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十七章 先生拦路,灵傀救命

第十七章 先生拦路,灵傀救命

  “怎么样,我说的可有失误之处?”那人见我和老爸吃惊,便温和的笑着问了一句。

  “对,对,对!全都对!没有一点点失误!”我连忙从三轮车上跳下来,道:“您真是神了!刚才是我不对,是我不对。您是怎么知道的啊?”

  那人耸了耸鼻子,吸了两口气,吐出一个字,道:“嗅。”

  “嗅?”

  “对。”

  “这也能闻出来?”我惊讶无比。

  “哈哈……”那人仰面大笑,道:“耳听四面,目观八方,鼻嗅千般,身触万端,心有灵犀,神游天外,这本是我道家修为,何足怪哉?”

  爸爸也被对方的做派给惊住了,从车上跳下来,道:“您是不是陈家村的先生?”

  “你们往陈家村而去,我从陈家村而出。”那人笑道:“但我却不是陈家村的人,我也可以告诉你们,你们此去陈家村的结果,跟你的姓名一样,无用。”

  我惊愕道:“你知道我的名字?”

  那人微微一笑,斜向望天,淡淡道:“这有何难?鄙人掐指一算,便已知道。”

  这气派……真是好牛的样子!我简直要五体投地,跪拜称对方真乃神人了!

  不过我还是知道什么事情是重要的,我问他道:“那为什么我们去陈家村无用?”

  “唉……”那人摇头叹息一声,道:“因为你们要找的人已经不在了。”

  “你是说陈汉生老先生已经不在了?”爸爸惊问道。

  我连问都没有问,因为我已经隐隐预感到事情不妙了,我是不敢问。

  “是的,神算陈已经仙去四载有余。”那人道:“不但是他,麻衣族长陈弘道、刚刚成为神相不久的陈元方也已失踪多时,鼎鼎大名的陈家村五大族老、麻衣十俊以及陈汉生的夫人曾子娥也都杳杳无踪,现如今,一言以蔽之,陈家村已经没有高明的相士了。”

  轰!

  这个消息不啻于是晴天霹雳骤然炸响在头顶之上。

  陈汉生去世了!

  曾子娥失踪了!

  就连那个在陈汉生口中预言要跟我结拜为兄弟的陈元方,也没有消息了。

  这不会是真的吧?

  我半天说不出话来。

  那人却道:“如果你们不信我的话,可以再去陈家村看看。”

  我默默无语,但是心中打算的就是去陈家村看看,看看究竟。

  爸爸到底还是比我心稳一些,道:“这位先生,你跟我们一起去吗?”

  那人道:“我刚从陈家村出来,不去了。”

  爸爸道:“那要是陈家村里真的没有好先生了,我们出来还能找到你吗?”

  “修道之人以济天下为本,你若是要我帮忙,我可以在这里等你回来。”那人笑吟吟道。

  “那就谢谢了!”爸爸大喜过望。

  “不过……”那人往三轮车上瞟了一眼,道:“这位夫人中祟气太深,如果你们去陈家村来回奔波时间稍长,她恐怕有性命之忧。就算到时候我尽全力帮忙,恐怕也会落下后遗症。”

  “啊?”我这才回过神来,道:“我妈这情况很严重吗?”

  “如果不严重,我也不会嗅出来了。”那人道:“凡是被淹死鬼拖下水昏而不醒者,身上必有臊气,此为淹死鬼祟气入侵人身而生。祟气越多,骚味越重,鬼爪也越清晰黑沉。你母亲这症状,显然是祟气太多,要不是她脖子上挂的有灵石,化解掉了部分祟气,命恐怕早就保不住了。”

  “那您现在能治吗?”我和爸爸都吓坏了。

  “可以试试。”那人敛容道:“救治的时间越早越好,只要你们相信,我现在就给她治。”

  “相信!相信!”我和爸爸异口同声喊道。

  到这时候了,怎么会不信,我已经完全相信这人说的话了。他什么都知道,而且之前跟我又不认识,无冤无仇,断然不会害我们的。

  我说:“怎么会不信,您赶紧治吧,治好了要我们做什么都行!”

  “放心,不会要你们做什么的。”那人道:“这本是积德行善之事。”

  “您真是活菩萨,是活神仙!”爸爸连声恭维道。

  “别这么叫我,担不起,叫我土先生就好。”那人在上衣左侧的大口袋里摸索着,说道。

  “是,是,涂先生真是好人。”

  “不是那个涂,是土地的土。”那人笑道:“说来也巧,这位夫人中的邪症与水有关,土克水,我也正好帮忙。”

  我在一边也连连夸赞,心中却嘀咕道:“土先生……还有姓土的?”

  土先生已经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东西,我打眼一看,吓了一跳,那东西是个土偶!

  巴掌大小的土偶!

  十四年前,陈汉生为了救我,以讨亡术施法对付刘伟的厉祟,使用的也是土偶!

  现如今,这位土先生也拿出来一具土偶,我是又惊又奇又觉亲切,更感觉这人本事肯定很大,能和陈汉生用一样的道具,还这么年轻,本事能小吗?

  土先生将土偶捧在手中,转身走到三轮车旁,看了妈妈一眼,随即双手过额,高高举起,身子站的笔直,双眼微闭,口中嘀嘀咕咕,念念有词,只是听不清念诵的是什么。

  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心理作用,慢慢的,我竟然感觉那土偶好像是要活过来了似的。

  在我惊奇的目光中,土先生猛然睁开了眼睛,停止了念诵,嘴唇启开,舌尖向前,在上下两排牙齿中使劲一咬,鲜血迸出,落在那土偶之上,立即渗透的干干净净!

  “无量寿佛!”

  土先生高呼一声,将土偶凑近了妈妈的右脚脚踝,只轻轻一碰,那脚踝上的黑色抓痕忽然变淡,眨眼之间,又完全消失!

  仿佛变戏法似的,凭空蒸发了!

  真是神乎其技,我彻底被震惊了。

  土先生又拿着土偶,凑近了妈妈的鼻下人中,在那里停留了有数息的时间,妈妈的嘴唇忽然蠕动了一下,还发出一丝轻微的声音:“嗯……”

  我和爸爸又惊又喜,妈妈这是要醒过来了!

  土先生将土偶拿走,伸出右手食指,在妈妈额上轻轻一摁,道:“此时不醒,更待何时?”

  妈妈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开来了。

  “妈!”我大叫一声,扑了过去,眼泪都差点掉出来。

  “我,我这是怎么了?”妈妈虚弱又迷惘。

  “你在河边洗衣服,掉进去了,差点淹死!”爸爸过来半是埋怨,半是高兴,道:“要不是这位土先生,你命都没了!要好好谢谢人家!”

  “不碍事,不碍事。”土先生笑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吴用,这土灵傀你先带着吧。”

  “我带着?”我惊奇地看着土先生道。

  土先生点点头,道:“你衣服内里有口袋吧?”

  我道:“有。”

  “那好,就装进你的衣服内里口袋。”土先生严肃道:“你母亲的祟气还未完全根除,这七日之内,每天清晨六点,傍晚六点,你都用这土灵傀放在你母亲人中之处停留八息时间,过得七日,祟气可根除干净,我到时候来找你,取回这土偶。”

  “好。”我连忙将土偶接到手中,小心翼翼地放进了衣内口袋里。

  土先生道:“切记,只能是你拿着,你父亲、母亲的命数与此土偶格冲。也不可向任何人说起此事,天机不可泄露,泄露者天罪之!”

  “嗯嗯,一定!”我连连点头。

  土先生笑了笑,道:“你们去陈家村吧,你受过陈汉生的大恩大德,不去老先生的坟茔上拜祭拜祭,于理不合,于情不通,会遭报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