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十八章 物是人非,事事皆休

第十八章 物是人非,事事皆休

  我点了点头,道:“这个不用土先生交代,我也会去的。”

  “那就好。”土先生道:“那就七天后再见。”

  说罢,土先生飘然而去,我冲着他的背影喊道:“土先生,到时候我怎么还你土偶啊?”

  土先生头也不回地道:“不用担心,届时,我自会去寻你。你不知道我在何处,我却能知道你在何处。还有,那尊宝贝不叫土偶,乃是土灵傀。不要小觑了它,否则它会生气的。”

  “是,是。”我赶紧改口道:“是宝贝土灵傀,土灵傀。”

  再看时,土先生的人影已经不见了。

  “真是高人啊。”爸爸不胜感慨地对我们说道:“你说咱们上辈子得修了多少阴德,才给这辈子积了这么多福分啊。用用小时候出事,没头着脑的时候遇见了神算陈老先生,现在你出事,陈老先生不在了,又遇见了土先生,各个都是不求回报的好人。”

  “是啊,所以以后还是要多行善事。”妈妈也感慨了两声。

  我的心里却五味杂陈,到底是上辈子积了德还是做了坏事?要是积了德,怎么这辈子我先是被刘伟索命,然后爸爸被打麦机绞了胳膊,妈妈落了水差点淹死;要说是做了坏事,这辈子偏偏又都是有惊无险,大难不死……想想也真叫人说不清楚。

  “用用……”我正在胡思乱想,爸爸喊我了几声,道:“你妈妈身体虚弱,我先带她回去休息,你就自己去看望一下陈老先生吧,等你妈妈身体康复了,我们再来去他的坟上好好上几柱香,多烧一些纸钱。”

  “好!”我应了一声。

  妈妈却吃了一惊,盯着爸爸道:“你刚才说啥?到陈老先生坟上烧香?他老人家走了?”

  “刚才那位土先生说陈老先生已经去世了。”我伤感道:“十四年前,陈老先生也给自己推演过寿命,当时说自己只剩下十年寿命。这么长时间,咱们也没来看他老人家,唉……”

  我已经说不下去了。

  妈妈的眼泪都出来了,道:“这么好的先生,这么大的本事,怎么就说没就没了,他给用用去邪的事儿还在眼巴前儿,就跟昨儿才发生过似的。还有这灵石,就像是才戴在脖子上没多少天。”

  “别说了。”爸爸眼圈也红着,道:“让用用先去吧,等你好了,咱们再来。用用,拜祭了陈老先生,再去看看你陈弘德叔叔,当年要是没有他,咱们也见不着老先生。”

  “我知道,你们回吧,让我妈好好休息。”我将三轮车让给了爸爸,自己步行朝陈家村而去。

  几里地的路,对于经常步行的我来说,并不算太远。

  妈妈的身体也算是没有大碍了,无事一身轻,我甩开了步子往前赶,不多时就到了陈家村的村口。

  村口处是一条直通东西柏油路的宽阔大道,往北直行约摸半里,就有栉次鳞比的瓦房出现,那便是陈家村的居民了。

  十四年前,我和爸爸、妈妈来到陈家村,那村子整齐、干净的很,房屋都体体面面,大街小巷都热热闹闹,村民个个容光焕发,像是生活在仙乡里的人物。

  这次再来,村子似乎已经变了模样,虽然依旧整齐、干净,房屋也体面,来来往往的人也多,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感觉像是少了什么东西,但是具体说到少了什么,我又说不上来,走了一路,直到快走到陈汉生老先生的家门口时,我才隐隐约约想起来,应该是少了精气神。

  这个村子,似乎没有灵魂了。

  我又莫名地多了些伤感,走到陈汉生老先生家门前准备去敲门,却吃了一惊,那门上的铁环上套着一柄大锁,锁上隐隐已经有了锈迹,显然是许久都没被动过的模样。

  再看四周的院墙,斑驳陆离,几乎是起了一层的砖头皮。

  这是好久都没有人住了吗?

  难道真被土先生说对了,陈汉生去世了,曾子娥失踪了?

  那陈弘德呢?

  陈弘德不是也在这里住吗?他去哪儿了?

  我又看了看西院,那里的小门楼也是无比凄凉,根本就不像是有人居住的迹象。

  我在门外徘徊了好一阵,心里实在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又过了片刻,我决定往院子里张望一下。

  我绕着墙走,寻到了一处摆放砖头的垛子,登上去,扒着墙头,正准备把脑袋探进院子里,不提防肩膀上一痛,好像有什么尖锐的东西扎进了一样,我“嗷”的一声就叫了起来,但也就是刚叫一声,一股大力就把我往后搬了下去。

  “啪!”

  我从砖头垛上摔了下去,正儿八经的仰八叉跌的我七荤八素,半天都没缓过劲儿来。

  正挣扎着要爬起来看看怎么回事,一张脸已经凑到了跟前,从上到下盯着我,眼中散发出两道凶狠的光芒,道:“你是谁?想干什么?”

  我赶紧爬了起来,反问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是你把我拽下来了?”

  那人身材并不十分高大,但是很敦实,一张国字脸上眉浓眼大,两片嘴唇红润厚重,两撇八字须威严而有生气,看上去正义凛然,邪气不侵。

  这模样让我瞬间就忘了他刚才摔我的仇恨,但是我对他产生了好感,他显然对我完全没兴趣,眼中依旧是闪烁着凶狠凌厉的光芒,刺刀一样扎在我身上,道:“再问你一遍,你是谁?到这里想干什么?”

  “我是吴用,就这附近吴家村的人。”我感觉再不说实话,真有可能被他毒打一顿,所以抱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心理,赶紧自报家门,老老实实交代道:“我以前被陈汉生老先生救过命,这次来是想看看他老人家,但是看见他家门锁着,还有陈弘德叔叔也没有踪影了,所以就想往院子里看看,没有别的意思。”

  “你是吴用?”那人听我说完,脸色一下子好了很多。

  我惊奇道:“你认识我?”

  “老族长十四年前救过吴用的命,我知道。”那人说:“但是你是不是吴用,还要看信物,把老族长十四年前交给你的信物拿出来看看。”

  “信物?”我惊诧道:“什么信物?”

  “就是老族长救过你之后,交给你的信物!”

  “没有啊,我爸爸和妈妈有,但是我没有啊。”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似的道:“我爸爸、妈妈都是一块灵石,但是我什么都没有啊。”

  “不可能!”那人道:“要是没有,就是假冒的!”

  “真没有!”我真是感觉莫名其妙。

  “再仔细想想!”那人不耐烦道:“要是真没有,那就是假冒吴用来的歹人,别怪我不客气!”

  “大叔,真是没有啊,您记错了吧?”我都快哭了,道:“您到底是谁啊?谁告诉您我有陈老先生的信物的?那信物是干什么用的?”

  “陈老先生生前亲自告诉我的!”那人冷笑一声,劈手抓住我的脖子,我连他的手怎么动的都没看清,脖子上就猛然一紧,好似一把铁钳夹住了喉咙,又紧又硬又痛又难受,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

  “说!谁派你来的?为什么要冒充吴用?目的究竟是什么?”他的手一点点用力,我感觉脖子都快要断了,呼吸越来越不畅。

  这些问题我实在是无法回答,我就是真的吴用,没有谁派我来,目的就是想看看陈老先生,但是他非说有什么信物,这让我往哪里弄去?

  “说不说?”他又加了一分力,我完全不能呼吸了,眼前渐渐变黑,浑身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直觉告诉我,下一刻,我肯定就会晕死过去。