  一直在一旁听的陈弘德插了一句话道:“改姓氏,改名字,改父母,改家庭,改体质,改本事,能改的多了去了。不过最要紧的还是前四样。”

  前四样?改姓氏?改名字?改父母?改家庭?

  这怎么改?

  还没等我爸妈说话,陈汉生便道:“他说的没错,姓氏、名字、父母、家庭改了也可以避祸。你们知道济公吗?就是大名鼎鼎的活佛济公。”

  “知道。”我爸妈无精打采地说道。

  陈汉生道:“活佛济公原本叫做李修缘,就是因为命中有灾,所以才出家当了和尚,不姓李,不叫修缘,不在李家,没有爹妈。其实自古以来,都有许许多多为了避祸而出家的人,济公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我爸颤声道:“您的意思是让我们家用用出家当和尚?”

  我家可就我一个独苗,我要是出家当了和尚,那我爹妈也就不用活了,老吴家也基本上断了香火。

  陈汉生却摇了摇头,道:“出家当和尚只是其中一种方法,你们也可以把孩子寄养到别家去。”

  我妈茫然道:“寄养到谁家?”

  陈汉生道:“寄养到谁家都可以,只要不在本家,不害血缘之亲即可。当然,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寄养到我陈家,保他一辈子平安。”

  “啊?”

  陈汉生这话音刚落,不单单是我,我爸妈,就连陈弘德也惊住了。

  陈弘德道:“爹,您今天是怎么了?嫌孙子不够多啊,除了元方,我不是还给您生了两个孙子吗?”

  “闭嘴!”陈汉生瞪了陈弘德一眼,陈弘德立即闭了嘴。

  陈汉生又转眼看向我们道:“这也是天意和缘分,我循天顺道,也不为己甚,不会勉强你们的。”

  爸爸、妈妈没有说话,我也屏气不吭。

  陈汉生扫视一圈,继续说道:“我那孙子陈元方今年十岁,只比吴用大四岁,元方是五行全人,吴用是五行缺人,这岂不是正好互补?再一者,我看吴用的兄弟宫,两条眉毛若黄若淡,且有勾纹,这是无缘兄弟的征兆,所以你们命中只有这一个儿子,但是他每一条眉毛中间又有一撮毛黑且浓,仿佛异军突起,这却是命中注定会多一个异性兄弟!”

  “我那孙子元方,本也无兄弟,但是却生的两条略略异于常态的卧蚕眉,注定心思机巧,聪敏过人,且命中也该有一个异性兄弟!今日,你们三人亲自上门,我一见这孩子便觉亲切,这孩子还暗中偷看我和元方说话,这不是天意吗?”

  “若是按我的意思,不如将吴用改姓换名,多加修行,以躲过先天不足所造成的未卜之祸。”

  “这……”陈汉生极其善于言辞,一番话说得入情入理,我爸妈面面相觑,都是为难至极。

  谁也不会愿意把自己的独生儿子改换门庭,但是不这样却又会遭灾祸,这真是进退维谷。

  “老先生,要不还是先把用用救好了再说吧,我们也好考虑考虑。”我爸爸想了半天,才小心翼翼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说完,我爸爸还紧张地打量着陈汉生的脸色,生怕对方会不高兴,对方一不高兴就不再管我的闲事了,那我可就惨了。

  但是陈汉生只是微微笑了笑,道:“好,先救人,然后再说别的事情。”

  我爸爸道:“那我们就先走了,回去找找那个孩子的姥娘,再来见您。”

  陈汉生道:“你们可以去,吴用就留在这里吧。”

  “啊?”我爸爸为难道:“这样不太好吧?”

  陈汉生道:“陈家村中家家户户都有辟邪的法器道具,若无意外,世上任何邪祟都不敢入内,至于你们家中,你们村子,吴用回去还安全吗?跟着你们也未必平安吧?”

  陈汉生这么一说,我登时大叫道:“我不走了,我就在这里!”

  我爸妈也觉得陈汉生说的有道理,便点了点头,道:“那就给您添麻烦了。

  “客气了。”陈汉生和煦的笑了笑,道:“让弘德送送你们,我就斗胆留步了。”

  “您老留步,留步。”爸妈谦让着,跟陈弘德一起出门而去。

  陈汉生看看我,笑眯眯道:“看样子,你爸妈是不会同意让你过继到我们家里了。你自己愿不愿意呢?”

  我想了想,说:“我听我爸妈的。”

  陈汉生“哈哈”笑了起来,道:“你这孩子倒是机灵!”

  我也跟着傻笑,然后东瞅瞅,西看看,陈汉生道:“看什么呢?”

  我说:“我在想那本《义山公录》到底有没有那么神。”

  “当然有了!”

  陈弘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高声说道:“知道‘麻衣神相’吗?有通天彻底之能的相士,就比如陈抟老祖,达摩祖师,就比如袁天罡、李淳风,就比如诸葛亮、刘伯温!知道麻衣陈家吗?整个中国民间术界最神秘也最厉害的相术世家,就是我们麻衣陈家!所有陈家的本事,几乎都来自于那本书,你说神不神?”

  我听得有些发怔,道:“有这么厉害?”

  “废话!”陈弘德翻翻白眼,道:“你看我爹厉不厉害?他老人家才学了半部《义山公录》而已。”

  陈汉生笑着点点头,道:“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自然厉害。”

  “那……为什么您只学了半部?”我好奇地问道。

  “笨啊!”陈弘德笑道:“因为书只有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